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黄泉碧落

第二百三十六章 黄泉碧落

  危急关头,叶殇站了出来。

  “我去外面迎战,拖延时间,韩姑娘,阿枫,你们等我出城之后,一定要紧闭城门,迅速找人求援。”叶殇此刻,脸上再无往日嬉皮笑脸,吊儿郎当之相,用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坚定的神情,望着他们两个。

  “等我出城后,若我战死,你们不要管百里晟如何挑衅,只管关着城门,等候援军。如今正是隆冬,阿枫你快命人烧热水,浇在城墙上。”

  连枫好奇:“这是为何?”

  叶殇:“这样城墙上一旦结起了冰,滑溜无比,他们想要攻上城楼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韩灵儿和连枫练练夸赞,这当真是个好主意,不亏是“神来之笔”的叶殇想出来的。

  交代完这些以后,叶殇想了想,又从怀里摸出了一支做工粗糙,却银光锃亮的发簪,交给了他们,“若是……若是我身死,将这个簪子交给表姐,请她照顾好阿莒和孩子。阿殇先谢过她了。”

  说的韩灵儿和连枫心头发酸,他们也知道,叶殇带着去的那些人马,不过是螳臂当车,为他们拖延时间而已,毫无胜算。

  此一去,只怕是凶多吉少,再也回不来了。就连负责守城的他们,能不能坚持到援军来都还是个未知数,更何况叶殇。

  可是,这世间有许多事情就是这样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若是没有尽全力去拼过,谁也不知道结局到底会是什么样的。

  三个人中,只有叶殇的武功最高,鬼点子也最多,出城迎敌一事非他莫属,可他这一去,却是必死无疑。

  但是,为了一城的百姓,他不得不去。

  非去不可!

  舍他其谁?

  就这样,叶殇趁着夜色,带着一对他亲自挑选出来的人马,一行两百人,悄悄的杀出了城,独自迎战百里晟的二十万大军!

  这二百人都知道,此去就是送死,可依旧没有一人退缩。

  何等的悲壮!

  如壮士断腕一般决绝,毫不犹豫。

  有着夜幕做掩护的叶殇一行人,一开始还算顺利。躲在暗处东一枪,西一刀的砍杀了不少的墨军。可到了天明,形势立刻发生巨大的扭转。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百里晟指挥着大军,像碾压般的轻松将叶殇带去的人一一绞杀。

  尽管这二百人足够的顽强,尽管叶殇足够的足智多谋,也没能架住双方人数上的悬差,叶殇的人马节节败退。终于在拖延了一天两夜,当第二日的太阳升起的时候,

  两百人,战死殆尽。

  只剩下一个叶殇,被百里晟的铁骑团团围住。

  “你这狗崽子,还没死?”骑着马,缓缓从人群中走来的百里晟,望着已经伤痕累累的叶殇恨恨的说道。

  “忒~你这龟儿子还活着,你爹我怎么舍得死?”叶殇朝地上吐出了一口混着血的口水,嬉皮笑脸,无赖的说道。论嘴上功夫,一个师门里出来的,他还会输给他不成?

  百里晟没讨到便宜,恼羞成怒,扬手给了他一鞭子。叶殇伸手一把抓住了鞭子,一个用力,将他从马上拉了下来!

  “师傅的事还没了呢?你叫他们退开了些,我和你做个了断!”

  一时不防,被他拉下马背的百里晟在甲方的搀扶下,站直了身体。望着这无赖,恨的牙根痒痒。当初若不是他骗得自己的信任,混在他身边,趁机送走了楚青若的孩子,让他再没有办法钳制、要挟她,这才给了她机会,逃离了自己的身边,这笔账他还没有和他算呢,他居然还有胆子挑衅他?

  打单独斗?哼!只怕他是想拖延时间,好等朝阳城援兵到来!

  他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翻身上马,百里晟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殇,冷冷的一挥手:“给我射!”

  叶殇自知死期已到,也不在和他费话,未等弓箭手放箭,便已经飞身向他一剑刺来。百里晟连忙用鞭子卷起一把钢刀向他扔去,却被他轻松挥剑闪开。

  转手又拔出了自己的扇子,百里晟弹出了扇尖狠狠地挥出一剑,同时又朝甲方使了个眼色。

  甲方点了点头,不懂声色的朝一旁的弓箭手伸手,结果一把弓箭,悄悄的瞄准了叶殇的后背心。

  咻~

  只顾着和百里晟拼命,先在临死前为师傅报仇的叶殇,背后空门打开,也给了甲方射杀他的机会。

  一支箭飞快的没入他的后背心,叶殇的身形一顿,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用剑撑着着地。

  百里晟见状,飞快的收起了扇子,朝弓箭手一挥:“快!放箭!”

