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锁】 该章节已被锁定

【锁】 该章节已被锁定

  半夜三更,客栈外的街上,出现了一个喝的酩酊大醉,大声叫骂,发着酒疯的男人。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责问他,或者叫他小声一点。

  他是如今掌握朝阳城生死的男人,百里晟。

  一个踉跄,他的身子一歪,几乎要跌倒在了地上。原本一尘不染的月白锦袍已经蹭上了点点的污迹,看上去狼狈不堪。

  为什么?为什么?

  无论他怎么做,都走不进她的心里。那个人就那么好吗?让她这般的死心塌地?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几次三番的舍她而去,为什么她始终都不曾动摇过她的心念。难道,她就从来不曾怀疑过,那人……也许根本不爱她吗?

  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扶着客栈的门,跌跌撞撞的走进了客栈。醉眼迷蒙的百里晟,脸上带着酒醉后的潮红,站在客栈的厅堂中大声吼道:“人呢?人都死到哪儿去啦!”

  甲方连忙上前:“殿下,小人在。”

  客栈里被留下伺候的小二也忙里慌张的跑了过来:“爷,小的也在,有什么吩咐?”

  百里晟摇摇晃晃的走到小二面前,一把抓过他的衣襟,凑近了他的脸仔细看了半天,又将他一把推的老远:“去!你不是青若!”

  小二站稳身形,擦了擦额头的汗:“爷,说笑了。我是店小二。您说的是夫人吧?夫人在二楼上房,估计已经睡下了。”

  哎呦,我的妈呀,这,这是喝了多少酒呀?男的女的都分不清了?

  “青若……在……在上房?”百里晟大着舌头,口齿不清的傻笑道,“那……那我去……去……上房找她!”

  说着便摇摇晃晃的往二楼走去。

  甲方见状,叹了口气,挥退了小二,上前一把搀住他:“爷,夫人睡下了,我扶您会自己屋里去歇息吧!”

  百里晟一下挥开了他的手:“去去去,这里不用你伺候,你滚!”往自己嘴里又灌了一大口酒,他扶着梯子的把手,一步三晃的来到了楚青若的放门口。

  同样身为男人的甲方,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本想上去阻拦他,后又想想,也许过了今晚,殿下就会发现,这女人,也不过如此而已,便不再会这般的惦念了。

  于是,他便不再阻拦他,转身朝着走廊里站岗的士兵关照道:“你们,今晚一定要打起精神,好好守卫,除了这个房间……”

  朝着楚青若的房间怒了努嘴,“除了这个房间里的动静,不要去打扰以外,别的事情一定要马上来想我禀报,听见了没有?”

  “是,方副将!”

  甲方这才满意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之前,他还望了望,依旧站在楚青若房门口的百里晟,勾唇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

  百里晟站在楚青若门口半天,手里的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他伸手推了一推门,从里面栅上了,打不开。

  他的心头不禁一阵怒气用了上来,她,她这是当贼一样在防备着自己吗?他,他有这么可怕吗?你以为这一道小小的木门,能拦得住我吗?

  将手放在门上,一个暗劲,门栓咔嗒一声断开,他像个孩子一样得意的笑了笑,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

  楚青若今日里,受了不小的惊吓。往日百里晟总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使她从不曾真正的防备过他。即便是防备,也不曾往男女这方面的事情想过。

  可今天,她真的感到害怕了。城楼上,狰狞的他眼中那骇人的欲望,男人和女人与生俱来,力量上的差别,都让她清醒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原来一直都是危险的,一直都具有攻击性的。

  是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谦谦有礼,让她不知不觉地以为他是无害的。即便是他偶尔提出的暧昧要求,都在自己的小打小闹中不了了之,让她放松了警惕。

  从城楼回来之后,她便躲进房间里,栅上了门。想想依旧不放心,又将桌子挪到了门边,顶住了门,这才安心的和衣躺下。

  不料,到了半夜,就听门口一声巨响,那厮竟一掌连门栓带桌子,一齐推开了她的房门,闯了进来!

  “呵呵,呃……青若……你怎么那么……早就睡下了?”醉醺醺的百里晟,摇晃着走到了她的窗前。

  楚青若心惊肉跳,却强作镇定:“你又喝多了,来我房里撒什么酒疯?出去!”

