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回学堂

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回学堂

  从那日起,楚青若便将所有的书本都翻了,温习功课。却发现,圣人所言,学无止境,这话一点不假。

  久疏于课本,发现读起来已经有些吃力的楚青若,于是和傅凌云商量,决定重回学堂。

  刚好父亲以前的学院,南山书院,也响应了新皇新政,开设了女科,学期两年。虽然离科考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但楚青若还是想去试一试。

  得到了傅家人的赞同和支持的楚青若,又重新背起了书包,和五岁的铁衣,还有家中一群小萝卜头,每天早上一起,手牵着手去学堂。

  而那个无仗可打,闲赋在家,又不愿意帮着打理家业的游手好闲将军,自然被家中上下一致嫌弃,推了出去做了这群勤奋学子的马夫。每天早晨一个个送,晚上再一个个的接回来。

  天天没有早觉睡的傅凌云觉得,自己在家中已经毫无地位可言,苦不堪言。

  那无良的明宗得知以后,不仅特意将他召进宫,取笑了一番,更是不怀好意的赐了他一根御用马鞭,以报当年落井下石之仇。

  气的傅凌云险些将一口银牙磨碎了。

  今年南山书院开设的是临时的女科,参加过入院的考试之后,楚青若顺利被录取了。

  接替楚文轩成为山长的,是南山书院的老人,别人不熟,楚青若却是知道他。他便是当年将章赟宝学堂作弊,抓了个现形,刚正不阿的林夫子,林瑜涵。

  “林夫子~”楚青若见到他,自是恭恭敬敬的上前行了个礼。

  林夫子今年五十有二,生的高大威严,不苟言笑,白面黑髯,杏目薄唇,不怒自威。

  “你是……?”

  学院的学生虽多,但大部分人都怕他,见到他都要绕道走,生怕被他抓牢了,挨上一通教训。鲜少有人主动过来和他打招呼,还是个女学子。

  楚青若笑盈盈的自我介绍:“小女傅氏青若,闺名姓楚。”

  林夫子虽没有见过她,但对招来的女学子中,这位前任山长之女,千里寻夫的奇女子,倒有几分耳闻。“哦~你就是楚山长之女,少将军之妻,楚青若?”

  楚青若笑道:“正是!”

  林夫子上下打量着她,刚要开口夸赞她几句,就听身后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就是那弑祖杀母的不孝之人?”

  林夫子和楚青若不约而同的皱眉,往说话之人那处看去。

  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白胖子,面团似的大圆脸,水泡眼,大蒜鼻子,厚嘴唇,粗布简衣,卷着袖子,手里倒拿着一把扫帚,撑着地。

  眉宇间,又几分眼熟,楚青若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敢问这位大叔,您贵姓?”

  林夫子一见此人,顿时便把脸拉下:“他姓曹!”转头又对那人道:“你来这里做甚,叫你扫的地都扫完了吗?”

  楚青若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林夫子补充了一句:“曹永廉,他女儿叫曹秀莲,你可认得?”

  哦~原来是他!

  认得!如何不认得?

  就是他为他那好女儿牵线搭桥,害了娘亲的性命,谋了娘亲的主母正室之位,挑得她与父亲多年不和,毒杀了祖母,又串通了外人与她结仇,陷害她。

  这一桩桩一件件,怎能不认得?

  知道他是曹永廉后,楚青若的态度可久没有之前那么客气了:“曹先生,亏你也是个饱读诗书之人,却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说完不等曹永廉反驳,又故作恍然大悟状:“啊……对不住,是我的错。我最近的事情多,记性不太好,忘了能教出这般毒杀主母和婆婆,恶毒之女的父亲,总不会是个能明辨是非的良善之辈。”

  曹永廉一噎,拿着手里的扫帚,怒气冲冲的向她走了过来。

  暗处护卫的康子,跳了出来,伸手将他拦在了离楚青若一丈远的地方,双眼恶狠狠的盯着他。

  显然康子的恶人做的没有徐勇成功,那曹永廉虽被他拦住,却并不惧怕,只站定在那里,依旧口出恶言:“哼!我女儿嫁给你那迂腐穷酸的父亲,勤勤恳恳的为你们楚家操持家务,你这小畜生一回来就弄得家中鸡犬不宁。陷害继母,害得我女儿身首异处,你不是不孝之人,那不成还要给你颁块致孝的牌子不成?”

  康子大怒,扬手便要打他,却被楚青若抬手阻止:“曹先生提醒的好,我前几日还在纠结,万岁要给我颁这样的一块牌匾,我到底要不要接受,如今曹先生的一席话,青若真是醍醐灌顶,原来,这牌子,青若却是当得起的。”

  曹永廉气结:“一派胡言,信口雌黄!”

