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横尸街头

第二百五十四章 横尸街头

  白雪在后面,见状连忙扬声喝止了他:“贺叔,这是我的夫子,你要对他客气点!”言罢,起身,莲步款款的走了过来,挥了挥手,遣退了众家丁。

  贺叔得了命令,这才然后悻悻的退到了她的身后,静静站立不语。却依旧心有不甘的用他那双小眼睛不挺打量着李明镜。

  他心中明白,这一掌他可是运了寸劲啊!这书生出手的时间那么巧?而且一根戒尺竟就这样卸掉了他全部的掌力。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此人深藏不露?

  可看着他气息虽有力,却不绵长,举止灵活却又动作虚浮,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高手。

  莫非自己想多了?

  李明镜板着脸,毫不留情的训斥了白雪一顿,便拂袖而去。

  白雪挨了一顿训,顿时心情不美丽了。连踢带骂的,带着这群被她叫做废物的家丁,走出了课堂。

  望着她娇纵的背影,课堂里的众人心中皆在担忧,课堂上来了这么一号人物,只怕以后大家都没有太平日子过咯!

  可是,她们的担心却并没有出现。

  第二日,那嚣张跋扈的白雪,竟然没有来学堂!

  众人又是一番议论。

  有的说,定是李夫子觉得她品性不好,不肯收她。有的暗暗猜测,是不是楚青若暗中使了手段,让她上不成南山书院。要知道,她可是少将军的夫人,当今天子的御妹呢!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可就是谁也没料到,那白雪新入学第二日便没有来学堂,是因为,她……已经死了,永远也来不了学堂了。

  过了几日,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的众人,震惊万分。

  “你说,这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死了呢?”一个女学子手拿着书,掩着面悄悄的和另一位坐在位子上的女学子议论着。

  “可不是,听说还……还被人那个了……”坐着的女学子羞于启齿。

  就在坐在她们身后的弯弯,也在和闫倩倩谈论着这个事情的时候,楚青若走了课室。

  “若姐姐,来来!”弯弯向她招了招手,楚青若坐了过去,加入了她们的八卦大军:“若姐姐,快,快给我们说说怎么回事!”

  楚青若望着这两个满脸八卦的小妮子的脸,一阵脑仁疼,无奈的开口,将白雪横尸街头的事情,向她们小声的娓娓道来。

  原来白雪不是大炎人。她是墨国驻大炎的使臣,白松元的女儿。因为是使臣之女,所以受到了大炎国的礼遇,因此也让从小在炎国长大的她,养出了一副娇纵跋扈的性子。

  那日,白雪被李明镜一通训斥过之后,气呼呼的带着家丁走出学院。坐上了自己的轿子往自己的使馆驿站走去。

  使馆的驿站在城西,由于是重地,所以一进入使馆范围内,街上便已经空无一人,显得特别的冷清,荒凉。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忽然,一道黑影,从她的轿子顶上飞掠了过去。

  “什么人!”紧张的家丁们停住了轿子,纷纷抽出了佩刀,围着轿子四处张望。

  “咦桀桀桀!”

  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忽远忽近的围绕着轿子响起。

  轿子里的白雪吓得面无***,紧紧的缩在轿椅上,瑟瑟发抖。

  “咦桀桀桀~”

  恐怖的笑声离轿子越来越近,轿子外面的家丁们惊恐的背靠在轿子四周,胡乱的挥舞着佩刀:“什么人?快出来!别装神弄鬼!”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飘忽的黑影,幽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家丁们定睛一看,竟是个身穿黑袍,青面獠牙,没有腿,却在空中悬浮着的身影。

  “啊啊……鬼啊~~”几个胆小的家丁终于忍不住尿了裤子,扔下了手里的刀,带头连滚带爬的向着使馆驿站相反的方向逃去。

  有了人带头,其他的家丁终于也溃不成军,纷纷扔了刀逃跑了。最后,只留下个艺高人胆大的贺叔,和轿子里已经昏了过去的白雪两人。

  贺叔提心吊胆  ,小心翼翼的一边护着轿子,一边提防。他怕的不是鬼,是人。

  他心里明白,这世上哪里来的鬼!若真是有鬼,像他这样手底下血债累累之徒,早就被夺魂追命了,那里还能活到现在。

  只怕着装神弄鬼的,是个武林高手!

  只不过一个晃神的片刻,那青面獠牙的“鬼”竟到了他的面前,贺叔还来不及出手,“鬼”的嘴里就轻轻吐出一股白烟。

  不好!

  他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口气,怎奈为时已晚,已经吸了进去不少白烟。

  是**,果然是有人装神弄鬼!

  贺叔眼前一黑,倒下前,这是他倒下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喂,贺叔!你醒醒!”

  恍惚间,有人拍着他的脸,他用力睁开眼睛,一阵头痛欲裂使他龇了龇牙,扶住了脑袋:“嘶~”

  “贺叔,发生什么事了?小姐呢?”