  伸手扶住了床沿,他将身子软绵绵的靠坐在她的床边:“我……我没喝多……我现在很清醒……”说着竟伸手,一把将抱着被子缩在床角的她,给拖了过来拉倒自己的面前。

  他的手像一个铁钳,任凭楚青若如何挣扎也挣不脱他的钳制。“你做什么?你,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弄疼?不……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带着一身的酒气,他在她耳边暧昧的低语着。

  醉眼看花花更娇,此刻的百里晟眼中,楚青若便像一朵含苞娇羞,欲等人采撷的花朵一样,散发着诱人的芳香。

  “青若……青若……”他如同着迷了一般,痴痴的低吟着她的名字,缓缓的将自己的唇覆上了她已经变得毫无血色的唇瓣上。

  “嘶……”

  该死!又忘了这小女人喜欢咬人!

  百里晟恼恨的将她扯开了一些,和自己保持了一定距离:“你又咬我?”

  楚青若满眼恨意:“你一再的轻薄我,我恨不得杀了你!”

  “呵呵,杀了我?好,好,好,那也要在你……换过一个地方咬我……之后!”百里晟轻勾薄唇,被鲜血染红的唇瓣,妖艳而魅惑。

  “你敢!你做什么!你,你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她惊恐的看着百里晟,竟一手解下了自己的腰带,将她被钳制住的双手,牢牢的捆在了床头架上。

  腾出双手的他,双眼在黑夜里闪烁着野兽一般,充满野性和欲望的光芒。一点一点的退却了她的衣衫,望着她心中无比欢喜。

  今夜,这个女人终于就要属于自己了。这种欢喜雀跃,一如辛苦种下的花,看着她慢慢的在自己的面前绽放……

  幽幽的褪尽自己的衣衫,将自己伏在她身上,百里晟:“别怕,把自己交给我,好吗?青若!别怕!”

  此刻的楚青若已经泪流满面,身心疲惫的一语双关:“别这样……你放开我!……你不是说心悦于我吗?我,我不要这样的心悦……求你,求求你……别这样……放开我!”

  百里晟此刻已箭在弦上,抬起头痛苦的望着她:“青若,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相信我好吗?我是真的心悦与你!我,我愿意为你遣散后院,我,我只与你一人,共度此生!”

  “你如此这般的对我,这样的不堪,他日,他日我必手刃你雪耻!”见自己的苦苦哀求并没有唤醒他的良知,心生怨恨的她嘶声力竭的尖叫到。

  这般的亲密,怎不叫她惊恐、愤怒?

  百里晟额头的汗滴了下来。

  都到了这一步了,自己干脆要不要一鼓作气将她拿下?

  望着她紧闭的双眼,满脸的泪痕,忽然心中一阵没来由的抽痛。她不愿意,她不愿意,他的心中,一个声音不停的提醒着自己。

  那又怎样?反正自己以后要与她共度一生一世的!拿下她吧!另一个邪恶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唔……”

  一声痛苦的闷哼,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浇来!

  他飞快的伸手,捏住了她的嘴,一丝细微的血丝从她的嘴中流出。百里晟心下大骇,她,她竟要咬舌自尽!

  “你放开我!为什么不让我死!”哭累了,求累了的楚青若,心如死灰。

  顿时旖旎全无的百里晟,挫败的将头埋在了她的肩胛上,贪婪的,深深吸了一口她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气,一个用力从她的身上翻坐到了床沿。

  好看光洁的背影,在月光下弯成了一道孤独的弧形:“青若,我……”

  “你,口口声声心悦与我,明知我有夫婿还将我掳走,软禁经年,如今又三更半夜,借酒行凶,对我……对我……这般!你将我置于何地?你眼中可有礼教伦理?”

  “我是真心心悦你,与礼教何干?”他不死心,那日他与她彻夜抚琴,她,她分明已经慢慢的接受自己了。

  “你不讲礼教,我讲!若每个人都如你这般,只要自己心悦,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一心一意的与那人厮守,那还要礼教伦理做甚?那姻缘又算什么?

  我即嫁为人妇,那我所有的感情便都是给了娶我的那人,若还有感情分与他人,我又为何要嫁与他?”

  “你与他不是大炎国皇帝赐婚的吗?”他气恼的反问。

  “若我不心悦于他,就算皇帝赐婚又能怎么样?成了亲一样可以求去!”

  百里晟沉默了,“是我一开始就错了吗?”

  “是!你不该明知我已成婚,还心生妄念!”楚青若斩钉截铁的告诉他,“姻缘不是儿戏,既然选择了他,便是一生一世。人生本就是平平常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哪里来那么许多的风花雪月?

  少年夫妻老来伴,守得住少年时的寂寞,老来才能相互扶持为伴。若个个都像你这般,心悦上一个,便忘了自己的结发之人,忘了自己的生活中除了感情,还有孩子,还有家人,这世间岂非都乱了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