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学院欺凌

第二百五十三章 学院欺凌

  扬声,楚青若又将康子叫了回来:“和大理寺少卿说,若是她们家来人,就叫她们拿银子赎人,有空的时候,请少卿多安排些人去木瓜巷转转,像这样的流民,那一带可是时常会有的呢~”

  康子知道她的意思了,便没有继续追问,只点了点头照了她的意思去行事,笑着离去。

  大理寺少卿是个刚正之人,大理寺在他的治理下成了个清水衙门,如今有这般好的发财机会,自是不该让他白白错过的,提点一下,也好让他放心的收银子。

  天大的富贵,也挡不住流水的账不是?

  果然,一来二去的,张家果真消停了不少。

  东哥儿和楚文红也是松了一口气。

  一大早,好不容易的了清静的楚青若刚踏进课室门,便听见弯弯在与人争执。

  “这里是她的位置,凭什么你一来,便要让给你?”

  这是怎么了?

  楚青若就见一群家丁模样的男子,背朝着课室大门,将前面而情景挡住了,看不清前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只听见弯弯的声音从这群人前面传了过来,还有闫倩倩的。

  “这位姑娘,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小兰从进了学堂便坐在此处,你怎可这般的仗势欺人,毫无道理!”

  又听一女子声音响起,嗓音清脆好听,语气却跋扈蛮横:“哼!哪又怎样?本小姐看上她这个位子是她的福气。喂,你!赶紧把位子给本小姐让出来啊,别给脸不要脸!”

  同时一个卑微软弱的声音也响起:“算了,弯弯姐,你,你别在和她吵了。”

  楚青若听到这里,忍不住波开了人群走了进去。

  弯弯和闫倩倩见到楚青若来了,闫倩倩朝身边一个身材瘦小的小姑娘一指,小声告诉她:“这位子一直都是小兰的,她是今日新来的学子,一来就要小兰坐到别处去。”

  学院欺凌,不仅存在于男学子之间,女学子之间也有。

  看她身穿绫罗锦缎坐成的襦裙,前呼后拥,一看就是高门子弟。反观那个被抢了位置的小姑娘,粗布简钗,神色卑微,高下立见,一看便知寒门子弟。

  “喂,我劝你让开,少管闲事!”新来的小姑娘带来的家丁,趾高气扬的上下打量着楚青若,气焰嚣张的说道。

  又是个仗势欺人的,楚青若冷笑:“我不让又如何?”

  弯弯更是伸手一把将名叫小兰按回到她自己的座位上:“小兰,这个位子是你的,为何要让她?人善人欺,马善人骑。你这样一味地退让,只会让她变本加厉的欺负你!大不了,我们闹到山长哪里去,谁怕谁!”

  不料,小兰却胆小如鼠,伸手拿了自己的书袋子,紧紧的抱在手里,低着头:“算了,还是让给她吧。不要你们再吵了。”

  闫倩倩怒其不争:“小兰,你!”

  小兰缩着脖子:“对不起,弯弯,倩倩。若姐姐,我知道你们是在帮我。但是我真的没事的,我坐哪里都可以的。”说完,快步的走到角落,无人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新来的女子洋洋得意的看了楚青若她们一眼:“哼,还是她识时务。”

  弯弯气的一跺脚,楚青若不再言语,同闫倩倩一起,将她拉回了自己的位子。

  “哎呀~~现在的人啊,就是不自量力,蚍蜉也妄想撼树,哼!”洋洋得意的坐到了抢来的位子上,一名家丁马上上前为她放好了书本,笔墨纸砚:“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

  弯弯大怒,正欲发作,却闫倩倩一把按住,楚青若也朝着她摇摇头,弯弯无奈,只好愤愤的从书袋子里抽出一本书,重重的拍在案几上。

  “没有了,你们退下吧。”靠在位子上,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她带来的人如潮水一般退出了课室。

  不一会儿,李夫子走了进来,喊了声“授课。”

  众人行过礼之后,李明镜开始点名。惊讶的发现,小兰的位子上坐着一个陌生面孔,不禁好奇的边看着花名册,边问道:“你是……今日新来的学子……叫白雪,是吧!”

