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章 城楼观战(二)

第二百一十章 城楼观战(二)

  黄沙弥漫的战场上,楚青若努力的寻找着她日思夜想的身影。可惜人影重重复重重,每一个人身上脸上都是斑斑的血迹,根本分不出谁是谁来。

  “青若,这里风大,我陪你下去歇着吧。”站在她身后,今日将自己打扮的格外英俊,温润如玉的百里晟,望她的背影,温柔的说到。

  “是吗?这里的风很大吗?”她指了指城楼下横七竖八的尸体,“那,他们呢?他们也会冷吗?”

  百里晟失笑:“我就知道你性子软,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打仗原本就是这样的,不过就是多死了些人罢了。你若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我带你下去便是!”

  “只不过就是多死了些人罢了?晟先生好大的口气!你嘴里多死了些的人,可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他们的命可不是草芥!”楚青若猛地回头,怒视着身后的百里晟,冷冷的说道。

  百里晟被她瞪的有些局促。神情转瞬变得珊珊无趣,然后又带着几分讨好对她说道:“好好好,你不想下去,我不勉强你就是。”说着,还从自己的身上,将自己的斗篷解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这里风大,你披着。”

  啪——

  一记挥手,冷冷的将他拿着的斗篷挥落在地。此刻的楚青若连眼神都变得冰冷起来。望着他,再无往日的悲悯同情,更像看一个仇人一般,毫不掩饰的恨之入骨和厌恶!

  百里晟终于被她的眼神刺伤,脸上的神色也被求而不得的恨意,和狠毒扭曲的嫉妒所取代。

  望着她婀娜的背影,咬着牙阴恻恻的说道:“楚青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今日事是断没有活路得了!”

  只见她的身形一震,缓缓的回过头来,对着他讽刺的一笑:“呵,怎么?晟先生,你终于不再扮做谦谦君子了吗?”

  这句话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英俊的脸上。他的脸色一阵青红变换,难看之极。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额头青筋暴跳。

  “楚青若,你看清楚,你看看清楚!我给过你们机会,只要他投降,或者放弃朝阳城,我,我便放了你,成全你们,今生今世再不纠缠于你!

  可是你死心塌地爱着的那个人根本没有管你的死活,他若是真的那么爱你,为什么不投降?为什么不放弃朝阳城?为什么不救你?”

  楚青若奋力挣脱开他的钳制,用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迎上他吃人一般的目光。

  “因为他要守护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我们一个家。他要守护的是大炎国千千万万百姓的家,千千万万百姓的妻儿老小!

  实话告诉你,即便是用我的性命要挟于他,他也绝不会投降与你!更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割舍了炎国的任何一个城池与你!而我宁可死,也决不允许他投降于你!

  你看看城楼下面躺着的那些我们大炎的将士,那么多人保家卫国、血撒边疆,他们可以死,他可以死,我又何惧舍了这条无足轻重的性命!?

  你口口声声给过我们机会,成全我们?这话说来真真可笑!我本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两个又何须你来成全!”

  “楚青若,你,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我,我如何对你,你当真一点都不知晓吗?我一个世子能给你的生活,不比一个终日要上战场厮杀,随时可能送命,随时会让你变成寡妇的将军要强的多吗!”百里晟闻言越发的暴跳如雷。

  楚青若也被他激怒,说话的声音也越发的凌厉了起来:“你给我的生活?”手指着城墙下翻滚的黄沙,“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活?你若不是为了吞并我大炎,我现在也一样可以过着安稳的日子,他也不用浴血沙场!

  你侵犯了我的国家,毁了那么多人的家园,屠杀了我的同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难道你还要我感激你不成?”

  “你!”百里晟盛怒中的脸扭曲的有些吓人,赤红的双目像要喷火一样看着楚青若,一步步向她逼近。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楚青若的心底:“你,你要做什么?”

  百里晟狠狠地盯着她,一步一步向她逼近:“青若,你说……他若是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猜他还会不会有心思继续打这场仗?”

  步步后退的楚青若脸色大变:“你,你,你无耻!”往四周看了看,然后一脸决然,迎上他那已经被嫉妒,扭曲的有些变形的脸,纵身便要往城墙外跳下去。

  “楚青若,即便是你变成了一具尸体,我也一样要得到你!”

