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错有错着

第二百四十八章 错有错着

  “那如果你有事情找他的话,又是怎么联系他?”

  目送林国栋伤心欲绝的身影离去,楚青若在心中暗暗叹气:少年,这就是人生,这是世上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报。转头迎向傅凌云若有深意的眼神,心头暖意涌动。

  黄岩回过了神:“我能有何事找他?都不知道他是何人~”

  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线索又断了。

  傅凌云皱眉,朝门外点了点头,门外的亲兵会意,走了进来将黄岩押了出去。

  徐勇:“先将他压到地牢去,等万岁指示过以后再看怎么处理他。”

  亲兵们道了声“是!”便押着垂头丧气的黄岩走出房间。黄岩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不甘的问道:“那人究竟是何人?”

  楚青若一脸严肃:“墨国九世子!”

  “哈哈哈,不冤,不冤。”黄岩仰天大笑,却比哭还难看,难听。“我有个请求,傅夫人。”

  “黄公子请说。只要不为难与我,我定当竭力。”

  黄岩抹了一把脸:“这件事情请你们不要告诉我娘。我娘若是问起,就说我在书院用功,这几日就不回去了。我若身死,劳烦夫人告诉她,我,我认识了一个墨国女子,随她去了墨国生活,以后再也不回大炎了。”说到这儿,他竟哽咽了起来:“你就替我告诉她,我是个不孝子,抛下了她,叫她自己好好过日子,不要再记挂我这个不孝的儿子了吧。”

  想不到,这黄岩到还是个孝子。

  楚青若和傅凌云互看了一眼,见傅凌云微微点头,这才扬声爽快的说了一句:“好!”

  黄岩感激涕零:“多谢……”

  亲兵退了他一把:“走吧。”

  押走了黄岩之后,徐勇突然像泄了气的鱼泡一样,无精打采的又重新蹲在地上,一手挠着头:“哎,费了那么大劲,只逮到这条猫鱼,真他娘的晦气。”

  傅凌云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自己也烦恼着。还以为可以将百里晟这混蛋钓出来了,谁知,来的竟是黄岩这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又白费心机了。楚青若也皱着眉头,无计可施。

  转眼到了晚上,黄岩坐在冰冷的牢房里,呆呆的望着铁窗发呆。

  自己这是遭人利用了? 那人竟是墨国的九世子,带兵攻打大炎之人?

  心中正懊恼不已的时候,就听身后一阵轻笑:“怎么,黄公子这是在忏悔自己的罪行吗?”

  黄岩猛地回神,就是这声音!

  墨国九世子!

  愤然的回过身子,他怒气冲冲的走到铁栅栏之前,双手抓着栏杆,咬牙切齿的问道:“你究竟为何这般陷害我!”

  栏杆外,站着的正是一袭黑衣的百里晟,双手抱胸,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似笑非笑:“我可是如你所愿,在帮你啊?如何说是陷害你呢?”

  “你明明是敌国之人,你却教唆我去杀了自己国家的将军,这不是陷我于不义,是什么?”

  “陷你于不义?啧啧啧,黄公子,看你这话说的。你父亲谋逆造反,你心中却还念念不忘与他复仇,你觉得你还算得上是有义之人吗?我只不过起轻轻的推了你一把,你若心中没有恶念,又怎么会乖乖为我所用?”

  百里晟不屑的说道。

  他最痛恨便是这种人,明明一肚子的男盗女娼,却偏要装作无辜受骗,迫不得已的样子。明明心中早就恶念丛生,偏偏还要扮做高洁之士,被人陷害的模样。

  这样的人,就该撕下他的假面具,伪装,叫他的真面目,毫无掩饰,赤条条的曝晒于人前,才叫人痛快!

  这个黄岩是这样,那个百里禄善也是这样!一个两个都叫人这般的厌恶,恨不得杀尽了他们才好!

  伸手将别在腰后的扇子拿在手中,潜在手心里敲着,边往前走了一步,贴近了铁栅栏:“你既然觉得冤枉,那本王就给你个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黄岩看着百里晟向着自己慢慢的一步步靠近,昏暗的牢房走廊烛光下,百里晟的脸忽明忽暗,阴晴不明,手上虽然拿的是把扇子,却让他升起了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那是一把能杀人的凶器。

  “你,你要做什么?”虽然隔着牢房的栏杆,黄岩依旧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来人,来人啊!”

  突然,他放声大叫。

  是不是只要抓住了他,自己就可以带功赎罪?

