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欲加之罪

第二百二十五章 欲加之罪

  连富满头大汗,一边抹着汗一边说道:“公里来人,说让三少爷进宫一趟,我塞了点银子给那传旨的小太监,问他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他收了银子,才说了一句,请将军小心。”

  父子三人脸色都很沉重,傅凌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便往外走。

  连富看看他的背影,又望了闷声不响的傅老爷子和大少爷一眼,担忧的长叹了一口气。

  希望老天保佑三少爷,保佑咱们傅家!

  傅凌云匆匆来到大门口,只见门口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太监,正在那儿焦急的等候着。

  “多谢小公公!”他上前施了个礼,虽说他是收了自己的银子才吐吃点消息,可若是别人连银子都不愿意收呢?毕竟还是有风险的事情,他可能收下银子,说明这个人还是多少愿意帮助一下自己的,他自然也要向他道个谢。

  小太监闻言,满脸惶恐:“杂家可什么都没说,少将军,赶紧的吧,万岁该等急了。”

  傅凌云不再言语,只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随他一路进了皇宫,来到了皇帝的御书房。

  “臣傅凌云,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宗坐在龙案后面,一手拿着一本奏折,另一只手拿着朱砂笔,圈圈点点。“起来吧!赐座!”

  徐公公趁着给他上椅子的时候,悄悄的朝他摇了摇头。傅凌云心领神会,这是在提醒他,要小心说话。

  “谢万岁!”

  坐下之后,成宗并没有急着向他发问。而是不咸不淡的将他晾在了一边。

  傅凌云也是沉得住气,只段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好似不存在一般。反而到时成宗,渐渐的有些沉不住气了。

  “文远,朕听说,你与那墨国九世子几次交手,都被他走脱了?”

  傅凌云恭敬的回答道:“正是,请万岁恕臣无能!”

  “哼!是无能还是另有心思?”

  “请恕臣愚钝!还望万岁明示……”一听皇帝的语气不好,傅凌云连忙跪了下来,带着几分委屈的问道。

  “愚钝?呵呵,傅文远,你现在开始和朕耍起小心眼了是吗?”成宗冷笑,“那你先给朕说说七擒孟获是怎么回事?”喝了口茶,将茶盏重重的放在龙案上。

  “七擒孟获?”一脸蒙圈的看向成宗,傅凌云知道皇帝说的肯定不是诸葛亮的七擒孟获!可究竟是什么?“臣……确实不知万岁所指的七擒孟获是什么,还请万岁恕罪……”

  “你不知?”成宗勃然大怒,好你个傅文远,当初来请旨赐婚的时候,多老实忠厚的一个孩子,怎么不过经年,竟也变成了一个满心算计,装傻充愣的人了?

  “听说,那墨国九世子几次从你手里走脱,老百姓们还编成了书文传唱,就叫七擒孟获,你跟朕说你不知道这件事情?”

  傅凌云越发的觉得委屈了:“臣是真的不知啊……那百里晟狡猾多端,臣……臣又投鼠忌器,故而才……”

  他知道,他的解释在皇帝的耳朵里听起来一定是苍白无力的,可这也是实情。

  啪,成宗一下将茶盏怒摔在了他的面前:“投鼠忌器?就为了一个女人?是,朕承认,青若这丫头的性子是有些与众不同,可是你身为一个将军,竟然轻重不分?敌国的将领,侵犯我们大炎朝的敌人,你就这么轻飘飘一句投鼠忌器,就……就这么几次让人就这么走脱了?你这个大元帅,干什么吃的!”

  傅凌云被骂的大气不敢吭,只将头垂在胸前装死。他知道皇帝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皇帝,想着被他骂上几句他解气了,这事也就算了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如今的成宗,早已性情大变,再不是那个他所熟悉,宅心仁厚的皇帝了。

  只见成宗越骂越生气,说到最后竟一拍桌子,大声喊到:“来人!给朕拟旨!”

  徐公公连忙弯着腰上前:“奴婢在。”

  “传朕旨意,傅凌云领军抗敌,多次让敌军首领逃脱,有玩忽职守之嫌!现将他撤去大元帅封号,押入天牢,等候朕处置!”

  “万岁……这……”徐公公大惊失色,这可是个刚打完外敌的功臣啊!万岁爷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这么将人家打入了天牢,这……可怎么好啊!朝堂,朝堂怕是要人心惶惶了呀!

  “还请万岁三思!”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先谏言再说吧!徐公公跪在地上,心中做好了必死的打算,开口向成宗进言。

  “怎么?你这是要反上作乱吗?”成宗冷冷的睇了他一眼。

  徐公公冷汗淋淋:“奴婢不敢!”

