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装神弄鬼

第二百五十六章 装神弄鬼

  依旧头昏脑胀的她,用力撑起沉重的身子,向着发出笑声的地方看过去,不由得惊恐万分!

  就见门口,黑暗的阴影中,飘荡着一件空荡荡的黑斗篷,斗篷之上是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脸。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张大的嘴中两颗尖利的獠牙,在黑暗里散发着冷冷的光芒。

  “咦桀桀桀,你的胆子很大!”

  “哼~我害怕有用吗?”

  弯弯此刻已经明白,她一定是遇到杀害白雪的凶手了。她是不信这世上由什么鬼怪之说的,就算有也是有人装神弄鬼!

  既然是人,就没什么好怕的。只要小心与他周旋,一定可以找到机会逃走!

  “确实没用。”

  黑斗篷“飘”了进来,面具上的眼睛露出凶残的神色,阴冷的说道。

  弯弯一边和他说这话,一边暗暗的在背后摸索,有没有什么可以做武器防身的东西。

  伸手将黑斗篷解了下来,往地上一铺,弯弯这才看清,原来斗篷下的人身高竟然和自己差不多,穿着一身的黑衣服,而他的肩膀上架了一个特殊的架子,将斗篷高高的撑起,顶上,顶了个面目狰狞的青面鬼面具。

  面具到他的肩膀处都是空的,难怪看起来就像斗篷在飞一样。

  “你就是装神弄鬼杀了白雪的凶手吧?”

  弯弯在身后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可以做武器的东西,心里暗暗着急,脸上却丝毫不露出半点破绽,依旧保持着冷静与凶手周旋着。

  “咦桀桀桀,你很聪明嘛!”

  将肩膀上的架子脱了,放在一边,黑暗里,这个小个子的男人发出一阵阵阴森的笑声,让弯弯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弯弯问他。

  “为什么要这么做?咦桀桀桀,因为她该死!”小个子男人忽然语气一转,咬牙切齿的怒吼道。

  弯弯心里忽生出疑惑,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白雪这个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蛮横跋扈,她以为她有钱有权势就了不起了是吗?嘿嘿,你没看到,她被我剥光了衣服,在我身下求饶的那个样子,啊哈哈哈,简直就是个贱货,贱的不能再贱的贱货!”

  小个子男人在黑暗里越说越激动,边说边往弯弯的面前走来。

  背着光,弯弯看不清他的脸。只见到他藏在阴影中的脸上,一双赤红的眼睛透露着扭曲的凶光。

  弯弯不禁咽了咽口水,身子往后退了退:怪怪,这人的心里绝对有问题啊!

  “那我呢?我,我和你无冤无仇,素不相识,你把我抓来做什么?”

  “呵呵呵,无冤无仇?哈哈哈,抓来做什么?”

  小个子男人闻言,一边狞笑着,一边开始解起自己的衣服:“你说要干什么?”

  话音一落,不等弯弯做出反应,便恶狠狠的向她扑了过来,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你也是个贱货,叫你再趾高气扬,老子一定要让你嗷嗷求饶,就像白雪那个贱货一样!”

  这个下作恶心的男人!

  弯弯一边和他奋力搏斗着,一边飞快的思索着眼下该这么办。

  忽然,门口不远处,一声敲更的铜锣响了一下,小个子男人紧张的停下了撕扯弯弯衣衫的手,猛地回头往门口望去。

  就在这一刹那,弯弯挣脱了被他压住的身体,太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胯下。小个子男人一声闷哼,弯起了腰捂着下身,咬牙切齿的喘着气:“你,你个贱人,我一定要,要让你比白雪死的更痛苦!”

  弯弯一得了自由,不等他把话说完,立刻对他的胯下飞快的有事一脚,却被早有防备的他快速闪过。

  气急败坏的小个子男人又一次将她扑倒,这一次弯弯比上一次有准备的多。

  顺着他朝自己扑过来的力道,抬起一脚将他顶翻在侧。那男人也是反应迅速,一抬手,又一把揪住了弯弯正要起身逃走的身体,将她一把拽的站立不稳,仰天一交,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后脑勺叫在地上,一阵晕眩无力。

  小个子男人费力的爬了起来,看着软在地上的弯弯,喘着气狞笑着:“呼~呼~你以为你跑的出我的的手掌心,呼~呼~”一把抓住了她的发髻,用力的往破屋子的更深处拖。

  弯弯身体摩擦地面的刺痛中回过神来,顾不得自己穿的是裙子,用力抬脚将自己倒立了起来,双腿夹住了男人的脖子,双手一用力,将他倒掀在地。

  那男人虽然被她掀翻,却依旧死死地抓着她的发髻不放,弯弯不得已,只得对他一顿拳打脚踢。

  小个子男人没想到她这般凶悍,一时不防,挨了她不少拳脚,不由怒从心中来,恶向胆边生,顺手摸到一块断砖,伸手便要向她的头上砸!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声巡夜的锣声在门外响起。将男人吓了一跳。

  举着砖头却来不及敲下,门外巡夜人的脚步声已经响起。

  弯弯趁他紧张的回过头看向门口的时候,一边用尽全力又向他最脆弱的地方,狠狠地踢了一脚,一边大喊:“救命!”

