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墙外桃花

第二百三十九章 墙外桃花

  圆脸姑娘好奇的一边打量着她,一边走到了她的跟前:“你真的只是学子?不是女夫子?”

  一众小姑娘便一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你为什么这把年纪了还来学堂读书?”胖胖的圆脸小姑娘问道。

  瘦瘦的,娇滴滴像朵水仙一样小姑娘,快语如珠:“姐姐,你成亲了没有?有娃娃了吗?”

  像一群小麻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将楚青若围得起痘快透不过来了,那里还有什么心事说话。可是她的性子又不是那种跋扈高傲不理人的,只好笑着一一点头,算是跟他们打招呼,也委婉的避过了她们的问题。

  “都给我坐好!你们整日这样,还像学子吗?简直就像一群市井小民,有辱斯文!”忽然一声稚嫩严厉的呵斥声,在她们的身后响起。

  楚青若好奇,抬眼看去,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叉着腰,站在课室的最前面,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对众人说道。

  圆脸小姑娘朝楚青若轻轻的吐了吐舌头,向众人说道:“哎,小山长来了,别闲聊,快去坐好!”

  众人全都灰溜溜的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那被称为“小山长”的姑娘,脸上一滞,虽有委屈却依旧倔强强势的走到窗口,朝那群男生,抬手指着他们:“你们也是,还不散了去,不去用功,在这里想做什么?”

  男生一哄而散。

  楚青若用书本撑着脸,小声的问圆脸姑娘:“她是谁?”

  圆脸姑娘瞄了她背影一眼,压低了声音对楚青若说道:“她叫闫倩倩,她爹是另一个学院的山长。这次她是以最高分考进南山书院女科的,来了以后,我们都管她叫小山长,管东管西,烦得要死。”

  “哦~是这样~”楚青若明白了,这孩子恐怕是生性要强较真,给别的孩子排斥了。“哎?那你叫啥?”

  圆脸姑娘朝她弯了弯眼睛:“我叫范婉儿,你叫我弯弯就好。”

  “!!!”

  饭碗?

  这名字起的……真有水平!

  楚青若捂嘴努力忍着笑,弯弯无奈,苦着脸:“我娘是独生女,名儿是我外祖父临终时定下的,说我娘将来成亲后,若生了姐儿便叫婉儿,生了哥儿便叫桐。可谁也想不到,我娘竟嫁了个姓范的……”

  “噗……哈哈哈!”再没忍住,楚青若趴在桌上不停的抖动着双肩,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饭碗~饭桶~

  确实是任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哈哈哈。

  笃笃笃!

  弯弯和楚青若的桌上,分别被人各叩了三下。两人抬头,又是小山长横眉冷对着她俩。

  楚青若赶紧正襟危坐,弯弯却忍不住一撸袖子,站了起来叉着腰:“你干嘛?喊你一声小山长,就真当自己是是山长啦?夫子还没来,你管东管西的烦不烦!”

  小山长被她一呛,不禁有些委屈:“你,你们,课堂之上,不好好用功,放肆喧哗,你,你还有理了?”

  楚青若见她眼里已有泪花闪动,心知这孩子其实也没什么恶意,连忙拉住了弯弯,叫她别再说了。

  不料,这弯弯长得虽是一副可爱的样子,却是个炮仗的脾气。

  “我们课堂怎么喧哗了,这不还没上课呢,聊几句怎么了?不服气啊?要不要和我打一架?”弯弯挥了挥拳头,她家可是开武馆的,论打架,她弯弯还没怕过谁。

  小山长觉得自己今日是好心被狗咬了,一跺脚哭着跑了出去。

  “哼!爱哭鬼,喝凉水,呜里呜里,”弯弯觉得还不解气,还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弯弯~”楚青若一边喝止了弯弯,一边起身去追小山长。

  随着她奔跑的身影,一路来到了学院后的花园里,楚青若追上了她。

  “闫倩倩,你别跑了!”喘着粗气,楚青若一把拉住她的衣袖,将她按坐在花坛边的一张石凳子上。

  “别,别跑了,我,我替弯弯向你道歉。”

  闫倩倩抬起挂满泪珠的脸看向她:“你,你不怪我吗?还给我道歉?”

  楚青若从怀里掏出一块自己绣的帕子,为她擦了擦脸:“不怪,我知道你是为大家好。”

  闻言,闫倩倩低下了头:“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么明白的。”

  “可你也有错啊!”

  “我?为什么?”她是真的不解。

  楚青若笑了:“你虽是一番好意,可你却忘了,每一个人对行为和规矩、道德的标准是不同的。你将自己的标准强加给了别人,并对别人严加指责,这样的行为,本身便是不讲理的。弯弯会不高兴,难道不正常吗?若换过来,她非逼着你和我们一起聊闲天,你做不到,她便严厉的指责你,你,你会觉得开心吗?”

