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捕风捉影

第二百二十三章 捕风捉影

  连枫眼尖,一眼看见人群里的父亲,开心的咧开嘴,扬起手:“爹,我在这里!”

  连富还了他一个要笑不笑,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哎~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连枫觉得很奇怪,翻身下了马,快步走到她跟前,扶着他的手问道:“爹,你儿子打胜仗回来了,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还愁眉苦脸的?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连枫有点担心。

  连富带着几分内疚,垂下了头:“阿枫,便打胜仗回来,爹当然高兴。可是你不知道,傅家现下……”

  傅凌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将马交给了一个亲兵,疾步走来问道:“连叔,何事?”

  楚青若在马车上,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掀开车帘,探出身来:“连叔,家里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想了想,又问:“家里何人出事了?”

  连富顿了顿,欲言又止:“这……是萝卜!哦,别担心,不是小少爷有恙,只是……唉……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少爷,少夫人,你们……你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楚青若和傅凌云对视了一眼,傅凌云默了默,“青若,我去皇宫复命,你先回去看看什么情况!”

  楚青若点头,与连枫赶紧将连富扶上了马车一起驾着马车与傅凌云的队伍分道扬镳,匆匆往傅府去。

  看着马车远去,傅凌云这才翻身上马,向皇宫行去。

  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皇宫,红墙碧瓦依旧,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底用了一股强烈的不安与担忧……

  ***

  “傅凌云,傅少将军回朝觐见!”

  “宣!”

  稳坐在龙椅上的成宗,听闻金銮殿外太监唱喏,表面上看上去他的脸上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只是底下的文武百官皆面带欢喜的转着头,望向了金銮殿门外出现的身影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成宗眼中一闪而过的戾气。

  “傅将军,恭喜恭喜,”

  “将军为我大炎扬了国威,真是英雄出少年!”

  百官们都朝着凯旋而归的傅凌云拱手道贺,不管政见上是不是相同,但此时此刻,对于他能再一次保卫了国土的祝贺,却是真心实意的。

  “同喜,同喜。”“刘大人谬赞了!”傅凌云一路走来,不停的拱手还礼。

  到了驾前,他单膝跪地,将兵符双手高举:“臣,傅凌云,幸不辱皇命。”

  成宗笑吟吟:“文远,你这次劳苦功高,居功甚重,你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赏赐啊?”说着,朝一旁的徐公公挥了挥手。

  徐公公会意,走下台阶,弯下腰双手接过他手上的兵符。就在徐公公与傅凌云眼神对视的那一刻,他不动声色的朝他使了个眼色。

  傅凌云面上神色不变,依旧是一派淡然,可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莫非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与自己有关?

  借着徐公公的身形作为遮挡,他悄悄的向一旁特别安静的陆亦清投去了一眼,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丝毫没有动静。只想一座泥塑木雕的人像一般,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傅凌云心下大骇,看样子事情很严重,竟连这混蛋都不敢乱说乱动!都说伴君如伴虎,这皇帝的心思,任谁都猜不透的,只有自己加倍小心了。

  心想到这里,刚好听见成宗问他,文远你想要些什么赏赐,他想也不想便答道:“臣不敢居功,这次大退墨军,皆是我军将士们上下一心,舍生忘死,奋力杀敌的缘故,臣恳请皇上犒赏三军,以慰军心,显示我大炎皇帝皇恩浩荡,臣余愿足矣。”

  成宗哈哈大笑:“犒赏三军,这是自然。不过,文远,你当真什么赏赐都不要?”

  成宗的爽朗笑声,听在傅凌云的耳朵里,不知为何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毛骨悚然。疑惑的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皇帝,他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灼灼的杀意!

  这……这是为何?傅凌云心中大为不解。“万岁,若万岁当真要赏赐些什么给微臣,那……不如……”

  成宗笑容慢慢有所收敛:“不如什么?文远这次立了大功,有什么想要的,不妨直说。”

  陆亦清和徐公公都暗暗吃惊的看向他,他……他这是不要命了,真敢问皇帝要赏赐?他就不怕这赏赐,要了他的性命?

  没成想,就在他们担心不已的时候,就听傅凌云说道:“就请万岁准臣一年的休沐。”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年的休沐?这是变相的解甲归田吗?

  成宗也大吃一惊,心下生出几分恼恨:他这是变相的要挟朕吗?“这是何故?”

