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烽火再起

第二百二十九章 烽火再起

  “大人是否方便,解开我一下,我……我想去解个手。”百里晟故作不好意思。

  “这……好吧!”这侍卫倒是哥脑子清楚的,再怎么样他也是个世子,在他还没有被王上定罪之前,自己还是不好开罪他的。于是便上前,解开了他的绳索,还向他行了个礼:“世子殿下,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请殿下不要为难小人。”

  他的意思是,事情没完之前,你可千万别跑了。

  百里晟自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笑着向他一拱手:“大人放心,我去去就回。”

  侍卫满脸无奈,拱了拱手退到了一边。百里晟一边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往百里昊寝宫的深处走去。

  走到僻静之处,看过额四下无人,他轻轻的一提气,约上了房顶,顺着屋顶悄悄的来到了寝宫的上房,揭开了一块瓦,向里面看去。

  就见寝宫的正中央,地炕上的床褥,被父王辗转反侧的身形弄得一片狼藉。

  脸色蜡黄,形容枯槁的父王,正侧着身子,不停的咳嗽,仿佛要将他的心,他的肺,都一同咳出来一般,撕心裂肺。一旁的工人则手端着一碗汤药,不停的在劝他:“陛下,您就喝一口吧,和了这个汤药您就不用咳的那么辛苦了。”

  说着超左右使了个眼色,。左右两个年轻力壮的内官看见了,便卷起袖子,走了过来,用力的将百里俊苍老瘦弱的身体,掰了过来,端着碗的宫人,马上舀了一勺子汤药,就要往百里昊的嘴里送。

  百里昊挣扎着扭动着脑袋,宫人的手一抖,汤药全散在了被子上。那宫人一阵恼怒,举手便要打他!

  百里晟看不下去了,破瓦而下,运足了气对着宫人的头上,狠狠地拍下一掌。

  “唔……”宫人闷哼一声,七窍流血,身子一歪,摔倒在地,没了气息。那两个钳制着百里昊的内官一看,当即吓得面无人色,齐齐放开了百里昊,伏在地上簌簌发抖,搓着双手不停的求饶:“世子殿下,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求求你,饶恕了我们吧!”

  瘫倒在地的百里昊见到百里晟从天而降,救了自己,心头一热,忍不住热了盈眶,口齿不清的喊着:“晟儿……他们……呜呜呜……”

  百里晟跪在他身旁一脸心疼的安慰他:“别怕,父王,我来了。有我在,看谁敢再伤害你!”

  “呜呜呜……”百里昊老泪纵横,想不到到头来却是这个自己最不当一回事的儿子保护了自己。

  他站了起来,一身杀气:“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那两个宫人战战兢兢的说到:“是……是……六殿下!”

  百里昊躺在床褥上,激动的点着头,却又摆着手,百里晟心下吃惊,原来父王早就知道是谁干的?看来父王的心里原来是偏向百里禄善的啊!心里一阵失落。

  “殿下,殿下饶命啊,我们,我们只是两条贱命,身不由己啊~”内官们痛哭流涕。

  百里晟低下头,看了一眼百里昊,百里昊此刻虽然老弱,又被人如此对待显得特别的可怜。可他毕竟是个做了那么多年君王的人,杀伐决断,却不因他现在的弱势而消减半分。

  他朝百里晟使了个眼色,百里晟立刻就明白了。他要他杀了他们两个。一是冒犯了他君王的尊严,二是为百里禄善擦屁股。看来他还是偏心百里禄善,并不想对他痛下杀手的。

  无奈之下,百里晟运掌击毙了这两个犯上的内官,又重新跪在了百里昊的面前:“父王!”

  百里昊又是一阵剧咳,招招手,示意他扶自己起来,然后抖着手,从自己的手下,摸出一份王谕,叫到了他手里。百里晟一手扶着他,一手接过王谕:“父王,我去给你叫医者?”

  摇摇手,百里昊指了指王谕,叫他打开看。将他的身体,小心的放回到床褥上,然后打开王谕飞快的看了一遍。

  看过之后,他既是惊喜,又是失落。

  惊喜的是,父王居然恕他无罪,竟还给了他五十万的兵让他再一次攻打炎国。失落的是,王世子之位却落到了百里禄善的头上。

  百里昊见他神色失落,急切的拉过他:“王谕……孤会……改……改……你……打仗……归……归来……就……就……”

  百里晟闻言心中狂喜,他听懂父王的意思了,父王的意思是,只要这次他打仗回来,父王就会改了王谕,封他为王世子!

