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手狐狸

第二百六十一章 千手狐狸

  真正的李少卿在徐勇的陪同下,从门外举步走来:“我劝你们勿做无谓抵抗,乖乖束手就擒,本官可从轻发落。”

  床上假扮“李少卿”的傅凌云也站了起来,一脸威严:“此物究竟为何如此重要,你们不惜以身犯险,夜闯大理寺盗取此物?”

  三人见状,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心想着,拿不回东西,回去也是个死,不如拼一把。

  把心一横,领头人暗暗从袖子里甩出一颗铁弹珠,轰一声,李少卿的卧房里,顿时烟雾弥漫。

  “咳咳咳,不好,一个犯人走脱了!”

  “大人,犯人趁乱抢走了铁条!”

  一阵兵荒马乱,喊声不断。

  “什么?快!快给本官追!”李少卿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领头人的身后响起。

  得意的掂了掂手中的铁条,领头人几个闪身,跃出了大理寺的高墙,消失在夜色中。

  大理寺,李少卿的房中,待烟雾散去之后。众人发现,李少卿身边的徐勇也不见了踪影。李少卿和傅凌云望着被手下刀架在脖子上,一动不敢动的那两个黑衣人,不由对视一笑。

  大使驿站中,白松元还没睡,正搓着手,焦急的来回踱步,等候着派去大理寺的人回来。一边坐着同样焦急,却没有显露在脸上的百里晟。

  “殿下,要不我去看看吧?”甲方沉不住气了,都去了大半天了,怎么还没回来?

  百里晟正要点头,却见白松元的管家领着一名黑衣人,兴冲冲的走了进来:“殿下,大人,成了!成了,东西取回来了。”

  百里晟大喜,连忙站了起来,从黑衣人手里接过铁条细细查看:“嗯,是真的,没错!白大人这次你做的好!”

  白松元也松了一口气:“世子殿下不怪罪下官的失职就好,下官不敢居功。”

  百里晟心中欢喜,刚想张嘴再多夸奖他几句,忽然脸色一变,甩手将他的铁骨扇对准屋顶,甩了出去:“什么人!”

  同时就听屋顶一阵脚步凌乱,几滴血从上面滴了下来。

  白松元大吃一惊,有人跟踪偷听!

  百里晟朝身边的甲方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飞快的窜了出去。

  冲在前面的百里晟,一跃跃入了院中,好整以待,负手而立。跟着他身形而动的甲方则跃上屋顶,见黑暗中屋檐边,隐约一个高大身影,一手捂着右臂,正要飞身离去。

  一个蜻蜓点水,甲方跃到了他的身后,一手搭上了对方肩膀:“小贼,哪里走!”

  对方反应也是快,反手便是一记霸王敬酒,甩脱了他的手,不料却被甲方飞起一脚,从房上,踢到了院子里,摔倒在百里晟的面前。

  甲方回过身,又将屋顶上百里晟的扇子,用脚尖勾起,踢向百里晟然后再飞身下来,和他一前一后将地上受了伤的人,给围住了。

  白松元不会武功,只交了管家提了一盏灯笼,两人一起互相搀扶着,抖抖索索的走了出来。用灯笼一照地上这人,大吃一惊。

  这人竟是傅凌云的副将,徐勇!

  百里晟也认得他:“原来是徐副将,久仰久仰!”

  徐勇翻身站了起来,不与他多言,抬手就是一招白鹤亮翅攻了过去,却被百里晟挥扇化解,一招黑虎掏心,将他一掌打翻在地,口吐鲜血。

  甲方见徐勇骁勇彪悍,受了这么重的一掌还想要起来再战,连忙抽出佩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使他不得动弹,然后才问百里晟:“殿下,现在怎么办?这人是留不得了!”

  徐勇往地上啐了一口:“特娘的,要杀要剐快一点,别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

  甲方大怒,举刀便要砍,却被白松元拦住:“哎哎哎~方大人,不可!”

  甲方不悦:“为何?”

  白松元记得要跳脚:“大人,这人定是跟着下官的手下而来,大理寺也定是有备而来的,你若在驿站杀了大炎的朝廷命官,这,这不是送给大炎大好的机会做文章吗?

  如今墨国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弱大炎招了这个借口,借机发兵墨国,只怕是要亡国了呀!那殿下复辟了又有何用?国都不在了。”

  百里晟细思,似有几分道理:“那依你之见呢?”

