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零九章 城楼观战(一)

第二百零九章 城楼观战(一)

  晚间,百里晟的另一个副将李成浩匆匆回到客栈,敲响了他的房门。

  “进来!”房间里传出了百里晟深沉的声音。

  他接受了甲方的建议,此刻正在修书傅凌云。李成浩进到房中,行过礼之后,将他白日交代的事情——一打书信,放在了他的案头上:“殿下,这是按您的吩咐,让人照着您的意思写的书信,您请过目。”

  “不用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了书信交给甲方,“你去,放在你的行囊里,找个时间,假装不小心给夫人发现就好了。至于她要将信拿走,便让她拿去。”

  甲方应下,接过信收好。

  接着百里晟,又将自己刚才写的信,吹干墨迹,小心的放入一个信封中,用火漆封好,交给了李成浩:“你去找一个找个好射手,派几个人悄悄换上便装,互送他道安塘,将这封信射入大营中,便马山回来!记住!快去快回!”

  李成浩不明:“这封信……”

  甲方不耐烦:“让你去便去,问这么多干嘛?”

  “……是!”

  三日后,安塘大营

  咻——

  一支不知从何出射来的利箭,穿着一封书信,凌厉的钉在了安塘大营的门柱上!

  守卫们一阵搜寻,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只得带着疑惑,将箭拔了下来。取下信一看,原来是给主帅傅凌云大人的。

  主帅营中的傅凌云,拆开了信阅读过以后,不禁勃然大怒,心中的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徐勇从他手中拿过书信看过了以后,亦是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这个百里晟,卑鄙小人!他竟敢对咱们提这样的要求!我特么现在就带人去宰了他!”说着,一把将信起了个稀烂,抽出腰刀便往外走去。

  傅凌云虽然也在火头上,但见到他这般形式,正要开口阻止他。不料,刚走到营帐门口的徐勇,却和掀开了帘门一头扎进来的连枫,撞了个满怀。

  “少爷,我回来……哎呦!”

  连枫捂着额头,指着徐勇骂道:“徐叔,你这是要撞死人吗?这么火急火燎的,连路都不看,你这是要去干嘛?还提着家伙?”

  徐勇一脸怒气的将刚才的那封信上所写的内容,向连枫转述了一遍。连枫听完,也满脸堆起了怒气:“什么,竟有这样无耻之人?”转头向着徐勇说到:“徐叔,你等等我,我禀报完事情,便同你一同去!傻了那狗贼,救回少夫人!”

  傅凌云原本便是心烦意乱,怒气冲天,被他们这么一搅和,越发的没好气:“够了!莫要胡闹!”

  “爷,我忍不了这口鸟气!”徐勇抱着他的大刀,愤愤的朝地上一蹲,别着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连枫也郁闷:“少爷,难道咱们就这么忍了吗?那信上可是说,若咱们三天内不给回复,可就要……”杀了少夫人呀!

  “不管青若在不在他们的手里,朝阳城是一定要夺回来!”傅凌云缓了缓情绪,“连枫,你讲萝卜送到大嫂那里了?”

  连枫这才想起来,还有正经事没禀报呢:“是啊,老爷老夫人也见着了,他们可是高兴坏了。哦!对了,老爷还让我带句话给少爷!”

  “什么话?”

  “老爷说了,少夫人受人挟持,情非得已,咱们傅家向来明辨是非,望少爷你早日救出少夫人,一家人可得团圆!”

  傅老爷子这话的意思是,即便是楚青若遭遇了什么不堪的事情,也非她所愿,愿傅凌云放下成见,将她快点救回来,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傅凌云闻言心情沉重,父亲怕是还不了解他,青若于他便好像性命一般重要。当日她被人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劫去,他几欲癫狂,更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恨不得狠狠地捅上自己几刀。

  别说她如此聪慧,定会保全自己,即便是她万一……万一……那也是逼不得已,自己有怎么会去责怪她,更不要说嫌弃了。

  “徐叔,马上点兵,开赴朝阳!我想,现在也是时候会一会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了!”

  徐勇、连枫精神振奋:“是!”

  三天后,朝阳城外,炎军十万大军围城。大战,一触即发。

  百里晟在客栈中,收到了甲方的报告,炎军来袭。不慌不忙的换上了一袭簇新的月白锦袍,披上了一件滚边貂领的斗篷,来到了楚青若的房门口。笑意吟吟的敲了敲门问道: “青若,你起来了吗?”

