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七章 围攻朝阳

第二百零七章 围攻朝阳

  徐勇奋力抽了两马鞭,低头看了看此刻正伏在马背上叶殇,叹了口气。幸亏爷想着高博第一次打丛林战,怕他吃亏,让自己带了人马去接应他。

  谁知,才走到半路,便看见高博火急火燎的带着人,急急的往安塘方向去。拦住了他才知道,原来百里晟这厮,竟这般的胆大,连军情也不刺探,便带着人直接想要穿过野牛谷攻打朝阳城。

  徐勇和高博一商量,既然他给咱们来个突袭,咱也不能让他消停咯。于是徐勇便连夜带着自己带来的骑兵突袭了乐荼村。

  原本只想放一把火便走,谁知竟看到叶殇在火海里和那厮在拼命!看那架势,绝对是不死不休!

  徐勇这人向来护短,眼看着那厮人多势众,叶殇明显吃了亏,哪里还顾得上放火突袭,直接将他捞了出来,转头便走!

  经过一夜的路程,他们终于在天快亮起的时候,到达了安塘的大营。

  “宋先生,宋先生!”一手扶着叶殇,一手掀开了宋修竹的帐帘,徐勇几乎要脱力的将这小子半拉半抱的弄进了宋修竹的营帐。

  “大清早的,谁又怎么着啦?”最讨厌熟睡中被叫醒的宋修竹,揉着眼睛没好气的说道。

  “快,快给他看看!”

  “嗯?叶殇?这个不着调的,又怎么啦?”慢吞吞的走过来一看,宋修竹大惊失色,“快,快将他放到床上去!他不光受了伤,还中了毒!”

  这时,傅凌云也问询而来,先开帐帘大步走了进来,急切的问道:“先生,他怎么样了?”

  “他中的应该是百里晟扇子上的毒!”宋修竹一脸沉重。

  “你,你真是个神医啊!连中谁的毒,这都看得出来!”徐勇大惊小怪。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宋修竹面有悔色:“因为这毒,就是我配给他的!”

  “什么!你,为什么?”

  “当初我欠他人情,不得不为之。”他一边无奈的的解释道,一边快速的取着他的医药箱中的瓶瓶罐罐,调配着药粉喂进叶殇的嘴里。

  傅凌云上前搭手托着他的头,让宋修竹顺利的将药粉喂进他嘴里:“此毒可有解?”

  宋修竹又往叶殇的嘴里灌了两口水:“解是能解,可所有要用的药材都在皇都药庐中,需将他送回京城才行。”

  “那,劳烦先生明日便带着阿殇动身!”想到之前他曾与自己说过的休沐回去陪陪他的小娇妻,傅凌云毫不犹豫的向宋修竹拜托道。

  宋修竹点头应下。

  就在第二日宋修竹带着昏迷不醒的叶殇,离开了安塘回皇都城的同时,百里晟带着他的十万精锐,开始攻打朝阳城了!

  朝阳城的守备许涵,也是一位精忠爱国的热血之士,在带领了不足两万的将士与墨军进行了一场艰苦的战斗之后,终于不敌墨军,退守城内。

  百里晟命人在朝阳城紧闭的大门外,叫阵了许久,也不见城里的炎军出来应战。心里猜到此刻的朝阳城定时兵力不足,在等候援军。

  立刻叫来了李成浩,命他将带来的人马分成东南西北四个队伍,分别向朝阳城的四个城门进行围攻,并交代到,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攻进城,决不能让他们有机会等到炎军的援军支援!

  同时又将弓箭手全部调集道主城门,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朝阳城守备许涵,背腹受敌,这位热血的汉子倒也是一副铮铮铁骨,亲自穿伤了铠甲,与众将士们一同在主城们浴血奋战。

  “兄弟们,给我守住!我们的背后便是我们的家人,同胞!在援军没有来之前,我们便是他们所有的依仗!今日里,许某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将这条命与着城门捆绑在一起!誓死不离城门半步!”

  “人在城在,城破人亡!保家卫国!誓死不退!”士兵们皆听得热泪盈眶,热血沸腾!

  “保家卫国!誓死不退!”

  “保家卫国,誓死不退!”

  悲壮的誓言,一时间,响彻了整个朝阳主城门的上空。

  城门下的百里晟,听到了这口号,面上倒是露出了几分敬佩:“都说炎军上下齐心,今日一见,果然所言非虚,真是叫人好生敬佩!”

  说完,他竟下马,走到城门前,向着城门上的炎军众将士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一旁的李成浩见状不解的问道:“将军何故,向这群炎人行礼?”

