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宫门之变

第二百三十三章 宫门之变

  “那就去桑云国,拜见一下你的二姐,顺便帮爹查一下一路傅家名下产业的账册,就当帮爹做事了。你看这样好不好?”

  楚青若连忙摇手推辞“那怎么行,父母在,不远行。更何况兄嫂也在,青若怎好越俎代庖。”

  “欸,你这话不对。你大嫂是公主,她怎么能去桑云国?你大哥自然也不能去,文远又志不在此,我和你娘经过上一次那么多年的一圈走下来,也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这偌大的傅家,除了你还有谁能挑起这个重任给?”说到这里,老爷子忍不住耍起无赖来了,“你说,你自己说,还有谁?你推荐一个人选给我,那你就不用跑这趟了。”

  可爱的表情一下把楚青若逗笑了,“那好吧,我去就是。不过我要把子岚带上。”

  傅子岚,傅凌言的大儿子。

  “我现在先暂时帮爹管着,等将来子岚成家了,还是要交给他来管。”

  老爷子也有此意,一拍大腿,就这么决定了,到时候再去公主府选一些身手好的侍卫带着,就万事俱备了。不过马上就要冬季了,又快过年了,楚青若决定开了春便出发。

  春去秋来,光阴如梭。一转眼,又是二年的时光,在楚青若一边巡查着傅家的产业,一边思念着远在边关的夫君中度过。

  掀开车帘,楚青若用手遮着刺眼的阳光,看向不远处那威严依旧,布满黄铜钉,朱红色的皇都城门。

  “婶婶,我们快进城了,这里有个茶棚,我们要不要先歇歇在进城?”车下传来一阵马蹄声,小跑到马车边。一个正处于变声期的,沙哑的少年声响起。

  楚青若转眼向马上的少年看去,这两年,十三岁的傅子岚跟着她走南闯北,黑了,瘦了,个子高了,身板结实了不少。处事更是稳重了许多。欣慰的朝他笑了笑:“子岚,你决定就是。”

  子岚想了想,对她露出一口小白牙:“那就直接进城吧,估计家里人都在等着咱们了,莫叫他们等着急了。”

  “如此甚好!”她很是高兴,这孩子如今会为人着想了,终究是磨练出来了。想起当初,刚出门那阵,他三天两头的耍性子,发大少爷脾气,楚青若忍俊不禁的笑了。

  渐渐的,车队行过了及第坊,楚青若又情不自禁的想起,当年和当时还是皇子的陆亦清,在坊下道别的情景。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两年过去了。

  这两年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也太快……

  那年,她走后没多久,宫里便发生了重大的变故……

  “不好啦,万岁爷吐血啦!”

  “什么?快宣太医!”

  正在给太皇太后祝寿的皇后,听到身后的宫女大叫,顾不上指责她的殿前失仪之罪,便白了脸色。高坐在上方的太皇太后也大惊失色,在左右的搀扶之下,来到了下首,皇帝坐的位置。

  只见成宗虽然还端坐在位置上,却双目呆滞,两眼毫无焦距的望着前方,嘴角淌着几滴鲜血。

  他的面前已经跪满了宫女太监,一个个都将头埋的低的不能再低,瑟瑟发抖。众嫔妃,皇子们也从各自的席位上,纷纷拥了上来。

  “父皇!”

  “万岁爷!”

  要说,论魄力,还是要属中宫。只听皇后一声威严:“都不要吵!”

  然后上前,小声的唤了声“万岁?”

  成宗没反应,皇后轻轻推了他一把:“万岁爷?”

  不料,成宗睁着两只迷茫无神的眼睛,轰然倒下!

  这下连皇后都慌了:“太医,快宣太医!”

  太皇太后手扶着额头,身子软在了左右的搀扶中。众人又是一阵慌乱:“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又是掐人中,又是抚心口。

  大殿之上顿时混乱不堪。

  很快太医便随着徐公公,战战兢兢的一路狂奔而来。

  众人将成宗扶回了椅子上坐着,太医上前,搭脉,探气息。不探气息还好,一探气息,太医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吓得浑身发冷。

  众人围着他追问:“太医,父皇(万岁)到底怎么样了?”

  太医脸色刷白,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皇后怒道:“快说!”威仪尽显。

  太医吓得一骨碌瘫跪在地上:“皇……皇后娘娘,万岁爷……他心脉微弱,……气……气息已无……”

  “啊?”皇后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这,这是天要塌了吗?

  “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万岁抬回寝宫!快!马上着急所有太医院太医!”太子人选还没定,万岁爷,你可千万不能就这么去了呀!你这一走,天下,可就要大乱了呀!