  林夫子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开口仗义执言:“曹永廉,枉你也是个秀才出身,我来问你,三孝之首为何?莫不是先皇,朝廷都联合起来要冤屈你一个小小的秀才之女不成?”

  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此为首不孝。楚青若没有为了自己的生存刻意曲奉她的父亲,虽为其父所不喜,但情理上确实没有做错。但明宗颁牌匾给她,却是她信口胡说来气气曹永廉的。

  曹永廉一张嘴说不过他们两张嘴,林瑜涵把先皇和朝廷都搬出来,他自是不敢再说什么。话是不再说了,但他的神情却依旧是不服气。冷哼了一声,拿起扫把,悻悻的离去。“楚青若,我告诉你,这事儿还没完!咱们走着瞧!”

  林夫子望着他,不禁叹了口气,摇摇头:“以前你那山长父亲还健在,此人还在做先生的时候,便心术不正。时常无心书本,不好好教书,专心浸淫权谋之术,整日里营营汲汲,勾朋结党。你父亲被罢免了山长之职后,他更是上窜下跳,四处败坏你父亲的名声。”

  楚青若停了林夫子的描述,闭上眼也能想象的到他当时的嘴脸。“那他又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哼!这是他咎由自取!原本先皇仁慈,并未因为他女儿的罪名责难他。有道是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他为了坐上山长之位,竟擅自加收学子的各种费用,将所得的银钱又拿去贿赂国子监的官员,被人在先皇面前狠狠地参奏了一本。”

  “呵,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作死了,那国子监的齐大人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贿赂他?那可不是就是屎壳郎提灯笼,找屎(找死)吗?

  林夫子:“先皇两罪并究,罢了他的职位,消了他的功名,将他赶出了书院。是我不忍见他家道中落,食不果腹,便让他在学院里打杂为生,赚取些银两,维持家计。”

  楚青若听林夫子说完忍不住叹息:“林夫子的一番好意,恐怕有人不但不会感激,更是要记恨上你了。”

  “此话怎讲?”

  林夫子在学问上固然成就非凡,但在人情世故上,却比不得从小便饱受人情冷暖的楚青若老练。

  “像这般的人,林夫子顾及旧情,一番好意,可看在他的眼里,这样活计,对他而言却与羞辱他并无区别?”

  林夫子大惊:“怎么会,老夫并无此意。”

  楚青若轻笑,这世上的人心,便是这般的复杂。

  这里是什么地方?南山书院!他曾经风光无限,受人敬重的地方。

  如今他落魄了,已经够没有面子的了,竟然还让他在这个他曾经高高在上的地方扫地?

  这不是羞辱是什么?他怎么可能感激林夫子?

  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林夫子脸有懊恼之色:“早知如此,老夫还不如学其他人那般,袖手旁观。”

  “林夫子不必自责,人生在世,活的便是个问心无愧。夫子这番好意,若是他不领情,便由他去便是,何必放在心上。”

  林瑜涵闻言失笑:“是了,是了,我本也没有想过要他念我情,更不曾图他什么回报,随便他怎么想便是了。想不到我这半百之人,竟不如你这个小丫头看的通透。”

  “那是夫子心善罢了。”

  两人边说,便向远处走去,相谈甚欢。

  等他们走远以后,从他们原先站着的地方,不远处的假山后,曹永廉手握着扫把,走了出来。

  “好你个小贱人,你害了莲儿不算,如今老夫都沦落到扫地为生了,你却还这般的编排老夫,你且等着,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楚青若别过了林夫子之后,寻到了自己的课室,走了进去。

  课室里好不热闹。

  一群十三四岁,穿着学院统一赶制的襦裙的小姑娘们,在课室里,三五成群,各自围成一小堆,欢喜的窃窃私语着,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欢笑。窗外,一群无聊的男学子正扒着窗,偷偷的往里瞧。

  恍惚间,楚青若感觉又像回到了十三四岁,回到了桃李书院。

  “欸?咱们女科请的是女夫子吗?”

  人群里有人悄悄的问同伴,同伴摇摇头说不知。

  一时间,课室里所有的目光都向楚青若聚来。

  楚青若处惊不变,淡定的捋了一下脸颊便的碎发,轻笑:“我不是女夫子,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学子!”

  “哈哈哈”一阵沉默之后,课堂里发出一声如雷的哄笑声,就连窗外的男学子也哈哈大笑。

  “她也是女学子?我看她最少二十了吧?这么大年纪,竟然还来学堂读书?”

  说话的是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姑娘,长的像个娃娃似的,天真可爱,又不失活泼。

  看着这群孩子一般的“同窗”,楚青若深感无力。这就是代沟啊……自己比她们大上那么多,确实做她们的夫子也够了。可是,又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已经答应了万岁兄长呢?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