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性情大变

第二百四十一章 性情大变

  满天星辰,彩玉追月,通往南山学院的路上,两个身影,一大一小,在月色下慢慢的走着。

  小小的身影在高大的身影怀中,稚声稚气的唱着童谣,声音清脆可爱:“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九十枝花。”

  傅凌云望着小嘴犹自唱个不停的香儿,一股“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心情油然而生。

  还是女儿好,女儿是爹的小棉袄。那讨债的傅铁衣,回到家下了马车,就跑没影了,也不知道野去哪里了。

  “文远……”

  “梁亲,梁亲!”听到院门口,楚青若的一声呼喊,傅凌云怀里的香儿忍不住雀跃的大叫起来,并向她伸出了小手,要抱抱。

  楚青若欢喜的将她抱了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香儿乖,想娘亲了?”

  香儿点点头:“嗯,爹爹也想梁亲了。”

  说得好!爹果然没有白疼你!

  傅凌云朝香儿瞥了一眼,无声的对她弯了弯眼睛。

  楚青若看着他们父女俩当着她的面,挤眉弄眼,只觉得一阵好笑。

  “梁亲,香儿饿了。”

  “嗯?香儿还没吃饭吗?”

  “嗯,爹爹也没吃。”

  “那咱们快走,回家吃饭!”楚青若抱着女儿,欢快的大步往前走,傅凌云满眼的幸福,用自己高大的身影跟在她们娘俩身后,为她们保驾护航。

  几家欢喜几家愁。

  他们的身后,有一道孤独的身影,远远的,望着这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失魂落魄,黯然神伤……

  次日

  楚青若挥别了孩子们,扶着还在酸疼不已的腰,慢吞吞的走进学堂。

  今日她起晚了,这都要怪文远哥哥。

  本来她天不亮就醒了,准备起床上学堂,不料却被他缠着,绕着,一直厮磨到一向最爱赖床的傅铁衣,按耐不住来敲了他们的房门,才肯放过她。

  “咦?若姐姐,你今日事哪里不舒服吗?怎么黑眼圈那么重?”粗枝大叶的弯弯,一见到她便问。

  闫倩倩也好奇的伸过头来看,楚青若老脸一红:“无事,就是不小心扭到腰了。”

  “嗯?你的嗓子怎么也哑了,不会是得了伤寒吧?”倩倩好心的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楚青若恨不得此刻地上有条缝,好让她钻下去,心里一边暗暗咒骂着没有节制的傅凌云,一边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这时,刚好李夫子走了进来,正听见她们的对话,不禁眼神暗了暗,随后轻咳了一声:“咳,授课。”

  等中午下了堂之后,女学子们一边走出课室一边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今日李夫子是怎么了?好像心不在焉,讲着课都能走神。”

  “莫不是又心上人,害相思了吧?”一个说道。

  另一个取笑道:噗……你就春心荡漾吧,人家那年岁,早就成亲了,估计孩子都老大了吧!你就别想了!”

  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独自坐在课室里的李夫子,却对这些议论,恍若未闻,只静静的坐在那里,手拿一卷书,看得津津有味,一动不动。若是此刻有人细细的瞧,便会发现他拿着书卷的手上,早已经布满青筋……

  “楚姑娘!”

  一声好听阳光的男声,在楚青若、闫倩倩和弯弯的身后响起。

  正要去饭堂用餐的,三人不禁驻足回头,却见一个异常高大的男生,腼腆的挠着头,垂首站在她们身后。

  “你是……”楚青若疑惑的问道。

  “他叫林国栋,是林山长的小儿子。”弯弯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切~典型的公子哥,放着书不好好读,整日里净会招猫逗狗。听说那林山长戒尺都打断了几根了,也没能管好他。虽说这家伙,长的不错,但作为山长的儿子,他的成绩在这个南山书院里,实在是不怎么样。

  看看咱们家倩倩,同样有个当山长的爹,倩倩的那成绩,妥妥未来金榜有名人士,再看看他!啧啧啧,出了个子高,一无是处。

  林国栋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楚青若,又飞快的把都低下,从袖子里摸出一物,飞快的塞在她的手里,然后红着脸逃也似的飞奔离去。

  “……”无语的楚青若,抬手看了看他塞给自己的东西,原来是一个精致的香囊,闫倩倩拿了过来闻了闻:“若姐姐,好香啊!不知道是什么花做的这么好闻。”

  “你喜欢,那你拿去吧!”

  “这怎么行,人家是送你的!”闫倩倩吃惊,连忙将香囊还给她,若是让她误会了自己贪图她东西,这可怎么好?

