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又是菁凰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又是菁凰

  弯弯见这位大夫年纪不大,说话又这样的吊儿郎当,扛起来很不考取的样子,轻轻的拉了拉楚青若而袖子,小声问:“若姐姐,这大夫怎么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他的医术到底行不行?”

  楚青若失笑,套着她耳朵小声的说道:“他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给我换血的那位神医,宋修竹,宋大夫!你不是还吵着闹着说,这么厉害的人,你要嫁给他吗?”

  “他?”弯弯把脑袋要的跟泼浪鼓一样,“就他那副弱不禁风,二流子的样子,我看还是算了吧。”

  都怪若姐姐吧他说的太美好,让自己产生了遐想,如今见到了真人,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别,幻想破灭,别说嫁给他,看她都不多看她一眼,她怕多看一眼,他那贱嗖嗖的样子,自己会忍不住想上去揍他两拳。

  说来也奇怪,为什么无冤无仇的,自己会那么讨厌他?

  谁知道!管他呢!

  讨厌就是讨厌,哪里来那么多的为什么啊!

  楚青若望着她的小表情,忍不住捂嘴一笑,却又很快的被宋修竹越来越凝重的表情给吓了一跳。“宋先生,怎么了?可是什么不好的病吗?”

  宋修竹收回给她搭脉的手,神情十分肯定:“她不是生病,而是中毒了。”

  “什么?”楚青若和弯弯不约而同的惊叫了起来。

  这时,闫管家也领着闫倩倩的父亲,刚好走了过来,一听到宋修竹说他的女儿不是病了,而是中毒了,不禁紧张的拉住宋修竹,细细的盘问:“先生说的可是真的?这,这究竟是何毒,可有解?”

  闫倩倩的父亲,闫暮山是城北,晗光书院的山长。今年三十五岁,妻子早故,只留下闫倩倩与他相依为命。生得一副标准的儒生相的闫暮山,浓眉秀眼,白面素净,不高不矮的个子,站在宋修竹的面前,七尺男儿,因听到这样的噩耗竟悲伤得有些鞠偻。

  “究竟是谁,要这般的害我家倩儿。到底是何愁怨?”

  “这种毒,青若,你应该不陌生!”宋修竹此刻的神情,再没有之前的吊儿郎当,反而想当的严肃,甚至还带着几分愤怒。

  楚青若不解,疑惑的看着他。

  “你可还记得箐凰?”宋修竹悠悠问她。

  楚青若吃惊:“什么?又是箐凰?”

  她当然记得箐凰这种毒,这是它,害得母亲久病缠身,郁郁而亡,她如何能忘记?

  宋修竹沉着脸站了起来:“想不到这厮还在大炎!”

  他口中说的那厮,便是当初私自偷盗了他的丹药,假冒她之名在外招摇撞骗的小厮。想不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在干这种事情。宋修竹提起此人,心里也是一阵烦恼。

  当初他好心收留了快病死的他,将他医好,见他无家可归,又收留了他在药庐做一名小厮,谁知,此人竟是个白眼狼,转眼便投了他许多珍贵的药材和丹药,然后逃得无影无踪。

  真是个白眼狼!

  楚青若得知闫倩倩稚中的毒竟是和母亲当初中的毒是同一种毒药时,便马上想到了那个香囊。

  “快,将那日你们家姑娘带回来的香囊,拿给送先生瞧瞧!”

  有丫鬟应声飞快的跑去将香囊拿了过来,交给了宋修竹。宋修竹接过香囊,打开闻了一下,皱眉:“就是这个!他应该是没有我的配方,自己揣摩着配的。还好药性不强,不然……”说着朝还在戚戚哀哀的闫倩倩看了一眼,“只怕是早就没命了。”

  闫暮山满脸后怕,楚青若心中却是恍然大悟:原本这香囊,林国栋是要送给她的,却被倩倩要了来。

  想到这里,楚青若一言不发,拉上一脸莫名的弯弯,提起裙子便往外跑。宋修竹正忙着配解药,顾不上问她去哪里。

  弯弯被她拉着一边狂奔一边大声问:“若姐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林山长家,找林国栋。”

  到了林山长家,林国栋接到下人的通报,带着万神的欣喜出来见她们。一出来还未来得及开口,楚青若便火急火燎的问他:“你那日送的香囊从哪里得来的!”

  林国栋一愣:“南街上买的啊,这么了?”

  楚青若心急,没有顾上回答他的话,又问:“可还记得那家小贩在何处?”

  见他迟疑的点了点头,弯弯也急道:“快带我们去!”