  百里晟的脚步一滞,万万没有想到,这人竟会来这招!莫非自己中了圈套,他们是故意将这人关在这里引自己上钩的?

  此地不宜久留!

  本就疑心很重的他,想到这里,再没有刚才的淡定。恼恨的看了一眼牢房里还在放声大叫的黄岩,一转身,毫不犹豫的飞快离去。

  黄岩错有错着,一念间反而救了他自己。

  只不过片刻,徐勇便领着人冲了进来,身后的士兵个个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他娘的,什么事大吼大叫!”

  劫后余生的黄岩,浑身汗淋淋:“刚才,刚才那个九世子,想要杀我……”

  徐勇吃惊:“什么?那厮刚才来过了?走了多久?”

  “没多久……”

  不等黄岩说完,心急的徐勇立刻一挥手:“快,全府戒备,全力搜捕百里晟,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然后他自己则飞快邪恶向玉笙苑跑去。

  “爷!刚才百里晟那厮闯进了牢房,企图杀黄岩!”

  傅凌云闻言沉思,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站了起来:“徐叔,走!”

  徐勇一头雾水:“去哪儿?”

  “去牢房!”

  百里晟出了牢房,其实就藏身在牢房门口一颗枝繁叶茂的树上,并没有走远。

  这就是灯下黑。

  当徐勇从牢房里出来的时候,他又悄悄的尾随着他到了玉笙苑。他第一次来来傅凌云的将军府,没有人带路,他又如何能在最短的时间找到他想要找的人呢?

  看着傅凌云带着徐勇匆匆的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隐在暗处的他冷笑了一声,反身向玉笙苑的另一处走去。

  那是楚青若和傅凌云居住的卧房。

  楚青若正在挑灯夜读,今日里白夫子布置了一篇文章,题目起的奇怪,令她深感无从下笔。

  正在苦思冥想的时候,就听卧房的门发出一声轻响。

  “文远,你先睡吧,我写完今天的功课就来。”她没回头,只当是傅凌云回房。

  “青若~”一声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忽然响起。

  楚青若闻声大惊,正要回头,却被来人飞快的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晟先生?你竟然还没死?”这厮竟没点她的哑穴?“你就不怕我喊人来吗?”

  那厮轻笑,“你不会,要喊,你一开口便喊了。”

  “你深夜闯进我家究竟意欲何为?”楚青若怒道。

  她不是不想喊,而是她太清楚这厮的为人!这一院子的大大小小,只怕是还未等到文远来,便都要被他杀尽了。

  这样的险,谁敢冒?

  百里晟悠悠的走到了书案的一侧,弯下腰细细的看着她哪久违的侧颜:“青若,我想你了。”

  说着,伸手轻轻拂上了她的脸,将她的脸转了过来。

  楚青若低垂着眼眸,不去看他。

  百里晟心中不悦:“怎么,你很希望我死?”

  见她沉默不语,他越发的生气:“你希望我死在姓傅的手里?”

  楚青若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有了反应,缓缓的抬起头:“是!”

  百里晟闻言,顿时心如刀割,如被人凌迟一般痛彻心扉。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江山,王位,身份地位,权利富贵,所有的一切!

  他只求老天怜悯,将他心爱的女人赏给他,哪怕此生都要像个丧家之犬一样的活着,都没关系,只要有她在身边,他便知足了。

  可惜,老天终究还是舍弃了他。

  连他这最后一点点的希望都不给他。他最心爱的女人竟然亲口说,希望他死!老天,你对我百里晟是何其的残忍!

  傅凌云领着徐勇,一路飞快的赶去牢房。

  徐勇见他这般的着急,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爷,何事这般紧张?”

  傅凌云挥手示意亲兵打开牢门,“徐叔,黄岩有问题!”

  徐勇大惊,随他一同走进去,两人站在牢房外一齐看向仍在瑟瑟发抖的黄岩。

  傅凌云上前一步,正色道:“黄岩,百里晟何故要杀你!”

  黄岩抱着头,如得了魇症一般,不停的呐呐自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徐勇却是明白了,大喝一声:“黄岩,你还不老老实实交代?若是你什么都不知道,他为何要冒险潜入戒备森严的将军府,也要杀你灭口?”

  “灭,灭口?”黄岩如梦初醒:“对,对,他刚才就是想杀我来着。我,我……好,我说!”

  “快说!”

  黄岩咬牙:“他要杀我灭口,应该是为了**的事情!”

  傅凌云和徐勇脸色大变:“什么?**?”

  “对,他叫我为他买了许多的**!”

  “有多少?”

  “足以炸飞整个皇都城!”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