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杀人灭口

第二百四十三章 杀人灭口

  明宗向他招招手:“文远,过来坐。”

  赐了坐,傅凌云坐下之后,宋修竹就将今日验尸一事和他洗说了一遍。

  听完傅凌云沉思不语。

  明宗问他为何不语,傅凌云道:“若是那厮当真藏匿在皇都城,臣以为,他一定在青若的左右藏匿!”

  “你是说……他对青若还余情未了,不曾死心?”

  作为同样一个也将楚青若放在心中过的男人而言,明宗对这样的感情,或是这样的行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难道非要那么巧取豪夺,不择手段,押上了一切去得到一个人才算是爱吗?远远的,默默的祝福她,悄悄的将她收拢在心中,便算不得是感情?

  傅凌云脸色难看,低垂着眼脸不语。那厮何曾死心过?

  那日他大败墨军时,百里晟带着他的副将甲方从悬崖山上跳下之前,对他说过一句话,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他本无意于王位,只因遇到了她,所以他想争一争。所有人都以为他争的是王位,可没有人知道,他争的只是一片可以为她挡风遮雨的天地而已。

  傅凌云将此话学与明宗和宋修竹听,他们也沉默了。这样的感情,旁人难以评论是非对错,只觉得疯狂,太疯狂了。仿佛他的世界里,楚青若便是救赎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拼了命,耗尽了一切都想要抓在手里。

  半晌,明宗打破了沉默:“不管怎么样,这事情怎么看都可疑。这样,文远,如今你闲赋在家,就先暗地里查访一下。如果查到什么,先不要打草惊蛇,等候时机,然后一网打尽。”

  傅凌云額首,宋修竹则翘着二郎腿:“那是不是该从青若香囊一事,开始查起啊?”

  哼了一声,明宗看他一眼:“定是那曹永廉搞的鬼,不足为据,将他提来问问便是。文远,让徐叔去吧。”

  “嗯,好!”傅凌云和宋修竹站起来行过礼之后,退出了御书房。

  回府之后,和楚青若说过这事情,和明宗的意思以后,他将徐勇叫进了书房,两人在书房里待了大半天,才见徐勇一人脸色沉重的走了出来,匆匆离离府。

  楚青若听了傅凌云那日的话,得知了百里晟来了皇都城之后,进进出出便多留了个心眼,专叫康子躲在暗处留意,是否有人跟踪她,或是企图靠近她。然而,康子躲在暗处行事多日,却是一无所获。

  一切就如平常一样,一点不同寻常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然而,楚青若心里明白,太过寻常的日子,本身,就是不寻常。只是那人躲在暗处不做动静,她,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徐勇回来了。带着一身的血腥之气,满脸沮丧的走进了傅凌云的书房。

  “爷,属下办事不利,那曹永廉……被人灭口了。”

  傅凌云吃惊。

  那日,徐勇得了傅凌云的命令,出了府便立刻带上了一队人,去南山书院将曹永廉带回了答应审讯。

  “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曹永廉不停挣扎着,经过徐勇身边的时候,怒目圆睁的斥问徐勇。

  徐勇没理他,只一挥手:“有话留着进去慢慢说,带走!”

  将曹永廉带到炎虎军大营的刑房中,两名士兵将他按坐在一张椅子上,曹永廉看着周围的刑具惊恐不已:“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姓徐的,我女儿可还曾经是你的主母,你敢这样对我?你,你这是以下犯上!”

  徐勇可不吃他这一套,冷笑着边和他说着话,边不停的从这个刑具选到那个刑具,仿佛在看哪个用起来更称手,更有效率。“老爷子,你女儿可是楚家的夫人,可不是傅家的。而且他已经触犯了王法,毒杀了少夫人的祖母,被看了脑袋,你自己说,这算哪门子的以下犯上?”

  曹永廉语塞。

  徐勇选定了一根用铁丝、马鬃和牛筋做成的鞭子,那在手中拗了一拗,又凌空挥了几下,发出骇人的“咻咻”声。

  曹永廉顿时白了一张脸,额头的冷汗滚滚,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抓我来就竟要干,干什么?”