  众人闻言连忙将成宗抬起,就要往他的寝宫去。

  却见人群众,忽然闪身出来一个绿衣女子,对着众人,扬手撒出了一把粉末。

  “咳咳咳!”众人一阵剧咳,未等烟尘散尽,一个两个便已经摇摇欲坠,软绵绵的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皇后也瘫坐在了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有气无力的问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延误了皇上的病情,本宫,本宫灭他九族!”

  “哈哈哈!”

  一阵银铃半的笑声,在她的身边响起,同事一把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皇后吃力的定睛看去,就见一位身穿明绿色宫装的女子,正神气活现的,蹲在她的身边,得意洋洋的看着众人。

  “都不许动,谁敢乱动,我就杀了她!灭我的九族?娘娘,你大概是老了,记性不好了,我的九族不早就被你和这个狗皇帝灭了吗?”

  没有中**的人,顿时不敢动。

  梁上又飞快的撒下一把把**。

  这下,整个大殿里的人,都瘫软了下来,动弹不得。

  绿衣女子,这才安心的收齐了匕首,站了起来。

  “你,你究竟是何人?”

  恍惚间,皇后觉得此人的言行举止,有些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绿衣女子冷笑:“你再好好想想?我的好娘娘?”

  她的这一声“好娘娘”使得皇后如梦初醒:“是你!柳金璃!”

  “娘娘,你也可以唤我另一个名字,穆卯玉!”

  “你这贱人,竟然是你?”皇后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人,“你兄长串通金阳王谋逆造反,你在后宫长着你兄长的势力,横行霸道,独断专宠。老天眷顾你,饶你不死,如今,你竟然还敢冒名入宫,毒害皇上?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哈哈哈,毒害皇上?是,我是恨不得杀了他,但没想过那么快!”

  她的肚子还没动静呢,怎么会傻的那么早就要了那狗皇帝的命?不过要他命的,另有其人,她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一挥手,杨智从房梁上跳下来,满脸欢喜的朝地上的众人看了一眼,又朝着皇子们的方向瞄了瞄,大摇大摆的走出宫殿。

  人群里,同样中了柳金璃**,而全身瘫软的陆亦清顺着梁上跳下之人的眼神,偷偷的望去,却见同样捂着胸口,低着头喘气的三皇兄,趁人不备朝那人递出了个眼色后,那人便大摇大摆的走了。

  他要走去哪里?三皇兄和这人,和这事又有什么样的关联?

  心中对三皇子已经开始生疑心的陆亦清,趁着别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偷偷的摸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悄悄的服了下去。

  这是宋修竹临行前,送给他保命,可解百毒的药丸,拿来解**,确实有些可惜了,不过眼下事情紧急,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就在陆亦清服了解药,低着头闭着眼,养精蓄锐的时候。

  就听得门口的御林军侍卫仓皇的跑了进来“皇后,大事不好了,宫门不知何时被人破了个大洞,一群反军杀进来了。”

  众人大惊,方寸大乱,皇后更是连声音都变了,厉声问道:“可知是哪一路的兵马?”

  侍卫更是惊慌失措:“未有旗号!”

  皇后咬牙一挥手,:“去探!”话音未落,就听三皇子哈哈大笑着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众人皆惊讶的看向他。

  只见年过四十却依旧保养的如同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般,相貌英俊,眉宇间却隐约透露着暴戾之气的三皇子,从人群里跨走出来,站在皇后的面前,将身上的皇子礼服,慢慢的脱了下来,渐渐的露出里面明黄色的五爪金龙袍!

  “原来是你!”众人都明白了。

  柳金璃见他走了出来,不禁喜上眉梢,扭着腰肢走了过去,对着他盈盈的拜了下去:“臣妾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皇子一边哈哈大笑的一手扶起她,一手不动声色的放进了那只扶她之手而袖子里:“哈哈哈,爱妃平身!”

  “谢万岁!”柳金璃喜滋滋的斩了起来,身子向没有骨头一样往他的身上靠去。

  那杨智虽好,终究是江湖宵小,怎么比得上正儿八经的皇子让她生下儿子,来的更名正言顺呢?故而,当三皇子暗中查出了她的底细,找人来拉拢她的时候,她便毫不犹豫的舍了杨智,上了他的“船”。

  虽说和她原先的计划稍有些出入,可三皇子却已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更是许愿发誓赌咒,信誓旦旦的表示,只要助他登上皇位,皇后之位,舍她其谁?

  想到这里,柳金璃得意的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皇后,此刻匍匐在她的脚下,又看到成宗已毫无气息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天,心中一阵痛快。兄长,小妹终于为你报了仇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