  三人来到林国栋买香囊的那个小贩那边,楚青若一一查看了小贩的香囊,却没有发现异常,所有嗯香囊和林国栋送她的那只,味道都不一样。

  失望的楚青若给了小贩半角银子,当做扰了他做生意的赔偿,弯弯无精打采的耷拉下脑袋。

  林国栋忍不住问了她们究竟发生了何事,当听到她们说,他送的香囊中竟然有毒时,不禁吓了一大跳。连忙摇着手解释道:“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可能下毒害你们。”

  楚青若自是知道不可能是他,她心中其实隐约已经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你买了香囊要送我,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香囊是要送给我的?”

  “知道我要送锦囊给你的,只有黄岩!”细细回想了一下,林国栋一锤掌心说道。

  “可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弯弯急问。

  李国栋一直前面:“他家就在离这里不远处,我带你们去!”

  三人又到了黄岩家,李国栋喊出了黄岩,三人细细的问过他之后,终于得到一个重要的线索。那日林国栋买了香囊带回书院以后,黄岩曾和他笑闹过,问他是送给谁的。

  林国栋在黄岩在三追问下才不好意思的说出是送给楚青若的,那时黄岩看见在他们不远处修花的曹伯一不小心减掉一朵上好的牡丹,还忍不住心疼的呵斥了他。

  后来等中午,用过饭之后,回到课室,他和林国栋便看见曹伯鬼鬼祟祟的从他们的课室出来,但是只想到他是来打扫卫生的,并没有做多想。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他的行迹确实有些可疑。

  课室不都是每天放学后在打扫的吗?

  说道曹伯,楚青若心里恍然大悟,不用说,定是曹永廉搞的鬼了。可惜眼下却没有证据证明,是他想要下毒害自己。单单凭这样的怀疑,确实奈何不了他的。

  心中已有答案的楚青若,再一次回到了闫府。

  闫府下人满脸欢喜的将她带到了闫倩倩的房中。只见闫倩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脸色也恢复了些许红润。闫暮山在一边对着宋修竹千恩万谢,想必是闫倩倩的毒已经解了。

  宋修竹有免又几分得意,开了药方递给闫暮山嘱咐他,一定要按房子上写的给病人调理身体,便同楚青若和弯弯两人一同向闫暮山辞行。

  三人走在路上,楚青若再一次问起箐凰的事情,宋修竹的脸又沉了下来。

  当年,宋修竹被百里晟所救,为他效劳的那几年中,确实听了她的命令,为他研制出不少稀奇古怪的毒药。这也是他如今深深后悔的事情。但好在他只将颜值出来的毒药交给了他,却没有将配方一同交给他。这才没有让他研制的毒药被广泛运用。

  再加上,后来那个小厮又偷走了一些,所以百里晟的手上其实也没有多少。

  只是那小厮如今隐遁江湖,四处游走,行踪不定,他又跟着宋修竹学过一段时间,他拿走的毒药虽然不多,可他自己另外调配出来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一个人,若是放任不管,任由他这么四处随意的贩卖这些毒药,总归是不妥。

  楚青若想了想,决定还是将此事告知明宗,请命中将宋修竹连夜画得那小厮的画像广告天下,悬赏统通缉此人。

  就在他们将布告刚刚贴出去没多久的时候,皇都城某处的一间好不起眼的平方里突然发生了一宗命案。

  死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四肢溃烂,面目全非,七窍流血。仵作验过尸后,断定是中毒而死。可奇怪的是,验不出来的他究竟死于何种毒药。

  于是府衙便派人去请了宋修竹,请他检验这名死者究竟是中了那中毒死的。宋修竹到了现场之后,验看过了尸体,和所中之毒后,大吃一惊,连招呼都来不及和府衙大人打,便匆匆进了宫。

  “万岁,那小厮,万岁已经不用再悬赏通缉了。”

  明宗疑惑:“为何?”

  宋修竹脸色难看:“他已经死了。”

  “怎么会如此巧合?他是如何死的?”

  “中毒而亡,而他中的毒,真是在下当年配制,交给了百里晟的那几瓶毒药之一。”

  明宗大惊:“如此说来,那百里晟没有死?莫非就在皇都城?”

  宋修竹忧心忡忡:“恐怕不无可能了。”

  明宗沉思,扬声叫来徐公公:“徐公公,你马上宣文远进宫,要快!”

  徐公公应声而去。不多时,傅凌云连朝服都来不及换便匆匆赶来。

  傅凌云心知若不是火烧眉毛的大事,明宗绝不会叫徐公公亲自来叫他进宫。

  “万岁,何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