  百里晟行完礼后,方对他说道:“他们虽是我们的敌人,但他们的这份军人的责任感,和不惧生死的使命感,难道不值得人敬佩吗?”

  李成浩不再言语,但看向城楼上的炎军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尊敬。

  行完了礼,百里晟这才向李成浩一挥手:“命人搭上云梯,我要你带人马上登成城楼,打开城门!”

  李成浩看了一眼城楼上仍在誓死抵抗的炎军:“那他们呢?”

  百里晟一改刚才尊敬的神色,一脸肃杀,斩钉截铁的说道:“一个不留,一律斩杀!”

  “是!”

  一阵猛烈的箭雨之后,许涵望着身边陆续倒下的身影,忍不住杀红了眼睛:“你们这群墨狗!老子和你们拼了,弟兄们,如果老子比你们先走一步,就由副守备指挥,副守备战死就由千夫长指挥,以此类推!都记住了吗?!”

  城楼上剩余的士兵皆忍着眼泪,大声道:“记住了!请守备放心,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我们都绝不起后退半步!”

  “我们炎军,只有战死的男儿,绝无后退的孬种!”

  “对!今日就当为爹娘尽最大的孝道啦!我们都死而无憾!”

  “对,请守备放心吧!”

  “好!墨狗上来了,兄弟们!为了我们的妻儿爹娘,上吧!”

  许涵笑着带头冲上前,奋力一刀砍掉了第一个通过云梯登上城楼的墨军的脑袋。鲜血撒了他一脸,使他顿生豪气万丈,痛快淋漓。

  噗……

  一支箭射中他的心口,他的笑容凝结在脸上,高举着大刀的手,也顿在了半空中。

  噗噗噗……

  接踵而来的箭,像流星一样,不断集中在他的身上。

  终于,他的口中喷除了一口鲜血,高举的手颓然软下,无力的垂在身边。用最后一点力气,艰难的抬头看向另一处,也已经和登上城楼的墨军开始了厮杀的副守备,对他笑了笑:该你指挥了……然后轰然仰头,倒地不起。

  一旁的副守备,一边与敌人厮杀着,一边痛哭流涕的发出一声大吼:“许守备!”

  城楼下的百里晟,远远的看着城楼这处的战况,虽然孙好了不少人,但李成浩没让他失望,已经带着攻上城楼。按他的预计,城门,不消片刻便会打开。

  于是,稳操胜券的他,翻身上马,朝身后的大军一挥手:“准备好进城!”

  果然,正如他所料,朝阳城的城门,在半盏茶之后便被打开了。百里晟领着大军大摇大摆的进了朝阳城。

  经过城门的时候,李成浩指着地上,已经被他从城楼上抬下来的朝阳守备许涵和副守备尸体问道:“那这两个人的尸首,怎么要不要给他挂到城墙上去?”

  百里晟板起脸孔,呵斥他道:“不可,这二人皆是忠勇之人,立场不同而已,怎么可这般的侮辱他们!你这样做,只怕回招来炎军上下越发的齐心,不妥!好生安葬了他们,这才能显示出我们墨国对他们的敬意!”

  李成浩拱手:“是,属下这就照办。”

  “嗯,另外,你速派一队人马,去将楚夫人接到朝阳城来。连玉镇虽好,却始终比不得大城镇,她随我一路奔波,如今朝阳城打下来了,也该让她过几天舒服的日子了。”

  “是!”李成浩领了命令匆匆离去。

  百里晟进了成之后,寻了一间最大的客栈,命人赶走了客栈中所有的人,只留下了厨子和几个跑腿的小儿,静静的等候着楚青若的到来。

  过了一段时日,甲方便带着人,与李成浩一通护送着楚青若的马车,缓缓的进了朝阳城。

  这一路行来,一路上原本该是和平安详的村落,如今都变成了没有人烟的荒凉之地,砍在楚青若而眼里,她的心情是何等的沉重,悲凉。

  原本安居乐业的百姓们,此刻却因为这场不该发生的兵祸,而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而原本热闹繁荣的城镇,此刻也变得萧条,冷清。

  听到了朝阳城守备战死的消息,她忍不住心中,为这位让人敬佩的汉子默哀致意。好在这百里晟并未将他们曝尸荒野,而是好好安葬了他们,这才让她的心里好过了些许。

  “青若,你来了?我等你许久了!”百里晟站在客栈门口,看见楚青若的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忍不住欢喜的上前,为她掀开了车帘。

  “不劳先生大驾,我可以自己下来!”冷冷的忽视掉他伸来的手,楚青若如今对着他,连说话的声音都不带一点温度。

  百里晟不禁诧异。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