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假传圣旨

第二百二十二章 假传圣旨

  张京泰把脸一沉:“恩淑,你又在哪里胡闹什么!还不快过来!”

  张恩淑似乎明白了什么,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对面无比陌生的爷爷,瞪大了眼睛:“爷爷,你……”

  朴英和池管事此刻对张恩淑心中也起了几分疏离,池管事老脸黑的跟锅底一般,上前轻轻的拨开她,小心的扶起百里晟。朴英则客客气气对她说道:“娘娘,如今九世子府怕是要不太平了,,还是请娘娘跟大院君先回去吧!”

  张京泰也毫不客气,一把抓住张恩淑的手:“恩淑,听到没有?还不快到爷爷这里来!”

  “不!我死也不会离开殿下哥哥的!爷爷,我不明白,若是你不喜欢殿下哥哥,为什么当初还要同意讲我许给他!”她是真的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倒戈?为什么会帮着别人来还自己最爱的殿下哥哥。

  “此一时,彼一时,再说了,那时候是王上指的婚,做臣子的能抗旨吗?”

  这死丫头,当着王世子和六世子的面,哪壶不开提哪壶。她的这桩姻缘现在可是王世子和六世子,最忌讳他的事情,如何能在他们的面前这般的提起。

  唉……这孩子真是自己把她给惯坏了,张京泰懊恼的挥了挥衣袖,仿佛这样便能撇清和百里晟所有的关系。

  百里晟在池管事的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哼!好一个此一时彼一时。池管事,我们走!”

  百里俊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斜着眼睛看着他道:“九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蔑视的眼神从上到下将他扫视了一遍:“你可是要进宫面见父王?你……你现在这副模样,还是……还是别去了吧,父王年纪大了,身子弱,可受不得……受不得……你这味道的‘熏陶’,啊?哈哈哈!”

  百里善禄假装一脸责怪的向百里俊说道:“大王世子,你这么说可就不对,父王不是有王谕,宣了九弟去觐见吗?”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百里俊一脸贱相,故作惊讶。

  在百里晟眼里,这两人分明就是一唱一和,蛇鼠一窝。

  内官谄笑的上前,弯腰禀报:“王世子,这是您代替陛下下的王谕啊!您怎么自己个儿给忘了呢?”

  百里晟闻言,神色一变:什么,这羞辱人的王谕竟是百里俊这混蛋下的?

  “你敢假传王谕!”他怒问。

  百里禄善站了出来,一脸伪善的解释道:“哎~~九弟,这你就错怪大王世子了。你不知道吗?父王现在已经病入膏肓,命令王世子监国临朝了,这王谕么……他自然是下得滴,算不得假传圣旨。”

  说完,和百里俊、张京泰得意的互看了一眼,满意的看着百里晟的脸,成功的被自己气的发青,还生怕他不够生气,又补了一句:“王谕上又没有写着是父王下得王谕,况且父王已经久不在朝堂,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啊!”

  “啊!我忘了,九弟不在墨国,九弟去了大炎国,吃败仗取了。啊?哈哈哈哈,难怪你会以为那是父王下得王谕了!我说呢,咱们一向高傲自负的九弟,这次怎么会这么乖乖听我话,原来是这么回事!”百里俊趁机落井下石。

  百里晟闻言,只觉得心口一阵翻腾,险些没憋住吐出一口血来。“你!你们!”池管事连忙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愤怒的看向台阶上那三人。

  朴英则冷静的多:“那我们,还是要要进宫去面见王上的,殿下吃了败仗,这是事实,我们还是要向王上请罪求罚的。”

  得了朴英这一句话提醒,百里晟忽的冷静下来:对,他还是要进宫去见父王,或许父王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行径。

  “那可不行,父王刚才已经吃了药睡下了,你这么去打扰圣驾,是何居心?”张京泰这个老狐狸阴沉着脸,走下台阶,一边不顾张恩淑的挣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拖到了自己身边,一边凉凉的对百里晟说道。

  “爷爷,你放开我,你干什么呀,我要和殿下哥哥在一起!”张恩淑又哭又闹,却拧不过张京泰死死拉着她,力大无穷的手。

  此时的百里晟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自己今日受的这一场屈辱,怕是眼前的这三人联手捣的鬼。他记下了,他日必定双倍奉还,他心中暗暗想到。

  “我们走!”撑着池管事的肩头,他低声的对他们说道。朴英和池管事轻喏一声,便一左一右扶着他向皇宫内院走去,不在理会台阶上那三人。

  百里禄善见状,连忙朝宣旨的内官使了个眼色,内官会意,忙从另一边,也想皇宫内院奔去。

  来到了王上的宫院外,百里晟在池管事和朴英的搀扶下,小心艰难的跪了下来:“儿子百里晟,求见父王陛下!”

