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未亡之人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未亡之人

  照理说,傅凌云凯旋回来,傅家人应该阖府同庆,欢天喜地才对。

  可是,随着他的大军一同回来的,有两具尸体,让所有的人,包括原本登基为新皇的陆亦清,和刚刚被册封为一国之母的程玉娇,都欢喜不起来。

  那两具尸体,就是连枫和叶殇。

  那日,连富欢天喜地的随着傅家人,在府门口迎接得胜归来三少爷和自己唯一的儿子,连枫。

  却不料,迎来却是一脸悲痛的三少爷,和那已经被石灰盖的严严实实,早已经凉透了的,连枫和叶殇的尸首。

  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的连富当场昏了过去,悲痛欲绝。

  整个傅家人,除了那位天真无邪,傻的不知道“死”为何物的公孙莒,还在拍着手欢庆她的阿殇打了胜仗以外,所有人都失去了庆祝的心情,默默的换上了孝衣,为二人筹办起身后事来。

  连枫的死,最伤心的还有两个人,韩灵儿和康子。

  傅家上下都知道,自从少夫人楚青若救了韩灵儿,带着她一起回京以来,连枫便一直追在灵儿的身后跑,却总被韩灵儿拒绝。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连枫的一厢情愿,因为大家都看得到,比起性子欢脱的连枫,灵儿似乎更愿意和老实憨厚的康子走的更近些。

  出征前的那几日,连枫特意去找了韩灵儿。

  “灵儿。”

  上次那对银石榴耳坠子不吉利,他又重新买了一对。这回,他听了银楼老板的推荐,买了一对姑娘家都喜欢,韩灵儿这个习武之人带起来又方便的碎花耳钉,小巧精致,他相信灵儿一定会喜欢。

  “干嘛?”韩灵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

  连枫挠挠头:“这个,送你!”说着将手中一个小小的红袋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韩灵儿犹豫着接了过来:“这是什么?”打开一看,竟是一副漂亮的耳钉,忍不住心下欢喜,将袋子捏在手里,垂着头问道:“你送我这个做甚?马上我便要随军出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东西,怕是不一定能用上。”

  连枫心一急:“能用上,能用上,我们两个都回平安无事的回来的,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相信我,灵儿!”

  韩灵儿的脸一下红了:“谁要你护,本姑娘武艺高强,你,你还是护好你自己吧!”说着一扭头,跑了。

  “灵儿!”连枫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灵儿,我是说如果,如果这次我们都平安无事回来,你,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韩灵儿闻言怒道:“什么如果?是一定!一定要平安回来的!”低头看了一眼抓自己,他那温暖的手,又小声的说道:“若我们平安回来的话,那我便……”话未说完,忽然看见不远处,同样手中拿着一个红袋子的康子,默默的注视他们,黯然的转身离去。

  灵儿心头一滞,未说完的话已经再也说不出口。

  她不是不知道康子对自己的心意。

  只是,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又同时对自己那么好,一时间,着实有些难以取舍。

  无论选了哪一个,另一个,都注定要心碎神伤。

  左右为难的她,垂着头不再言语。

  连枫顺着她的眼神,也看到康子黯然的背影,心中也是一阵难过,矛盾。

  一边是整日里共同进退的兄弟,一边是心爱的姑娘。可他和康子却都不约而同的爱上了这个坚强,直爽,可爱的姑娘。

  这样的左右为难,这些年便一直缠绕在三人之间,生生的将早到了适婚年龄的三人折磨的揪心揪肺,就连楚青若这般的聪明,都不知道该帮着连枫和康子哪一个说话,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他们去。

  到了出征的那一日,康子随着傅家人一起送他们出征。就在傅凌云一声令下,大军出发之际,他从怀里摸出来那个还带着他体温的红袋子,默默的放到了连枫的手里:“阿枫,若是你们平安回来的,记得,记得请我喝喜酒。”

  他决定退让,成全。

  连枫一滞,心头涌上一阵内疚,鼻子一下有点酸:“康子!”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康子却红着眼睛,用力的一掌拍在了他的马屁股上,大喝一声:“驾!”有对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说道:“兄弟,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连枫的马被催动,缓缓的驮着他往前走去。

