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章 旧习难改

第二百三十章 旧习难改

  傅凌云又出征去了,留下楚青若每日里,抱着萝卜又是翘首以朌的度日如年。孩子长的快,转眼间已经下地,能跑能跳了。

  今年刚满两岁的萝卜,如今的大名叫傅铁衣,字瀚海。傅凌云曾笑言,若是他日生了女儿,便取名飞雪,小名就叫百草。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是儿子不愿意子承父业做个将军,那他就将闺女培养成名垂青史的女将军。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楚青若一边在秋日微暖的日头下,写下了这首诗,一边满含笑意的看着萝卜正在和周妈妈的儿子,只比萝卜大了一岁的徐欢,两人煞有架势的在用谁也听不懂的方式,说着话交流着。

  周妈妈则带着春菊、夏荷一边缝着衣服,一边被他们俩小子逗的前仰后合,笑个不停。

  她望着眼前的这一幕,恍惚间那墨国的那些日子在自己的记忆中,竟有些恍然如梦。岁月安好,宁静如水,大概说的就是现在这样的生活吧!她想。

  只可惜,她的想法还未消退,便被玉笙苑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碎了。

  啪啪啪!

  “少夫人!少夫人!”

  周妈妈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同样被敲门声扰了兴致的楚青若,急急的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大声的应了一声:“来了,谁啊!”

  一开门,却是木瓜巷宅子里的新管事,裴叔。

  “老裴,怎么是你?”周妈妈诧异。

  裴叔今年五十有三,相貌干净端正,平时做事也颇为稳重得体。一般木瓜巷那里有什么事,他都会提前差了人来请示或者定期汇报。极少有像今天这样,这么冒冒失失,慌里慌张的。

  裴叔被周妈妈问的无奈:“周妈妈,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这么急急忙忙的来找少夫人的。宅子那里,那里……出事了!你们,你们快回去看看吧?”

  楚青若闻言,圆圆的对周妈妈朗声说道:“妈妈,让他进来说话吧!”

  夏荷连忙起来给他端了张小杌子,请他坐下,春菊为他倒了杯水,递到他跟前。都被心急如焚的裴叔给拒绝了。

  楚青若见状心知事情不小,于是便命夏荷看好了萝卜,与让春菊去将康子找来,然后才开口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叔此刻已经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少夫人,是姑奶奶又在外边签了一大笔赌债,她,她竟将我们木瓜巷的房子给抵了出去,如今那滚地龙带着一帮子人,来收咱们家房子来啦,您赶紧的去吧!再晚,咱们家房子可就没有啦!”

  周妈妈一听,就觉得奇怪:“那房子写的可是小姐,哦不,少奶奶的名字!,房契还在我这儿呢!她又是如何抵押出去的?”

  裴叔闻言大吃一惊:“什么?那,那滚地龙可是拿着白纸黑字的地契来的,这,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康子随着春菊闻讯而来,周妈妈走进房间,取了一件披风,给楚青若披上以后,三人随着裴叔取了木瓜巷。

  一走进巷子口,圆圆的便看见宅子门口已经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人。四人拨开人群,挤了进去,一只脚还没有踏进院子,就听见那些滚地龙在院子里叫嚣着:“来,给我把那老不死弄出去,其他的人谁要是不肯走,留下来就要吃我的拳头!”

  楚青若冷冷的抬眼看去,就见一个四十上下,腰圆膀粗,穿着一身蓝黑色短靠衫裤,挽着袖子,露出手臂上一只刺青蝎子的手,正抹着他光溜溜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捏成了一个碗大的拳头,不停的在楚家下人的面前,威胁的挥舞着:“你走不走?走不走?再不走请你吃拳头!”

  楚家的下人、丫鬟、婆子们都被吓得缩着脖子,像一群小鸡一样在院子里躲到东,躲到西。叫他们走?他们能走到哪里去?都是卖身为奴的人,走出了这个门,还有哪儿能去?

  康子大怒:“住手!”

  那滚地龙过身来看向康子。“呦呵!这哪里冒出来的?怎么着你要帮他们还钱?”

  “你又是哪里的?知道这是谁的宅子吗?你就敢在这里撒野?”康子被他气笑了。

  “知道啊!这不就是少将军傅凌云岳丈家吗?将军夫人又怎么了?那也要欠债还钱啊!”滚地龙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康子气的想拔刀砍了这个混蛋。

  楚青若却一抬手,阻止他。“欠债还钱。可有凭证。”

  滚地龙笑着上下打量着她,见她穿着华贵,心知绝非寻常女子,倒也识相:“敢问这位是?”

