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五十章 恶女张欣

第二百五十章 恶女张欣

  抬眼往楚文红身上看去,果然手臂上满是伤痕,纵横交错,像是鞭子抽出来的,可想而知身上衣服遮盖的地方,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再看她的脸也明显苍老了许多,短短一两年间,她的头发竟然也白了一大片。

  这下,楚青若信了,也怒了。

  一掌拍在身边的茶几上,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竟有这样的事情?”

  一个做妻子的,竟然连相公都打?

  夫妻之道,楚青若向来信奉互敬互爱。

  男人动手打妻子,固然遭人唾弃,这女人如此这般的殴打丈夫,同样也让人难以容忍。

  若说楚文红被那恶女殴打,自己倒还有几分能理解,可东哥儿向来性情温和,绝不是个会与人轻易起争执的好性子。若是说连东哥儿都整日挨打,那就不能忍了。

  想到这里,楚青若扬声叫来康子:“备马车!去叫徐叔点上一百亲兵,府外候命!”

  门外康子诧异:“少夫人,这是要去哪儿?”

  向来亲和的少夫人,竟然还点上了一百亲兵,看这架势,像是要去打群架啊!

  徐勇随着楚青若一同来到了鲁郏县。

  笃笃笃

  徐勇上前敲门。

  就听门内一个尖锐的女子声音,恶声恶气的吼叫道:“你是死人吗?有人敲门听不见吗?”

  “我正在做账,你叫下人去开一下门不就好了?”一个男子声音不耐烦的说道。

  楚青若听出,这声音正是公孙东临,东哥儿。

  她和楚文红互看了一眼,楚文红垂眼,苦涩的点点头。

  几人下了马车之后,周妈妈朝徐勇使了个眼色,徐勇呼了口气,越加的用力拍了拍门:“喂,又喘气的吗?快开门!”

  就听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从门缝里露出一双满是疑惑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们。

  “你们找谁?”

  门背后是一个干瘦的小丫头,十来岁,面黄肌瘦,穿着一身虽然旧,但却洗的非常干净的衣服警惕的问道。

  周妈妈推开徐勇走上前,堆起亲切的笑容:“姑娘,我们是你们姑爷的亲眷,经过这里,听说他成亲了,想来看看他。”

  “喜鹊!你这死丫头,到底谁敲门?闲人的话,就赶紧打发了,赶紧滚进来干活!”门里又传来女人恶声恶气的怒骂声。

  这个叫喜鹊的小丫头害怕的应道:“啊?欸……是,小姐。”转头又对门外的周妈妈歉意道:“对不住哈,我要去忙了,你们,你们快走吧!姑爷不会见你们的。”

  楚文红一着急,上前伸手抵着门:“喜鹊,是我,快开门!”

  喜鹊吃惊:“亲家奶奶,你,你怎么回来了?”

  门里恶女的声音又响起,不耐烦的骂道:“你这死丫头又存心找打是吗?打发个人磨磨蹭蹭的!我告诉你,今天这些活要是干不完,你就别吃饭了!”

  喜鹊一缩脖子,无奈的回头:“小姐,是,是亲家奶奶回来了!”这,到底是放她进来呢?还是要赶她走呢?小姐没指示,她她可不敢擅自做主啊!

  “什么?这个老不死的还敢回来?”随着一声怒骂,大门被唰的一下打开,喜鹊低着头,快速的让到了一边。

  众人放眼往门里望去,就见一个身材婀娜,穿着上好的丝绸做成的窄袖衣裙,梳着好看的发髻,五官精致,面目姣好,却神态凶狠扭曲。两只袖子被高高撸起,一手拿着一根马鞭,不停的在另一个手的掌心敲打着。

  垮着肩,斜着眼,看了看面前的楚文红,又扫了一眼她身后跟她一同前来的楚青若,和她带来的这些人,不屑的一撇嘴,嘲讽道:“怎么?老不死的,还没死啊?还搬救兵来了?”

  楚文红本能的一缩脖子,但转念一想,不对啊,如今她可是有人撑腰了,怕她做甚?

  又将背挺直了,脖子一梗,壮着胆子说道:“你,你这恶妇,快让我们进去!我是你婆婆,你敢对我无礼?”

  恶女嗤笑:“婆婆?你算哪门子的婆婆?你和你那穷酸儿子,吃我们张家的,喝我们张家的,你竟然还敢给我摆起谱来了?找打是不是?”

