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以恶制恶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以恶制恶

  于是摇钱树便命人先替她伪造了一份假的地契,然后又让她签了一张假借据,上面署名她楚文红欠了摇钱树纹银二十两。

  随后摇钱树让她带着这张假地契去击鼓鸣冤,状告哥哥侵占了母亲留给她的财产,又寻人假冒了楚文轩上堂对簿。公堂上,假楚文轩宣布放弃这所房子,将它“让”给妹妹楚文红。

  打完官司,名正言顺的将这张假地契改名字为楚文红以后,他们又寻了一个下家,将房子又转手抵押给了另一个人。

  就这么转一转手,楚文红的假欠条上钱的数目便从二十两翻成了四十两,在加上打官司,请人假扮她哥哥的花销,杂七杂八便成了五十三两。

  木瓜巷的宅子总价大约在一百两左右,这才刚刚到这宅子的一半银钱。

  摇钱树心想:若是哪家主家发现了,就算付了这些钱,那也赚的不多啊。心念一动,又去寻来第三个人,又将房子按照以前那样,又押了一次,前的银子数目又变成八十两。

  到了数目差不可以和房子价钱相抗衡的时候,摇钱便派了坤子来收房子,目的很明确,要么给钱,要么腾房子。

  官服很快顺藤摸瓜,将一连串涉嫌其中的人,包括楚文红都抓了起来。

  原告和苦主身份的楚青若也被请来,坐在一边冷眼看着楚文红被带到公堂上,大声喊怨。

  老爷审案子多年,见多识广,一见她这般干打雷不下雨的嚎啕,便知十有八九她是知道内情的。当即将惊堂木一拍:“堂下妇人,你可知罪?”

  楚文红用衣袖遮着双目,假意抹着眼泪:“民妇不知所犯何罪?”

  “你串通他人,讹你兄长之女房产一间,是也不是?”

  “大人,民妇是冤枉的。是,是他们逼我的。我若不从他们能便拳脚相加,民妇无奈只好屈服。”

  老爷冷笑:“拳脚相加?你伤在何处?来人,带他下去验伤。”

  楚文红慌忙:“不不不,老爷,伤已经好了很久了,现在没有伤,是验不出来的。”

  “那你当时为何不来击鼓鸣冤,请官府为你主持公道?”

  “这个……民妇……民妇……”

  “哼!本县看你就是巧言令色,开拓之词,公堂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混淆是非,来人,给我掌嘴二十!”

  天子脚下,衙门清正廉明,几下便把来龙去脉审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各人各认其罪后,老爷当堂宣判各人刑罚,收押入监。

  楚文红被判了知情不报,罪如同犯,三个月石场苦力之刑,当场哭的戚戚哀哀,悔不当初。

  楚青若终是心中不忍,毕竟是自己亲姑姑,走之前摔了一句话给她,叫她好好服刑,她会照顾好东哥的。

  一场亲眷,你不仁,我终也是不能无义。

  从老爷那里拿过了真正的地契,又撕毁了假地契后,楚青若回到了木瓜巷,看忘了久违不见得父亲。

  父亲越发的老态龙钟了,坐在床榻上,歪眉斜眼,抖着一只手,偏过头愣愣的看着她,眼中却满是仇恨:“尼……尼……这狠心的……丝丫头……(你这狠心的死丫头。)塔……塔……素尼亲姑姑……(她是你亲姑姑)房……房子……拉回……回来……都是……何必……何必……刀塔刺官司!”(房子拿回来就是,何必叫她吃官司!)

  楚青若闻言,一下子失了好心情:“亏得父亲还是做过山长之人,怎么说话这般不守国法。天子犯法,都还与民同罪呢,更何况姑姑。”

  楚文轩大怒,颤抖着手,拿起身边解闷的书卷,无力的向楚青若扔来“滚……滚……”

  周妈妈气的浑身发抖:“老爷,你现在住的吃的用的课都是小姐自己的银子,还有大姑奶奶和东哥,吃用花销可都是小姐出的。姑奶奶还这样的讹小姐的房子,现在国法判她有罪,老爷怎么反倒叫小姐滚?”

  “尼……尼……尼个刀路!也……滚”(你个刁奴!也滚!)

  楚青若叹了口气,:“行吧,那您歇着吧,我走了!”

  周妈妈一跺脚,愤愤的扶着楚青若一统走了出去。

  两人刚走到院门口,忽听背后东哥儿喊道:“大姐姐!”

