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洗金殿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洗金殿

  就在她满心欢喜,以为自己的人生从此便是完美结局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她的腹中。她低下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握着匕首的手,抬起头,边吐着血,边语不成句的指着依旧笑意融融的三皇子:“你……你……”

  皇后冷笑一声,冷眼看着他们狗咬狗,一言不发。

  “柳金璃,我原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你我这样的身份,逢场作戏,各取所需也就罢了。你要富贵荣华?可以!你要留在宫里做太皇贵妃?也没有问题!”

  三皇子笑嘻嘻的边说,边将插进她腹中的刀慢慢的拔了出了,换了一个声调,阴沉下脸:“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肖想皇后凤冠!”

  柳金璃手捂着血流如注的腹部,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你……过河……拆……拆桥!”

  “不是我过河拆桥,是留你不得。你不想想你我是什么关系?你和父皇,哦,还有那假扮你宫女的男人,又是何种关系?就这样的你?何德何能去做那母仪天下的后位?”

  “你,你好狠……”柳金璃指着他,愤愤不平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趴到在地上,死不瞑目。

  三皇子得意的看了眼她的尸体,回过头又看向了皇后:“皇后娘娘,说吧,父皇的玉玺在哪里?”

  皇后在左右宫女的搀扶下,坐直了身体,怒骂到:“哀家不知道!就算知道,哀家也不会告诉你!你这个弑父的乱臣贼子!”

  “杀~~~~”一阵震天的喊杀声,自远而近往金殿处而来。

  三皇子满脸喜色,甚至亲自都到大殿门口,打开殿门。

  殿门一开,众人放眼望去,只见金殿外已经密密麻麻的站着满了身穿铠甲,满身血迹的铁甲大军。为首的将领消瘦修长,年约五十上下,白脸浓眉,吊眼薄唇,白髯微胖,一身的冷冽阴沉之气。

  “三殿下,哦不,万岁,金殿外的禁卫军已全部被我们消灭了,接下去要怎么做,还请万岁指示!”他进得门来,往三皇子面前一跪。

  “皇后娘娘,看到没有?这已经是天意了,你就乖乖的将玉玺交出来,我保证你这个太皇太后一定可以安享天年!”三皇子双手大张,笑的很是猖狂。

  皇后贵为六宫之主,自是非常有主见的女人:“呸!谋朝篡位!乱臣贼子,这样的太皇太后,哀家宁可死,也决计不做!你想要玉玺?哼哼!有本事自己去寻吧!”脸上的决绝,将她视死如归的心意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好,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你不怕死,好!那他们呢?”气急败坏的三皇子用手一指大殿里的其他人,“黄将军!咱们就成全了皇后娘娘的心意,每隔半个时辰,如果娘娘,还没有将玉玺交出来,咱们就杀一个人!杀完了宫女杀太监,杀完太监就杀官,杀完了太监就接着杀皇子!皇后娘娘,你可要想清楚”

  顿时,大殿里哭声,怒骂声,响成了一片,有的哭求道:“娘娘,求你救救我们吧!”有的却怒骂:“娘娘,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大不了就是一死,娘娘万万不可将玉玺交给这样的乱臣贼子!”

  半个时辰过去,三皇子见皇后依旧押金了牙关不肯吐露半字,朝黄将军使了个眼色。黄将军点头,打不走到了人群中,如同领小鸡一样,拎出一个哭闹不休的工女,手起刀落,她的脑袋就掉了。他将没有那带的身子往皇后面前一扔,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数到:“一!”

  又隔了半个时辰,皇后依旧不言语,黄将军又砍杀一个高声叫骂“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的小太监。也将他的尸身扔在了皇后的面前。

  慢慢的,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大殿上,皇后面前的尸体,越堆越高。大殿上已经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皇后望着一殿的人命,心中痛苦异常,宫女太监已经被杀了一半了,若是天亮她还不交出玉玺,那贼人就要开始杀皇子了。众多的皇子中,还有她的亲生儿子,老六,老十一在。那可是她 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若是万一早了不测,她,她可怎么活?想到这里,她不禁担忧的往那里张望,却赫然发现老十一,不见了!心头暗惊,却不敢露出声色。

  陆亦清去哪儿了?

  原来他服下解药,又密目养神了一会儿以后,感觉身上的**药效已经消退,便趁着三皇子正在洋洋得意的时候,偷偷的躲到了大殿的一根柱子后面,一直静静的等候机会,逃出去。只要逃出去,他就可以去赤凤营搬救兵,勤王救驾!

