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言而无信

第二百一十五章 言而无信

  傅凌云带着一堆人马,个个身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趁着夜色一行人骑上了大营中最快的马,一路疾驰了几天,风餐露宿,马不停蹄,终于赶在和百里晟约好的日子到达了胡杨镇。

  将马藏在了镇外小树林之后,傅凌云一行人便准备潜入胡杨客栈。

  蒙上面罩,傅凌云猫着身体,朝着同样黑衣蒙面的徐勇、连枫两对人,比着手势:徐叔你去客栈前院,连枫你去他的大营,我去客栈里面救人!

  原本百里晟和他们说的计划是,他带人偷偷潜入客栈救人,而他会让客栈的守备放松些,好让他们救了人就走。可傅凌云信不过他,除了他对青若的情义,别的事情他连一分一毫都不信他。

  当初在盛京他不就将他的言而无信的本质,尽显了个无遗?如何还敢信他,他傅凌云又不是个傻子!而且现在他兵败退走胡阳镇,这里有着他残余的部队,再怎么说,人手都比他带来的人要多得多,他不得不格外小心谨慎。

  所以他还是决定按照自己,和徐叔连枫原先商量好的计划,兵分三路,围魏救赵。今日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特意让人快马去请过来的乙方!

  连枫带着人去了百里晟的大营,傅凌云则带着徐勇、乙方和两队人,悄悄的潜入了客栈。

  进了客栈,徐勇立刻和他分流,领着一队人奔着前院的马厩去了。傅凌云和乙方则依旧躲在暗处等候他的信号。

  很快,马厩便起了大火,值夜的墨军士兵连忙赶来救火,却被埋伏在火场周围的徐勇带着人杀了个人仰马翻。

  巡更的士兵见了,慌慌张张的敲响了更罗:“敌军来袭,敌军来袭!”

  徐勇望着一片混乱的火海,面罩下的大嘴无声的咧了咧:嘿嘿,他娘的够乱就对了!老子就怕你不喊!

  前院一喊敌军来袭,客栈里马上便传出了动静。一阵楼梯的急响,衣衫不整,宿醉未醒的李成浩和甲方,匆匆忙忙的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拨开了慌乱的士兵,下到楼来:“哎……西巴……慌什么慌!都别自乱阵脚!你,带着你的人跟我来!”

  李成浩也指了指另一个士兵首领:“你带着人跟我走!”

  前院,放火放得正热闹开心的徐勇,忽然间只觉得身后一股犀利的刀风向自己袭来。连忙弯下腰,一侧身,他将马厩中的一个石槽举了起来,狠狠地向着身后的来人砸了过去。

  上百斤的石槽呼一声向着甲方的头上砸了过来,他措手不及,险些被砸了个正着。一个后翻,险险的避过了石槽,他磨着后槽牙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定睛一看眼前的黑衣人,身形看着似曾相识,有几分眼熟,但是蒙着面又分辨不出到底是谁!

  将自己的腰刀一抽,“小子哎!我不管你是谁,今日你方爷爷保管你有来无回!”

  徐勇乐了:“呵呵,孙子哎!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窜天猴,扔到了火堆中。

  窜天猴一遇火般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冲上了客栈的上空,炸了开来。

  甲方见自己一个疏忽,让他放出了信号,不禁红了眼睛。提刀便向他狠狠地砍去。徐勇也不甘示弱,连连向他挥出几刀凌厉的刀风,顿时两人便打到了一起,一时间两人打得是天昏地暗,你死我活。

  躲在暗处的傅凌云收到了徐勇的信号,和乙方两人对视了一眼,朝身后一挥手,一行人悄悄的从客栈账房的窗户翻进了去。

  进来了以后,乙方立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傅凌云的两个手下,马上一左一右在门背后躲好。冲着乙方点了点头。

  乙方伸手打开门,朝着门外刚好经过的两个士兵,招了招手:“你!给老子过来!”

  两个士兵一愣,方副将不是领着人上前院去了吗?

  “看什么看!西巴!还不快给老子过来!”乙方故意粗着喉咙,学着他哥的声音和语气,将那两个一脸蒙圈的士兵骗进了账房。

  这两个士兵刚一走进门,便被门后傅凌云的两个手下,打晕了脱下他们的衣衫。

  乙方又故技重施的骗了几个士兵过来,统统被打晕之后,五花大绑,堵上了嘴扔到了账房的里间中。

  傅凌云一行人换好了衣服以后,列了个队形,由乙方带着队闪身出了账房。伸手拉过一个匆匆忙忙的士兵,乙方问道:“楚夫人关在哪里?”

