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四章 甲方屠城

第二百零四章 甲方屠城

  百里晟今日又要攻打连玉镇了,还是甲方打头阵。这次他带了比上次多了足足两倍的人去,守镇的还是徐勇。

  这一次,徐勇却没有选择和他硬碰硬,在他刚带着人抵达镇子的时候,便迅速的撤出了连玉镇,跑的无影无踪,让甲方捶胸顿足,气恼不已。

  甲方拿下了镇子以后,百里晟挥军直入,将这里定为三十万大军的驻扎地后,又另调十万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去了野牛谷。

  甲方负责留守,而百里晟则亲自带了队伍去了野牛谷。

  随着百里晟的大军一起迁徙到连玉镇的楚青若,此刻正穿着一身粗布男装,站在连玉镇最大的客栈,咸来客栈的门口与两位负责“保护”她的士兵,起了争执。

  “夫人,请不要为难我们。”

  “我只是想去镇上走走,天黑之前就回客栈,你们若是不放心,尽可以跟着一起来。”楚青若一脸无奈的向着这两位也算是尽心尽责的士兵解释道。

  两个士兵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拿不定主意。大将军临走关照过了,若是楚夫人出了这个客栈,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是要那他们的人都来作赔的。

  楚青若见他们犹豫了,便也不管他们,抬腿便外走去。两士兵见拦她不住,只好垂头丧气的跟了上去。

  难得萝卜不在,又能出了客栈走走,楚青若真心感到无比的放松,一路从客栈东走走,西逛逛,不知不觉走到了镇中心。

  一路走来,她的心中甚是诧异,为何偌大的镇子竟如死城一般,竟空无一人!就算墨军来犯,无人经商,最少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人来往走动总应该是有的吧?

  可为什么这里不仅商铺酒楼大门都敞开着,就连街上的小贩的摊子都整整齐齐的摆着,就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连玉镇的人都到儿去了?”楚青若实在想不出来这究竟是为什么,于是便问身后这两个跟着她的士兵。

  两个士兵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见他们面有难色,楚青若心中越发的疑惑,再三追问,那两人却只管摇头,不肯吐露半字,只不停的劝她赶紧回客栈休息,镇子上说不定还有炎军的埋伏,不安全。

  楚青若恍若未闻,只不停的逐间逐间的铺子民宅的搜寻,是否还有人可以打探消息。

  可是很遗憾,她几乎将客栈到镇中心这一片的几条路都搜了个遍,都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不甘心的她不禁有些怒气涌上,转过身面带怒色的问道:“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这里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快说!”

  见两人互相推搡着都不肯说,于是她威胁道:“你们不说是吧?好,晚一点等你们的大将军回来,我便告诉他,今日你们两人将我带出客栈……企图……非礼我!”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那两个士兵顿时吓得的面无人色,一齐贵在了地上。

  我滴那个亲娘啊,这位姑奶奶可是位连大将军都要哄着团着的大佛啊,这要是跟大将军说上这么一句,按大将军的脾气,一刀杀了他们俩都算是痛快的了。

  “楚夫人,楚夫人,您,您高抬贵手,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俩。这,这可是军事,我们,我们可不敢对您胡言乱语啊!”

  “什么军事不军事的?快说,一镇子人都到哪儿去了?”

  “他们……他们……都被方副将……带到镇南的打谷场去了!”两人终于架不住她的逼问,吞吞吐吐的指着镇子南面说道。

  楚青若闻言,提着裙子便向镇子南面跑去,跪在地上的两人大吃一惊,连忙起身边追边喊道:“夫人!夫人!”

  心想,这下完了,大将军回来非得拔了他们俩的皮不可!

  一路往南,跑到到尽头处的打谷场,远远地楚青若就看见那里,乌压压的跪满了哭泣怒骂的镇民。

  一群如狼似虎的墨国士兵在甲方的带领下,正向着这群手无寸铁的人,挥动着杀戮之刀!

  噗——

  一个怒骂入侵自己家园的热血青年被一名墨军砍掉了了脑袋,他的鲜血喷溅了四周围跪着人一头一脸,引得他周围一起跪着的人,又是一阵骚乱。

  夹杂着女人、孩子尖锐凄厉的哭声,男人的怒骂声和老人们痛苦的叹息声,镇民们在甲方带领的墨军的刀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到在了血泊中。

  “住手!”

  甲方正杀的起兴,忽闻一声尖锐的女人呵斥响起。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群混蛋怎么办事的?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转头一看,竟然是那扫把星!真晦气!

  朝手下使了个眼色,甲方将手中的刀插回腰间的刀鞘中,一脸不善的看着楚青若问道:“夫人不在客栈中歇息,跑这里来做甚!”

