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出尔反尔

第二百一十四章 出尔反尔

  傅凌云知道他们的心思:“他自身难保,青若危险!”

  “可他让我们潜入胡杨镇,如今那里可是他的大本营啊,我们去了,万一他言而无信层层重兵,我们到时候该如何脱身?”

  “围魏救赵!”傅凌云意简言骇。

  *

  一身夜行衣的百里晟,出了朝阳县衙,便开始策马发足狂奔。在县衙中,他的淡定自若,不过是装出来的,他不过是不想让傅凌云小看了自己去而已。

  一路策马狂奔,任由冷风无情的打在他的脸颊上生疼,却抵不过心里的疼痛。

  是的,他后悔了,很后悔,后悔自己干嘛要想出这样一个办法

  此刻出了县衙,他的才将自己的愤怒、不甘、心疼尽显无遗。他不舍得,也不甘心放她离去,可又不得不让她回去。

  这种心如刀绞的滋味,不能言表也无人可说。只有将这份心痛化作了马蹄下,拼命奔跑的脚步,让自己在疾风中渐渐淡化这份心疼。

  精疲力尽回到胡杨镇的百里晟,还来不及休息,便听说甲方将楚青若押到了客栈的柴房中,看押了起来。大惊之下,喊来李成浩细问这几日他不在,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甲方将楚青若关了起来。

  李成浩也是一脸为难的为甲方开脱:“殿下,这事不怪方副将。是那楚夫人……她……她……”

  “她怎么了,快说!”吞吞吐吐的,真是急死个人!

  “她……”

  原来那日百里晟深夜一人出了客栈之后,甲方这个跟在他身后跟了一段路,见他是往朝阳城方向去的,便知道他定是为了那扫把星,舍身犯险。心中不禁对楚青若一阵恼恨,转身策马回到了客栈之后,便门也不敲的直接闯进了她的房间。

  “说,你这女人昨日和殿下说了什么?”闯进楚青若房间的甲方,抽除了自己的腰刀,指着一脸茫然的楚青若怒问。

  “他去哪里,我又如何知道?你该去问他!”楚青若本就因为连玉镇屠镇一事,对甲方没有好感。

  她不明白,明明是孪生的兄弟,为何乙方和甲方的性子会相差那么多。弟弟这般明事理,温和善良,哥哥却如此残暴不仁,冥顽不灵。

  “若不是你这个扫把星,在殿下面前胡诌了什么,他……他怎么会一人独自取了朝阳城!”甲方望着眼前这个满不在乎殿下死活的女人,恨不得一刀劈了她!

  真替殿下感到不值,就这样一个女人,除了长的好看点以外,对殿下一无是处。可偏偏殿下当她是宝一般,处处为她着想。

  可再看看这女人,殿下为了她冒了那么大风险去了朝阳城,她居然还给他装傻,扮做不知情。这般的没有良心,叫他说,就该拉出去当着将士们的面砍了,以慰军心!

  “我与他说了什么,我说了你便会信吗?方副将,我知你素来不喜我,而我恰恰好也不喜你!你要寻你的世子殿下,自去寻去,若没事的话,就请你出去,我要歇息了!”楚青若向来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你若是跟她耍横,她便比你硬上百倍千倍!

  “你……你这扫把星……我……我砍了你!”盛怒中的甲方举刀便向楚青若砍来,去被随后而来的李成浩一把拉住。

  “方副将,不可!”李成浩得了士兵的禀报,连忙赶到了楚青若的房间,正看见暴怒的甲方举刀要砍死楚青若,连忙上前拦腰抱住了他。

  “方副将真是好大的能耐!你放开了他,让他砍死我,就像他砍杀连玉镇那些赤手空拳,毫无还手之力的镇民们那样!”楚青若非但不畏惧,反而还出言讽刺。

  “你放开我……我今天一定要杀了这个扫把星!”甲方越发的暴跳如雷。

  “你不能杀她,一会儿殿下来了,他……”

  “殿下来不了,他受了这扫把星的蛊惑,一个人去了朝阳城了!”

  李成浩大惊:“什么!那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殿下什么性子,你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他要做的事情我拦得住吗?”

  “那你也……也该跟上去保护他啊!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就这么去了呢!”李成浩一边拉着他,一边责怪他。

  甲方一听,奋力挣开他:“他不声不响的一个人走,就是不想人跟着。就算我跟着有什么用,以他的功夫,他若想甩掉我,我就是想跟也跟不上啊!”