  裂开嘴,呵呵一笑,徐勇搓着自己的大胡子,将手撑在曹永廉做的椅子两边的扶手上,沉着声音问他:“林国栋香囊里的毒药是你放进去的吧?那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谁,谁是林国栋,我,我不认识!”曹永廉把头一扭,死不承认。

  徐勇抬手就是一鞭子,顿时抽的曹永廉“哎呦”一声,捂着脸从椅子上滑了下来,伏在地上,老泪纵横。“我,我真的不认识。我,我没下过什么毒……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你们,你先是害死了我女儿,现在又来害我?我,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以,那也要先把事情交代清楚为止。交代清楚了,随你做什么鬼,找我们任何一个复仇都可以。”徐勇审过的犯人多了去了,这样的诅咒对他可不管用。

  最后曹永廉终于在脱掉一层皮之前,招供了,那毒药确实是他无意中听见了,林国栋提起要送给楚青若这个小贱人。于是他便寻思着,是不是该抓住这机会,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小贱人一下。

  谁知他心念刚起,便惊觉身后有人似乎一直在注视着他,猛地以一回头,发现一个身形高大,浑身黑衣蒙面的男子,双手报剑环胸,冷冷的看着他,把他惊出一声冷汗。

  “你,你是谁?”他害怕的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和你一样想要了那个贱人的命!”黑衣人开门见山。

  曹永廉被人戳穿心事,不免有些做贼心虚:“你,你说什么,我,我怎么听不懂……”

  黑衣人冷笑:“无所谓你懂不懂,你只要把这个给给楚青若戴上就好了。”说完,扔了一个和林国栋手上的那只,一模一样的锦囊在他面前的地上,然后眼睛一眨,人就不见了。

  若不是地上清楚明白的放着一个锦囊,曹永廉还以为自己是见到鬼了呢。

  于是,曹永廉便趁着中午休沐的时候,将两个香囊互换了。谁知楚青若着小贱人,竟这般的福大命大,这香囊最后竟到了闫倩倩的手里,替她挡了灾。

  说到这里,徐勇问他:“你可还记得那黑衣人,长什么样子?”

  曹永廉摇头:“从头到脚都是黑衣黑裤,外加黑不蒙面,着实不知道这人,长什么样子。”突然他又似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他的眼睛,似乎和别人有些不同,看过一眼绝对忘不了!”

  徐勇立刻朝左右使了个眼色:“给他笔墨,叫他画下来。”

  左右应下,转身去来笔墨纸砚,不料,就在曹永廉拿起笔,刚要画第一笔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飞镖,“咻~”一声就扎进了曹永亮后脖子,一声闷哼,曹永廉伏在案上,气绝身亡。

  徐勇已经算是反应很快了,在听到镖声的同时,已经抽出了佩刀,无奈只一眨眼的功夫,便错失先机,没能截住这支標,使的曹永廉命丧黄泉。

  懊恼的他,愤怒的命整个大营的人都出动,立刻搜捕凶犯,结果却一无所获。

  沮丧的他,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将军府领罪,傅凌云听完他的陈述之后,却并没有责怪他,只是命他回去好好休息,洗去一身的血腥气,免得吓到家里的女眷。

  徐勇离去后,傅凌云左思右想,还是扬声命人,将楚青若请了过来。

  “青若,此事你怎么看?”

  楚青若细细思量了一下:“首先,知道林国栋要送我香囊的,必定是学院里的人。其次,此人知道曹永廉与我的旧怨,其三,他能得到箐凰,鄙视和那死去的盗药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再者么,要我命的人除了曹家,便是墨国的那群人。只是……他们中间到底有何关联,我一时之间,还未想明白。”

  傅凌云见她紧皱着眉头,小脸一脸的苦恼,不禁心疼:“算了,多思无益,不如静观其变。”

  楚青若闻言,点头:“嗯,我也这么想,他们一次不成,也许还会筹谋下一次行动。他们动作越多,露出的破绽也越多。”

  上前将她拦在怀里,傅凌云用下巴轻轻的蹭着她额头:“青若,嫁给我,你可曾后悔?”

  “后悔什么?”她将双手环住他消瘦挺拔的腰杆,轻轻的问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的。”傅凌云无奈的叹了口气。

  楚青若轻笑:“那你也该知道我的答案的。”

  傅凌云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了很久,直到华灯初上……

  过了几日,闫倩倩的病好的差不多了,消了假,又重新回到了学堂。

  众人见到她回来,自是高兴万分,拉着她围成个圈,坐在一起说着话。

  忽听得窗外有人喊到:“闫姑娘,你出来一下可以吗?”

  众人回头,却是那林国栋站带着几分不安和内疚,低着头站在窗外。

  众姑娘一起发出打趣的嘲笑声:“哦,小山长,原来你们……”

  楚青若失笑的看着她们,年轻真好……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