  突突突~

  一阵剑雨过后,叶殇用剑撑着不倒的身躯上,已经插满了箭,双目圆瞪,已没有了气息。

  师仇未报,他死不瞑目。

  城楼上,正在一边指挥着大家往城墙上浇水,一边观察着这里的战况的连枫和韩灵儿,虽然早就知道他是有去无回,可亲眼看见他被人乱箭射死,依旧忍不住泪流满面。韩灵儿更是将头埋在了连枫的肩膀上,默默流泪,悲伤不已。

  接下去两日,百里晟为了激他们出来迎战,用尽了各种手段,连枫和韩灵儿只牢牢记住叶殇的话,紧闭城门,死守不出。

  激又激不出来,想故技重施爬上城楼,又不行。满墙壁滑不溜手,厚厚的冰层,使的她的士兵根本无法攀爬,虽然已经安排了人凿冰,但依旧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而且,效果甚微。

  他的人,这头在地下凿冰,那头,城楼上那两个狡猾的,又命人不停的浇水下来,甚至有士兵不是被水烫伤,便是连人一起被冻成了冰柱子。

  就这样,又被他们拖去了两日时间。

  终于无计可施的百里晟,终于忍不住恶向胆边生,命人将叶殇的尸体,找了根杆子,高高的挑起。

  愤怒的连枫,终于按耐不住,打开了城门冲了出去,虽然抢回了叶殇的尸体,但朝阳城,若不是援军及时到来,也险些被破。

  当叶殇和连枫的尸首被运回了皇都城以后,众人都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阿莒。

  好在阿莒是个痴傻的,不懂得什么是生离死别,也不懂得悲伤。

  至少,大家是这么认为的。

  看见了棺木里被石灰埋着的叶殇,阿莒咯咯直笑:“阿殇,你起来,阿莒也要玩这新鲜的游戏!”

  众人心酸,连忙连哄带骗的将她带出了灵堂。

  阿莒不依,大哭大闹。

  众人无奈,只好请周妈妈,将她那刚满一岁的女儿抱了过来,哄骗她:“看,香儿要找你玩,你不陪她玩,她都不肯吃饭了”这才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自那以后,阿莒一开始还不停的吵闹着,要她的阿殇从那个盒子里起来,众人相亲了各种方法去哄她。渐渐的,她便也不在吵闹,变得和往日一般,整日和她的女儿,玩着过家家。

  慢慢的,伺候她的人便安下心来,私下都在偷偷的议论,亏的她是个傻的,若换成自己,早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说完便朝着阿莒看了一眼,不料阿莒也眨巴着眼睛看和他们。然后冲着他们甜甜的一笑,便又去玩耍了。

  众人拍拍心口,幸好她听不懂,换作别家的夫人,非治他们一个妄议主家之罪。

  等两人下葬了以后,明宗拟旨,准备犒赏三军,各自封赏。

  傅凌云将连枫、连富的死契,连同明宗草拟的圣旨一起,在他的坟前烧给了他:“阿枫,从今以后,你在也不是傅家的包身家奴了,万岁准备下旨,追封你为皇骑校尉了,你爹以后也可以永享你的俸禄了。你,安心去吧。”

  叶殇也的了明宗的追封,他被追封为骁勇将军,他的遗孀公孙莒,也将得到将军夫人的待遇,她和她的孩子也将永享俸禄。

  可惜,就在明宗才拟完旨,还没有来得及这是宣布的时候,又传来了令人心酸不已的噩耗。

  骁勇将军夫人,公孙莒,嘴里痴痴的念叨着一句“上穷碧落下黄泉”,从皇都城的城楼上跳了下来,死了。

  傅府的众人,都没有想到,这痴傻的阿莒,居然知道她的阿殇死了,再也回不来了。从今以后,再也没人给她举高高了。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得的这一句“上穷碧落下黄泉”,更没有知道她是如何得知,叶殇是为了守卫城楼而死的。

  痴傻的阿莒分不清她的阿殇战死的,到底是哪座城楼,只以为皇都城的城楼下,她的阿殇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于是便趁着大家都以为她傻,不懂死是怎么回事而放松了警惕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爬上了城楼。全然听不见城楼下的惊叫声,阿莒站在城楼高高的围墙上,微笑着想道:他们都以为她傻,其实她才不傻呢!

  她知道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便是她的阿殇;

  她知道她的阿殇一个人去了另一个地方,一定很孤单。

  所以,阿殇,你走的慢一点,等等阿莒。

  阿莒来陪你……

  那日,身穿一身粉紫色宫装的阿莒,面带着微笑,纵身一跃,像极了一只美丽的蝴蝶,从城楼翩然落下……

  悲伤不已的周妈妈,替还未归来的楚青若做了个主,将阿莒和叶殇埋在了一起。

  生同裘,死同穴。

  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

  魂同归,永相随。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