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临终忏悔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临终忏悔

  楚文红的不告而别,气坏了自认为带她不薄的楚文轩。

  他如今瘫痪在床,家中大小事务只有一个裴叔在操持,可在怎么忠心,在楚文轩的眼里都是外人,不如自己亲姐姐来的安心。

  可如今,她就这么一走了之了,这让楚文轩觉得自己以前为她还的那一笔笔债,都扔进水里,喂了狗了。最可气的是她还将东哥都带走了。这是他的心里才明白,终究不是自己的儿子,自己也是靠不到他的。

  终于在这样的认知下,又气又努的楚文轩,身体彻底的垮到了,开始终日卧床不起,长吁短叹,连书也看不动了。

  辗转病榻,勉强到了秋末,玉笙苑里便来人禀报,说,老爷子快不行了。

  楚青若问询后甚是吃惊,天热的时候去看他,他还龙精虎猛的叫自己滚,怎么这会子就不行了呢?

  来人说到,自从姑奶奶欠了债以后,老爷子便开始用饭越来越少。大家都以为是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也没有在意。

  可从前一段时间,姑奶奶不告而别,连夜带着东哥儿走了以后,老爷子就开始不对劲了,吃什么吐什么,家里有老人的下人们开始意识到,姥爷,可能快不行了。。

  周妈妈便给楚青若穿上披风,边问道:“可有请过大夫来瞧瞧?”

  来人:“请了,怎么没请?可每个大夫来了,都没看出什么问题,只说是人老了,为脾胃不好,开了些消食的方子就走了。”

  楚青若绑起风的手顿了顿,想了一下,叫来了春菊:“你赶紧去找大嫂,请她帮忙请一位太医去木瓜巷。”

  春菊应声而去。

  楚青若穿戴完毕,带着康子、周妈妈匆匆来到了木瓜巷。

  推开楚文轩的房门,一股子浓重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楚青若放眼看过去,就见已经形如枯槁的楚文轩,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是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据。

  心头用上一阵心酸,楚青若揭开了披风,交给了周妈妈,轻轻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床榻边,小声的唤了一声:“父亲~”

  楚文轩听到了动静,吃力的睁开眼睛:“啊~糯……儿啊~里来啦?”(若儿,你来啦?)

  “嗯,父亲,你觉得怎么样?我已经为你请了太医了,太医一会儿就到。”

  缓缓的抬起那只好的手,微微摆了一下:“福……福……用捏……偶……偶……不行了。”(不用了,我不行了)

  楚青若的眼泪一下子聚在了眼眶里:“别胡说,人老了哪能不生病,找个好点的大夫看了就会好的。”

  “呵……偶糊涂了……一,一配字,男的,向在……辣么,辣么清醒。糯儿……铁……对……对不起里。”(我糊涂了一辈子,难得现在那么清醒。若儿,爹对不起你。)

  “父亲,说这些做什么?都过去了。”楚青若听见他这句话,心里五味陈杂。

  若说她心头不曾怨恨?那是假的。

  可如今老人已经这般模样了,再怨恨他,有意义吗?

  “里……里……还素,不肯叫,……偶一声铁吗?”(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爹吗?)

  楚青若心里膈应,却不忍拂了老人的心愿,只得勉勉强强的开**了一声:“……爹~”

  楚文轩满是皱纹的脸上,一时有了些许红润,高兴的点着头:“嗯,嗯~”

  只有楚青若心里明白,她这叫算了,不叫原谅。

  她可以算了,不再去计较以往的种种,却无法原谅他对自己的各种伤害。这是一种永不磨灭的疼痛,绝不会因为老人临终前的那句对不起,便可以释怀,忘却,消失的感觉。

  可楚文轩不知道,只当她原谅了自己,原本萎靡的精神似乎也好了几分。强打起精神,竟要从床上坐起来。

  “父……爹,你躺好,别起来。有什么话,就这么说。”楚青若将他挣扎掉落的被子,再给他重新盖好。

  楚文轩难得没有和她唱反调,抖着手拉住她:“糯儿,里……里肯……元孃铁……铁很……高兴。那夏孃,铁……愣愣不清……里……里搜委屈……屈了。”(若儿,你肯原谅爹,爹很高兴。那些年,爹认人不清,让你受委屈了。)

  忽然间,楚青若的心中忽然冒出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

  张了张嘴,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只觉得脸上,有一滴滚烫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等到这句话了,可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父亲真的觉得委屈她了吗?

