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另有蹊跷

第二百五十九章 另有蹊跷

  /

  李少卿刚要睡下,便听到府内巡夜人大喊有刺客,连忙披着衣服,打开门。

  一名小捕快匆匆跑来禀报:“大人,敛房处发现有两个刺客闯入,仵作阿牛中剑受伤。”

  “刺客闯入敛房做甚?”李少卿疑惑不解,脚下却一刻不停,边穿衣服边往敛房处疾步走去。

  匆匆来到敛房,李少卿就见到阿牛当胸被扎了一剑,正躺在血泊中,被府中的大夫救治着。

  见到他走进来,阿牛强打起精神:“大……大人……刺客……来……来盗尸。”

  “可知他们盗何人的尸体?”急忙上前,一边关切的查看过他的伤势,一边着急的问道。

  “白,白雪……”

  李少卿越加疑惑,连忙嘱咐了阿牛一句好好养伤,便匆匆进了宫。

  “万岁!今夜有人夜闯大理寺敛房。”

  尽管已经夜深了,明宗却还在勤奋的披着奏折,一听大理石少卿求见,立刻就将他宣进了御书房。

  “夜探敛房?”

  第一次听说有人竟然连停放尸首的敛房都要夜探!

  “是的,万岁。听受伤的仵作说,两名刺客似乎意在盗尸!”

  “!!!”

  去大理寺的敛房盗尸?更是闻所未闻。

  “可知他们要盗取的是何人的尸首?”

  李少卿弯腰:“正是日前殒命的墨国大使之女,白雪的尸首。”

  明宗敏锐的察觉到,这事情,无论如何看,都不会是寻常之事,沉思了一会儿,扬声:“来人,宣傅凌云进宫!”

  墨国大使的驿站中,白松元阴沉着脸的朝地上跪着的两名黑衣人看了一眼。拿起了桌上的的杯子,狠狠地砸向了其中一个的脑袋:“废物!叫你们去夜探个停满死人的敛房,你们都做不好!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来!你们怎么还有脸活着回来?”

  地上跪着的黑衣人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被砸了脑袋的那位也只能任由头上的血留着,连擦也不敢抬手擦。

  一旁的管家悄悄套着他的耳朵:“大人,看样子这两个人留不得了。不然大炎朝廷早晚查到我们头上,那九世子那里……”

  白松元闻言颓然瘫倒在椅子上,那两名黑衣人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连连求饶:“大人饶命啊,大人,请再给小的们一次机会吧!”

  白松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吐出:“你们自己了断吧!”

  地上的黑衣人闻言,对视了一眼,站了起来,拔出腰间的佩刀背靠背,被砸破头的那人面对着白松元,用刀指着他:“大人,我们从墨国千里迢迢跟着你来大炎,为你做了多少事情,你竟然这样对我们?”

  白松元心有歉疚,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就听一声尖利的声音坏破了深夜的宁静,一道白影带着蓝光从门外飞了进来。

  噗噗两声,持剑而立的两名黑衣人被割断了喉咙,鲜血顿时喷涌了出来。两人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倒地不起。

  突突突。

  白影割断了他们的喉咙之后,又回旋到了门口,稳稳的落在了门口一道身穿白衣的人影手中。

  抖了抖铁骨扇上的血迹,一身白衣飘飘的百里晟潇洒的摇着扇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凶相的甲方:“白大人,可安好啊?”

  被突如其来的巨变,惊得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白松元,连忙站了起来,双膝跪地,行了个大礼:“下官白松元,参见世子殿下!”

  百里晟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微笑:“白大人请起。”

  白松元冷汗淋漓:“下官不敢。”

  “哦?这是为何?”

  “下官……下官……将**库房的信物丢失了……”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白松元咬咬牙,将实情吐露了出来。

  百里晟脸色一变,唰一下收起了铁骨扇,噌的站了起来:“什么!”

  一旁的管家暗暗跺脚,地上这两个已经被世子殿下不明就里的杀了,怎么大人竟然还自己招了出来呢!这下完了,这九世子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只怕这次大人凶多吉少了。

  百里晟身后的甲方闻言,立时往前一步,伸手就要抽出腰里的佩刀,却被百里晟伸手拦下。

  如今的他以如丧家之犬,手下已经没有什么能用之人,难得这白松元还能为自己所用,杀了他,谁替他在大炎鞍前马后?

  用扇子敲了敲掌心,百里晟转过身背对着地上的白松元,掩饰自己眼中浓重的杀意,刻意放缓了声调:“眼下当务之急,现将那信物找回来,白大人,可有信物的下落?”

  “大理寺!”

  白松元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自己现在还有用,世子殿下没有为难自己。

  “唔?大理寺?大理寺何人之手?”

  “这个,下官还未来得及查出……”

  百里晟听到他这句话,周身的冷森之气又升了起来,白松元一颗刚刚放下的心,又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

  “马上命人去查!”

