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她的心意

第二百一十二章 她的心意

  百里晟坐在她的床沿边,双手撑在膝盖上,低垂着,默默的承受着她的愤怒。

  这些话,想必她想说很久了吧?

  楚青若见他沉默不语,也没有在继续刚才过分的行为,渐渐收住了眼泪:“天下的女子这般多,为何偏偏是我?我与你并无情意,你这般拘着我,我,我便是死,也绝不会随了你的心意的!你,你放我离去吧!”

  他的心意,她何尝不懂,只是他们之间有着的,何止是国仇家恨这道鸿沟,还有的是她的心意,不在他这里。

  “青若……我……”我若是舍得,一早便放你走了,何必等到今天!

  “呵,你还是不愿意?又或者,你,干脆杀了我吧!若你今日不杀我,他日我一旦得了自由,我必取了你的性命!”这般的磨人,真叫人发疯,楚青若恨得牙根都开始痒痒了。

  “呵,好。我的性命随你来取,普天之下,想要我死的人很多。可是,青若,若是天下有人能取我性命的,就只有一个你!我宁可死在你手中,至少你这一生一世都会记得我!”百里晟起身,边穿着衣服,边无所谓的说道。

  楚青若只当他是说呕气话,没当真。见他要一丝不挂的站起来,她连忙别开眼。一阵悉悉索索声,他穿戴完毕。伸手解开了绑在她手上的腰带。

  “你……早点休息。”经过这么一阵闹腾,他的酒已经醒了几分,揉了揉隐隐作疼的脑袋,他走出了房间。

  一得了自由的楚青若,连忙将衣服穿上,重新掩上门。坐回到床上心有余悸。按他的习性,今夜是不会再来骚扰自己了。可是,明天呢?后天呢?

  从甲方收下的士兵那里听说,叶殇的身份已经暴露,自然是不能再回来了。客栈里一堆重兵把守,她连走出客栈都困难,更别说要逃回大炎。

  长夜漫漫,楚青若愁绪满腹,一夜无眠,睁着眼看着天光渐亮,却依旧无计可施。

  很快,炎军第二次攻城开始了。

  这次炎军来势汹汹,大有不夺回朝阳城誓不罢休的架势,吃紧的战事使得百里晟不得不亲自上了住城楼督战,好几日都没有回客栈。

  半夜,楚青若正在房中歇息,就听见客栈中忽起了一阵喊杀声,惊得她连忙翻身坐了起来,竖起耳朵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她的房门轰的一声被人强行的打开了,她甚至连惊叫都还来不及发出,便被匆匆进来的百里晟,一把拉下了床:“青若,快跟我走!朝阳城守不住了!”

  楚青若大喜,拼命的挣扎着:“不,我不走!你放开我!”

  “别闹了,青若!”百里晟一边警惕的看着门外,一边死死地拉着她的手不放,并用力的将她往外拖着。

  她挣扎不过,低下头狠狠地一口咬在他的手上。啊一声,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送开了。

  这时,甲方匆匆跑了进来,“殿下,好了没有?快走!”这档口,殿下怎么还有爱带上这扫把星!真晦气!

  见他神色凝重,心知客栈很快便要被攻下了,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一个手刀劈在了楚青若的劲后。

  楚青若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倒下,百里晟上前一把接住她,往自己的肩上一抗,大步的走出了房间。

  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她和败退而墨军一起,随着百里晟和甲方又回到了大墨的境内,胡杨镇上。

  原来,朝阳城被傅凌云夺回之后,高博又带着人乘胜追击,一举将溃不成军的墨军赶出了连玉镇。损失惨重的百里晟,不得不连夜带着剩下的人马退回了大墨的边境小镇,胡杨镇。

  整个胡杨镇也因为自己的国家吃了败仗,每个人都显得垂头丧气,士气低落。

  胡杨客栈中,百里晟正在临时作为他书房的房间中大发雷霆:“甲方!你是怎么搞的?你带着那么多人守一个朝阳城都守不住?”

  甲方跪在地上,垂着头,不敢申辩。跪在他身旁的李成浩却忍不住为他辩解道:“殿下,这不能怪方副将。都是那炎军行事太卑鄙,谁知他们竟化妆成城里的百姓里外夹击我们。我们背腹受敌……”

  “里外夹击?你们这一个两个守得什么城?这么多敌人什么时候混进城的你们都不知道?你们平日里都在做什么?眼睛长着是喘气的吗?”

