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故布疑阵

第二百四十五章 故布疑阵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放课后,傅凌云接走了楚青若,闫倩倩和弯弯则在学院门口遇上了精神萎靡颓废的林国栋。

  “林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那么差,是不是病了?”闫倩倩见到他这般无精打采的模样,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不禁关心的问道。

  书院门口,晚风吹来,带着一丝凉意又透着挥不去的闷热,越加的使人心烦意乱。

  通往大街的书院台阶上,林国栋欲言又止。有些事情压在心头,很沉闷,可又无人能倾诉,为此他很是苦恼。

  弯弯向来是个直爽的,见他这样吞吞吐吐,要说不说的样子,忍不住心里烦躁,没好气的怼他道:“有什么话,要说就爽爽快快说,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看着就恼火。”

  林国栋被她一怼,火气也有些上来了:“我和你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可说的,说了你也不会信。”

  弯弯鄙夷的看着他:“你没说怎么知道我不信?再说了,谁知道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那么离奇,还需要担心别人信不信。我看啊,你就是故弄玄虚!”

  闫倩倩见两人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了,连忙将两人拉开:“弯弯,你别这么说林公子。或许他真遇到什么不方便说的事情呢?人家不愿意说,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问便是了。”

  “那我们走!我们还不乐意听了呢!”弯弯怒气冲冲的一把拉住闫倩倩,转身就下了台阶。

  林国栋追下来,连忙伸手拦住了她们:“别别,怎么那么小气,我也没说什么,怎么就生气了?”

  “那你到底要不要说?”

  架不住弯弯的追问,林国栋终于叹了口气,掐去了他去酒馆买醉这一段,将昨晚遇到诡异声音,今早又被人撞了个满怀,华丽呗塞上一包东西的事情,细细的说与她们听。说完,还将怀里的玉梨花簪子拿了出来,给她们看,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闫倩倩和弯弯听完他的陈述,弯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接过玉梨花细细的看着:“还有这样的事,你,你不会是遇到……鬼了吧!”

  “不会的,世上哪有什么鬼怪之说?都是人在装神弄鬼而已。你们看,这玉梨花不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么刻意放进林公子怀里的,不是人,又是什么?”闫倩倩向来严肃正经,从不信这些怪力乱神之说。

  林国栋也重重的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哦,对了,还有一张字条,上面歪七扭八的写着暗度陈仓四个字。”

  “字条呢?”闫倩倩和弯弯追问。

  “扔了,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要对笔迹寻人是不可能的了。”她们想到的,他早就想到了,那样的字迹,只会是徒劳无功。

  “那,你可有告诉若姐姐?”闫倩倩问。

  林国栋垂下头:“还没有。”这叫他如何启齿?

  闫倩倩和弯弯互看了一眼,闫倩倩:“林公子,这样,你先回去,我们现在就去一趟若姐姐家,将这件事情告诉她,看看那她又什么想法。”

  林国栋迟疑了一下,艰难的点点头。

  弯弯见他同意了,拉起闫倩倩转身就走,才走了两步,又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转头对林国栋说道:“此事,还有谁知道?”

  “黄岩!你们放心,他不会乱说的!”林国栋慌忙为黄岩向她们解释道。黄岩与他相交多年,他的为人,自己是信得过的。

  “嗯,那你关照他叫他千万别说出去,你也一样!”扔给他这句话,弯弯头也不回的拉着闫倩倩直奔少将军府而去。

  这几日,楚青若为了明宗交代的事情头疼不已。闫倩倩和弯弯来的时候,她正扶着脑袋,苦恼的叹着气。

  “若姐姐,你还在为香囊的事情烦恼吗?”一脚跨进书房,闫倩倩见她坐在红木的书案后,扶额叹息,心中过意不去。

  楚青若抬头,惊讶:“咦?你们怎么来了?”

  两人互看了一眼,遂将书院门口遇到林国栋,和他告诉她们的事情对她说了一边。

  “什么?竟有这样的事情?那他可有看清那人的长相?”楚青若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青若,何事这般惊慌?”傅凌云听见了书房中,楚青若的惊呼声,连忙走了进来。

  “文远。”又将此事与他重复了一遍。

  傅凌云听罢,沉默不语,思索良久,方才幽幽开口:“看来,应是那人没错了。”

  这般的装神弄鬼,藏头露尾,不是他又是谁!