  楚青若像是看穿她心事一般,无语的将香囊又塞回到她手中:“你觉得我能收这个香囊吗?”

  弯弯附和:“就是!你要不要?不要我拿去扔了哦?”

  闫倩倩忙道:“别别,扔了多可惜啊,这味道我还怪喜欢。既然你们都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这就对了嘛,咱们的关系,你还矫情个啥!”弯弯忍不住怼她。

  闫倩倩一瞪眼:“这叫有礼貌好不好,古语有云……巴拉巴拉(以下省略一千字)”

  楚青若失笑的看着弯弯被她念的举手投降,三人就这么说说笑笑的走进了饭堂,转头便将这件事情扔在了脑后。

  学堂的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半个月过去了。

  “欸?倩倩今天怎么没来?”弯弯风风火火的跑进课室,发现连她这个每天掐着点来的人都到了,一向守时的闫倩倩居然没有来。

  楚青若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书,一边回答道:“她病了,告了假。我打算等休沐去看她。”

  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下书包,弯弯好奇的问她:“等休沐去看她?她告了很久的假吗?”

  “嗯,半个月,听来帮她告假的管家说,若是半个月不见好,还得告假。”说起这个,楚青若不免有些忧心忡忡。

  弯弯也担心:“到底什么病,这么严重?”想了想一拍桌子:“休沐我和一块儿去看她!”

  于是,到了休沐那一日,两人一起到了位于城东,凤城街上的闫府。

  得了管家的领路,两人来到了闫倩倩的闺房。

  几日不见,她们几乎要认不出来眼前的人,竟是一向强势的闫倩倩了。

  只见她秀发随意的绾了个发髻,慵懒的垂在脑后,身上穿着宽松的,叫不上名来的大袍子,一手拿着书,一手枕在回廊椅子的栏杆上,身体懒洋洋的靠在上面,脸色蜡黄,双眼无神,长吁短叹,再无往日精明强势之相,反倒像个无病**的深闺怨妇。

  两人大吃一惊,忙上前问:“倩倩,你这是怎么了?到底那里不舒服?”

  闫倩倩见到她们,也不欢喜也不惊讶,只有气无力的道了一句:“你们来啦?坐吧。”

  楚青若和弯弯面面相窥:“你这是……怎么了?”

  叹了口气,她幽幽的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我一个女子,如此这般的用功读书,有何意义?迟早也是要嫁人的,即便是高中了女状元又如何?还不是早晚要结婚生子,变声糟糠之妇……”说完,眼眶中竟有泪光闪动。

  可把楚青若和弯弯惊着了。

  这,这才几日不见,如何整个人竟连性子都变了!这究竟是什么病,这般的奇怪!

  楚青若将闫府管家悄悄拉倒一边:“你家小姐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闫府管家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大叔,听楚青若这么问起,便细细的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前一段时日,姑娘回来看上去便有些闷闷不乐,姑娘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我们只当她又和谁较真,生闷气,也就没怎么留意。

  谁知过了几日,姑娘竟然半夜三更还不睡觉,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弹琴,弹的都是些戚戚哀哀的曲子。老爷曾找她聊过,她只说是觉得觉得这样天天用功日子过得乏了。老爷只当是她读书太累了,也没怎么在意。

  可这几日,姑娘竟然连饭都不吃了,白天睡觉,晚上却精神好的不得了,又是下棋,又是作画,将她院子里的下人熬的都撑不住了,这才告诉老爷,请老爷请大夫来看看。可大夫来了,也没瞧出什么问题啊!”

  说到这儿,管家不禁惊恐的压低了声,小声的问道:“傅夫人,您说姑娘会不会是……鬼上身啊?”

  楚青若哭笑不得:“闫管家,不要自己吓自己,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鬼啊怪啊的,都是一派胡言。”想了想,又说道:“这样,你去北城的一家名叫药庐医馆,找一位姓宋的大夫,就说我请他来这里帮忙看个诊。”

  闫管家领命而去。过了大半天,才带着嬉皮笑脸的宋修竹回来。

  “青若,难得你休沐,怎么没有在几里陪陪萝卜,反而吧我叫到了这里看诊?给谁看诊?”宋修竹嘴上虽然吊儿郎当的说着,但手里确实一刻也没闲着。

  放下了他的宝贝药箱,一提下摆,轻轻的坐在了犹自望着花园里某处发呆,不停的叹着气的闫倩倩的身边,看着楚青若,用手一指闫倩倩:“病人是这位?”

  楚青若点点头:“宋先生,麻烦你快给她瞧瞧,她到底的了什么病?”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