  傅凌云便将当年掉下山崖,被黄老爹父女所救,后黄老爹父女又受自己连累,惨遭不幸,自己岁几次与百里晟交手,却始终未能为黄老爹父女报仇雪恨,心中深有遗憾一事,细细的说与成宗听。

  又道,这次又在黄老爹父女的坟前发了重誓,班师回京以后,定要向万岁请示旨意,准了他带人再入墨国,亲手杀了百里晟。

  成宗闻言,神色沉重,沉吟片刻后,缓缓的开口道:“你刚回来,先稍作休息整顿,此事容后再说。”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生怕这少不更事的少年将军惹恼了皇帝,招来杀身之祸。

  傅凌云不甘,刚要开口再争取写什么,却见皇帝面露疲惫,朝徐公公使了个眼色。徐公公见状,连忙上前唱喏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众大臣一起跪下唱喏:“臣,恭送万岁!”

  傅凌云无奈,只得讪讪的同众大臣一起俯下身子,恭送皇帝。

  退朝之后,傅凌云一边拱手应付着各种祝贺恭喜,一边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往宫外走去。心中暗暗思量着,今日里皇帝的所言所行,究竟是什么意思。又为什么不同意他的请求。如此这般,他又要失信与黄老爹父女的在天之灵了。

  “闷葫芦!”

  陆亦清的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背后响起。

  傅凌云挺住了脚步,回过头,诧异的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陆亦清,朝他飞快的走了过来。

  “少将军,恭喜恭喜!”他走了过来,大声的祝贺着傅凌云。正当傅凌云满腹狐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又压低了声音:“回家你就知道了,宫中莫要多言!”

  仿佛官场上的一般的应酬,客套而又保持着距离,他又对着他礼貌的拱了拱手,“先走一步,明日再会!”

  说完,毫不客气的转身离去,不再与他多言语,就好似他们真的就只是关系普通的同僚一般。

  傅凌云心中大感疑惑,为什么回来以后,每一个人都古古怪怪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听取陆亦清的意见,大步的往家走去!

  就在他转身离去以后,宫墙的拐角隐蔽之处,一个小太监的身影,急急忙忙的消失在通往皇帝御书房的路上。

  御书房内,成宗听完小太监的禀报之后,神色平和:“嗯,退下吧!”

  走到书案便坐下,成宗心里悄悄的想着:是不是自己的疑心太重了。傅凌云这孩子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心性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若说旁的人有异心,道还有几分可信。若说这孩子会有谋逆之心……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边摇着头,自我否决,一边站起身来:“徐公公,摆驾卯玉宫!”

  “皇上驾到!”

  卯玉宫中,随着太监的一声高声唱喏,穆卯玉领着众宫人,一起盈盈拜倒在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成宗金刀大马的在院子中的石凳上坐下。

  挥手遣退了宫人,穆卯玉上前来,亲自伺候他用茶水:“万岁,为何这般神色?”

  成宗接过茶,喝了一口。邹了邹眉头:“无事。今日金銮殿上,朕试了试傅凌云,发现他不像爱妃说的那般居心叵测,会不会爱妃多心了?”

  穆卯玉闻言,顿时大呼委屈:“万岁,卯玉一个后宫妇人,本不该妄议朝政,可万岁你非要卯玉说,卯玉只好说了自己的看法。可如今万岁却又责怪起卯玉来了,这……这真真是要冤死卯玉了……嘤嘤嘤……”说着,竟梨花带雨,哭了起来。

  成宗连忙赔不是:“欸?爱妃这是做什么?朕又没有责怪与你。朕只是说那傅文远,不像是居心叵测之人,你,你怎么好端端的哭了起来?”

  穆卯玉便低泣,便幽怨的娇嗔:“既然万岁觉得他不是那般的小人,那言下之意便是臣妾搬弄是非,使得万岁与那傅少将军君臣离心,用心险恶咯?”

  “朕不是那个意思,唉……你……你……”成宗被她这么一搅和,觉得脑子越发的混乱,也没有时间再去思考傅凌云究竟是忠是奸,揽了穆卯玉一通软语安慰。

  心想,这本就是自己的错,当初不知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竟将他对傅凌云心生出的疑虑与她说了,还非要听她说说对这事的看法,如今也确实不好责怪她。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