  接连高呼了三声,却不见宫院内有任何动静,三人大感疑惑。“父王,儿子百里晟求见!”

  “王上有谕,今日不济,不见任何人,九世子请回吧!”在他再三高呼之后,总算从里面慢慢吞吞的走出来一个内官。百里晟却不认得他,生面孔,父王的宫里换新人了?

  那内官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见到百里晟态度倒还算客气,恭敬:“见过九世子,王上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要不等王上醒来,奴婢帮殿下代为禀报吧!”

  “这……”百里晟心知,今日怕是见不到父王,也问不出个究竟了。“那我就不劳烦这位大人了,我这就回去,明日在来向父王请安。”

  内官客气的向他行了个礼,转身慢悠悠的回到了内院。百里晟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的疑惑越发的深重。

  “殿下,这分明……”朴英忍不住开口。

  百里晟一抬手,一脸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此处莫要多言,咱们回去再说。”池管事也点头赞同,三人一起回到了世子府。

  扶着百里晟缓慢而又小心翼翼的坐在自己的地铺上以后,池管事匆忙的离开了他的房间,去为他请医者。朴英则收在一边,一边为他将已经和伤口的血肉凝结一起的衣服,一点一点小心的揭下,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殿下,我看王上,只怕是被他们软禁了,如今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形势比人强,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不知道父王现在到底是何情况,等我伤养好了,我便想办法进宫探探情况,再做打算。”

  看样子,夺嫡之战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竟吃了败仗,使得原本朝中上下对他一片大好的呼声,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的心里,便止不住的痛恨那个该死的傅凌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以此同时,傅凌云站在黄老爹父女的坟前,也做着和他一样的想法。

  呀呀呀——

  院子外,衰败凋零的柳树上,一只聒噪的老鸦在枝头,不停的叫着……

  两座孤坟,凄凉的坐落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黄家大院中。大院里的原本四处散落的杀手的尸身早已不见。大约是给官府的人收敛了,不知埋到了何处。

  一想到这对无辜,苦命的父女,因为受了自己的连累,就这么枉送了性命。而自己几次都没有能够将这个杀人凶手除去,他心里是即痛恨着百里晟,又痛恨着自己。

  端起了一杯酒,将它洒在了黄老爹的坟前,傅凌云满心的内疚和自责。楚青若见到他这般伤心自责,取过了三支香,点燃了之后叫到了他的手中:“文远,不要再自责了,黄老爹在天之灵会体谅你的。”

  “我本该不顾一切的和他好好的做个了断,可是我没能做到,我又太多的顾虑,我的身后又大炎千千万万的百姓,有将士,还有你和皇命。我……我真是没用!”他恨恨的一拳砸在地上。

  连枫受到了他的情绪的影响,双目中竟有些许水光闪耀:“少爷,下一次我们在见到他,一定将这厮拿下,带到老爹坟前,砍下他的脑袋祭拜老爹。”

  许是受了他的鼓舞,傅凌云仰头,将眼中上位流出的眼泪,又忍了回去,心中默念到:老爹,阿秀,你们放心,等我回朝之后,交了兵符,定向万岁说明缘由,带着人亲自去墨国,将这厮带来祭拜你!

  拜祭过黄老爹父女,也探望过了阿毛夫妇之后,楚青若与傅凌云、连枫一同追赶上大部队。见他们脸色沉重的回来,徐勇也没有追问什么,只叫队伍加紧了行军速度,赶回皇都城。

  经过一路的奔波劳累,他们终于赶在炎热的夏天,正起劲的燃烧着它的热情的时候,回到了阔别的皇都城。

  就在所有的人都在庆幸,自己终于活着回到了家乡,回到了皇都城的时候。傅府的管事,连富,连枫他爹,早早的站在了城门口,挤在拥挤迎接的人群中,远远的望见了他们齐头并进的身影后,不等他们和自己打招呼,便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看着他们。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