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石二鸟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石二鸟

  “臣领旨!”傅凌云神色淡定的双手接过圣旨,又向徐公公拱了拱手:“有劳公公了,请入内用杯水酒如何?”

  徐公公笑着拒绝:“少将军不必客气,杂家还赶着回去复命。不过,杂家有句话要和少将军一叙。”说着,看了看左右,将他拉过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少将军,此次前去,千万要提防左右!”

  傅凌云心中一惊,难道他的身边出了奸细?

  傅凌云神色微变,即刻会意,再次向他一拱手:“多谢公公提醒!文远记下了。”

  徐公公这才哈哈大笑起来,转手边往外走,便不停的拱手:“好好好!那少将军请留步。”

  待徐公公走后,傅凌云回到了玉笙苑,本想着好生安慰一下才重逢又要面临分离的妻子。不料,回去以后,却见楚青若已经在指挥着玉笙苑的人,为他整理起行装来了。

  “青若……我……”

  他欲言又止,语不成句。

  这些年,总是叫她独守空房,傅凌云心中有愧。

  “那里天冷,文远哥哥,我替你多带了一套棉袍,如果冷的话,你要记得穿……”

  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喋喋不休的在那里不停的嘱咐这,嘱咐那,心中一片温暖,愧疚之意越发的深了。

  拉过她的手,他将她忙碌的身影,按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心疼的说道:“别忙了,歇会儿吧!”

  楚青若冲他扬起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没事,我不累……我给你准备的齐全些,你出门在外便可少吃些苦头,多些方便。”

  “青若!”

  看穿了她强忍的悲伤,傅凌云心疼的将她一把搂在怀里,“青若,我定平安归来!”

  将头埋在了他的肩窝里,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你一定要平安回来的,我和萝卜在家等着你!”

  傅凌云知道在多的言语都安慰不了她的担忧,只好哦重重的“嗯”了一声,胜过千言万语。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

  端坐在大营的傅凌云,正神色严肃的听着下属的报告。连枫一掀帐帘,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少爷,你看谁来了?”

  挥手遣退下属,傅凌云扬眉:“谁?”

  帘门口人影一闪,宋修竹和叶殇这个不着调的,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识货的!怎么样,没想到吧?”宋修竹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

  叶殇则依旧是吊儿郎当:“爷,我也要当爹了!”

  傅凌云失笑:“恭喜!”

  连枫和宋修竹则一起鄙视的看着他:“瞧你那点出息!”

  四人寒暄过以后,傅凌云问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叶殇难得正色:“也,带我一起去吧!”

  他收到了消息,这一次又是那百里晟领军,新仇旧恨顿时便涌上了心头。于是便去问了宋修竹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宋修竹听闻他想跟着傅凌云的队伍,跟他一块上战场,心中也有所想。

  上一次,见过打仗的情景,让他深刻的感受到,在战场上一个大夫有多重要。自己学了这一身的医术,又到处的游历,不就是为了救死扶伤,济世救国嘛!当下决定,与他一起去。

  有了这位神医,和叶殇这个武艺高强之人加入,如虎添翼,傅凌云自然是欢喜。几人叙过了闲话,各自回去准备行装,不日便随军开拔。

  *

  顶着酷热难当的日头急行军的百里晟,被晒的有些心烦意乱。

  自那日街头受辱之后,还没等他养好伤,夜探父王寝宫。好好的问一问他的父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世子府里,便传来王世子中毒身亡的消息。

  百里晟闻讯甚是惊讶,不料,接着便发生了一件让他更惊讶的事情。

  毒杀王世子的刺客,被抓住了。宫里派去调查王世子死因的皇宫侍卫军和龙驹(衙门)的人,经过了眼里的审讯和搜查,终于将刺客背后的指使者给查出来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所有证据供词,都将矛头指向了,这两个月都在府中养伤,深居简出的百里晟!

