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子高父低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子高父低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嗯,千真万确,傅家已经收到文远的家书了,说出不了两个月她便随文远一起回京了。”

  “太好了,我这就进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王去!”

  陆亦清高兴的抬腿就走。

  父王一直担心闷葫芦会因为此事而大受打击,一蹶不振,更担心因此影响了战事。青若被救出来了,这下他可以放心,高枕无忧了。

  “哎……换衣服,你就打算这般模样进宫见父王?”

  程玉娇急忙一把拉住他,好笑的提醒他,此刻他正穿着便服呢。

  陆亦清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失笑的敲了敲自己的头:“是是,娘子说的是,看把我高兴的,连礼仪都忘了。”

  程玉娇笑着白了他一眼:“你呀!这么大人了,还像个孩子!”

  陆亦清见她这般的风情,忍不住趁着四下无人,偷香了她一记,偷香窃玉成功,挨了她一顿粉拳,心里却甘之如饴。

  换过了衣衫之后,他匆匆的出门,通报过之后,惊了御书房,他欢天喜地的将这个消息带给了原本忧心忡忡的成宗。

  果不其然,成宗听闻之后,愁眉舒展,龙心大悦,“哈哈哈,好!好!想不到这丫头竟是个有福的。身处这般的险地,竟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

  一旁的徐公公老脸也晓得像一朵菊花开,上前弯腰,锦上添花:“是啊,还是那孩子怀上的是时候啊,想来那小公子以后也必定是个孝顺的,知道母亲有难,赶在这时候托了身。”

  “哈哈哈,你这嘴啊,什么事情经你这么一说,都能说出个花来!”成宗哈哈大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一扫前几天的阴霾,“来人,传朕旨意,这次大元帅退敌有功,封……”

  说到这里,成宗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

  傅凌云已经是大炎最年轻的将军了,再往上封,那就只有封做侯爷了,那么年轻,让他居此高位……

  想到这里,成宗脸上的笑意变成了虚笑,话头一转:“赏金就不用了,朕看他们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啊?哈哈哈!朕就赐他们忠勇世家的牌匾,让他们高挂门庭,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朕感谢傅家,感谢傅老爷子为我大炎朝养出这么个好儿子啊!”

  顿了顿,又说道:“封他那个儿子为孝义侯,永享俸禄。因为他及时到他母亲肚子里去,才保全了他母亲的贞洁,是个孝子!朕要好好的赏他,让户部就按爵位,拟出赏赐封地和银两,尽快的送过去!”

  陆亦清脸上的神色稍稍滞了滞,随即故作欢喜的上前,跪在地上:“儿臣替傅家先谢过父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宗心甚悦,挥挥手:“行了,你就代朕去宣旨吧!”

  陆亦清领旨退出了御书房。

  他前脚走,后脚一旁的徐公公,便上前为成宗递上一盏茶:“陛下,真是位仁厚的君王!”

  成宗的脸上,此刻毫无喜色,冷哼了一声,接过徐公公起来的茶喝了一口。阴沉着脸,放下了杯子:“那丫头在盛京那么久,居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着实叫人心中生疑。而那傅凌云如今手握重兵,朕不得不防啊。”

  “那是,如今万岁爷赏了他们一家,更重赏了他的儿子,想来傅少将军也生不出异心来的。”徐公公弯着腰,温和的说道。

  才会走路的奶娃子便被封了侯位,这辈子就算不努力也能安享一世的荣华富贵,将来这孩子还会努力学习吗?儿子是侯爷,老子只是个将军,这子高父低的,将来万一这孩子不争气,傅凌云连管教都不好管教。

  这招便叫做“捧杀”!

  万岁爷不亏是当君王的,一出手就是高招啊!

  只是……这么做,万岁爷确定不会事得其反吗?

  长着一张修长白皙,干净的瓜子脸的徐公公,虽是个年过五旬,背也弯了,头发也白了的老太监。可却是个明白事理的忠义之士,暗地里非常看好刚正不阿的十一皇子,陆亦清。

  今日,成宗的这一番赏赐,让陆亦清和徐公公很意外,多少让人有些心寒。但他深知,伴君如伴虎,君心难测的道理。所以,只能将这份不满的心思,放在了心底,脸上没有露出半分。

  可想而知,他一个旁人尚且有如此的想法,等傅凌云回来,知道这样的事情,他会作何感想?

  唉……算了,管不了,管不了,朝堂的是岂是他一个内宫太监管的了的,还是留给他们朝堂上的人去应付吧!