  康子的身影在他身后,越来越远。

  他看向手中的红袋子,感觉沉甸甸的,不仅压在了他的手上,同时也压在了他的心上,那一声兄弟,让他的心里忽然间,伸出了许多的愧疚。

  再后来,最艰难的朝阳城守卫一役中,叶殇身死,朝阳险些被破,当韩灵儿与连枫一同做好了共赴黄泉,为国捐躯的准备时,援军到了。满身血污的两人相互搀扶着瘫倒在地,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却不料,一时的疏忽大意,竟让一名还没有死透的墨军士兵有机可乘,偷偷的举着刀刺向离他最近的韩灵儿。

  早已瘫在那里的韩灵儿,已经无力闪躲,甚至她都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好一死。那时,连枫用尽最后的力气,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一刀,同时也将自己的刀送进了那人的腹中。

  韩灵儿泪流满面的看着连枫口吐鲜血,却依旧笑着看着自己,用嘴型对她说:“别哭,我没事。”

  等支援的人来,将他们送回了安全的地方,交给宋修竹医治的时候,连枫,已经快不行了。

  弥留之际,他从怀里摸出了两只染上血的红袋子,颤抖着手,用力递给被人扶到他面前,早已哭的声嘶力竭的韩灵儿手中。

  “别,别哭!”他虚弱而说到,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预示着他年轻生命的流失,“平安……回去……找,找康子。”

  灵儿,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平安的回去了。

  康子,我把她交给你了。

  韩灵儿此刻像发了疯一样,哭叫着:“不,不,你答应过我,要娶我的。你一定要好起来,快点好起来,我答应你,只要你好起来,我就嫁给你!好不好,好不好!你回答我,回答我!”

  连枫长舒一口气,笑着回答她:“好……”

  他的手颓然掉落,笑容,也永远的凝固在了脸上……

  徐勇红着眼睛,别开头,恨恨的一拳垂在墙上。傅凌云也哽咽着,微抖着手,上前为他合上了眼睛。

  凯旋回京以后,傅家的陵园里,新添了两座坟。

  有一座上的落款是“未亡人,韩灵儿”。

  坟前,一身孝衣的韩灵儿早已经哭干了眼泪,却依旧久久不肯离去。

  她的身后,站着同样一身麻布孝衣的,神情悲痛的康子。

  早知道,他便这样去了,当初自己就该早一点把灵儿让给他,最少,也许,他还能留下个一男半女,继承香火。连叔也不会伤心的一病不起。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人已经去了,唯有代替他,好好的守护着灵儿,让他在天之灵,可以安心。抬眼看到墓碑上“未亡人”三个字,康子没有半点嫉妒,有的只是心酸和心疼。

  灵儿说,她是他的未亡人,她要为他尽孝,将连叔接到她的将军府,颐养天年。

  她说,她是他的未亡人,要为他守孝三年。

  她还说,三年孝期一满,她便与自己成亲,问他愿不愿意。

  康子诧异,忙问这是为何。

  她说,这是他的遗愿。

  康子沉默,不再说话,只重重的道了一声:“好!成亲!”

  兄弟,你的托付,康子我接下了!

  *

  为连枫和叶殇操办完后事之后,众人回过神,陆亦清,哦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明宗,明宗这才召了傅凌云进宫叙话。

  “闷葫芦,那叶公子,武艺这般高强,怎么会……”四下无人的时候,明宗仍像从前那班唤他,只是傅凌云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唤他混蛋,只能恭恭敬敬的称呼他“万岁”。

  “万岁,此事说来话长……”他不善言辞,只好叫过了能说会道的宋修竹,一道面圣回禀。

  宋修竹缓缓道出,当战斗进入最后的关头,屡遭挫败的百里晟,孤注一掷,压上了所有的兵力,疯狂的向朝阳城进攻,企图做最后的殊死挣扎。

  那日,他正在后方紧锣密鼓的赶制伤药,忽然便听闻街上一阵纷乱,警示的锣鼓声敲得急促而又让人心惊肉跳。

  “墨军攻城啦!大家快逃啊!”

  大街上,恐慌的喊声响成一片。城中大部分的兵力都被调去攻打连玉镇,只有少部分负责守卫的赤凤军和朝阳城原本的守卫军驻扎在这里。

  原以为,刚刚被击退的墨军,一定需要很长时间的修整才能重振旗鼓,谁也想不到,这百里晟竟像一个疯子,使出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要命的打法,连喘息的机会都不要,直接又杀了回来。

  留下负责守卫朝阳城的韩灵儿和连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看着朝阳城就要被破了。

  就在这个危急关头,叶殇挺身而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