  眼明手快的百里晟,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一把将她从城墙上拖了下来。附在她耳边轻笑着发话,可话里却没有一丝笑意,反而带着几分恨意。

  楚青若更是气的浑身发抖,不停地挣扎:“你放开我!你,你这个禽兽!”

  百里晟笑意更深,却不达眼底。反手将已经解下来的斗篷信手往旁边地上一扔,又腾了一只手出来解了自己长袍的腰带,也随手扔在了地上。“你骂吧,随你怎么骂!”

  楚青若惊慌的想要夺路而逃,却被他脚下轻轻地一勾,扑倒在了地上,滚做了一堆。

  楚青若拼命尖叫挣扎,此时的百里晟再也不是她平日里看到的潇洒风流的君子模样,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红着一双眼睛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嘶啦一声,挣扎中的她衣衫被撕开,露出里面一抹的錠蓝色。这诱人的颜色晃在百里晟的眼中,分外的灼热。只见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手里的的动作越发的凶猛。

  楚青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说心悦我的方式吗?呜呜呜……”说完便不再挣扎,绝望的闭上眼睛大哭起来。

  百里晟闻言如遭雷击,一瞬间所有的动作都停在了那里。望着身下泪流满面的女子,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知道她的性子,她不反抗了不代表她顺从,相反自己此刻就算占有了她,只怕事后她定是铁了心的要去寻死的。说要占有她的尸体,那是气话。他心悦于她,他想要她像深爱“他”那般爱上自己,而不是逼死她!

  该死的!自己到底怎么做,才能走进她心里,到底还能怎么做才能让她爱上自己!

  恨恨的一拳砸在地上,百里晟顾不得自己的手上鲜血直流,从她身上爬了起来,狼狈的落荒而逃,一直跑到听不见她凄厉哭声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大口的喘气。

  楚青若独自一个人躺在在城墙最高处,冰冷的地上哭的伤心欲绝。哭了许久,哭累了的她慢慢撑坐了起来,拢上了自己的前襟,抱着双手低泣着,城墙下的厮杀声不禁使她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所有一切相遇的开始。

  甲方见百里晟狼狈的而跑下了城楼,连忙带着人上去查看,现在这女人可是他们重要的人质,可别一个疏忽让她死了或者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上得城楼来,看见楚青若在最高处,一人独自抱着身体,坐在一个角落里发呆,这才松了口气。

  示意左右的士兵上前,地上的斗篷捡了起来,拿到她面前。年纪不大的小士兵,拿着斗篷,小心翼翼的盖在了她的身上:“夫……夫人,天色就要暗了,咱们……咱们快下去吧!”

  楚青若恍若慰问,只喃喃的问他:“你多大了?”

  小士兵手足无措:“我……我十四了。”

  “家里有兄弟姐妹吗?”她气若游丝,魂不守舍的继续问道。

  “有……有的,有姐姐,还有弟弟。”小士兵的眼眶红了,几乎要哭了出来。

  他也不想来打仗,在家种种地,过几年在娶个老婆,谁不想这么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可打仗了,阿爹年纪大了,姐姐是女孩子,弟弟又太小,只好由他这个次子来填补家里的兵役了。

  甲方在一边看的不耐烦,大声地催促着,小士兵被他催得害怕,怯生生的向楚青若哀求道:“夫人,天快黑了,咱们,咱们要不先下去吧!”

  楚青若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士兵:“嗯,走吧!”

  小士兵如释重负,赶紧的帮她提着拖在地上斗篷,和她一同慢慢的走下城楼。

  楚青若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城楼,想着着城楼下的傅凌云浴血奋战的样子,既心疼又担心。 若是有一天,国与国之间,可以不再用打仗解决问题,那该有多好啊!

  此刻的楚青若不知道,现在她心中的这个美好的愿望,将在不久之后的未来,便会实现,而且还是她亲手实现的。

  “青若,楚青若!你是这世上最薄情,最无情的女人!楚青若!青若!”

  半夜三更,客栈外的街上,出现了一个喝的酩酊大醉,大声叫骂,发着酒疯的男人。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责问他,或者叫他小声一点。

  他是如今掌握朝阳城生死的男人,百里晟。

  一个踉跄,他的身子一歪,几乎要跌倒在了地上。原本一尘不染的月白锦袍已经蹭上了点点的污迹,看上去狼狈不堪。

  为什么?为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