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忍痛割爱

第二百一十三章 忍痛割爱

  这厮,就像一块粘人的麦芽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挣不脱,甩不掉,这样的磨人,简直让人发疯。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这样的好却不是我要求你做的,没人叫你这么做,我也不需要你这么做!”

  “青若……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晟先生,你到底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身子吗?是不是我把身子给了你,你就可放手让我走?”楚青若越说越激动,渐渐的眼中已经有泪沁出,“好,那我给你!我给你,只求你在事后放我离开,可好?”

  说着,便动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解了下来,任由它们散落在地上。

  “青若……你别这样……”望着她完美无瑕的身子,百里晟的眼神瞬间深沉的许多,喉结滚了滚,沙哑着声音艰难的说道。

  “这不是你想要的?现在给你!”楚青若穿着肚兜和亵裤,挺直了背站在冰冷的空气中,也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寒冷,身体微微的打着颤。

  百里晟知道,此刻他应该欢喜的。他心心念念的人儿总于向他投怀送抱了,他应该欢喜的。可是,他也知道她的投怀送抱是被自己磨的,逼的,不是她真心实意爱上自己,心甘情愿的。若自己现在要了她,那和那日醉酒后强占了她有何区别?

  若自己只想要她的身子,何必耍那么多手段,费那么多心思?又何必等到现在?他想要的是她的一颗心,一颗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心。没有心,就算得到了她的身子哪又如何?也不过是一具红粉骷髅罢了。

  叹了口气,他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拾起来,一件一件的为她穿上。

  楚青若见他伸手过来,以为他要占有自己,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大不了后半生就古佛青灯,了此残生。

  不料,他不仅没有占有自己,反而一件一件的为自己将衣服穿上了!

  她吃惊的睁开眼睛,他……不是一直想要占有自己的吗?她以为他会很得意,他的目的终于得逞了。他这样,究竟是几个意思?

  “你走吧,青若。”他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绝望。

  “什么?”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放你走!”百里晟身心疲惫,他也不想放手,可是如今,将士们逼着他杀了她以正视听,带着她回盛京又会惨遭父王的赐死。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果真被金敏喜说中了。他和她当真走不到一起,当真是没有好结果。不若放她走,至少她还能活命!

  “你真的愿意放我离去?”楚青若惊喜万分。

  “嗯。”她这一走,他们今生怕是再难见到了。百里晟痴痴的望着她,想将她动人的眉眼,一颦一笑都深深的可在自己心上。

  “你先回去歇着吧,等我安排好了,会送你回去。”他笑意淡淡,言语中尽是温柔。

  楚青若闻言,却不由得起了疑心,这厮莫不是又在耍什么手段,欲擒故纵吧?真要放她走,一声令下便是,何必还要故弄玄虚?

  见到她眼中的怀疑,他不由苦笑。这是狼来了喊多了,她不信自己了吗?“青若,别怀疑我,相信我,就这一次,相信我好吗?”

  她迟疑的点了点头。且看他又耍什么花样吧。

  *

  今晚,月高星疏,风轻云淡。

  一条黑影毫无顾忌的出现在朝阳城,大刺咧咧的站在暂定为傅凌云指挥大营的县衙门口。

  “什么人!”负责守卫县衙的士兵们纷纷抽出了腰刀对着黑影,将他围成了个圈,包围了起来。

  “不用惊慌,我不是来行刺的。我来求见你们傅凌云,傅少将军!”来人双手抱胸,脸上一派镇定自若。

  “你是什么人?三更半夜来求见我们少将军有什么事情?”炎国的士兵首领警惕的看着他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管进去禀报便是了,就告诉他我是北边来的晟先生。”来人,正是一身夜行衣的百里晟。

  北边来的晟先生?没听说过。士兵首领朝左右各看了一眼,左右皆摇头,都不知道。“那好,你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你们看住了他,若有不轨行为,就地诛杀!”

  首领转身今衙门之前,还不放心的叮嘱他手下的士兵。百里晟失笑,若他真想做些什么,就凭他们几个能拦得住他吗?

  “报告少将军!”士兵来到傅凌云的房间外,高声禀报道,“少将军,县衙外来了一个黑衣人,自称北边来的晟先生,求见少将军。”

  房中,傅凌云、徐勇和连枫正在对着地图研究是否要杀入墨国,一方面追击百里晟,好叫他以后不敢轻易来犯,第二方面也是想救回楚青若。

  忽听得士兵来报,三人不禁面面相觑:北边来的晟先生,这是何人?莫不是百里晟那厮?