  楚青若和周妈妈一同回头看去,只经年未见,没成想原本白白胖胖像个小雪人似的东哥儿,竟也长成个的俊秀大小伙子了。

  周妈妈上前给他行了个礼:“东哥儿金安。”不管怎样,上一辈的事情终是这几个小的没关系,更何况他还是个好的。

  “周妈妈!”东哥儿有礼貌的回了个礼,接着便满脸惭愧的向楚青若说到“堂姐,母亲做人做事糊涂,东临在这里代替母亲向你赔罪了。”说着,便一个大礼行了下去。

  楚青若赶紧将他扶起:“东哥儿,你母亲是你母亲,你是你。不做一谈。”

  东哥儿心中难过:“如今她受了惩罚也好,希望她能记得这番教训。”

  “这是自然!”楚青若嘴上安慰着他,心中却不以为然。

  然而,三个月后。果然不出楚青若所料,从石场放出来以后的楚文红,不但没有悔改,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变本加厉的去赌钱,欠了钱便纵着那些滚地龙肆意的到木瓜巷里来讨钱。

  楚文轩一开始还帮着她还一些,渐渐的金额越来越大,再也无力偿还。

  滚地龙变本加厉的闹得越发的凶狠,经常三更半夜拿了铜锣道宅子门口铛铛大敲,闹得楚文轩连个囫囵觉都没有办法睡。

  无奈之下,只好请了裴叔再一次去玉笙苑将楚青若请了过来。

  “青……罗……尼想想办花……”(青若,你想想办法吧!)经常没法好好睡觉的楚文轩。觉得在这样下去他就要疯了,只好拉下脸来恳求楚青若。

  楚青若并非无情之人,见他这般可怜兮兮的央求自己,便一口答应下来了。

  回到玉笙苑,还没有等她想到办法,康子便来汇报,那滚地龙摇钱树越狱了。

  楚青若想了想,只叫康子给楚文轩的院子里多增加了几名护卫,其余的一概不管,随它发展,反正对自己毫无影响不是?

  另外又写了几张告示,全城张贴,告示上说的清楚,楚家以后不再为楚文红还任何一笔债务,也希望不要有人再借给她钱财。若是不听劝告,还要借钱给她,并来楚家要债的,一律按照律法送官严办,治他个讹人钱财之罪,特此公告天下。

  逃出牢狱的摇钱树开当铺之前,也是个混子出身,一逃出生天,第一件事情便派人将正在赌坊里赌钱,赌的正开心的楚文红给一把楸到了自己当铺里的小暗室里。

  “我说,楚大姑奶奶?你欠我们的银子怎么说啊?”

  刚反应过来的楚文红愣愣的指着他:“你,你不是被判了十年监刑吗?这才几个月,你,你怎么就出来了?”

  摇钱树吧小眼睛一瞪,脸颊两边的两坨肉,皮笑肉不笑的抖了抖:“你到是很希望老子在里面待十年啊?这样你就好不还钱了是吗?”

  “没,没,兄弟,你这说得是哪里话?”楚文红尬笑。

  噌一声,摇钱树从靴筒里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楚文红顿时便慌了:“你,你要做甚!杀人……杀人可是要偿命的,要……要杀头!”

  摇钱树朝一边的坤子使了个眼色,坤子撸起袖子,将她的两只手拉了过来,放在地上。摇钱树蹲下来,用匕首拍着她的脸颊,阴恻恻的笑道:“别废话,你也是老进赌场的人了,该知道道上欠债还钱的规矩。”

  楚文红越发的簌簌发抖:“你,你要我的手又何用,我侄女是将军夫人,傅家有得是钱,不如……不如我们……”话未说完,便被摇钱树一记大头耳光打的嘴里的血都留了出来。

  “你特么是要再害死老子一次是吗?那傅家是什么人家?随便伸出一根小手指,碾死咱们跟碾死一只臭虫蚂蚁一样,你叫我去讹他们家?倒不如叫老子拉你去卖,来钱更快!”

  “别别,兄弟我求求你,我儿子都那么大了,马上就要中状元,我,我可不能丢他的脸啊!我求求你!”这下她是真的慌了。

  “兄弟,我想起来了,我在城郊的柳树底下藏了一包首饰,大约也能值些银子。我带你们去取?”

  “在城郊哪里?坤子你去取!”

  “说不清楚,我去了就认识了。”楚文红转着眼珠子。

  摇钱树无奈,只得带着她一同前去:“我警告你,别耍花样!”

  “不敢,不敢。”

  到了城郊外,楚文红果然是骗人的。

  胡乱的指了个方向,自己借着尿遁逃走了,并逃回了城里向官府举报了他们。

  不料官府的人去了,确实扑了一场空。发现上当受骗的摇钱树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仓皇逃回木瓜巷的楚文红深知,这帮人早晚会寻到家里来。

  本来这群人就是为了讹上一大笔钱才和自己串通的。如今银子没捞到,还吃了官司,且能善罢甘休?

  今日自己又这般的骗了他们,再落到他们手里,自己焉有命在?

  于是连哄带骗的,带着东哥儿连夜收拾了东西搬出了楚家,不告而别。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