  不,她不知道,不清楚。她知道他现在是如此急切的盼望着,从她的嘴里说出那句“我不怪你。”

  可是这句话,她偏就说不出口,哪怕是骗骗他。

  “傅夫人!”一个温和苍老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拯救了矛盾重重的楚青若。

  “你来啦?”她连忙站起身来,边问候太医边给他让出个地方来

  这位老太医,她以前见过。当年祖母中了毒,请了许多大夫都没瞧出来,是这位老太医给看出来的。

  坐下之后老太医一手寽着自己的胡子,一手为楚文轩搭脉。

  半晌之后,他的脸色不太好:“夫人,令尊……怕是已经油尽灯枯了。”

  周妈妈在一旁有些不相:“怎么会这样?老爷才过花甲,怎么就油尽灯枯了?”

  楚青若却像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般,只是神情有些黯然。

  太医摇着头向周妈妈解释:“他早年受过伤,虽大难不死,却已经耗尽元气,本来安心静养还能多活写年岁。但我刚才给他把脉,令尊的脾肺之火甚是旺盛,已有气血凝固之相,即便是大罗神仙,只怕是也无法延长他的寿数了。还请夫人,节哀。在下,先告辞了。”和周妈妈解释完,太医转身向楚青若行了个礼,告辞而去。

  叹了口气,周妈妈出了房间,留出了时间和空间,让他们父女俩多说一会子话。

  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这大概说的便是,楚青若如今的心情了吧。

  楚文轩脾气暴躁了一辈子,到了这个时候,却是出奇的善解人意。

  就这样,楚青若在木瓜巷的宅子里,整整伺候他三天。

  终于在第四天的早晨,太阳刚升起的时候,楚文轩面带着微笑,舒出了最后一口气……

  送走了楚文轩最后一程以后,连日来的操劳和伤心,让一向坚强的楚青若,病倒了。

  傅家大小都三五不时的来探望她,给他逗乐子解闷,却依旧化解不了她心头的那股沉闷之气。终于,傅老爷子看不下去了,亲自来了玉笙苑开解她。

  “青若!”老爷子带着爽朗的声音,抬脚走进了她的房门。

  “爹?”她成扎着想坐起身来,却被老爷子一个手势制止。

  老爷子坐在周妈妈端给他的椅子上,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和蔼的问她:“孩子?怎么啦?还在为你爹的去世难过?”

  楚青若背靠着床架,无力的摇摇头。

  “那你和爹说说,你在难过什么?”

  “爹,我大概是个不孝的孩子吧?我爹走了,我是很难过,可我更难过的是,他到走了的那一刻都还是那么的自私。”楚青若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是泪涟涟。

  “他只一味的说对不起我,委屈了我,请我原谅他,不要再怨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爹,他怎么就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夫家待我好不好,他甚至提都没有提过我的丈夫和儿子!萝卜那么大了,他尽然,临终前最后一面都没有想到过要看他一眼,这个从出生到现在,萝卜都没有见过自己外公!”

  老爷子诧异:“你没有带萝卜去见过他吗?”

  楚青若凄凉的一笑:“去过,他说我这个女儿被人掳走过,到底干不干净都还不知道,这孩子他可是不敢认的。连门都没让我们进。若不是姑奶奶那事情一闹,他不得已,才命人来寻我去。只怕是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让我踏进木瓜巷的宅子呢!”

  “真是岂有此理!那房子还是你的呢!”老爷子越听越来气,“再说了,我们夫家都还没有这样嫌弃你,他,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怎可这般作践自己的女儿?”

  老爷子生气的张开嘴便要大骂楚文轩,转念一想,人已经过世了,再骂他也无用。更何况死者为大,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算了。

  又想开口安慰楚青若几句,却又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急得老爷子一时也没了主意。

  灵机一动,老爷子那拐杖一敲地上:“孩子,别愁眉苦脸的。整天闷在家里迟早闷出病来。这样,你带上康子出去游山玩水,全当散心了!”

  楚青若大惊:“爹,这怎么行?之前是为了寻文远……”

  老爷子大笑着打断她的话:“你嫁来我们家,大概还没见过文远的二姐吧?”

  她疑惑的点了点头。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