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搬弄是非

第二百二十四章 搬弄是非

  “你这是做什么?这原本便是朕的错,起来吧!朕又没有责怪与你。”成宗被她哭的心烦意乱。

  穆卯玉自是知道他的脾气,见他说了软话,立时见好就收,收住了眼泪,换上了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温婉的说道:“万岁确实没有责怪臣妾,是臣妾不懂事,让万岁爷心烦了。”

  成宗摆了摆手:“爱妃说的哪里话。”他的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可他的脸上烦恼之意却越发的深了。

  “那傅凌云本事朕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心性朕是最清楚的。朕……本不该这样无端猜疑他的。”

  穆卯玉见成宗的言语间似乎有了悔意,不禁眼神暗了暗,笑着上前为他的杯中续了点水:“那是,傅少将军可是咱们大炎炎虎军中,出了名的仁义之士,不光对自己人,即便是面对凶恶的敌人,都能做到虚怀若谷,问你人称赞呢!”

  此话一出,成宗的脸色又不对了,刚刚按下去的疑心,又重新被提了上来:“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朕怎么没听说过啊?”

  穆卯玉故作出一副自知失言的样子,连忙跪在了成宗的面前,缩着脖子欲盖弥彰的说道:“这……这也是臣妾道听途说的,万岁爷也知道,臣妾就是一介乡野女子,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想着大街小巷都在这么传着,尤其是茶楼里说书的,还编成了故事,说的绘声绘色的,想来也不是什么坏话。臣妾,臣妾就鹦鹉学舌,原封不动的学来了。”

  成宗的脸,这彻底的黑了:“给朕说说,茶楼编的故事都是怎么说的?你起来吧!朕恕你无罪!”

  穆卯玉垂着头,一丝得意不经意的划过她的嘴角:“是,万岁。”站起身,垂着两手,规规矩矩的站着:“万岁,茶楼里说书的都在说,傅少将军大战墨国九世子的段子,听宫女们说,说的那叫一个精彩啊,都快赶上那个七擒那个谁来着?”

  “孟获!”成宗提醒到。

  “啊,对对对,就是七擒孟获。说咱们的少将军,那可真是威风的不得了,将那个九世子抓住以后,问他,你服不服?不服,好,放了,再战!然后再一次抓住了他,又问他你服不服!还不服?那就放……”

  “够了!”一声巨响怒喝打断了穆卯玉手舞足蹈。

  她连忙惊恐的跪在了地上:“万岁息怒!”心中却是仰天大笑,成了!哈哈哈!

  成宗暴怒,想不到竟还有这样的事情!抓了再放了?

  七次也许未必,但肯定有这样的事情,不然老百姓又怎么会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空穴来风,未必无音!

  不然,楚青若这丫头又凭什么毫发无伤的回来!这下全连的起来了!合着你傅凌云是为了美人,不要朕的江山了是吧!

  想到这里,成宗的脸色已经气的铁青。

  穆卯玉见自己的离间计使得差不多了,于是上前一番软玉温香,将成宗哄进了寝殿歇下。

  没错,她就是要他们君臣离心,这样她才好为她的兄长报仇!若不是这该死的楚青若,她的兄长和侄女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她也不会从一个淑妃沦落到乱葬岗埋身这样的凄凉下场!

  想到这里,她又将眼神凉凉的转到正在往她寝殿走去的成宗身上:哼!狗皇帝!等我先收拾了那女人,让她也常常痛失亲人,痛失所有一切的滋味以后,便来收拾你!你不要急,且给我慢慢的等着!

  好不容易打消了疑心的成宗,去了一趟卯玉宫之后,不仅疑心未消除,反而比以前更甚了。而匆匆回到的家的傅凌云,也和抱着萝卜,一脸凝重的楚青若一起,和家人坐在花厅中,沉默不语。

  陆嘉夹在中间难做人,索性带了丫鬟回了自己的房间。等她走了以后,傅凌言首先开口,打破了一家人的沉默。

  “文远,你怎么看这事?你嫂子这边,你不用顾虑,她自然也是知道你的心性,从未曾怀疑过你什么。”

  傅凌云不说话,今日里在金銮殿上他就察觉出不对劲了。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皇帝对他的怀疑竟是这样的深。

  楚青若却是心生内疚,是自己连累了小哥哥:“文远哥哥,要不,你给我一纸休书吧!”