  若不是知道殿下将这女人当做眼珠子一般疼爱,自己早特么一刀宰了她!那还轮得到她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楚青若的脸色有些铁青:“方统领,方副将,你在做什么?”

  “小人在执行军务,还望夫人不要干预!”说完,朝她身后那两个气喘吁吁的士兵一瞪眼:“你们怎么做事的?还不快将夫人带回客栈中歇息?”

  那两人面有难色,垂着头:“副将,不是我们不想请夫人回客栈,是夫人她……”

  甲方不等他们把话说完,便上前抽出自己的腰刀,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一抬手就结果了他们两人的性命。

  鲜血溅了楚青若一身,也成功的将她的脸惊了个白里透青。“你!你竟如此草菅人命!”

  甲方一脸不以为然:“他们执行的是军令,军令如山!他们没有执行好军令,让夫人擅自的出了客栈,本就该受到军法处置!夫人不必大惊小怪!”

  “你!”楚青若深吸一口气,“那,这些镇民呢?他们不是你的兵,方副将这又是执行的哪条律法?”

  “他们都是一群刁民,炎军打来之时,竟敢窝藏和帮助炎军,等同叛军,我不杀了他们,难不成还等着他们在我们背后捅刀子不成!”

  楚青若瞠目结舌,这人竟是这般荒唐的说辞,冷笑道:“这只不过是民心向背而已,他们何错之有?若你们大墨得人心,为何他们不帮着你们打炎军?说到底,还是你们自己做贼心虚,看着谁都像贼罢了!”

  甲方也不与她多言,转身招来两名士兵:“你们,将夫人送回客栈!”

  楚青若往左右一瞪眼:“你们谁敢!”浑身凌厉之气,高不可攀。

  左右两个士兵一愣,一时被她的气势所震,不敢上前。

  顺手抽出一名士兵的腰刀,楚青若怒目,举刀向甲方的头上砍去。甲方不屑的一笑,轻轻挥手,毫不费力的用自己手里的刀挑开了她的刀。

  楚青若见自己一刀落空,她咬着牙用力的提起刀,向他橫挥出一刀,却又被他轻松的挡开。

  甲方似逗着她玩一般的单手提着刀,上下左右,一派随意而又满脸不耐的挡开楚青若杂乱无章,不痛不痒的攻击后,终于失去了耐心,手腕一个暗劲,震掉了她的刀。

  手里的刀一下被打飞了几丈远,气喘吁吁的楚青若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恨恨的看着他。

  这时,跪着的镇民中,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够了,这位夫人,你的心意,老朽在这里,替所有连玉镇的老老少少谢过夫人了。连玉镇今日遭此一劫,凭夫人一人之力实难回天。夫人,快快离去吧!”

  说话的是连玉镇的老镇长,韩福年。

  那日,他本想叫徐勇护着镇民离开,没想到徐勇是个急性子,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和甲方打上了。如今墨军又一次来袭,炎军竟不战而退,平白的将他们扔给了残暴不仁的墨军,他们这才遭了这样的劫难。

  该怪谁?

  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命不好,老镇长说到这里,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老伯,你们就这么认命了吗?你们起来啊!为什么要坐以待毙!”楚青若急得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老头朝着她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惨笑:“夫人若是有缘见到炎军的徐副将,请帮老朽捎上一句话。请夫人转告他,若是他觉得内疚了的话,就多杀些墨狗,就当为我们连玉镇的老少报仇雪恨吧!”

  楚青若自是知道他说的徐副将是谁,再也忍不住心中悲凉,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落。

  听见这老头口称自己为墨狗,甲方不禁勃然大怒,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抬手便给了那老头一刀。一刀穿心,老头闭着眼捂着心口,口吐鲜血,轰然倒地。

  “老镇长,老镇长,你们,墨狗!我们跟你们拼了!”

  镇民们见到德高望重的老镇长都被墨军斩杀,不由得群情激愤,一些青壮年纷纷站了起来,大有拼死一搏之相。

  只可惜,他们的反抗很快便被扼杀在凶猛的乱刀之下。杀的兴起的甲方转身,亲自动手砍掉了跪在离他最近的一个镇民的脑袋。

  “还不把人给我带走!”甲方一脸杀气腾腾的向着楚青若身后那两个呆若木鸡的士兵吼道。

  那里个士兵如梦初醒一般,上前一左一右架起楚青若迅速的往客栈方向走去。

  被强行拖走的楚青若,挣扎着回头看,只见那个被砍掉的人头,睁大了两只空洞的眼睛无助的看着她。

  看着无辜之人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甲方的屠刀之下,一阵巨大的悲愤涌上了她的心头,化作了两行无声的清泪。

  老镇长,你放心,你的话我一定帮你传到。你们的仇一定会有人帮你们报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