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漏网之鱼

第二百四十六章 漏网之鱼

  心中忐忑不安的林国栋,回到课堂,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手交叉伏在书案上,将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细细的回味着刚才闫倩倩对他说的而那番话。

  忽然一本书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脸上,“国栋,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

  原来是黄岩用过午饭后,回来了。

  拿过书本,林国栋刚要开口,便想起了闫倩倩刚才对他的关照,于是笑着摇摇头:“没啥,就是在想夫子今日出的文章该怎么写。”

  黄岩一愣,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随即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你?林国栋,林公子,居然开始满脑子钻研起学问来了?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林国栋被他笑得有些恼羞成怒:“去去去,谁说本少爷不钻研学问的?我只是不像你那么喜欢显摆罢了。”

  黄岩凑近他,小声的问他:“你就老实和我说吧,你刚才到底在想什么?老实说你刚才是不是又再想楚姑娘,傅夫人?”

  “我……我……没有。”林国栋一下子蔫了,“想也没用,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

  黄岩不以为然:“哪又怎么样,咱们大炎又不像别的国家,女子非要守节。和离了以后不就可以改嫁了?”说着还用手肘敲了他一拐子:“到时候,你不就有机会了?”

  “唉……人家夫妻感情好着呢!”林国栋想起那日傅凌云来接楚青若的情景,到现在还酸得他难受呢。

  黄岩套着他耳朵:“好着?你可以想办法让他们不好嘛~”

  林国栋惊坐起来:“你胡说什么?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鬼祟的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包东西,悄悄的塞进了林国栋的手里。

  “这是什么?”

  林国栋好奇的拿着一个扁平的白纸包左看右看,不知道是什么用途。

  “这是一包软筋散,你把楚夫人约去客栈,我去把她相公叫来。”

  “我约她去客栈做甚?”黄岩此刻的脸,看上去有着让林国栋心寒的猥琐,相交多年,原来他竟一点都不了解他。

  黄岩一脸鄙视:“约去客栈做甚?都是男人,这还要我教你吗?”

  林国栋迟疑了片刻,然后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这才像个男人嘛!”黄岩一拍他的肩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林国栋被他拍的肩膀一沉,虚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日

  林国栋果然趁着中午休沐的时间,通过闫倩倩给楚青若递了一张字条,约她放学后,在城东的咸来客栈会面,说是有要紧事要跟她说,请她务必一个人前来。

  神色忐忑的回到课室,黄岩见状过来安慰他:“你放心,我保管能说服了少将军和她和离,让你们堂堂正正在一起!”

  “说服?你打算怎么说服?那可是和离啊!你,你就恁的肯定,你的计划一定能行?我看,黄岩,要不,我们就此打住吧。算了吧……”林国栋突然打起了退堂鼓。

  心里暗暗骂着他胆小如鼠,黄岩却扯出一张天底下最真诚的笑容,把胸脯拍的邦邦响:“怎么,你不相信我?那么多年的兄弟,我何时骗过你?你相信我,我说能行就一定能行,你就放心吧!绝对让你如愿以偿!”

  将信将疑的点点头,他叹了口气:“黄岩,如今我已骑虎难下,你,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黄岩目光灼灼:“你放心,我一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到了晚间,林国栋在客栈的门口,终于迎来了楚青若翩翩的身影。

  “傅……楚姑娘,这里!”激动的向她招着手,楚青若向他微笑示好。

  等坐下之后,林国栋有些紧张,给她斟茶的手抖得厉害,几次都将茶水撒在了外面。

  楚青若笑着接过茶壶,自己动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林公子,你找我来有何事?”

  陪着林国栋一同前来的黄岩,见他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不禁心中暗暗鄙视他的没用,脸上却笑着对楚青若说道:“国栋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想听听楚姑娘的看法。”

  “哦?什么样的怪事?林公子竟要找我来问看法?这倒也让我有几分好奇了。”端起茶杯,优雅的喝上几口后,楚青若放下茶杯,笑着说道。

  黄岩见她喝过了茶,便立刻站了起来寻借口:“那就让国栋慢慢和你说,我去方便一下。”

  楚青若朝他友好的点了个头,黄岩暗暗朝林国栋使了个眼色,见他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离去。

  一路飞快的来到了少将军府,向门卫递上了一早就准备好的门贴。

  过了一会儿,门卫打开门,向他行了个礼,沉着声音对他向着门里一伸手:“黄公子,请跟我来,我们家爷在里面等您。”

  黄岩跟在他身后,随着他七弯八转的在将军府里走着。

  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随着这人走到了远离将军府中的荒凉偏僻之地。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一般人家不是都应该在花厅里接待客人的吗?