  傅老爷子不等傅凌云开口,便似已经料到楚青若会这般说,摇了摇头:“青若,这事不怪你!自古伴君如伴虎,就算没有你,皇帝要起疑心的,一样还会有别的什么理由。现在当务之急,是该查出,皇帝究竟为什么会对文远起疑心,究竟是什么事?又或者是什么人让皇帝产生的这样的念头。”

  这是傅凌云才开口:“以万岁的心性,不像是为了一件事情便会胡乱猜疑的人。”

  傅凌言接口:“你嫂子也是这么说的。她也说最近万岁的的脾气似乎变得暴躁了许多,而且听说,最近宫中新来了一位才人娘娘,万岁圣恩正浓,也正是这位娘娘进了宫以后,万岁的脾气开始变了。”

  “大哥的意思是,这位娘娘有问题?”楚青若问道。

  傅老爷子不愧是久经商场,闻言深表赞同:“有没有问题,那要查了以后才知道。君德,你一会儿回房,向公主殿下说明一下情况,请她调动她宫中的暗卫,查一下那位娘娘的来路。”

  傅凌言应下,傅老爷子又对傅凌云吩咐到:“你一会儿悄悄的去一趟十一皇子府,去找长筠问问最近朝堂上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外出征,我与你大哥大嫂又上不得朝堂,不知道朝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去劳烦十一皇子了。”

  傅凌云了然,点头应下。傅老爷子缓了缓神色,又和蔼的看向一旁一脸担忧的楚青若:“青若,不必担忧,如今万岁爷只是封了小萝卜一个爵位,但孩子是我们自己的,该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不用又顾虑。若是不行,等弄清楚了事情,大不了我请了这条老命,去请万岁撤去了萝卜的这个爵位便是。”

  “可是,爹……这样行吗?”君无戏言,下了的旨意还能撤回?楚青若深表怀疑。

  傅老爷子抚着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孩子,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爹自有办法。你就放心吧!”

  见傅凌云也给了她一个“你要相信爹”的眼神,楚青若这才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一路奔波,回来还没来得歇下,你们母子俩还未得亲近,不如你先带着萝卜回房歇息歇息吧!”老爷子慈爱的看着,已经在楚青若怀中昏昏欲睡的小萝卜,对她小声的说到。

  楚青若望了一眼怀中的儿子,微微額首,抱起了孩子转身离去。

  待她走之后,傅凌云再也沉不住气,焦急的问傅老爷子:“爹,你有什么法子?”

  傅老爷子此刻也沉下了脸:“法子就是交出咱们家的矿山,换的今后的太平!”

  傅凌云兄弟俩同时大吃一惊,尤其是傅凌云:“爹,这怎么行!这可是祖上的产业,怎么可为了萝卜……”

  傅凌言却是惊讶另一件事:“爹,难道万岁兜了那么大个圈子,竟是……”

  傅老爷子警惕的一抬手:“君德慎言,小心隔墙有耳。”放下手,叹了口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文远不曾做了大炎的少将军,或许皇帝还没有那么忌惮咱们傅家。可他如今是个手握兵权的将军,这座矿山便成了皇帝寝食难安的心结。就像一根刺一样,一直这么隔应着他,早晚要动手拔了这根刺,方才痛快啊!”

  “可……”傅凌云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忿。

  傅老爷子看向他们哥俩:“若是,爹说的是万一,万一爹将这矿山交出去,你们可有怨言?”

  傅凌云和傅凌言相视一眼,一起跪在了地上:“儿子没有怨言,只是,,这是爹辛苦经营了大半辈子的产业,也是祖上世世代代留下来的基业,爹这么做,这是要担上不孝的骂名了啊!”

  傅老爷子闻言,哈哈大笑:“我都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怕什么骂名哦!你们都起来吧!”伸手将他们扶了起来,老爷子望着窗外悠悠的白云流转,叹息了一声:“世间钱财富贵皆是浮云,我只希望儿孙平安,余愿足矣……相信祖先有灵,也会体谅我的。”

  “爹……”傅凌云看向他的大哥和窗前背手而立的父亲,满心的内疚。傅凌言看出他的心思,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正要说些什么。

  忽听华庭外,随着一声慌慌张张的通报声,三人齐转头望去,却见连富一路小跑,满头大汗:“姥爷,大少爷,少爷,不好了!”

  傅凌言忍不住开口问道:“连叔,怎么了?”

  连富跑到花厅门口,气喘吁吁的指着傅府大门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道:“不……不好了,宫里来人了,气势汹汹的,要拿三少爷进宫!”

  傅凌云父子三人大吃一惊:“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