  话说,这万岁爷自从得了那个新人以后,性情似乎有所改变,自己还是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为好啊……

  陆亦清出了皇宫,回到了自己的府上,去时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只有满脸的愤懑之色。

  程玉娇见了,忙挥退了左右,柔声的问道:“长筠,怎么开开心心的进了宫去,回来却一脸的苦闷之色?是不是又痛父王争吵了?”

  抬头望着这朵温柔而又善解人意的解语花,陆亦清郁闷的长舒了一口气,将进宫之后,父王给傅家的赏赐一事,细细的说与她听。

  程玉娇听完,柳眉倒竖:“什么?父王当真如此糊涂?”

  陆亦清神色一凌:“玉娇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我这就进宫去,求父王收回圣旨!”

  将门虎女的做派便是敢说敢做,程玉娇当即便要转身,却被陆亦清一把拦住。

  “玉娇不可鲁莽!”

  如今父王性情大变,喜怒无常,疑心甚重,若由得她的性子冒冒失失的进得宫去,还不知道要闯下什么样的泼天祸事来。

  “此事,还是等闷葫芦和青若回来,一起商议,再行其事吧!”毕竟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究竟会怎么做,他们外人也不好决策。

  程玉娇恨恨的跺脚,不再言语。

  隔了几日,陆亦清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傅家宣旨。

  听到圣旨的内容后,傅老爷子、傅凌言和陆嘉皆神色大变,唯有懵懂天真的傅老夫人牵着萝卜,欢天喜地的将圣旨接了过来,高高兴兴的将它送去了后院的小祠堂里,供了起来。

  望着傅老夫人抱着萝卜,捧着圣旨的背影,陆亦清和陆嘉两姐弟如鲠在喉。

  反倒是傅老爷子人老心不老:“皇子,公主,不必这般,原本我们傅家便对吾皇忠心不二,即便是不给赏赐,保家卫国也是男儿应尽的本分。

  如今万岁仁爱,还给了这般的赏赐,我们傅家已是深受皇恩浩荡,无以回报了。请皇子和公主提老夫谢过皇上的大恩,傅家上下定不遗余力,报效皇恩!”

  陆亦清越发的不是滋味,尴尬的拱手告辞了傅家上下后,郁郁寡欢的回到了府中。

  他走了之后,心直口快的陆嘉忍不住开口:“爹,父王他……”

  傅老爷子朝她慈祥的一笑:“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本事做臣子的本分,身正又岂怕影子邪?万岁是位明君,如此的做法,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为人臣子的,不必妄加猜测,做好自己的本分便是了。”

  一席话说的陆嘉心中五味陈杂,傅凌言伸手扶过了她,朝她安慰的笑笑:“无事的,公主不要杞人忧天,我相信三弟回来也会和我们是一样的想法的,放心吧!他的心性我最了解了。”

  陆嘉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不然,她夹在中间,可就要难做了。

  *

  大炎的炎虎军打了胜仗,将企图侵犯大炎的墨军赶了回去,不日便要班师回朝的消息,传遍的皇都城的大街小巷,人们欢喜雀跃,举国欢腾。

  各大酒楼里,说书的先生都各自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浑身解数,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英勇的炎虎军是如何打的墨军溃不成军,狼狈的逃回自己的国家。

  同样欢腾的除了街市上,还有大炎的金銮殿,朝堂上。

  “万岁,傅少将军此次退敌有功,臣以为陛下应当重赏少将军,犒赏三军,以慰天下。”一位满头白发,留着一把白色的山羊胡子,瘦的仿佛风一吹就倒的老头,颤颤巍巍的站在龙椅前的台阶下,激动的说道。这是大炎的太傅,何孝彬。

  “臣附议!”

  “臣附议”

  眼看着朝中的大臣一个接着一个站了出来附议,成宗的脸色渐渐的难看了下来。一个两个都是老糊涂了吗?难道都看不出来,傅凌云如今就快要拥兵自重了吗?难道他们都不吸取金阳王的教训吗?

  徐公公在一旁暗暗的观察着皇帝的脸色,一边心中暗叫不好。若是没有人提议重赏傅凌云倒也罢了,那么多人一起附议,只怕是在皇帝的心里,不仅觉得傅凌云拥兵自重,更是加上了一条结党营私的嫌疑了。

  马上朝着下面的陆亦清看了一眼,陆亦清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父王!”他站了出来,“父王,儿臣那日奉命去傅家宣旨,傅老爷子有几句话请儿臣带给父王!”

  成宗神色微缓,“哦,老爷子说什么?”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