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含冤受屈

第二百二十六章 含冤受屈

  众人目光皆转向门口,原来是十一皇子,陆亦清,已经不请自来了。

  “长筠,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叫阿枫去找你呢!”陆嘉喜出望外。

  陆亦清朝她微微点头:“皇姐,事情我已知晓。眼下还是先想办法安抚住父皇的怒气吧!”

  傅老爷子皱眉,问:“长筠可知道万岁究竟为何发怒?”

  陆亦清深深叹了口气:“傅老爹,此事说来话长。如今父皇性情大变,我也有些吃不准他究竟为何发怒。不过父皇身边的徐公公,倒是悄悄派人来传过消息,说是小心卯玉宫。”

  “哦?他还说了些什么?”楚青若压低了声,生怕吵醒怀里的孩子,焦急的追问。

  “没有了,只这一句,他都已经冒了天大的风险了,哪里还有更多的话。”陆亦清摇摇头。

  “那,可知卯玉宫中是何人,与文远有何仇怨?”

  将手中已经睡着了的萝卜轻轻的放在了奶妈的手中,使了个眼色,支了她出去,顺便为他们带上书房的门。楚青若这才毫无顾忌的,恢复了正常的音量说话。

  陆嘉接口:“卯玉宫那位,我倒是有几分耳闻。”

  众人齐看向她,她脸色深沉的边思索边缓缓的说道:“这一位,是上次父皇出宫围猎从宫外带回来的民间女子。在宫中既无势力也无背景。可最奇怪的就是这一点,偏偏就得了父皇的宠爱,几乎是千依百顺,就好似一刻都离不了她一般。”

  “这么说,倒是个有手段的女子咯?”傅凌言沉吟。

  “也不尽然,听徐公公说,这女子深居简出,也不同人打交道,终日里只窝在卯玉宫中赏花纳凉,还有好几次,竟然还公然违抗圣旨,拒不接驾,父皇竟也未怪罪与她,着实有些让人看不透。”

  陆亦清顺着陆嘉的话,接着说道:“不仅如此,我也听到过一些传闻。听说这女子的丈夫,好像就是死在围猎场,父王的弓箭下。这先夫刚亡,孝衣未寒,她便随着父皇进宫,当起娘娘。这前后这般大的转变,也令人生疑。父皇的性情也是那时候开始,一日坏过一日。”

  傅老爷子闻言,两个手指在书案上一敲:“君德!去查!咱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那女子的底细查清楚!看看文远的事情,是不是那女子在捣鬼!”

  “好,我这就去!”

  傅凌言一刻不停留,马上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陆嘉也唤来了她的暗卫,前去协助他。

  隔了几日,在他们多方的努力下,他们终于查到了这个女人死去丈夫的坟墓所在。

  因为担心担心丈夫,想为他的事情,也出一份力的楚青若,一大早亲自带着徐勇、连枫和一众府兵匆匆的赶了过去。

  那座坟墓就在皇家围猎场往南几里的一片小竹林里。

  他们在竹林的最深处,找到了那座连个墓碑都没有的,草率简陋的就像一个小土包一样的坟之后,徐勇得了楚青若的額首,一声令下,大伙一起动手,将坟挖开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这座坟,果然是空的。

  虽然装着一口破烂的不能再破烂的薄皮棺材,几乎四面都能透风的棺材里,一眼便能看到,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别说尸首,就连一套完整的寿衣都没有放。

  徐勇站在土坑边,一手叉着腰,一手摸着自己刚长出来的青胡子渣,喃喃的骂道:“他娘的,怕是这副烂板棺材,也是从哪儿借来的吧!”

  他说的借,就是顺手牵羊的意思。

  “少夫人,徐叔,快来看,这儿有个盗洞!”

  不一会儿,一个眼尖的手下惊讶的喊到。

  连枫和徐勇无语,这破烂棺材也有人要来偷?

  可待他们跟着楚青若走过去一看后,徐勇就马上推翻了之前所有的想法。

  不对!

  偷东西的话,这盗洞该是从外面往里打的。可看看坟墓四周,却没有任何打洞的痕迹。再说一座荒坟,直接扒开了就是,何必费那么大周章,特意打个盗洞钻进去?