  “自是这楚家的人。”楚青若也把他上下打量个遍,“是哪个欠你钱,为何不找她要,却来这里胡闹?先生怎么称呼?”

  滚地龙第一次被人称做先生,有些受宠若惊,一拱手:“夫人说笑了,小人大字不识几个,当不得如此称呼。夫人管小人叫坤子就行了。”

  “好,看来坤子兄弟也是个直爽的人,那我不妨打开天穿说亮话,你手里的那张地契,是假的。坤子兄弟,你被人糊弄了!”楚青若深知,越是卑微的下九流之人,越渴望别人的尊敬。于是她便客客气气,开诚布公的对他说道。

  她的一席话一说出,不仅滚地龙坤子大吃一惊,就连她身后堵着门围观的街坊四邻都吃惊的窃窃私语:“啊?什么,地契是假的?那造孽咯。这滚地龙怕是要血本无归咯!”

  “嗨~你操那份闲心,借钱的固然不是好东西,借钱给人家去赌坊也不是什么善茬,活该!叫他们狗咬狗去!让这些滚地龙再去害人!”

  “说得对,说得对!”

  这些话自然是传到了滚地龙坤子的耳朵里,他的脸上一阵青红变换,顿时咬牙切齿:“你胡说!地契怎会有假?你这分明是想帮着楚文红那贱人赖账!”说着往楚青若面前走了一步,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康子忙往前一步,一抽腰刀:“你敢对夫人无礼试试?”

  楚青若却不慌不忙:“若是坤子兄弟不信,我们可以一起去衙门,请大人来鉴定一下,我和你手里的地契,到底那张是真的?”

  “……”

  坤子见她说的认真,没有丝毫畏惧和慌张的样子,心生不好的预感。

  可是他们额若是要不回钱去,这笔坏账东家只是要算在他的头上,这么一大笔银钱,他怎么可能拿的出?若有这些银钱,他也不会做了滚地龙的打手,专门替人要账过活了呀!

  于是咬咬牙:“好!去就去!”

  到了衙门,楚青若让康子敲了鼓,自己又接了门口的算命先生的纸笔,写了一张状子,递交了进去。状子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滚地龙月那楚文红串通合谋,将木瓜巷楚青若名下的房产用一份假地契给讹走了。

  老爷升堂以后,问了双方的话,又取来了真假地契看过之后,然后吩咐捕头对此事展开调查取证后,喊了退堂,所有人都回去等候调查结果再次升堂。

  不久,案子就有结果了。

  原来楚文红自从老宅遭了那样的横祸之后,随着楚文轩和东哥儿住进了木瓜巷。一开始还算安分。可日子久了,又忍不住生出活络心思来。

  刚好遇上楚青若被人掳走,楚文轩又半瘫痪在床,再加上东哥儿也是个书呆子,整日里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整日里无所事事的她便旧习难改,又去了赌坊寻开心。

  牌桌上,言语间,无意中将她心头一桩一直愤愤不平的心事说了出来,却被有心人听进了耳朵里,放在了心上。

  楚文红这么些年一直耿耿于怀老太太从小偏心自己那个书呆子弟弟。将家中所有的产业都交给了他,弄得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还要寄人篱下。尤其是木瓜巷的房子,那地段,闹中取静,给自己拿来养老是最最合适不过了。

  一起赌钱的人,有人就说了,那房子可是你母亲的?楚文红说那自然是啊。那人点点头,那就好办了!我帮你!但事成之后你要分一半的银钱给我。

  楚文红不屑的撇撇嘴:‘切……分你一半?那我房子还不是拿不到?’

  那人却说:“至少你还有一半,可以去别处买件小一点的房子,总比你现在这样,一点都没有要强吧?这样,你照我说的做,若是你拿到了房子就分我一半的钱,若我拿到了钱,就分你一半的银子,你看这样如何?”

  想想也的确是那个理儿,于是她问:“成!那你说怎么要做?”

  那人便是滚地龙的东家,城北当铺的老板,本命姚阜(要富),他给自己起了个外号“摇钱树”,意思是他要他的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人长的白胖,五短身材,小鼻子小眼睛,看着就是一副市侩之相。听这名号,可想而知,这是一个贪心不足蛇吞象之人。

  楚文红和这样的人一起谋事,又能好的到哪里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