  那士兵被问的,丈二和尚哪个摸不着头脑:“柴房啊,不是副将你自己吓得命令吗?”

  乙方撩起来一个巴掌呼在了他的头上:“现在这么乱,老子知道她有没有被转移啊!”

  士兵挨了揍,缩着脖子敢怒不敢言,只能讪讪的说到:“没,没呢,还在柴房,殿下亲自带着人看守去了!”

  乙方大惊,暗暗和身后的傅凌云交换了个眼神,傅凌云朝他撇了撇头,乙方会意。回头又是一巴掌,呼的那可怜的士兵一脸的莫名其妙:“行了,滚你的吧!”

  见那士兵摸着自己的脑袋,气呼呼的走远了以后,傅凌云连忙将乙方拉倒一边:“方毅,你帮到我这里已经够了!百里晟分辨得出你和你哥,你若是去了柴房,百里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乙方的大名叫方毅,他听了傅凌云的话后,低头沉思,“不行,你一个人对不了殿下,我在,多少也能出点力,胜算会大些!”

  傅凌云也没有时间,慢慢游说他:“你去大营,帮着连枫准备好接应我们撤退!这里我有办法应付!”

  乙方也是个干脆的人,闻言,一拱手:“那好!你自己小心!”转身离去。

  支走了乙方,傅凌云带着人一路摸索到了柴房门口。只见柴房的门紧闭,里面不知道百里晟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会不会设下什么陷阱。

  “将军,要不我先进去!”他的一名忠心的手下出声道。

  他一抬手:“不用!你们都别进去,在这里接应!”

  “那怎么行!您一个人,太危险了,我们跟您一起去吧!”

  “这是命令!”傅凌云不得已,只得对他们下了命令。

  众人无奈:“是!”

  用力推开了柴房的门,傅凌云抬脚镇定的走了进去。

  “啪啪啪!”一阵不疾不徐的掌声响起,百里晟从一角慢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半真不假的笑容,“傅少将军当真是言而有信,果然好胆色!”

  傅凌云不与他玩这套虚头巴脑的把戏,直接看向端坐在一边的楚青若,深情地说道:“青若,我来接你回家了。”

  楚青若眼中噙着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步向他走去:“嗯,我等了好久了!”

  他们这般旁若无人的深情,深深的刺痛了百里晟的眼睛。他讲手中的扇子刷的一下打开,伸手拦在了楚青若的身前:“慢着!傅少将军就打算这么走了?”

  傅凌云轻蔑的一笑:“你待怎样?”就知道他不会守信用,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楚青若也薄怒:“你又要耍什么花样!说放我走的是你,现在有这般阻拦的也是你!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

  百里晟回头看了一眼她被气的通红的笑脸,心中越发的不甘放她离去:“我与傅少将军原本是说好他带着人来悄悄的将你用一名女死囚换出。

  可如今他空着两个手来,又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我若是就这么放你们走了,我有该如何向我手下的那些将士们交代,回去我又如何向我的父王交代?”

  傅凌云闻言,神色一凌:“你要如何的交代?”

  百里晟冷笑:“只要你死了,我就全能交代了!”说话的同时,他手里的扇子已经弹出尖刃,挥手向傅凌云的脖子横切了过去。

  楚青若没料到百里晟竟会这般的无赖,阴险,忍不住捂住了嘴惊叫:“啊……文远,小心!”

  傅凌云却反倒是早就预料到他会有此一招一般,不慌不忙的讲手中的剑贴着他的扇面,直直的向他的咽喉刺去。

  一寸长一寸强,扇子的长度自然是比不过一把剑的。百里晟的扇子还没来得及靠近傅凌云的脖子,便被他的剑势逼退了一步。一仰头,剑锋贴着他的面皮蹭了过去。

  一道细小的口子,瞬时间在他英俊的脸上裂了开来,几颗细小的血珠沁了出来。百里晟用大拇指擦了一下伤口,低头看了看拇指上的血迹,脸色开始发青。

  趁着他查看伤口的时机,傅凌云眼明手快的一把将楚青若拉倒了自己的背后,“青若,你快出去,外面有人接应,你先跟他们走!”

  楚青若深知,此刻她的存在便是对他最大的拖累,于是二话不说的打开门,道了声:“好,那你自己也要小心!”

  百里晟见状,心中一急,竟徒手来抓楚青若。傅凌云岂能让他得逞!反手一剑刺向他的双眼,趁他本能的用扇子遮挡的时候,快速的将楚青若轻轻的退了出去,关上了柴房的门。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