  “那还不去拟旨!叫叫御林军!”

  无奈之下,徐公公只好抱歉的看了一眼傅凌云:少将军,对不住了,杂家帮不到你。

  傅凌云却是一脸镇定,感激的偷偷向他拱了拱手:多谢!

  几个身材高大的御林军将士来到御书房门口,想成宗单膝跪下:“万岁,唤我们何事?”

  成宗不耐烦的,朝地上跪着的傅凌云指了指,“将他押入天牢!”

  几个御林军都以为自己听错了,面面相窥,没敢上前。

  “怎么?你们的耳朵都聋了吗?朕叫你们将他押入天牢!”成宗见他们半天没动手,忍不住咆哮道。

  这下,这几人都听得真真切切的了,面上不禁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却不敢再耽搁时间,连忙起身,将傅凌云拿下。“少将军,对不住了。”

  傅凌云苦笑:“无妨,你们秉公办事就是了。”

  御林军押着傅凌云出了御书房,成宗这才缓和了神色,又重新做回到他的龙案之后。

  *

  到了晚间,傅凌云被打入了天牢这个消息,便被传到了卯玉宫中。

  “啊哈哈哈,真的?你可探的真切?”穆卯玉惊喜万分的拉着乔装成珊瑚的杨智,急切的问道。

  杨智得意洋洋:“真切,真切,人都已经再天牢里了,那还有假?再说了,是我亲眼看见他被狗皇帝命了御林军押着出了御书房的。”

  “哼哼哼!那就好!这下,我到要看看楚青若这个小贱人,会怎么做!”眼珠子转了转,她朝杨智勾了勾手指:“你过来,这样,你赶快想办法出宫,去找……”

  两人窃窃私语了一番以后,她抬起头来,笑着问杨智:“你可听清楚了?”

  杨智重重的点头:“我办事,你就放心吧!”

  穆卯玉这才放心的转过身,走到自己的梳妆台前,从自己众多的妆匣中,取出了一个最小,最不起眼的绿柚木妆匣来,打开取出了一封书信交给了杨智:“喏,收好,千万别弄丢了。”

  杨智接了过来,上下翻了个面看了看:“这就是那……”话未说完,穆卯玉便神色凌厉的打断了他:“小心,这封信可千万不能落到别人手上!”

  “好,我的姑奶奶,我知道了!”杨智本就是个江湖草莽,拿着信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于是将信往怀里一塞,转身取了屏风后面,撤去了伪装,换过了衣衫,趁着夜色,匆匆出了卯玉宫。

  穆卯玉见他走了,自己则懒洋洋的往美人榻上一靠。

  哼!傅凌云,楚青若,狗皇帝,你们的死期就快到了!兄长,璃儿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

  同一时刻,收到傅凌云被打入天牢的傅家,却是一团的慌乱。

  怎么好端端的,就一个下午,怎么就打入了天牢呢?

  “老头子,你说文远他……他不会有什么事吧!”傅老爷子的书房内,傅老太太忧心忡忡的拉着他的衣袖,带着哭腔问道。

  傅老爷子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放心,清者自清,我相信文远会没有事的。”

  连枫急得跳脚:“老爷,你怎么还那么笃定呢!自古以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如今冤枉少爷的人可是当今的皇帝,我们……我们不做些什么,就……就这么看着少爷在天牢里受苦?”

  徐勇也大声赞同。“他奶奶的,要不我今夜带人,去劫了天牢,将爷救出来!”

  连富皱了皱眉头:“阿枫,休要没大没小,胡说八道!老爷怎么会不着急!这不是大家都在想办法嘛!阿勇,你怎么也跟着他胡乱起哄!”

  楚青若也抱着孩子,小声的叮嘱着徐勇:“徐叔,不可妄为。天牢是什么地方,岂是说劫就劫的?劫天牢那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傅老爷子脸色凝重的对众人挥挥手:“都先不要乱,现在我们还不清楚情况到底什么样的,就先自乱阵脚,那文远在里面不是更指望不上我们了?”

  “爹说得对,我们先冷静下来,听爹的安排!”陆嘉这时候站了出来,力挺傅老爷子,拿出了大嫂的风范,同时也算是表明了立场。“青若,你别担心,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文远一定会没事的。”

  楚青若给了她一个信任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阿枫!你快去找长筠,问问他现下有何打算!”陆嘉到底是当朝的公主,临危不乱,冷静的分付着连枫。

  “是!”领了吩咐,连枫风风火火的就要出门,就听门口有人大声说道:“不用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