  “那现在怎么办!”李成浩知道他說的也是事实,百里晟的身手,确实没几个人能追的上他。

  甲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回头用到指着楚青若:“先将她看押起来,万一……我是说万一,殿下在朝阳城有个风吹草动,我们便拿她做人质。记得看住了,这女人诡计多端,千万别让她给跑了!”

  李成浩低头一想,现在也只有这样了,走上前对楚青若一拱手:“夫人,那就……先委屈你几天了……”

  楚青若冷冷的说到:“不委屈,去柴房总比在这里看着这个人要强!”说着也不管甲方那铁青的像要吃人一样的脸色,抬腿前往外走去。

  就这样,楚青若在百里晟走后,就一直被关在柴房中,直到今日他回来。

  李成浩说完,悄悄的看了看他的脸色。之间百里晟脸色如常,心中暗暗诧异,这几日殿下去了朝阳城究竟做了什么?若换作往日,听说楚夫人被关了起来,早就大发雷霆了,今日为何这般镇定?

  百里晟为何这样镇定?那是因为甲方的这一举动,正中他下怀。他原本想着编排个什么理由将她关到柴房去,这样才方便傅凌云,过几日带人来救她。现下被甲方这么一闹,反倒省了他不少事了。

  转眼到了他与傅凌云约好救人的日子,今日里百里晟特意起了旮瘩早,匆匆的带上了甲方和李成浩去了队伍中探望伤员,一直从早上忙到了天黑。天黑之后他又找了借口拉着他们陪他借酒消愁,直到三个人都喝的有些迷糊了,才起身摇摇晃晃的回到客栈。

  三人回到各自的房中之后,百里晟立刻换上了一副清醒的神情,竖起了耳朵,静静的听着客栈中所有一切的动静。

  渐渐的,甲方的房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鼾声,李成浩似乎起来喝了点水,然后又睡下了。走廊中巡逻的士兵懒散而又缓慢的步伐,许是他们觉得这是他们自己的地方,放松了警惕吧。

  夜已经深了。

  百里晟一直保持着清醒,瞪着眼睛望着自己床上的木雕纹路发呆。他的脑中又浮现出那晚,夜凉如水,月光悠悠,坐在地炕上的他,弹着母亲最爱的五弦琴,身边坐着他最心爱的女人,唱着优美的曲子,诉说着静好的时光。

  忽然一股深深的后悔之意,涌上了他的心头,他不该去找傅凌云的!他不该放她走的!

  他可以找个女人假冒她去振军心,也可以回了盛京便给她换个身份,将她安置在别院,对外就说是他新纳的夫人,将她金屋藏娇起来。

  其实还可以又很多的办法的,为什么他要选择将她送回去!

  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纠结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唤道:“来人!来人!”

  房门打开,一位值夜的士兵小跑步走了进来:“殿下什么吩咐?”

  “去,将方副将和李副将叫醒,就说我有急事吩咐。”

  只是,还没等那个士兵说出那个“是”字,就听到客栈的前院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铜锣声:“敌军来袭,敌军来袭!”

  百里晟神色大变:没想到,那人来的那么快!敌军突袭又是搞什么鬼?他可没交代他这么做!莫不是那混蛋想借着机会,趁火打劫?

  “快去,叫方副将马上带人前院迎战,叫李副将带一队人将客栈包围起来,所有进来的敌人,一个都不要让他们走脱,统统格杀勿论!

  士兵匆忙照着吩咐去了甲方和李成浩的房间,百里晟则闪身飞快的出了房间,扬手招过了几名走廊上负责巡逻的士兵,随他一同去了柴房。

  士兵得了他的命令,打开了柴房的门锁,他推门走了进去。之间堆满柴火的小屋子里,楚青若瘦弱的身影,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了一堆柴火上。

  “青若,跟我走!”他急切的向着她伸出了手。

  楚青若冷冷的瞟了一眼他的手,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怎么?,晟先生后悔答应放我走了?所以又决定出尔反尔了?”

  外面的动静她已经听见了,所谓的敌军来袭,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应该就是文远哥哥带着人来救她了。

  努力按下心中的雀跃,她镇定的看着眼前满脸不甘的百里晟。被她再一次的看穿心事的百里晟,觉得此刻如同赤身裸体站在她面前一般难堪。

  是的,他后悔了。

  但他却丝毫不悔自己的出尔反尔。若是今夜顺利的话,他即能除掉傅凌云这个眼中钉,又能将楚青若留下,现在他唯一的念头便是,但愿还来得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