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五章 丛林遭遇

第二百零五章 丛林遭遇

  百里晟带着人在野牛谷走了一天一夜,终于找到了一处开阔地安营扎寨。

  叶殇和一群士兵一起扎着帐篷,一边暗自观察着百里晟的一举一动,心里暗自盘算着,自己要什么时候动手杀他。

  此处再往前走三天的路程,便到了朝阳城外的乐荼村,当年他边将师父赵寅初葬在了那里。

  百里晟等他们讲营帐扎好之后,便召集所有的将领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叶殇在一边认真仔细的听着,心中默默将他的计划记下,他,何时,派多少人去哪里埋伏。

  回到自己营帐趁夜又将这些,原封不动绘制了一张地图,小心翼翼的将地图放入一个小竹桶内,用火漆封好。

  摸黑来到了野牛谷的一条,也是唯一一条贯穿整个野牛谷的小河边,确认了四下确实无人,便将小竹桶扔进了小河中,扔它随波向下流而去。

  转眼便到了行动之时,叶殇心中暗暗担心自己放出的信息,不知道下游之人可有收到?又悄悄地盘算着,是否要等炎军与墨军交手之时,趁机刺杀百里晟。

  机会只有一次,若一击不中,自己的身份便暴露了,以后便再也不能混在墨军队伍中传递消息。叶殇想到此处,不免心中有些犹豫。

  “出发!”百里晟一声令下,叶殇随着队伍一起,在丛林中穿梭。大约又行了整整一天的路程,忽然前面有许多的石块,断木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百里晟眯了眯眼睛,一抬手:“就地寻找掩护!”

  墨军闻令,立刻迅速的,有条不紊的各自寻找了,可掩护的地方藏好行迹,只留下他自己带着一小队亲随,依旧站在路当中。

  百里晟坐在马上摇着他的铁骨扇,颇有几分诸葛孔明的味道,笑眯眯的环视着四周,放声高言:“大墨九世子百里晟在此,请暗处的兄弟出来亮个相吧?既然已经设了路障,又何必再藏头露尾的,惹人笑垢?”

  “哈哈哈!九世子果然艺高人胆大,难怪敢孤身一人在我大炎潜伏多年!”

  伴着一声爽朗的笑声,百里晟之间眼前一道银光一闪,抬眼一看,只见一位白袍银铠,头戴红缨银盔,眉清目秀的青年将领,手执一杆丈高的纯铁青龙戟,赫然站在了他面前的那堆石头上。

  百里晟捏着扇子向他很有礼貌的拱了拱手:“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斯文得就像是在文诗集会上,遇见知己知己友人的文人墨客一般。

  对方端的是一副斯文得长相,可一开口却令人啼笑皆非:“我尊姓高,幼时人送大号小霸王!”

  百里晟暗暗嗤笑,原来是个金玉其外,草包其内的憨货!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无名小将,敢来他面前叫嚣。只怕是急着想要拿下他,好给自己扬名立万的吧?

  心中虽是这样想的,但他的脸上一如平时,春风和煦:“原来是高将军!”

  原来那石头上站立的白袍将领,正是从前来凤镇的小霸王,如今的虎威将军,高博。

  高博拱手:“好说。”大有不客气之意 。想了想,续而又朝他说道:“你一个世子,怎么会想到跑来我们大炎当细作,一当就是这么多年?”

  百里晟微有不耐:‘高将军,在此拦截在下,不会是想要与我闲话家常的吧?”

  高博失笑,文员兄的计谋果然有效,只这么一句话便让对方开始不耐烦了。他不想听,嘿嘿,他还偏要说。

  “好好好,咱们不闲话家常。那你能说说我那兄弟的老婆,楚青若现在什么情况吗?”

  高博话头一转,将话题带入一个让人难堪问题。

  百里晟的脸色随着他的话题而开始变得青一阵,红一阵,高博望着他色彩斑斓的脸,心中一阵痛快,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九世子,怎么啦?高某的话可是让你很难做答?其实我就不明白了,别人的老婆真就这么好吗?

  虽然,她未嫁时,小爷也曾想过娶了她做老婆。可小爷还是没你厉害,她都嫁了人了,你都还敢想要她做老婆,小爷甘拜下风!佩服佩服!”