  说着,一瞪眼,扬手就要给楚文红一鞭子。

  看样子楚文红没少挨她的鞭子,都被她打怕了。本能的一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躲到了身边周妈妈的背后,抬起一手,护着脑袋。

  徐勇眼明手快,一劈手便将她的鞭子夺了过来,小恶女一愣。

  楚青若实在看不下去了,朝康子一努嘴,康子上前,一把推开小恶女,向楚青若比了个手势:“少夫人请~”

  提起裙子,抬脚跨进院子,她环视了一圈。

  这座二进的院子,左侧下人房厨房,右侧是茅厕和柴房。正面是花厅。

  而柴房的门口,楚青若见到了,脚边一堆七零八落的柴火,手拿着斧头,呆呆的站在那里却满脸惊讶,双眼湿润的东哥儿。

  “表姐,表姐……呜呜呜……”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苦不堪言的日子,使的这个堂堂的七尺男儿泣不成声。

  他恨自己没用,连自己的娘亲都保护不了。还要娘亲这把年纪了,逃了出去,长途奔波请来表姐救他们!

  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楚青若犹记得当年祖母过世时,初见他们两兄妹的情景。

  满天大雪,天地一片洁白,雪地上两个小人儿,一个粉雕玉琢如同一个白丸子,一个天真烂漫像一只小麋鹿。

  转眼间,便已是物是人非。

  小麋鹿留下个嗷嗷待抚的女儿,随着她心爱的阿殇去了。

  而当年的小白丸子,如今却站在她的面前,痛哭流涕,满脸沧桑。

  楚青若一阵心酸,忙和周妈妈快步上前。周妈妈揽住了他,同他一起放声大哭:“我的表少爷,你,你这是怎么了。我可怜的表少爷,你,可真是糟了大罪了!”

  小恶女如梦初醒一般,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楚青若面前,瞪着眼睛,伸手便要去推她:“你是谁?敢擅闯我家?知道我是谁吗?”

  她的手还未碰到楚青若,便被康子一把拧住了。

  楚青若看也不看她,只温柔的看着东哥儿:“东哥儿,别怕,表姐来了,表姐带你和你娘回家!”

  楚文红也走了进来:“东哥儿,都是娘不好,是娘害了你!”

  “娘,你别这么说,这不怪你,是,是我的命不好。”东临安慰她道。

  说罢,母子俩抱头痛哭,甚是凄苦。

  朝着小恶女轻蔑的一笑,楚青若淡定的挽了挽头发:“你是哪个?”

  小恶女见她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只当她是有恃无恐,又瞪着拧着她手的康子,恶声恶气道:“我张家在这个县跺一跺脚就叫你们全部都粉身碎骨!你个狗奴才,还不放开我?”

  “哦?你张家好大的权势啊!”楚青若反唇讥讽。

  跺一跺脚就叫他们粉身碎骨?呵呵,好大的口气!她的万岁兄长,倒是可以来向她来学习学习,这架势,可比他威风多了。

  小恶女洋洋得意:“知道怕了,还不叫你的人放开我的手,全部都给我滚出去!”

  楚青若轻笑:“大家都听见了吗?咱们这位威风的表少夫人,叫你们滚出去呢!”

  徐勇和带来的一百亲兵顿时大怒,纷纷抽出腰刀。

  徐勇一声大喝:“我等奉命保护将军夫人,现在我怀疑你意图刺杀朝廷命妇,闲杂人等全部让开!”又用刀尖一指小恶女:“凶犯在此,还不快与我拿下,带去县衙严加审问!”

  亲兵们齐声高喝,响声震天:“是!”

  不等小恶女反应过来,便过来几人七手八脚将她捆住。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竟敢绑我?喜鹊,快去老宅,把爹和大哥叫来!”小恶女一边挣扎,一边不买账的喊到。

  想吓唬她?

  没门!

  不就是一百个打手吗?

  她们家多的是!谁怕谁?

  去了县衙,那县老爷都要卖她大哥几分面子,她倒要看看,到时候是谁先求饶!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一路来到了鲁郏县县衙。

  一路上,围观的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

  “快看,那不是张家的小恶女吗?怎么叫人捆了?”

  “可不是,谁啊,这么大胆子敢绑她?”

  “不知道,走走,去看看去!”

  在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中,康子敲响了鸣冤鼓。

  很快,老爷喊了升堂。

  啪,惊堂木一拍,老爷指着堂下跪着的康子,问道:“堂下何人鸣冤?”

  楚青若抬眼看去,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县老爷五十不到,身材微胖。一张像白面团一样的面孔上,两只“天不亮”的小眼睛瞪的溜圆。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清水县县令陈敬致。

  康子却不认得他,拱手道:“在下,皇都人士,耿康,替我们家表少爷,状告贵县首富张家,骗婚在先,虐待在后,请老爷为我们家少爷申冤!”

  陈敬致一愣,张家他知道,那家的女儿小的那个确实凶恶。可这状告女家骗婚?闻所未闻啊!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