  一脚踢翻了李成浩,百里晟赤红这眼睛,简直想杀人。甲方见百里晟盛怒,面上不敢言语,但心中却有微词:若不是殿下您听了那扫把星的话,不许屠城,我们有怎么可能兵败。

  百里晟深知如今兵败如山倒,想要再次攻进大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如今唯有保存实力,带着剩下的十几万大军班师回朝,求的父王原谅,请他在调拨人马给自己,才有机会卷土重来。

  这怕这一次回去,自己的处境越发的艰难了。也不知道他安排进宫里的假楚青若,有没有被发现。若是被发现了,那这次青若就不能带着她回去了。

  可是,若是就这么放她回去,自己实在不甘心。

  “殿下,小人求殿下杀了那女人以慰军心吧!”李成浩收到了甲方使来的眼色后,跪在地上恳求道。

  甲方见势也伏在地上,大声的恳求:“是啊,殿下,吃了败仗,士气低迷,小人也请殿下杀了那扫把星,以振士气!”

  “你们!真是荒缪!吃了败仗,杀一个女人便能重振士气,杀回大炎去吗?亏你们两个都是领军的,说话怎么都不过过脑子!”百里晟气急败坏的一脚一个踢翻了他们。

  这两个混账东西,不想想眼下如何解决战败回朝的事情,倒在这里逼他杀一个女人!

  “滚!都给本王滚出去!”

  甲方和李成浩互看一眼,甲方冒死上前,对他一拱手:“殿下,只要您当着众将士的面杀了那女人,咱们班师回朝之后,自有十几万将士为您证明清白和立场。到时候充其量就是被王上责怪您草率出兵而已,但一定不会对您的战败产生猜忌。”

  百里晟冷笑:“你以为,朝堂上那几个会放过这次大好机会,不趁机摸黑我?别说战败!就算打赢了他们都多的是借口和理由诬陷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这次战败是再难更改的事实。”

  一语惊醒梦中人,甲方和李成浩沮丧的垂下头:“那,……殿下……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百里晟也是头疼,对他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们先出去,让我先想一想。”

  两人应声离去,留下他一人独自在房中苦苦思索对策。

  那头,楚青若在头昏脑胀中睁开了眼睛,一看眼前熟悉的环境,心下即诧异又愤怒。这厮竟打晕她,一路又用**将她迷晕,又将带来到了大墨。

  扶着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倒了杯水在自己手上,拍了拍尚在晕眩的脸上,楚青若推开房门。

  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士兵,见她打开房门,正要抬脚跨出来,连忙伸手拦住了她:“夫人,将军又吩咐,您若是醒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就是了!”

  “怎么,如今我是连房门都不能走出来了是吗?”楚青若简直就要气炸了。

  “这……将军也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她一脸怒气的提起裙子,跨出房门:“你们将军在哪儿?我要找他!”

  两个士兵互相看了一眼,左右为难。纠结了一会儿,一个士兵终于架不住楚青若强势的眼神,向她拱了拱手:“那……夫人,请随我来。”遂将她带到了百里晟的房间外。

  笃笃笃

  “何事!”房里传来百里晟充满怒气的声音。

  士兵吓得一缩脖子,惊恐的砍向楚青若:看!将军的正盛怒中……

  楚青若朝他使了个后退的眼神,开口道:“是我!”语气中也是怒气冲天。别人怕他,她可不怕他!

  房内没声音了,过了一会儿,只见房门打开,一脸疲惫的百里晟站在门口,瞪了一眼将她带来的士兵一眼以后,别过眼看着楚青若,柔声问道:“青若,你醒了?什么事?”

  “你别瞪他,是我逼着他带我来的,我可以进去吗?”楚青若嘴上征求着他的意见,可行动上已经提着裙子,走进了他的房间。

  百里晟心中暗暗苦笑:看来,她是来向自己兴师问罪的。挥手让那士兵离去,他反手关上房门,转身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在屋中站定。

  “青若,我……”望着她的背影,他刚想要开口解释,却见楚青若猛然回身。

  啪!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百里晟偏着头,不动声色。“青若,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何又将我迷晕带回大墨?晟先生,你究竟要做什么?我以为那日我们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我对你无意,我不爱你,也永远不可能接受你的心意!你为什么还要这般的苦苦纠缠?”楚青若说到这些,忍不住有些提高了音量。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