  百口莫辩的百里晟,当即就被押到了王上的寝宫之外,等候发落。

  “父王,儿子是被人冤枉的!”百里晟跪在百里昊的寝宫外,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声喊冤。可是,百里昊的寝宫内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不见他出声,也没有人来传旨,就这么静悄悄的毫无动静。

  百里晟心中纳闷:分明是父王下旨将自己绑来寝宫问罪,可为什么他自己却避而不见?就在他暗自疑问的时候,就见寝宫的门打开了,闪身出来一个老内官。

  这个内官,百里晟认识,是父王的心腹。姓南,是个跟着父王,服侍了他一生的老内官。

  “南大人,父王召见我了吗?”他急切的问。

  南大人眉头紧锁,叹了口气摇摇头:“殿下,你这次闯的祸可不小!可把陛下气的不轻。”

  “什么!连父王也相信是我杀了王兄?”这下可浑身张满嘴也说不清了。“我真的没有……”

  “没有什么?证据确凿,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难道殿下还打算死撑到底不成?”南大人的脸色忽然变了。沉下脸,目光灼灼,严厉的的说到。

  “我……”百里晟是何等的聪明,刚想开口为自己申辩,却和他的眼神相对,从他的眼神中,似乎又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端倪!立刻闭上了嘴,一言不发。

  静观其变,这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透着诡异,父王做了那么多年的君王,不可能看不出来。可他没有点穿,也没有露面,这其中必有隐情!

  南大人见他似乎明白了他的暗示,这才放软了口气:“九殿下,虽说王上今日来,一直重病缠身,辗转病榻,可陛下的眼睛耳朵可还是好好的。你以为你坐下这样的事情,能能瞒得住他老人家的英明神武吗?”

  闻言,百里晟越发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父王果然被软禁了!

  诸多世子中,继承王位,呼声最高的,也不过就是王世子,六世子和自己。如今,王世子已死,自己有被陷害。很明显,这个杀了王世子陷害他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六世子百里禄善!

  好一招一石二鸟之计!

  一下子出掉了两个竞争者,自己稳稳的成为唯一的继承者。恐怕软禁了父王,也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不行,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面见一下父王!

  想到这里,百里晟抬头看向对面的南大人,南大人看出了他的意思,却微不可查的朝他摇了摇头,又飞快的向他使了个“向后看”的神色。

  顺着他眼神指的方向,百里晟见到寝宫外,拐角处,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内官,正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着。

  他心下明了,这是百里禄善派来监视父王的人。包括南大人现在和自己的一举一动,看样子都被人盯着。按下心中怒火,他跪在地上不再说话。

  南大人见他不说话了,便又开始训斥起他来:“殿下,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陛下当初对你,那可是抱着很高的期待的。可你呢……屡次三番叫他失望不算,如今还这样的胆大妄为,竟敢杀害王世子!”

  边说着,边悄悄的往后看。见那个监视他们的小内官,得意的闪身而去后,趁着看押的人不注意,飞快的将一张只有指甲大小,叠的整整齐齐的四方形纸条,扔在了自己的脚下,用脚踩在了上面。

  百里晟会意,突然一个暴起,整个人向一条鱼一样往前窜出,伏在了南大人的脚上,嘴上喊着:“南大人,我求求你,让我见见父王吧,我是被冤枉的。”

  看押他的侍卫见状,连忙上来拉他,却被他连踢两脚,将他们绊倒,摔在了南大人身上,三个人滚做了一堆。南大人故意高声叫喊道:“九世子,你,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想连我都杀不成!我,我一定要禀报给殿下听!你,你太不像话了!”

  场面一时混乱,百里晟趁乱背过身,将纸条偷偷的捏在自己的手心里,朝着南大人眨了眨眼睛,这才停止了挣扎让侍卫将他拉了起来重新跪好。

  南大人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灰尘,故意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就这样,被反绑着的百里晟一直紧紧的攥着手心里的字条,一直从早上跪到了月上三竿,都没有得到百里昊的召见。无奈的侍卫又不敢擅自处置他。只好自行到一旁,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投靠着树干打起盹来。

  见他渐渐的熟睡了,百里晟动了动僵硬酸疼的身体,悄悄的将字条摊在地上,回过头来看。只见月光下,纸条上赫然写着:“救驾”两个字。

  果然!

  这是父王通过南大人向他求救!这可是哥天赐的好机会!只要自己救了圣驾,就可以扳倒六世子,顺利的成为王位的继承人!

  百里晟想了想,开口叫醒了一旁熟睡的侍卫:“大人,这位大人!”

  侍卫被他吵醒后,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问道:“何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