  徐勇跳了下去,又用手比了比洞口的大小。

  太小了,只怕只有身子还没张开的孩子才能钻进去。

  楚青若灵机一动,看了看四周,命人找了根绳子,逮了只耗子过来。又叫连枫将绳子缚住了耗子的脖子,将耗子放进了洞里。

  不一会儿,便听到不远处,一处杂草茂盛的草丛里,传来了耗子被勒着脖子吱哇乱叫的声音。

  “少夫人,在那儿!”一人手指草丛高喊道。

  徐勇连忙从土坑中跃了上来,带着几个人过去一看。果然这里有个同样的盗洞,却比坟里的,大了一整圈。他蹲下身,比了比,是个大人的身形!

  回去的路上,三人不约而同的琢磨起这件事情来。徐勇问连枫,“小子,你说,这是咋回事?”

  连枫难得没有和他抬杠,认认真真的说道:“我也猜不透,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光凭这座坟是空的,我就敢断定,卯玉宫里的那位娘娘,肯定没按什么好心。搞不好,她算计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徐勇的脑子向来没有他转的快,被他这么一说,脑子转不过玩来的他傻傻的问道:“那她算计的是谁?”

  连枫白了他一眼,“如果少爷被杀头了,除了咱们傅家,谁的利益损失最大?”

  徐勇一愣:“自然是大炎的百姓啊!”

  “那你到说说为什么是百姓说损失最大?”连枫笑着反问他。

  “损失一位保家卫国的大将啊!”徐勇忽然明白了,损失最大的人,和那卯玉宫里的那位想算计的人是谁了。不由得倒吸一口气,“那娘们是想……”

  楚青若一直沉默不语,听了他们的对话,只抬头看了看天色,语重深长的说了句:“唉……看样子要变天了。”

  这头傅家忙的脚不沾地的查访着,卯玉宫那位神秘的娘娘,那头,皇帝的御书房里,越想越生气,越生疑的成宗,终于难耐不住。

  “徐公公,陪朕去一趟天牢!”

  徐公公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神色,试探的问道:“万岁爷可是去看那傅凌云,傅少将军?”

  成宗寒着脸,并未作答,只拿着扇子翘着自己的手心,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徐公公见状,连忙跟了上去,走之前又朝御书房门外一处,悄悄的递了个眼色,见那处一抹太监常穿的藏青服蓝色一晃,消失在墙惟后,这才加快了脚步,追上了成宗的步伐。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牢中,一众看守齐刷刷的跪倒在地,迎接圣驾。这都是托了刚进来的大人物的福,他们这些终日在暗无天日的天牢中守卫的人,才有如此机会,见到龙颜。

  可是他们却百思不得其解,这位刚打了胜仗的大功臣,怎么会一夜之间被打入了天牢。

  这样的人,不都应该加官进爵,富贵无边的吗?

  搞不懂,实在搞不懂。都说伴君如伴虎,这话一点不假!自己还是小心点伺候着,说不定哪一天,这位少年将军就出去了,若是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他,那可就前途堪忧了。

  “傅凌云关在哪儿?”成宗沉声问道。

  徐公公一挥拂尘,赶紧上前,对着穿着看着与别人不同的服饰,却又和其他人一样战战兢兢跪在地上,呆若木鸡,牢头模样的人说道:“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给万岁爷带路!”

  牢头如梦初醒,连忙站了起来,猫着腰:“是是,万岁爷这边请!”

  成宗抬腿,跟着他七弯八转的来到了关押傅凌云的牢房前。牢头为成宗递上了一把椅子,请他端坐下来以后,徐公公上前:“傅少将军,万岁爷驾到!”

  原本躺在牢房那张破旧肮脏的模板床上,双手抱头,翘着腿的傅凌云闻言,一骨碌从床上起来,走到木栅栏前,跪倒在地,口中有些垂头丧气,又有几分委屈的高声道:“罪臣傅凌云,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成宗见他这般模样,不禁想起了当年他兴匆匆的来御书房求旨赐婚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软。叹了口气,说话的声音也柔和几分:“起来吧!”

  傅凌云垂着头:“臣不敢!”

  成宗气笑了:“你不敢?朕看你是敢的很!”刚柔软一点的心思,又被他的倔强给弄没了。

  徐公公连忙上前打圆场,朝傅凌云使劲的使眼色:“傅少将军,万岁爷让你起来说话,还不谢恩?”

  “臣谢过万岁隆恩!”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垂着手站在成宗面前。

  成宗问:“傅文远,你可知罪了?”

  “臣……不知所犯何罪,还请万岁明示!”傅凌云还是那句说辞不变。

  “你!好,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朕就告诉你,你所犯的是何罪!”被他一副死不认罪的样子给深深激怒到的成宗,怒不可遏的站了起来,激动的用扇子指了指牢里依旧垂着手,恭顺的站着的傅凌云,没好气的怒骂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