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似是故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 似是故人

  “老爷子对儿臣说了,保家卫国本是军人的本分,本当不得陛下如此大恩。而今陛下赏赐了那么许多,实在是皇恩浩荡,无以回报。唯有尽忠报国,方能报效皇恩浩荡!”

  陆亦清站出来启奏道,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在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上清澈而沉重。

  众大臣们忍不住都翘起了大拇指,暗暗称赞,这位老爷子,真是高风亮节之士!

  但心中对皇帝的做法,虽颇有微词,一个个却都不敢放在脸上。

  成宗有了这么大一个台阶下,顿时脸色好看了许多:“你们这些做大臣的都听听!饱读诗书的饱学之士,还不如一介商贾明白事理!”

  耿直的老太傅却不是很想买皇帝的帐,赞词站了出来:“万岁,这次傅少将军……”

  陆亦清连忙上前扶住了:“何太傅今日脸色不太好,我命人送去的人参,太傅可曾服用?”

  老太傅迷迷瞪瞪的被他转移了话题:“额……十一皇子有心了,老臣……老臣……”

  “父王,老太傅年事已高,要不儿臣先扶他下去歇息一下?”

  成宗紧绷着脸,朝一旁的徐公公看了一眼。徐公公会意,往前走了一步,一甩手中拂尘,喊到:“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众大臣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明白了,皇帝这是不想提这事,于是一同跪倒在地:“臣,恭送皇上!”

  成宗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回到了他的御书房。

  后宫的记事总管太监早就在门外候着了,见成宗回来了,便抬脚走了进去,跪在地上将手里的方盘高举在头顶:“陛下,请翻牌子!”

  成宗大手一挥:“不用了,今晚朕去卯玉宫,你去通知一下穆才人准备接驾。”

  “是!”记事太监匆匆而去。

  这是万岁这个月第六次不翻牌子,直接点名去这位新进娘娘的宫里了,自己得好好巴结巴结她才是。

  虽然这位娘娘的来历有些奇怪,就好像一夜之间凭空冒出来似的。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进的宫,只说是万岁爷围猎的时候带回来的一个民间女子,封不得贵妃,只封了个才人,可吃穿用度,包括月银却都是按照贵妃的等级来赏赐的。

  万岁爷似乎对那个女子宠爱有加,自从带了她回来之后,那女人好似摸透了万岁的性子一般,哄的万岁爷对她是千依百顺,连性子都变了好多。

  以前的万岁性子温和,心胸豁达宽厚,可如今……唉……不可说,说不得的。总之,如今宫里人人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龙颜,可就大祸临头了。

  “小人给穆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记事太监一路想着心事,一路来到了这位穆才人的卯玉宫中。

  只见卯玉宫中,团花似锦,绿意葱葱的宫院一角,一片盛开的正茂盛的蔷薇花丛前,放着一张紫檀木精雕细琢的美人榻,上面躺着个并风姿绰约的美人。

  精致美丽的脸庞上,一双描画的美丽动人,细长魅惑的丹凤眼正半眯着,享受着左右执扇宫女们,轻摇柔摆扇来的微风。

  用鲜红诱人的丹朱染红的双唇,正微微的张着,等候着一旁伺候她用水果的宫女递来剥去了皮的葡萄。

  “咕嘟。”记事太监咽了口口水,这样的美人,饶是他一个太监阉人看了,都免不了心生杂念,也难怪万岁爷会不可自拔了。

  听到有人请安,美人睁开眼睛,慵懒的问道:“何事?”

  “万岁今晚驾临卯玉宫,请娘娘准备接驾。”

  “又接驾?你去和万岁说,就说我今天身子不适,不便伴驾,请万岁爷移驾别的宫中吧!”美人懒洋洋的接过宫女递来的果子,轻轻的放入自己口中。

  “啊?这……这……”记事太监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没见过人如此干脆的拒绝万岁爷,也没人敢这么将万岁往外推的。别的娘娘可是求都求不来呢。

  平日还要带点他们银子,央着他们多在万岁面前多提提自己的名字呢!这位倒好,巴巴的往外推!