  暗地里忍了又忍的百里晟,一挥扇子厉声命令道。

  白松元身子一抖,马上踢了衣摆站了起来:“是,下官这就去。”

  望着他和他的管家仓皇离去的身影,甲方忍不住上前:“殿下,这狗东西这般的玩忽职守,要不小的还是去宰了他吧!”

  百里晟没有理他,只静静的走到椅子边,慢慢坐下:“谋事在人,可成事……却在天了……”

  他轻声的说道。像是在说给甲方听,又好似说个自己听……

  傅凌云赶到御书房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再过不久,明宗又要去上早朝了。

  站在门御书房门口,望着一夜未睡显得有些憔悴的明宗,傅凌云连忙快步上前行礼。

  行过礼之后,明宗让李少卿将事情与他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傅凌云沉声问:“叔乔,可知他们的意图?”

  “现在还不知道,那白雪的尸首仵作已经验过,并无甚可疑之处。”李少卿断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甘冒大险,潜入大理寺偷东西的,而且偷的还是尸体。

  “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究竟这尸体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奇特之处,竟然这般大费周章。”

  明宗也费解。

  可他的话,却一语惊醒梦中人,傅凌云和李少卿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找东西!”

  明宗不解。

  李少卿忙从袖子里掏出一物,交给了身边的徐公公,徐公公连忙给明宗递上。“万岁,臣在想,莫非这两个刺客不是想盗白雪的尸体,而是在她的尸体上寻找此物。”

  明宗接了过来看,一根四方长铁条,黑漆漆的,上面还有许多的奇怪纹路:“这是何物?”

  傅凌云接过李少卿的话,回答道:“万岁,臣已经寻访过民间的工匠,此物叫做乾坤阴阳锁。”

  “何为乾坤阴阳锁?”

  这下连李少卿都好奇了起来。

  伸手从怀里摸出来一张图纸,摊在明宗的龙案上,傅凌云指着图纸对凑上前来观看的明宗和李少卿解释道:

  “此为前朝一位名匠留下的一把工艺复杂的锁。外面这个圆形的球状物体,叫做乾阳锁,而叔乔你手中这根长方铁条,便是开启这把锁的钥匙,叫做坤阴匙。

  只有将这钥匙插入这圆球中,使它成为一个完整的圆球形时,方能转动这把钥匙,打开这把锁。”

  明宗和李少卿恍然大悟,果真是名家手笔,这般的精密,当真是举世无双。

  只是,这样的一把锁,钥匙又怎么会在白雪一个小姑娘手里?而且,这把锁究竟拿来锁什么东西的,这般的紧要?

  一旁的徐公公看了看天色,悄悄的走到明宗身边,小声的说道:“万岁,早朝的时间到了。”

  明宗朝后一靠,靠在龙椅上,疲惫的捏了捏鼻梁:“起驾吧~”

  傅凌云和李少卿各自收好了图纸和铁条,跟在他的身后,随他一起直接去了朝堂。

  少将军府中,康子接过傅凌云的任务,护送着傅家一众学子们上了马车。

  徐勇的儿子,徐灿坐在楚青若的对面,扬起脸,一脸担忧的问她:“夫人,我爹爹是不是又要去打仗了?”

  楚青若失笑:“怎么?阿灿舍不得爹爹?”

  徐灿低头不语:“没,没有。”

  傅铁衣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没事儿,这次我爹上朝可不是为了打仗,你爹和我爹现在正在抓坏蛋。”

  徐灿显然不太相信自己这位发小兼兄弟的话,转头看向楚青若:“是这样吗?夫人?”

  楚青若笑着点头:“是,他们在抓坏蛋。”

  “什么样的坏蛋?”

  “一个在皇都城里,到处埋下了许多害人东西的坏蛋……”

  楚青若抱紧了怀里的百草,担忧的看了看窗外,天空开始积聚沉沉的乌云。

  就要变天了,此刻的皇都城只怕是,早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城南某处的民宅里,几个鬼祟的男人正在房中翻地刨坑。

  “快,动作再快点!”

  其中一人站在一个硕大的坑洞上,不停的催促着坑中正在卖力挖掘之人。

  坑洞中的那几人一边埋头苦干,一边抱怨着:“这家的主家也真是奇怪,什么样的金银财宝竟要在家里挖这么大的坑藏牢。”

  坑边之人怒道:“关你什么事,主家给了银子,你只管干活就是!”

  “是是是,他也就是抱怨几句,没别的意思。工头息怒,工头息怒。”

  坑洞中一名较为年长的老汉,连忙为那位挨了训斥的年轻人打圆场。

  那年轻的却是不服,小声喃喃:“切~才给那点银子,还要吆三喝四的。”

  老汉赶紧敲了他一拐子,低声说:“别啰嗦,快干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