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妇姑勃溪

第二百四十九章 妇姑勃溪

  那天,被百里晟点了穴道的楚青若,在他走后,便喊来了人,并通知了傅凌云,傅凌云匆匆赶了回来,得知那厮竟这般的胆大妄为,也是恼恨不已。再命人去追捕,那厮却是早已走脱,不见踪影。

  随后,黄岩就立刻被秘密的转移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百里晟自那天以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有半点动静。

  转眼,又要到过年了。

  傅府上下都在忙着办年货,就在大家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傅家突然来了一个人,彻底破坏了楚青若的好心情。

  来的人,正是许久没有消息的楚文红!

  连富自连枫走后,被韩灵儿强行拉去了她的将军府居住,康子也不容他拒绝的将她人做了义父。在他们的细心照料之下,老人终于走出了悲痛,慢慢的,身体好了起来。

  这不,要过年了,闲不住的连富便自告奋勇的回了傅府,张罗起采买的事情。

  今日一早,他刚跨出大门,便看见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女人,正扶着墙,探头探脑的往傅府的大门里张望。连富匆匆从她身边走过,心中却是诧异:这人好生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个,老伯!”那女人在他身后,将他喊住。

  连富止步回头,看了看左右:“你,你在喊我?”

  那女人点点头:“老伯可是傅家之人?”

  “我是傅府的管事,请问这位大嫂是……?”

  那女人欣喜若狂,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你是连管事?太好了!麻烦你帮我进去通报一声,我是你们少夫人的姑姑!”

  连富上下打量着她,看着像,但又不像。

  少夫人的那位姑姑,他没见过,但却有耳闻。

  阿枫在世的时候,也曾和他说起过这位“令人称奇”的姑奶奶。跋扈蛮横,刻薄无礼,嗜赌如命,愚不可及,却又喜欢自作聪明。

  再看眼前这位,说话有礼温和,甚至有些卑微,和阿枫说的哪里有半点相似之处?这,这是少夫人的姑姑吗?别是自己遇上了骗子,来冒认亲戚的吧!

  见连富迟疑,那女人不禁着急:“真的,我真的是她姑姑,不信你可以叫周妈妈,或者春菊,夏荷来看,看看我是不是楚文红。不然叫康子来也可以。”

  连富这下信了,能叫的出少夫人身边人的名字的,一定不会是假冒的。

  连忙将她请进傅府,请她在花厅稍后,自己则赶紧去了玉笙苑禀报。

  不一会儿,周妈妈便领着春菊匆匆赶来,一看果真是大姑奶奶,忍不住吃惊不已。

  怎么才一两年不见,这大姑奶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仅苍老了许多,就连脾气也变了许多,变化大的都叫人不敢相认。

  “大姑奶奶金安。少夫人去了学堂,我已经命夏荷去寻她回来了,大姑奶奶你且稍等片刻。”周妈妈心中有疑问,却没问出口。还是等小姐回来亲自问吧。

  很快,夏荷随着楚青若回到府中。周妈妈已将楚文红请去了玉笙苑等候。楚青若一跨进玉笙苑的花厅,楚文红便痛不欲生的抱着她大哭起来,将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楚青若赶紧示意周妈妈将她扶住,有名春菊夏荷为她换过了热茶,递上了帕子,等她宣泄过之后,才开口问她:“姑姑,你这是怎么了?东临呢?”

  楚文红抽抽涕涕:“东哥儿,他成亲了。”

  “哦?那你这是……”

  “若姐儿,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好,千不该万不该,可我终究是你的亲姑姑,求求你,救救我们吧!”说到这里,楚文红号啕大哭不算,竟然起身给楚青若跪了下来。

  楚青若大惊,连忙起身将她扶了起来。

  楚文红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那年我为了躲避滚地龙,带着东哥儿连夜离开了木瓜巷的宅子,去了鲁郏县居住。后来有媒人来家中说媒,说是县上的首富之女看上了东哥儿,我一时贪财,见她们家陪赔了许多的嫁妆,姑娘又生得周正,便,便应下了这门婚事。”

  玉笙苑院里众人面面相窥,姑娘周正,嫁妆也不少,那这门婚事应该不错呀?