  “这什么这!娘娘让你这么回,你就这么回,有什么这这那那的!”伺候美人用果子的宫女,是她的掌事大宫女。见记事太监唯唯诺诺的样子,那宫女站了起来,两手叉腰,凶巴巴的说到。

  “珊瑚,本宫说了多少回,你要斯文些!”榻上的美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名叫珊瑚的宫女。

  珊瑚似乎想到了什么,放下了双手,尖着嗓子咳嗽了一声:“是,娘娘。”

  记事太监被她呛一通,很是无奈,只得向美人行了个礼,讪讪的离去。

  回到御书房,向成宗禀报了这件事之后,成宗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非常的着急和担心。

  “什么?她身体不适?哪里不适,可叫过御医去看过?”一想到今晚她不能侍寝,成宗身上一阵不适。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她侍寝过后,自己似乎特别的龙精虎猛,好像有用不完的劲。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便会心浮气躁,特别的难耐,身体也会这里那里的不舒服,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劲,反正就是周身的难受。御医也曾来给他请过脉,却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因此,他的脾气也越发的暴躁。

  “这……小人也不知。”记事太监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回复。

  成宗看着地下的小太监,真想一脚踢上去,踢死这个没用的狗奴才,转念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心里一阵烦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算了,下去吧!”

  记事太监冷汗淋漓的退了下去,成宗脸沉似水,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心里怎么时不时便出许多的戾气来,动不动就想杀人。莫非是人上了岁数,性子也会跟着变?

  若真是这样,还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叹了口气,他无力的瘫坐在龙椅上,望着案头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卯玉宫中,那位架子大的不得了的穆娘娘,在打发走了记事太监之后,便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在大宫女珊瑚的跟随下,回到了房间。

  珊瑚关上门,对着正在照镜子的穆娘娘,一开口竟是个男人的嗓音:“金璃,那狗皇帝要你伴驾,你为何要拒绝他?”

  穆娘娘转过身,给了“她”一个“你不懂”得眼神:“如今,他已经中了我下的渴鸩毒,而我就是他最好的解药,可也是他催命的毒药。他中的毒越深,便越离不开我。越离不开我,他就死的越快!”

  说都这里,她的眼神忽变,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啖人骨,食人肉的样子,恶狠狠的说道:“中了这中毒的人,只有和下毒之人在一起,才能减少毒发的痛苦,虽然他终究难逃一死,可我为什么要让他死的那么痛快!”

  渴鸩毒,顾名思义,饮鸩止渴。

  珊瑚闻言走到她身后,从她的背后轻抚着她的身子,弯腰俯下头,含住了她的耳垂:“好了!别气了,我们去快活快活去吧。嗯?我这几天可想死你了!”

  穆娘娘没好气的回头推了他一把:“你先把你的衣服换了,看着就膈应人!”

  珊瑚咧嘴一笑,起身走到了屏风后。

  一阵悉索,屏风后走出来一个身穿亵衣,形容稍显消瘦,三十上下的俊俏郎君,星眉剑目,唇红齿白,端的是一副好相貌。只可惜,眼下因常年沉迷酒色,而沉淀出来的淤青,使他的气质破坏殆尽。

  他的本名叫杨智,是江湖上一个声名狼藉的搬山卸岭之辈,他的拿手绝学是缩骨功。仗着这门功夫,他每次都能进到别人进不去,又打不开的墓室里,盗出许多的稀世珍宝来。

  换了银子,便到各处的青楼买醉,潇洒快活,过得一日是一日。银子花光了,便重操旧业,如此往复。

  那日,他身上的银子又花光了,刚好在青楼无意中听见人说,城郊添了座新坟,好像是前国舅的妹妹,被当今圣赐死的妃子,柳金璃的墓。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他想,国舅虽然倒台了,可廋死的骆驼,总比马大。像这样的人家,即便是再落魄,随身陪葬的东西,总有那么一两件能值几个银子吧?

  于是到了半夜,杨智带上了洛阳铲,便一个人摸到了城郊,柳金璃的墓。

  到了那里一看,没想到一个落魄的妃子,还不如寻常人家的墓地光鲜,暗骂晦气之余,来也来了,只好无鱼虾也好,顺便的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吧。哪怕换一顿酒钱,也好过空手而回不是?

  就这样,他把柳金璃薄皮棺木给挖了出来。打开了棺木之后,一眼望去,出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尸之外,棺木里空空如也,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连骂了几声晦气之后,他不死心的将柳金璃的尸体,搬了出来,放到一边,想看看她身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却不料,被他靠着树放着的柳金璃,竟然发出细微的哎呀声,深吸了一口气,又活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