  小个子男人不幸二次重创,松开了弯弯,捂着下身在地上打了个滚,像一只虾米一样蜷起了身子:“你,你这贱人,我一定,一定要杀了你!”

  听着声音何止是咬牙切齿那么简单,简直就是恨不得咬下弯弯两块肉来的感觉。

  趁他松开了自己,弯弯连忙站起来往外跑,不料这厮也个狠人,这般的疼痛之下,尽然还腾出一只手来,一把抓住了弯弯的一只脚踝,死死不放手。

  这是巡夜人似乎也听到了这件废弃的屋子里又动静,提着灯笼,探头探脑的站在门口往里望:“什么人!”

  随着光照进来,弯弯灵机一动,马上回头去看男人的面容。那男人也是反应快,当即放开了弯弯的脚,一手用衣袖遮着脸,挣扎着爬起来,胡乱的拍出一砖头,刚好砸中弯弯的肩头。

  哎呦一声,弯弯捂着肩头摔倒在地上,男人顾不得下身的剧痛,挥舞着砖头冲向门口。

  巡夜人刚把脑袋探进这间废弃的屋子里,边听到女人的一声哎呀声,又看见一个黑影张牙舞爪的向自己冲了过来,几乎吓得魂飞魄散,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黑影从自己的面前掠过,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接下来便是巡夜人留了衣衫给弯弯遮羞,然后又去报了案,将捕快们引到了这里。

  听弯弯讲述完,楚青若心有余悸:看样子,这凶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一次他没得手,说不定会一直在暗处寻找机会。

  “弯弯,那凶手没得手,只怕还会卷土重来,你如今已经非常危险,不如你搬来将军府住一段时间,等凶手抓住以后,你再搬回家住如何?”楚青若深深的担忧。

  不料,这小妮子却斩钉截铁的拒绝:“不,若姐姐,今日我发现,这人的声音好生熟悉,我怀疑一个人!我想把他钓出来!”

  “哦?是谁?你打算怎么做?”楚青若惊讶,难道这凶手竟是她们熟识之人?

  弯弯似已有计划一般,覆上了楚青若的耳朵,一阵耳语。

  就在她们耳语的时候,大理寺的一名捕快跑向一边的大理石少卿和傅凌云报告道:“大人,将军,我们搜过了整个房子,出了门口附近的面具,和斗篷架子,还发现了这个。”

  说着地上了一个牌子不像牌子,图章不像图章,四方长条,拇指般粗细,表面还有些凹凸不平花纹的细长铁条。

  大理寺李少卿从他手里结果铁条,左看右看没看出什么名堂,又将铁条递给了 傅凌云:“文远,你看看这是何物?”

  傅凌云接过铁条细看,却也是不知究竟是何物:“不识。”

  李少卿无奈,只得吩咐收手下,先当做证物,收起来,等抓到凶手以后再做辨认。

  这时,楚青若已经和弯弯耳语完毕,扶着她慢慢的走了过来。

  李少卿连忙上前向她们行礼:“傅夫人,范姑娘。”

  楚青若和弯弯还礼:“李大人。”

  “姑娘受惊了,身体可无恙?”

  弯弯:“无恙,多谢大人关心。”

  李少卿松了口气:“那就有劳范姑娘和我们一同回大理寺,做一下案录。”

  “这是自然。”弯弯点头。

  “下官有一事向先问一下姑娘,不知可否?”说着,拿过铁条问她:“姑娘,此物可是你的?”

  弯弯摇头:“不是。”

  李少卿失望,挥退了手下。

  “不过,我与那凶犯撕打的时候,好像有听到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听这些就像是个铁器。”

  “哦?姑娘可确定此物是从凶犯身上掉落下来的?”李少卿精神一振。

  弯弯笑道:“若是在这一块地方捡到的,那应该就是凶手掉落的无疑了,刚才我正是和他在此处打斗。我能肯定他身上一定有样东西掉下来,至于是什么,我却没看清楚。”

  李少卿点头:“那就好,等抓到凶犯,我便好叫他辨认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