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六章 欺师灭祖

第二百零六章 欺师灭祖

  /

  叶殇一边心中暗暗盘算着高博回去报信所需要的时间,一边向百里晟提议道。

  百里晟思索了一下,用马鞭朝身边的李副将挥了挥:“那,先到乐荼村休整一下再说。那厮……你带着一队人马继续追击!”

  “是!”

  李成浩领命,立刻带着一队人马离去,百里晟则亲自带着大部队随后进入了乐荼村进行修整。

  乐荼村,是大炎最偏僻的村落之一。人口稀少,村子落后,没多少年轻人愿意留在村子里干农活,都跑去了城里讨生活,村子里只留下些孤儿寡母,老弱病残。整个村子,总共也没有几户人家,附近也没有田地可以耕种,所以这里家里有男人在的,几乎每家每户都是靠野牛谷打猎为生。

  墨军进了村,那些猎户都拿起了弓箭,斧子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虽然对墨军没有造成什么损伤,轻而易举的斩杀了所有村民,将村子据为己有,作为他们的临时扎营地使用,但却让百里晟越发的相信了叶殇的话,怀疑这里有埋伏,命令士兵将村子和村子附近方圆几里之内都搜索了一遍。

  士兵搜索完来报,说没有发现这里有埋伏,百里晟这才放心的带着人,住进了村子。

  进了村以后,墨军四处翻找粮食,却发现这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忍不住都有些垂头丧气。

  正在一个院子中喝着水的百里晟,忽然听到几个士兵在商议:“要不咱们道前面去看看有啥东西可以吃吧?”

  “前面?前面啥也没有,就一片荒草地,还有一座坟!”

  “什么?一座坟?什么人那么惨?死了埋在这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这地方这么不好找,不是连个上坟的人都没有?”

  “不知道,不过墓碑上好像写着,这人叫什么……赵……赵寅初!”

  “!!!”

  百里晟忽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从一个士兵的口中说出来,显的有些不可思议。

  放下了手中喝水的碗,他扬手将那两个说话的士兵招来,问过了那座坟的确切位置,他一声不响的背着手,一个人悄悄地向那里走去。

  出了村子往前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了那两个士兵所说的荒草地。

  这里倒确实是名副其实的荒草地,一片不知名的野草长得有半人多高。

  拨开草丛往里走了十几步,百里晟便看见一座孤零零的坟包,凄凉的在一堆荒草中隐约可见。坟头的草已经长得和旁边的荒草一般高,一看便是许多年没有人来拜祭过的样子。

  坟头立了一块用木头削出来的墓碑,上面的字由于风吹雨淋,早已经变得模糊不堪。依稀见,面前还能看得到“先……赵寅初……孝……殇立”的字样。

  百里晟见了这几个字,不禁脸色大变,想不到这老狗当年中了他一剑,还被他活埋了之后,居然没死!

  可是,他又是怎么来到这里,又是谁给他立的碑?

  想到那日书房中的黑衣人,百里晟越发的怒火冲天,原以为这件事情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这老狗竟然还有后人!

  若万一被那人将他杀死自己师父的事情传了出去,那他将来还如何去争那个王位?还有谁会支持一个连自己的师父,都亲手杀死的人?

  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恼恨,这老狗死便死了,还给他留下那么多的麻烦。越想心中越是恼恨,一挥手对着赵寅初的坟,连连发出两掌。就听轰隆一声,赵寅初的坟,连同棺木一起,被他的掌风夷为平地。

  满意的看了一眼,已经再看不出半点痕迹的坟地,他这才一甩袖子慢悠悠的回到了村子里。

  到了半夜,一条人影出现在荒草地里,四处寻找着什么。过了很久,他才在附近的草丛中找到了一块被打碎的墓碑碎片。

  月光下,捏着碎片气的浑身发抖的黑影,赫然就是叶殇。

  本想趁着半夜,来拜祭一下师父。可到了这里,却看见师傅的坟,已经被人夷为平地了。不用说,他都猜得到,这一定就是百里晟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牲干的。

  师父活着的时候,遭了他的毒手,没想到死了以后这畜牲连师父的坟墓都不放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殇一时间,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杀戮之气,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师父的佩刀,趁着夜色便潜入了百里晟休息的地方。