  “是,多谢父王!这次儿子一定把炎国拿下!”还有楚青若!

  百里昊欣慰的点点头:“留……留……他性命!”

  “是!”百里晟将王谕收好,“可是,父王,儿子如果走了,那您的安全……”

  “不……不……会的,他……他……王世子……就……就……不会再……宫里……换……换血……”百里昊的意思是说,百里禄善如今,已经遂了他的心愿,让他当了王世子,就不会再对他下手了,所以在百里晟拿下炎国回来之前,他应该是安全的。

  而且,他现在也已经知道了他的阴谋,一定会将宫里上下一番彻查,来个大换血,这样便没有人在能害到他了。

  百里晟这才放心,向他拱了拱手:“好,父王早些休息,我去叫南大人来。”

  百里昊吃力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粗重的喘息着。

  走到寝宫外,那名看押他的侍卫惊讶的看着他,他竟然是从王上的寝殿里走出来的,心下暗叫不好,别是他给自己捅出什么篓子来了吧?这,这可是要杀头的呀,当然杀的自然是自己的头。

  忍不住头疼的走上前去:“世子殿下,你怎么从王上寝宫里出来的?”

  百里晟笑而不语,只吩咐他进去将那三具尸体处理了。侍卫满腹疑惑的走了进去,百里晟便抬脚取了内官南大人的房间。

  第二日,当百里禄善得知此事,正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一道王谕下到了他的六世子府上。

  接过王谕以后,百里禄善兼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暗暗掐了一下自己,确定不是在做梦以后,这才咧开嘴,哈哈大笑。

  看来父王还是偏心自己的,自己坐下这般的事情,被百里晟这个狗崽子揭穿了,原以为父王会重重的责罚自己。哪成想,父王不但没有处罚自己,竟然还封了自己做王世子!

  王世子,王世子,王世子,哈哈哈,这个位置终于是他的了,终于是他百里禄善的了!真是天从人愿,喜从天降!。连忙换了衣服,进宫谢恩,却收到了不亚于他做了王世子这惊喜的事情一般的消息。

  “什么?父王?你要命令九弟再去攻打炎国?他,他已经吃过败仗了,父王怎么还放心让他去?再败了怎么办?”百里禄善吃惊的问道。

  百里昊对他摇摇手:“你……你……不是……”

  百里禄善马上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他是想说你不是也犯过错吗?心中暗叹,为了自己刚坐上去的王世子宝座,看样子,只能放弃现在这个对付百里晟,这个对他登上王位威胁最大的人了。

  其实自己也不必急在一时,等将来他坐上了王位,何愁找不到机会除掉他?

  想到这里,百里禄善露出了一副宽厚的笑容:“父王说的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既然父王不追究他的罪行,那儿子也自当遵从。明日我便上朝宣读王谕,命九弟即日出发,剿灭炎国。”

  百里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好……兄……友弟……弟……弟恭,好!”

  百里禄善温顺的跪在地上向他行了个大礼。伏在地上,眼里却冒着杀气,兄友弟恭?哼!天家无父子,为了王位,兄弟又算得什么?

  次日,金殿上。

  百里晟受了王谕之后,便立刻带上了甲方,匆匆赶到了大营中。点了兵,确定了出兵的日子后,又回到了世子府中收拾了行装,将府中大小事务细细的交代了一番。

  到了出发的那一日,百里昊自然是来不了了。代替他前来祭旗发兵的是如今已经贵为王世子的百里禄善。

  只见他春风得意的站在高高的祭台上,俯视群雄。做了一番慷慨陈词之后,将手中的帅印交给了从台阶上走上来的百里晟。

  百里晟双手接过帅印以后,压低了声音,笑着对他说道:“九弟,这次伐炎,你可莫要让父王和我失望啊。若是再吃败仗,你可就没有这一次那么好运了!”

  百里晟压下心头怒火:“有劳王世子殿下叮嘱!小弟记下了!”随后转过身,对着三军训话。心中却想着,等我这次打赢回来,看看到底是谁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且容你在得意几日!

  一挥手,墨国的五十万精锐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向炎国出发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长途跋涉,百里晟和他的五十万精锐,又再一次来到了离炎国最近的一个墨国小镇,胡杨镇!

  墨国和炎国的烽火,被再一次点燃。 这一次,到底会是鹿死谁手呢?

  百里晟的心中,很是期待!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