  来人是使馆的护卫,丁大人。见小姐这么晚还没回来,奉了白松元的命令,出来寻找。不料刚走到这里,便看见了小姐的轿子和地上不省人事的贺叔。

  贺叔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撩开轿帘一看,果然,小姐不见了。

  于是,白松元连进了宫。

  明宗大惊,此事干系到两国如今微妙的关系,绝不可小视。便连夜将大理石少卿和傅凌云一同选进了宫。最后决定,由大理寺出面以搜捕逃犯为名,在明面上搜查,傅凌云则带着他的炎虎军暗中寻找。

  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找到白小姐。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才过了两日不到,大理寺便收到了噩耗。

  白雪小姐的尸首,在城北的一条荒废已久的巷子里被发现了。

  尸首赤条条的被扔在一间废弃的破屋子里,身上满是伤痕,嘴唇和舌头都被咬烂了,怕是贼人在糟蹋她的时候,遇到了强烈的反抗,恼羞成怒下造成的吧~

  疼心疾首的白松元,哭得斯文全无,更是穷凶极恶的冲进明宗的御书房,逼着大炎皇帝一定要给他个交代,不然一定禀报墨国皇帝,大炎撕毁和平协议,到时候炎,墨两国再次开战,可不要怪他!

  明宗大怒,忍了又忍,才压下心头火气,送走了白松元。

  徐勇听说了这件事情以后,气的破口大骂:“他娘的。真以为咱们怕了他们小小的墨国不成。若不是万岁要顾全大局,我徐勇头一个带兵挥军北上!干他娘的直娘贼!”

  但是,骂归骂,凶手始终还是要找的。

  于是,傅凌云便从那天起,带着徐勇日夜不眠的暗中查访起凶手来。

  说到这里,弯弯和闫倩倩惊讶:“啊?想不到那白小姐竟是使臣之女?墨国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吃败仗吗?她一个小小的使臣之女,哪里来那么多底气,竟如此的跋扈!”

  楚青若无奈的笑了一下:“这便叫做夜郎自大!”

  三人说话间,就见李明镜寒着脸走了进来:“授课!”

  闫倩倩忙高声喊行礼,众人起身行礼。

  坐下之后,大家发现,一向注意形象,年轻英俊的李夫子的脖子上,赫然有一道不浅的伤痕!顿时便让楚青若起了疑心。

  那日,白小姐的家丁与自己冲突的时候,李夫子也在当场。他是个男子,白小姐又惨遭人糟蹋了。白小姐的唇舌皆烂,而李夫子的脖子上也有伤。

  楚青若心中一惊,会不会……

  晚上回到家,楚青若将今日所见说与傅凌云听,傅凌云却摆摆手:“非也!”

  “嗯?不是他?为何这般肯定?”楚青若好奇。

  徐勇道:“少夫人有所不知,今日大理寺在城郊的荒地里找到了一见黑袍,和一个鬼面具,正和白家家丁所描述的鬼影一模一样。那黑袍的长短,大约知道这里。”说着,用手在膝盖上比了一比。

  “可见,凶手应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不会是那个夫子。而且……”

  说到这里,徐勇闭上了嘴,不再往下说了。再往下说,便是不堪入耳的的事情了,他说不出口,还是让爷自己说吧。

  等徐勇走后,傅凌云和楚青若躺在床上,傅凌云伸出一条胳臂让她舒服的枕在上面,然后才接着把徐勇为说完的话,徐徐说完。

  仵作验了白小姐的尸身之后回禀,尸首的那处,似乎被严重的损毁过。并且白小姐被咬掉的舌头也已经找到了,那凶手竟逼着她自己吞了下去。

  这样的行为,绝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做的出来的。大理石少卿根据多年的断案经验推断,凶手必是一个长年忍气吞声,性格内向自卑,又或者是个长期房事压抑,无能之人。

  所以,那夫子首先便被排除了怀疑。

  那会是谁呢?

  楚青若陷入沉思。

  傅凌云见她这般模样,心中蠢蠢欲动,反身吻住了她的小嘴:“那白雪向来得罪人多,称呼人少,谁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什么人,且让他们去查吧,我们不必烦恼,还是好好想想女儿叫什么名字吧!”

  楚青若瞪圆了眼睛,双手用力顶住他的脸:“别胡闹,我还有功课没写。”

  成了亲的男人,脸皮都是比成亲前要厚上许多。

  傅凌云闻言,厚颜无耻的对着她一笑:“今日为夫觉得有许多的力气无处使,睡不着。”用掌风挥灭了烛火,“不若我们多使些力气,累了,想必能睡得香些!”

  楚青若惊叫:“我明日还有一篇文章要交啊~”

  傅凌云埋头:“无妨,大不了今夜不睡了,我帮你写便是了。”

  “……”满口胡言,楚青若欲哭无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