  “那姑奶奶你又如何落得这般田地,照理说东哥儿也不是个不孝的啊!”周妈妈憋不住开了口,若要说东哥儿将楚文红弄成这般模样了,她周翠儿头一个便是不信的。

  楚文红点头:“是,东哥儿是个孝顺的,他成亲之后,将我接过府一同生活。刚开始,他那媳妇倒也是温顺孝顺,可后来,日子长了,就渐渐开始嫌弃起我来。”

  楚青若心下明了,若是寻常嫁娶倒也罢了,媳妇少不得要看婆婆的脸色。可如今东哥儿算是入赘了女方家,还带着个老娘,着楚文红又是个骄横跋扈惯了的人,日子久了,媳妇自然要不高兴的。

  “姑姑可是又去赌钱了?”楚青若一猜就猜到了,准是楚文红又故态重萌了。

  楚文红尴尬的低下头:“没,没怎么赌,就偶尔,偶尔去玩了两把,都不大的。输赢就几角银子而已。”

  “呵,敢情大姑奶奶来这里喊救命,是想要借银子救命是吧?”周妈妈气不打一出来,一扬声:“春菊,送客!”

  “别,别,我不是来借银子的,我不是借钱的,我真的是来找若姐儿救命的!”楚文红一听周妈妈喊送客,竟急得眼泪直下,又给周妈妈跪下了。

  这下吧周妈妈也惊着了。

  这下她们都信了,人若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份上,绝不会成这个样子。

  楚青若连忙再次将她扶起:“姑姑,你慢慢说,我听着呢。”

  周妈妈见她都这般模样了,便不再出声,静静的站到楚青若的身后去了。

  楚文红拉着楚青若的手,凄苦的说道:“若姐儿,我知道我这人不招人待见,可我却从未伤害过我的孩子啊!即便是莒姐儿这般的痴傻,我也从未层嫌弃过她,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一个做母亲的有怎么可能会去害他们呢!”

  这点楚青若倒是不否认的,她这人虽然混不吝给,莒姐儿和东哥儿倒是养的不错的。

  “如今莒姐儿不在了,我越发的想东哥儿过的好些。那媒人来提亲的时候,我也曾亲自去女方的府上相见过东哥儿媳妇的。见她进退有序,举止温文有礼,性子看上去也是个不错,才应下了这门婚事的。你想想,我如今就这么一个儿子了,难道我会推他下火坑不成?”

  “那后来呢?”楚青若问。

  姑姑此举也算是稳妥,这门婚事理应是好的,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楚文红说到此处,突然咬牙切齿,把众人吓了一跳:“没成想,他们竟然骗婚!”

  “骗婚?”众人惊叫。

  只听说过男人骗婚,头一回听说女方家骗婚的。

  “对,就是骗婚!原来她们家有两个孪生女儿,大女儿温婉贤淑,是县上远近闻名,竞相求娶的才女,而小女儿却是刁蛮任性,不学无术,是县上远近闻名的恶女,无人敢娶!那小恶女一日在街上相中了东哥儿,她们家便派了媒人上门来说亲。见我要求先和姑娘相见,便欺我和东哥儿是外乡来的,不知道情况,竟用了姐姐代替了妹妹与我相见。”

  楚青若听到这里,也是有些气愤了,确实,这般行为分明就是有心欺骗。“可是那小女儿与东哥儿成婚之后,对你不好,不肯孝敬与你?那你就退还人家的彩礼,陪嫁,让东哥儿休了她便是!”

  楚青若心中生出疑问,楚文红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竟会由得那恶女这般的欺凌他们娘俩?转眼看向哭的正伤心的楚文红,却见她哭的是情真意切,并无半点虚假之色,不禁犹豫起来,她究竟该不该信她一回呢?

  “若姐儿,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吗?只是,那小恶女凶悍异常,不仅对我每日里拳打脚踢不算,就连东哥儿若是上前为我说几句话,都要被她一顿好打!我那可怜的东哥儿,现在别说读书赶考,如今每日里若是不把帐算完,要挨一顿打不算,就连饭都要没得吃了。 ”

  别说休她,便是东哥儿拿起个笔,写个文章都要被她捉去细细解释,写的究竟是何内容是不是含沙射影的骂她!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边又是一顿毒打!

  这,这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呀~”

  楚文红越讲越伤心,忍不住伏在了茶几上,用力的捶着自己的心口,痛哭起来。“都是我蠢,是我害了东哥儿啊……都是我这个做娘的没长眼睛,害了他啊!”

  边哭边拉起衣袖,“若姐儿,你看,你看,这些新伤旧痕都是这恶妇打出来的,我的东哥儿身上也是这般。我,我这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偷偷的跑了出来,厚着脸皮来找你。若姐儿,看在亲戚异常的份上,你去救救东哥儿吧!求求你了。以前的事情都是我哦不好,我遭报应,我活该!可东哥儿是个好的,他不该遭这个罪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