  高博一向不善言辞,可临行前,文远关照过他,无论如何也要先激怒他,再和他打。所以他便口无遮拦的敞开了说,想怎么说便怎么说。

  这些其实也是他的肺腑之言,他也是真心的佩服百里晟的勇气,因为自己喜欢,便不管那女子是否嫁没嫁人,抢了人就走。

  可他的这番真心实意的肺腑之言,听在百里晟的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讽刺。

  咯咯咯咯——

  他身边的几个亲随,忽听见他手中的扇子被捏的咯咯作响。抬头望去,却看见他们的将军已经是一脸铁青,双目赤红,须发皆竖,一脸要吃人的样子。

  “别和他废话,动手!”一挥手,百里晟边说着,便将手里的扇子飞了出去,身形也随着扇子一起飞快的跃起,一个黑虎掏心向高博攻去。

  高博将他的青龙戟一个横挥,划出一道劲气卷起一堆的碎石头,分别从百里晟的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向他射了过去。

  这样的情况若是换作别人,只怕早就手足无措了。可百里晟面对这样的情况,却是一点都不慌,他竟然足尖互相踩,将身子又拔高了几分。

  跃上了自己的铁骨扇,借着扇子往前飞的力道,不但躲过了高博射来的石头,更向他踢出了凌厉的一脚。

  高博当胸挨了一脚,踉踉跄跄的往后狼狈的退了几步,从原本站立的石头上掉落了下来。

  心中暗暗咬牙,果然如文远所说的那样,此人武功高不可测,且看不清他的武功来路,确实不好对付。

  用青龙戟一撑地,他一个挺身,站了起来。未等百里晟落地站稳,便一个横扫千军向他扫了过去。

  百里晟身后的亲随们此刻,也已经跃过了挡路的石头,将石头这一边的高博团团为主,而高博也吹响了一声口哨,霎时间丛林里埋伏下的弓箭手,一起百箭齐放。

  原本想直接取了他性命的百里晟见状,连忙身后将铁骨扇捏在手中,左右挥动,将射向他的箭飞快的挥落。

  “将他们都给我拿下!”

  原本领了他命令找了掩护体躲起来的人马,听到了百里晟的这声令下,齐齐亮出武器向高博这边杀来。

  两路人马在丛林中厮杀许久,久战不下的高博越大越吃力。源源不断的墨军不断的从林中不停的涌出。

  “我们撤!”看来,这厮绝不是带了一队人马来探路而已。这么多的兵,怕是这厮,直接要进攻朝阳城!

  这可是高博,和傅凌云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一般人打仗,驻扎完之后,会带一队人马进行探查,确定了前方的情况之后,才会决定派兵,派多少兵进行攻击。

  可这厮,竟不按常理出牌,一出手便是大队人马。看样子,这下可大事不好了!对方竟这样彪悍,他一定要赶紧回朝阳城的安塘大营报信。

  百里晟的另一位副将,见高博眼看着就要走脱,着急的问他:“将军,让属下带人去追!”

  这位副将,叫李成浩,是乙方走了以后,新提拔上来的。正是二十来岁,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龄。

  百里晟却胸有成竹:“不用,这野牛谷丛林茂密,道路难寻,有人给咱们带路不是更好吗?跟上他!只要别跟丢了,我们就跟着他走出野牛谷!”

  李成浩领命,于是他们便一路不紧不慢的跟在了高博的身后,竟一路尾随他到了乐荼村!

  与此同时,高博也心中着急,眼看着就要到乐荼村了,他竟然还没有甩掉墨军,这不等于给他们领了路了吗?他们咬得这般紧,几次都想甩掉他们,都没有成功,这,这可如何是好?

  叶殇心中也暗暗着急,将墨军领出野牛谷事小,若是这高博走不脱,便无法及时向安塘求救,那整个朝阳城便危险了。

  “将军!”他开口叫住了正在追赶高博的百里晟,百里晟停下妈,转头看向他,眼中满是疑惑。

  “公孙,何事?”

  “将军,小人是想说,我们很快边到前面乐荼村了,不知道这炎国将军这般无用,不战而退,会不会是诱敌深入之计?”

  叶殇跟着他一段时间,深知他心思颇重。

  “嗯,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果然,百里晟开始犹豫,他心中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今又有人的看法和他不谋而合,这便越发的加重了他对这个判断的确定。

  李副将上前问道:“那,将军,我们接下去……追还是不追?”

  “将军,我们不如到了乐荼村,先休整一下吧!将士们干了几天的路,只怕都乏了。再说,就算那厮赶回安塘报信,这一来一回也需要些时日,这段时间应该也够我们攻击朝阳城的了。”

  叶殇一边心中暗暗盘算着高博回去报信所需要的时间,一边向百里晟提议道。

  百里晟思索了一下,用马鞭朝身边的李副将挥了挥:“那,先到乐荼村休整一下再说。那厮……你带着一队人马继续追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