  白雪花痴状看着李明镜,被他好听的声音这么温柔的一问,顿时抬手扶了扶发髻,坐直了身体,挺了挺胸,嗲声嗲气的朝着李明镜抛了个媚眼:“正是小女,夫子往后还请多多关照哦~”

  李明镜微微收敛起笑容,嘴上客气的说道:“白小姐言重了。”不再与她多言,转身回到前面,开始授课。

  到了午间休沐的时候,弯弯和闫倩倩挽着楚青若,三人同走出课室的时候,就见那白雪拿着书本,缠着李明镜,不停的问东问西,边问还边不停的将身子往他身上凑凑。

  李明镜不停的往边上躲,躲到无处可躲的时候,还险些从椅子上面掉了下去。

  三人捂着嘴偷笑着走出了课室。

  “哈哈哈!”一出课室,弯弯便笑的弯下了腰:“若姐姐,你看到她那个样子没?”说着便学起白雪的样子,嗲声嗲气的,勾住了闫倩倩的下巴:“夫子~这一题人家看不懂嘛,你在给人家,讲讲嘛~啊,厚~好不好嘛?”

  闫倩倩也失笑,拍开了她的手,狠狠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呀,你要能学得她三分,何愁打探不来消息!”

  她的这句话似是提醒了弯弯一般,她连忙将神色一敛,正色道:“说起这个,若姐姐,不知道,少将军那里可有什么眉目吗?”

  楚青若闻言皱起了眉头,摇头:“一无所获,你这里呢?”

  “我已经拜托了我爹,请他让江湖上的朋友们四处打听,皇都城中能堆放大量货物的地方,暂时还没有消息。”

  闫倩倩得父亲是个山长,不如她父亲开武馆的人脉广,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她是半点忙都帮不上。

  楚青若失望却不气馁:“无事,那就只有继续劳烦伯父暗中查探了。”

  百里晟屯放**的地方,一日没查出来,皇都城的百姓们头上一日便犹如高悬着一把利剑,随时可能落下,要了许多人的性命。

  对着弯弯她们,她又不能说贼人堆放的是足矣炸毁整个皇都城的**。若是这一消息走漏了出去,只怕全城的人都要陷入了恐慌之中。

  整个下午,楚青若都愁眉不展,整颗心都悬在了这件事情上,以至于堂上,频频被李明镜点了名。恼火的李明镜,罚了她留堂,罚抄。

  楚青若暗吐舌头,乖乖收敛心绪,不再胡思乱想。

  到了晚间,李明镜刚喊了放课,就见白雪的家丁,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呼啦一下,将楚青若给围住了。

  众人皆大吃一惊,心下都在猜测,这白雪,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这么嚣张,最主要是,那么消息闭塞,愚蠢。

  整个学院,有几个人不知道楚青若的身份,这个白雪敢这么对她,若不是不知情,那便真是有着了不得的身世背景,敢跟将军夫人,皇帝的御妹叫板!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在她们看来,都是愚不可及的。

  白雪的家丁将楚青若围在中间后,一个身材消瘦,尖嘴猴腮的男人,站了出来,指着她问道:“你便是早上跟咱们小姐叫板的臭女人?”

  “贺叔,不是她,是旁边那个!不过,都一样,她们三个是一伙儿的!”白雪坐在位子上,身子向后转,一手支在案几上,撑着头,倨傲的说到。

  那叫贺叔的男人,眯着小眼睛,看了看楚青若,忽然伸手便要往楚青若的脑袋上拍。

  他这一掌有名堂,叫做“偏花掌”。

  看似轻飘飘,打偏一朵花而已的力道,其实暗藏着寸劲,这一掌打下去,当时看不出又什么问题,但过后几个时辰,甚至几天后,挨了此掌的人,便会经脉尽断,骨碎成渣,轻则伤残,重则命丧黄泉。

  到时候,别说是看不出门路的,只当死者莫名丧命,就算知道是死于偏花掌的,想要回头再去寻他复仇,都没用,人早就走脱了。

  所以说,这偏花掌是武林中正道人士所不耻,不屑,亦无比痛恨的阴损功夫。

  此刻,这叫贺叔的,对着楚青若轻飘飘拍出的这一掌,正是偏花掌第十九招“分花拂柳”。这一掌若是拍到她头上,她回到家中便会开始头疼欲裂,却看不出任何问题,疼足七日之后,她必定**碎裂。

  贺叔一边拍出这一掌,一边嘴角挂着一丝无人察觉的阴笑。

  忽然间,他的眼前一道黑影忽然一晃而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乌黑的戒尺横在了楚青若的头上不到一寸之处,拦住了贺叔就要拍下的手掌。

  “这是学堂,你不是南山学院的学子,竟然敢在我的课堂上欺凌我的学生?请你马上出去!”

  原来是惯做顶真的李明镜。

  李明镜一脸严肃的看着那个叫贺叔的男人,贺叔暗暗咬牙抬头看向这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狠狠地啐了一口:“哼!你是哪里冒出来穷酸?找死不挑日子是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