  “来人带了多少人?”徐勇开口问。

  “就他一人!”士兵答道。

  三人又是一愣,会是这厮吗?他这么大胆?竟敢单枪匹马独闯敌营?

  傅凌云朝徐勇、连枫使了个眼色,连枫会意,悄悄闪身隐到了暗处。徐勇则打开门,招呼了一队士兵随他在房间的四周埋伏了起来。

  “带他进来吧!”傅凌云这才一边慢吞吞的收着桌上的地图,一边对门口站着的士兵首领说到。

  “是!”士兵首领转身离去。很快便将一身黑衣的百里晟领了过来。

  一进门,百里晟对他肆意的笑了笑:“你不用这般紧张,我今日是来找你说事情的,没有耍花样,也没有打算和你打架。你可以……叫你的人退下了。”

  傅凌云不理会,正色问:“你来何事?”

  敌军大将深夜来访,找他说事情?这事本身便非常有问题。不好说他是不是故意在用离间之计,好叫陛下收到消息,和自己离了心。

  见他不理会自己的建议,百里晟也知他担心什么。其实他多少也有这么点用意,可惜被他看穿了,“我来和你说青若的事情,你确定要那么多人听着?”

  “君子坦荡荡,有何不可对人言?”傅凌云对他如此亲昵称呼自己的妻子感到不满,皱了皱眉头,英俊的脸上开始有些不耐烦:“究竟何事?”

  若没有正经事,他便直接拿下他去换楚青若,倒也不错!只是,他若当真无事,决不会那么无聊,深夜单枪匹马闯到他的大营特意来和他磨嘴皮子的。

  更何况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就连叶殇都伤在了他手上,能不能拿下他,傅凌云心里其实也没什么把握。

  “好,既然你不怕人知道,那我便这么说了。”吊儿郎当的百里晟,慢慢的踱到他的面前,“我想你去胡杨悄悄的将青若给接出来。”

  此话一出,不仅傅凌云大吃一惊,就连暗处的连枫徐勇都暗暗吃惊。这厮一个人冒着那么大风险,深夜跑来竟是为了叫他们去救少夫人?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闻言,傅凌云那对好看的眉头紧皱了起来:“你意欲何为?”

  百里晟的脸此刻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忽明忽暗,傅凌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听他沉默了半晌之后,沉重的开口说到:“我的人现在都吵着要杀了她,以振士气。回盛京只怕我的父王也会下旨赐死她,她在我身边已经不安全了。”

  傅凌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伸手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她已是我妻,你却将她掳走,如今又让她身陷险境,你究竟想做什么!”

  百里晟额头青筋也暴跳:“若不是你们的皇帝赐婚,我定会求娶她的!你若真对她有意,为何不放弃朝阳城,换回她!我给过你机会的!若不是丢了朝阳城,她又何至于身陷险境!”

  傅凌云被气笑了,送开了他的衣襟,不再与他做无谓的争论,这人连青若的性子都摸不透,对青若来说,他只能是一个给她增加困扰的男人,永远也不可能将他放在心上,自己和他较真岂不可笑。

  “说吧!你的计划!”

  百里晟被他突然改变的态度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却因为时间有限,不便追问。只得按下心火,细细的将计划说与他听,说完他还加了一句:“信不信,随你。”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暗处的连枫,和房外带着人埋伏着的徐勇却不满他之前说的话,见他走除了房间,都纷纷跟了上去,将他包围了起来。

  百里晟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仍在房中端坐的傅凌云。傅凌云皱着眉头,走了出来,朝众人挥了挥手:“让他走!”

  “爷!”

  “少爷!”

  徐勇和连枫同时叫出声。

  “无事!让他走!”

  众人只得无奈的的放下刀剑,让开了一条路。百里晟轻笑,大步走出县衙,纵身消失在夜色中。

  见他走脱,徐勇懊恼的问傅凌云:“爷何故这么轻易让他离去!”

  连枫也有几分抱怨:“是啊,我们这么多人,拿下他,不一样可以换回少奶奶,何必听他的鬼话连篇,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救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