  正当他躲在柱子后,苦苦思索的逃脱良策,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地砖竟有微微的松动。吃惊之余,悄悄掀开了地砖一看,竟是白日里大摇大摆的从金殿上走出去的那个男人。

  那男人一手顶着地砖,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跳下来说话。

  陆亦清猫着腰,向柱子后面看了一眼,快速的跳了下去。那人向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招招手让他跟着自己往前爬。

  两人七弯八转的爬了大约有小半个时辰,到了地道的尽头处,那人用了的推开了头上,一块像盖子一样的东西,钻了出去。

  跟着他,也转了出来的陆亦清放眼一看,原来是金殿前方的园子里。“你是何人,今日大殿上你分明和柳金璃是一伙的,如今为何又回来?”

  原来,来人就是杨智。

  “我叫杨智,宫门是我挖开一个洞,放他们进来的。可是三皇子竟然过河拆桥,想要杀我灭口。亏的我命大。”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把洛阳铲,两根手指在铲子上轻弹了两下:“那姓黄的连射我几箭,都被这宝贝给挡下了,我便顺势混在了尸堆里诈死。他以为我中了那么多箭必死无疑,也就没管我。”

  “你即已逃出生天,干嘛还要回来?”陆亦清不解。

  “我等他走后,心想三皇子如此这般为人,想必也不会善待金璃,想着回去将她救出来,一起远走高飞,从此隐姓埋名,远离这些尔虞我诈的朝堂之争。”

  陆亦清释然:“你对她到是一往情深。”

  杨智呵呵憨笑了一声:“既然你出来了就赶紧逃命去吧!”说着便又要往地道里跳。

  陆亦清拦住他:“你还要回去?你不用去了。”

  杨智一愣。

  “她已经死了。”

  “……”

  杨智一阵伤心后便也不做犹豫,转身离去,从此遁走江湖,隐姓埋名。

  陆亦清在他走后,也一路小心翼翼,便隐藏着行迹,边往赤凤营那处去。

  等到了赤凤营,集结了队伍,喊上了陆嘉,傅凌云和朝中一些忠心的老臣,带着由府兵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一起攻进宫门,来到金銮殿的时候,大殿里的人,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

  就连他的亲哥哥,六皇子都已经身首异处的倒在了血泊中。皇后已经哭的死去活来,差一点就把玉玺交了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英勇的赤凤军女将,如天降神兵,大发神威,将这些叛党逆贼杀的是片甲不留,陆嘉的府兵,更是活捉了黄将军和三皇子。

  将这两人,提到了皇后的面前,皇后终于看清了这黄将军是何人。原来就是那助金阳王谋逆未遂,又被傅凌云绞杀不成,仓皇出逃,逃的无影无踪的黄世昌!

  “你!你这个谋逆的乱臣,你竟然还敢回到大炎!”皇后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黄世昌此刻再没有刚才的威风,却依旧嘴硬的说到“成王败寇,要杀便杀,哪来来那么多废话!”

  皇后被他一激,气的伸手去抢身边的赤凤军将士手里的刀,却被陆亦清一把拦住:“母后,不可。是这样的谋逆之臣一刀杀了他,那是便宜了!等尘埃落定之后,推出午门,五马分尸便是!”

  黄将军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陆亦清不屑的撇了他一眼,扬声:“来人,先将他押至天牢,严加看管!容后处置。”

  将士又问:“那三皇子要如何处置?”

  皇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着同样劫后余生,正跪在成宗的尸身前痛哭流涕的徐公公说到:“徐公公,你找一个体面的方式送他一程吧,对外就说生病暴毙了,还按皇子礼仪下葬,但不能进黄陵。”

  徐公公擦干了眼泪,道了声“是!”便命人将垂头丧气,如斗败了的公鸡一样的三皇子押了出去。

  三个月后,十一皇子陆亦清奉诏登基,成为新皇,改年号为明宗元年。

  犯了谋逆大罪的黄世昌,被推出午门,在百姓的围观之下,行了车裂之刑。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

  新皇登基,册封赤凤军大将军程玉娇为国后,同时掌管六宫和赤凤军。

  同年,墨军兵败,百里晟不知所踪,墨国新登基的王上,百里禄善派人前来投降求和。

  傅凌云凯旋归来,新皇借着嘉奖他的名义,又将傅家的矿山,还给了傅家。傅老爷子感激涕零。

  次年,新皇新政,大开科举之门,革新祖制,千百年来女子不得入考场的规矩被打破。

  从此大炎朝女子便可像男子一样,光明正大的进学堂,考科举,入朝为官!上沙场杀敌卫国,做女将军!

  一时间,炎国上下,欢喜奔腾,举国欢庆,不仅为新皇新政,也为炎国越发的强大昌盛感到欢喜,雀跃。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