  楚青若还在床上没起,人确实清醒的。昨晚她看了甲方“不小心”落下的信,这些信都是连玉镇镇民写给炎军通风报信的。有的在信中写了墨军的人数,有的则写了他们的日常军事安排,还有的甚至还写上了领军将领的名姓!

  这看似一封封的告密信,换作是别人,或许就信了它们是造成连玉镇被屠的最终原因。可看在楚青若的眼里,却是无比的可笑。

  这是当她傻子一般的欺瞒,耍弄了是吗?

  莫说连玉镇这样一个偏远的小镇,大多数人都以务农为主,识字的人本就不多。更何况还能说得出,墨军将领的名姓?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青若,你起了吗?”门口的唤声依旧不依不饶,不肯罢休。

  她无奈的在床上翻了个身,向继续耳充不闻。他废了那么许多的心思让人写了这些假信,也无非是希望自己能理解他屠镇的行为。

  可是这样的行为,如何能被理解,又叫人怎么原谅?那是上百**生生的人命啊!怎么能这般的残忍,连年幼的孩童都未曾放过!

  但凡有点血性的人,都不会原谅那样的行为,永远不会,也不能!所以,他们注定了,是永远也成不了朋友的。

  百里晟在门外敲了许久,依旧不见楚青若应门,不禁失笑:没想到,这小女人还有那么可爱的一面,都当人家的娘亲了,居然还喜欢赖床!

  “那……青若,我进来咯?”说着假意推了推门。

  果不其然,立刻听见那可爱的小女人在屋内惊叫:“你做什么?别进来!我……我一会儿就出来!”

  百里晟的笑意越发的深了:“好好,你起了就好,我只是想告诉,你洗漱完毕就下来用早膳,今天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楚青若恨恨的从床上坐起,对着门口翻了白眼,就知道这人没安好心,这儿一大早死气白咧的叫自己起来果然有阴谋。

  上次是叫自己去看被他诱骗来的阿毛,这会不知这厮又诱拐了谁?且去看看他又耍什么花样!

  换过了衣裳,怒气冲冲的用过了早膳,楚青若与百里晟一同出了客栈,登上了他备好的马车。

  一上马车,她便察觉到一股非同寻常的紧张气息。车外全是全副武装的铁甲步兵,一前一后开路的更是骑着马,全身盔甲的甲方和李成浩两位副将。这架势,看着上去不像是带她去某处随便走走,更像是押着她奔赴刑场!

  楚青若百思不得其解,莫不是这厮要杀了她?想到这个,她反倒淡定了,杀了她也好过终日这样被他软禁着。

  马车终于缓缓的在朝阳城主城门下停下了,百里晟翻身下马,一手撩开了车帘,一手伸向她:“青若,我们到了。”

  楚青若照例无视了他伸出的手,自己跳下了马车。“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百里晟讪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无事,今日巡城楼,想着你许久未出来走动走动,便想着,带你上城楼……看看风景。”

  望着他有些闪烁的眼神,她心中顿时明了,看看风景,莫不是将自己当做风景,给别的什么人瞧瞧吧?呵,着可是他一惯的做法啊!

  “那走吧!”不待他开口还想要解释些什么,她便抬腿往城楼上走去,将他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百里晟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她的背影独自上了城楼。

  楚青若站在了城楼上以后,才发现,原来城楼下正在激烈的战斗着。看见远处一面绣着一个大大的“炎”字的锦旗,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原来这便是百里晟要自己来城楼的原因,他是要文员哥哥瞧见她在城楼上。

  此刻的城楼下,已经是黄沙弥漫,一片杀戮。遍地的尸体堆积成山,鲜血将这片土地变成了触目惊心的人间地狱。

  城楼下正在厮杀的傅凌云也因为瞧见了城楼上,自己心爱的女人而连连被墨国的士兵砍中了两刀。“青若~”

  一边与敌人厮杀着,一边发出一声急切,悲愤的嘶吼,傅凌云奋力砍到那两个缠人的士兵,提着剑仰头望着城楼上,他朝思暮想的小人儿。

  她瘦了,这是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黄沙弥漫的战场上,楚青若努力的寻找着她日思夜想的身影。可惜人影重重复重重,每一个人身上脸上都是斑斑的血迹,根本分不出谁是谁来。

  “青若,这里风大,我陪你下去歇着吧。”站在她身后,今日将自己打扮的格外英俊,温润如玉的百里晟,望她的背影,温柔的说到。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