  “我,我……”闫倩倩的头垂的更低了。

  到了晚间,先生喊了放课以后,闫倩倩把弯弯叫住了。

  “范……姑娘,我,”她低着头,脚尖搓着地。“今日,是我做的不对,可我,我真的没有恶意的……我……我……”

  楚青若朝弯弯使了个眼色,弯弯朝她弯了一下眼睛,回过头对闫倩倩说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明知道你是好意,还要和你抬杠。不过算了,咱们这也算不打不成交!以后,你闫倩倩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后我罩着你!”

  闫倩倩疑惑的看向楚青若,楚青若一手拉着一人:“好啦,以后要好好相处哦,还有一年就科考了,我们一起努力!”

  弯弯也不计前嫌的拉起她的手给闫倩倩介绍道:“她叫楚青若,咱们以后管她叫若姐姐便是。”

  “嗯,好,若姐姐,范……姑娘,我们一起努力。”闫倩倩破涕为笑。

  “欸?倩倩,你为什么叫她若姐姐,却叫我范……姑娘?”

  “这……”难道要直接叫你饭碗?闫倩倩无语的想道。

  弯弯看着她毫不掩饰的小表情,抓狂跳脚,楚青若哈哈大笑。

  就这样,楚青若的第二次学堂生涯,便这样愉快的开始了。

  第二日

  “早啊,若姐姐!”

  闫倩倩是个对自己要求严格到几近苛刻的孩子,她不喜欢迟到,所以每天都是她第一个到课堂。

  “啊?倩倩你这么早来啦?”笑着和她打过招呼,楚青若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弯弯,还没来吗?”

  话音刚落,就看见弯弯手里拿着一枝花,风风火火的跑进课堂。

  “若姐姐,若姐姐,有人送个花给你!”

  课堂上哗然声,羡慕声一片。

  “弯弯,你胡说什么!”楚青若自是知道,这花绝不可能是傅凌云送的。

  弯弯举着花跑了过来:“真的真的,你看上面还帮了根红布条,上面可是写着你的名字呢!”

  “给我们看看,给我们看看!”一群八卦的小姑娘们,一下子全围了过来看那张布条。

  楚青若也伸手拿过来看了一样,这字……为何这般眼熟?

  又看了一眼花,桔梗,永恒的爱?

  记忆中,只有那人惯用这样的方式示爱。那人不已经战败,生死不明了吗?

  这里是皇都城,可不是盛京,这字……他……可能吗?

  算了,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徒增烦恼。

  楚青若抬手,将字条和花随手扔到了窗外:“你们这群小丫头,夫子快来了,快散了。”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墙内桃花墙外开。

  楚青若随手扔出去的花,正掉在一个躲在窗外偷偷打量她的人手里。

  这人身材异常的高大,俊俏的脸稍有些长,却毫不影响他英俊好看的五官。一身洁白的学子服,因为他蜷着身子躲在女学子课室外的花坛里,而粘上了几坨污迹。

  手长脚长的他,偷看着课室里的楚青若时,发现除了他,竟然还有人偷偷喜欢上了楚青若,心中正在暗暗咬牙,到底是谁,本少爷一定要将这人寻出来打一顿!

  他叫林国栋,今年刚刚十五岁。

  那日,女科来了一位姗姗来迟,却又与众不同的女学子报名,他的同窗怂恿着他一同去看。一开始,他还不屑的嘲讽他的同窗:“黄岩,你真是没见识,什么与众不同?无非就是长得漂亮点而已,看把你大惊小怪的。真没出息。”

  “欸!这次你就说错了,这个女子的与众不同,绝不不仅仅因为她的美貌!”

  “哼!那你到是说说她到底哪一点让你觉得与众不同了?”林国栋嗤之以鼻。

  他的同窗便将楚青若男扮女装做师爷,冒险去军营送信,为祖寻凶复仇,千里寻夫被困敌国等等的事迹向林国栋说了一遍,林国栋拍案称奇:“那我可要去见识见识,这到底是位什么样的女子了。”

  于是他便随着他的同窗去了,当他见到楚青若的庐山真面目以后,不禁惊为天人,自此失魂落魄,茶饭不思。好不容易盼到了她来了学堂,这不,他一得了空,便来偷偷瞧上一眼,以慰相思。

  正当他看的起劲,忽然间,就看见楚青若往自己这边看来,把他吓了一跳,赶紧缩起身子,躲在了花坛中。不料一朵花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手中,让他欣喜若狂。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