  这满眼的竹林,小道,看着像牢房一样的屋子又是怎么回事?

  “小哥,请问你这是要带在下去何处?”黄岩问门卫。

  门卫哈哈一笑,将身子转了过来。

  黄岩一看,啊!这人不是之前收了他名贴去通报之人!

  只见那门卫,身材魁梧,虎背熊腰,虎眼狮鼻,皮肤黝黑,一脸的络腮胡子!

  不是徐勇,又是哪个?

  “你,你是何人?将我带来此处,意欲何为?”黄岩的小腿打着颤,望着眼前凶神恶煞一样的脸,惊恐的问道。

  徐勇摸了一把自己的络腮胡子,斜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啐~特妈的,废了半天的劲,竟然抓了一条小猫鱼,真他娘的没劲。”

  随即沮丧的一挥手,却干脆利落:“来人,拿下!”

  小路两边的竹林里,立刻冲出来一群将军府的亲兵,几下就将黄岩摁在地上,捆了个结实。

  黄岩又惊又怒,挣扎着喊道:“喂,你们搞什么?我是来给少将军报信的,为什么抓我?”

  亲兵们全不理会,只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不停的推着他往小路尽头,看着像牢房一样的房子方向前进。走到房子跟前,徐勇打开门:“到了,进去吧!你要找少将军,少将军在里面等候你多时了。”

  黄岩被推的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跌进了屋子。

  就见一个间空无一物的空荡屋子,正中间,面对面摆着两张椅子,背对着他的那张椅子上,赫然坐着身穿便服的傅凌云。

  “少将军?你,你究竟什么意思?为何抓我?”黄岩梗着脖子,怒问。

  傅凌云转身,皮笑肉不笑:“你以为为何?”

  黄岩咬牙切齿:“我怎么知道?”

  徐勇上去,对着他的脚弯处便是一脚。黄岩吃痛,脚一软,单膝跪了下来。“特妈的,还给老子装傻!黄岩!”

  回头恨恨的看着徐勇,黄岩此刻的脸看上去就像要吃人一样的狰狞。“少将军,令夫人与南山书院山长之子林国栋,现正在城东的咸来客栈幽会,我本敬重与你,好心过来报信,想带着你去捉奸。可是一进门,你二话不说,叫人将我诓骗来这里,又是捆,又是踢的,究竟是何意思?”

  徐勇脸色一变,上前对着他就是一记耳光,蒲扇大的手掌一下煽得黄岩口吐鲜血,眼冒金星,跌坐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特娘的,你说别的,也许我们还会信你几分,你说少夫人和别人幽会?捉奸?呵呵,你用用脑子,那千里寻夫的,难不成是你娘?”

  黄岩在地上挣扎蠕动:“千里寻夫又怎么样,难保她不会寂寞难耐,看见青春少艾的林国栋不蠢蠢欲动?”

  傅凌云眉头一动,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徐勇也被气笑了,忍不住上前一顿拳打脚踢:“去你娘的寂寞难耐,老子看你是骨头痒的难耐吧?你特么用你的狗眼看看,窗外是谁?”

  蜷着身子,黄岩抬起已经鼻青眼肿的脸,向着徐勇值得方向看去。只见板着脸孔,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楚青若,和同站在她身边,失望的打量着自己的林国栋,赫然站在这房间刻意被打开的窗口外面。

  “你,你们?国栋,原来你竟是和他们一伙的?这么多年兄弟,你竟然出卖我?”黄岩阴沉的咬着牙。

  林国栋沉痛的看着他:“黄岩,我,我正是念在那么多年的兄弟情分,劝过你休手的。”

  黄岩大怒:“你劝我休手?你别搞错了,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竟然倒打一耙?”

  “黄岩,你确定你这么做,真的是为了他?”楚青若见林国栋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开口直接揭穿他的真是目的。

  “我,我当然是为了他,不,不然你说我为了什么?”黄岩心虚的回答道。

  傅凌云这才悠悠的开口问道:“黄公子,敢问令尊名讳?”

  黄岩顿时如遭雷劈,吃惊的无法言语,只睁大了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傅凌云,额头已是满头大汗。

  徐勇说的没错,他确实是条鱼,一条漏网之鱼!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