  今日的百里晟,在一家民宅里歇息。叶殇用刀撬开了门之后,提着气悄悄的走到了他的床边。见他背对着自己,睡得正酣,忍不住怒从中来,提起了刀便向他砍去。

  百里晟在睡梦里,隐约就觉得一阵杀气向自己逼来,本能的向床里面翻了个身。就听见噹一声,一把锃亮的钢刀砍在他刚才睡着的枕头上,霎时惊出一身冷汗。

  再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黑影,像索命的阎王一般,矗立在他的床头。

  “什么人!”他边喝问,一边悄悄的将他的扇子捏在了手中,随手将枕头往那人头上扔去。

  借着那人挥刀将枕头砍了个粉碎的时候,百里晟单手一拍床板,凌空跃起,站到了黑影的身后。

  黑影转过身来,百里晟趁着月光仔细一看,大吃一惊:“是你!”

  原来刺杀他的人,竟然是公孙!

  “哼!是我!师、弟!”叶殇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原来那日书房里的刺客也是你?”

  “我只恨那日没有杀掉你,今日才被你有机会毁了师父的坟!”

  百里晟恍然大悟:“原来那老狗的坟是你造的!公孙恐怕不是你的真名吧!”

  见他口出秽言侮辱自己的师父,叶殇越发的心中有恨:“哼,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牲不配知道小爷我的名字!”说着上前又是一刀。

  闪过他的刀,百里晟也将手里的扇子挥向他:“也是,今日只要我杀了你,你叫什么名字,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了!”

  怪不得那日在慈心庵看见他施展轻功,登上悬崖的时候,总觉得他的身法有几分眼熟,原来是与自己师出同门。

  白日里,他还在烦恼要如何寻到这人,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竟自己送上门来了。

  百里晟将手里的扇子一抖,扇子上的刀尖弹出,带着一道幽兰的光芒向叶殇划了过来。

  叶殇忙举刀一挡,低头看,这厮好生阴毒,这刀尖上竟然还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此人生性这般的狠毒,看样子是留不得!

  想到这里,叶殇便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与他对招。两人一直从房里打到房外,直打了个难分难解,不相上下,谁也占不到谁半点便宜。

  他们的打斗声惊动了值夜巡逻的士兵,士兵们一见百里晟与人打起来了,便喊到:“有刺客!”

  只一嗓子,便招来了许多的士兵,将小院团团围住。叶殇想着,今日哪怕是一死,也要将此人斩杀,一来可以为师父报仇,二来,大将若是身死,墨军也就不战而退了! 一举两得!划算!

  于是便不再言语,咬紧了牙关,只一心一意取他的性命。

  “放箭,快放箭!”院子外的墨军中有人喊到。

  噗……

  叶殇的背上中了一箭,他的身形一顿之后,却越发凌厉的向百里晟攻去。

  噗……他的腿上又中了一箭,腿一软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他的手上又被百里晟趁机划了一道口子,伤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成了乌黑色,吐出一口鲜血来,他中毒了。

  叶殇伸手飞快的在自己的身上点了几个穴位,暂时止住了毒性的蔓延。可是他的动作却因此而便的比刚才迟缓了许多,脚步也逐渐的凌乱了起来。

  百里晟勾唇一笑,此刻正是取他性命的绝佳时机!手中的扇子虚晃了一招,快速的向着他的心口刺去。

  他暗暗得意,只要自己这一下刺下去,即便是大罗神仙也都救不了他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急促的铜锣声响起:“炎军突袭,炎军突袭!”接踵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一阵火箭如雨一般的纷纷落下。

  小小的村落顿时成了一片熊熊的火海。

  百里晟连忙放弃了攻击叶殇,挥舞着扇子,躲避那些从天而降的火箭。叶殇也喘着粗气,艰难的四处闪躲,一时间两人都自顾不暇。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一声声墨军士兵呗砍杀发出的惨叫声,让两人不约而同的放眼望去。就见一队身着红甲的骑兵,正所向披靡的一路杀进村子,领头的正是徐勇。

  “阿殇!”

  远远的看见几乎已经是奄奄一息的叶殇,徐勇奋力砍倒两个墨国士兵,骑着马向院子里冲了进来。

  百里晟在两名士兵的护卫下,冲出了火海,翻身上了自己的马,立即集结起自己的人迅速向徐勇带来的炎**兵反扑来。

  徐勇一把将已经昏迷不醒的叶殇拖上马,马上便带着骑兵迅速的撤离了乐荼村。速战速决,半点没有拖泥带水。

  只带了步兵出来的百里晟,望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身影,恨恨的一锤拳。

  又让他跑了!这小子的命真大!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