  只是,以他对那人的了解,他绝不会仅仅为了青若便冒这样打的风险留在皇都城。

  想当初他帮助金阳老贼造反的时候,不就利用了陆秀莹和柳国舅父女将京城搅的鸡犬不宁?这一次,兵败,他又错失王位,他会这样安静的只图青若一人?

  他不信。

  就算是真的,他身上还有黄老爹父女,叶殇和连枫的血!

  这笔账他是无论如何都要与他清算的!

  “文远,如今他在暗,我们在明。此当初在我大炎藏身那么多年,都没有露出半点踪迹。如今他又存心藏匿,要将他揪出来,只怕绝非易事。”楚青若担心,百里晟如今穷途末路,怕是要狗急跳墙,万一他来个鱼死网破,这里可是京城,大炎人口最密集的城市,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闫倩倩和弯弯见他们夫妻俩如临大敌一般的紧张和愁眉苦脸,不禁心中也跟着着急:“若姐姐,我们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吗?”

  楚青若欣慰的朝她们一笑:“你们有心了,只是,此事干系重大,风险也大,你们两个姑娘家还是别插手进来。”

  “若姐姐,我们不怕!你不是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虽身为女儿身,可如今万岁不是开了女科,设了女官?若真是又妖魔鬼怪赶来咱们大炎兴风作浪,那我们也要当一当女钟馗,将它们一个个通通都揪出来!”弯弯义愤填词的说道。

  闫倩倩也将胸脯一挺,表示赞同弯弯的话。

  原本愁眉不展的傅凌云,被她们逗笑了,失笑的转过头看向楚青若:“有你当年的风范!”

  楚青若又好气又好笑:“你们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罢再也忍不住捂着嘴,三人笑做一堆。

  “其实,若是有她们帮忙,我们行事会更顺利些。”等她们笑够了,傅凌云才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闫倩倩和弯弯不禁惊喜:“真的?”

  “是,只是要劳烦两位姑娘,舍身犯险了!”傅凌云虽说已经想好了安排人在暗中保护她们,但对自己的提出的这个想法,仍是觉得愧对她们。

  “少将军,我们不怕!你就说吧!”

  楚青若无奈的和傅凌云对视了一眼,傅凌云悄悄的拍了拍她紧紧拉着他衣袖的手,示意她安心,然后徐徐的将整个计划细细的说与她们听……

  翌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三人和寻常一样,照常的上课,照常的放课。而傅凌云也依旧每日送,每晚接。一切都像平常一样的平静无异,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般的平静,却让林国栋有些看不懂。

  “闫姑娘!”

  中午休沐,他终于忍不住来找闫倩倩,两人一同来到了学院最僻静的一处小树林里。

  “你们可有将此事告知楚,哦不,傅夫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思量,他决定放下不该有的心思,好好读书。堂堂七尺男儿,读书总不能输给几个女子吧?

  再说,他爹有句话说得对,想要别人看得上你,你得有那个被人高看的资本! 若他还是这般的不争气,如何能叫楚姑娘注意到他?

  即便是她已经成亲了,他无望在感情上有任何逾越。但他可以期待有朝一日,能在朝堂上与她并肩作战。

  “有说啊。”

  “那傅夫人可有何看法?”他追问。

  闫倩倩一脸满不在乎:“没什么看法,她说不用理会,随他去咯。”

  “啊?她是这么说的?那,那我怎么办?若是他在来寻我,我,该该怎么办?”林国栋顿时傻眼了。

  “你啊?好办啊!”对他勾勾手指,“你过来,我跟你说,如果那人再来寻你,你就这样……”

  林国栋恍然大悟:“哦~原来你们……”

  “嘘~”起了个禁声的手势,闫倩倩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记得千万要保密啊!”

  林国栋捂着嘴,点点头:“嗯嗯,一定,一定。”

  “好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那快走吧,马上授课了。”

  等两人走远以后,林国栋的身后快速的跟上了一个身穿儒服,学子模样的男人,朝着另一处茂密的树木后看了一眼。树后,傅凌云朝他轻点了一下头,那人得了指示便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跟在了林国栋的身后,一路尾随着他而去。

  傅凌云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心里暗暗祈祷,这一次一定要将那人抓住,绝不可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让他死灰复燃!若是这次再让他走脱了,皇都城将再一次面临腥风血雨!

  他绝不会让他,再有机会伤害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伤害大炎任何一个百姓!他一定会将他找出来!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