  白松元:“依下官之见,不如殿下将他带走,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先关起来,等过一阵子,在将他做成死于意外的样子,扔到别处去,这样,这样,大使驿站也好洗脱干洗不是?”

  百里晟沉思。

  甲方心急:“在这里杀和在别处啥杀有何区别?大理寺不是一样知道他是在这里不见的?”

  “那倒未必,这人只是跟踪了我们的人出了大理寺,大理寺的人却还不一定知道他是来了这里。这样的话……他倒确实不该死在这里!”

  百里晟说话间,突然出手一挥手点了徐勇的穴,徐勇昏死过去。

  甲方收起腰刀,望着地上的人:“殿下,那要将他带到何处?”

  “将他带去库房吧,到时候,叫他与这座城一起灰飞烟灭就是,也省的我们再费心思。”百里晟冷冷的撇了地上,已经人事不省的徐勇一眼,又转过头对白松元说道:“白大人,如今钥匙已经寻回,请你马上安排人手,将**从库房中取出,在各处埋好,等候我命令。”

  白松元弯腰:“是!殿下!”

  百里晟望着手中坤阴匙,冷笑:皇都城!是时候灰飞烟灭了!

  第二日

  玉笙苑中,周妈妈牵着徐灿哭哭啼啼的推开了楚青若的房门,一见到刚起来的她,便往她面前一跪:“小姐~呜呜呜~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楚青若吃惊,连忙伸手将她们娘俩扶了起来:“妈妈,这么一大早,你,你这是这么了?”

  周妈妈一边起来,一边掺着徐灿抽抽泣泣。“小姐,我们家当家的,昨晚一夜没回来!”

  “竟有此事?”

  徐叔一直都是很顾家的,只要不打仗,基本上天天都跟在周妈妈屁股后面。如今又有了儿子,中年得子的他更是一心一意的扑在了这个儿子身上,没见他有什么花花肠子啊!

  “嗯,往日他若是出去办事,再晚都会回家的,可昨晚,这混蛋……竟然开始夜不归宿了,呜呜呜!”周妈妈委屈的大哭。

  徐灿惊慌失措的看着母亲,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牢牢地拉住了她的手。

  楚青若心觉此事反常 ,扬手招来了康子,将他拉倒一边,小声问他:“你可知徐叔去了何处?”

  康子偷偷看了一眼伤心欲绝的周妈妈,套着楚青若的耳朵悄悄说道:“徐叔被派去执行任务,却一去不回,现在还没有下落。爷说先瞒着周妈妈,等寻着人再说吧。”

  楚青若心惊,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妈妈,徐叔……在外有事,过几日便回来了,你看,文远不也没回来吗?”

  周妈妈单纯,听她这般说,想想也是,姑爷不也没回来吗?于是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说到,“哎呦,小姐你看我这人……咳,既然他跟在姑爷身边,那必是去办正经事的,我,我就不管他了,随他去。”

  说完,拉着阿灿红着脸,火急火燎的逃回她的小厨房去了。

  楚青若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一阵担心:徐叔,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本以为派出了徐勇去追踪黑衣人的傅凌云和李仲淮,在大理寺等候了一夜,也不见他回来。原本稳操胜券的两人,也开始担心了起来。

  第二日,天一亮,城南某个民宅里便开始忙碌起来。

  “快,这坑还要往下挖深两寸。你,还有你,去把院子里的箱子抬进来。”

  大坑边上的工头一边指挥着坑中的一老一少继续挖坑,一边指使着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去搬东西。

  坑里的少年小声的对身边的老汉说道:“大叔,我看外面的箱子每个都沉甸甸的,里面一定装了不少好东西吧?”

  老汉皱眉:“别打听,主家的东西,哪是你能肖想的。”

  少年撇嘴:“不就是说说吗?”

  “人家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快干活吧!”老汉催促道。

  少年尬笑着不在说话,低头干活,但他的眼中却闪过了一道精明的光芒。

  与此同时,天快要亮的时候,傅凌云决定不在等了,一挥手吩咐亲兵:“走,起大使驿站!”

  李少卿连忙拦住他:“文远不可!”

  傅凌云回头:“为何?”

  “大使驿站可不能无凭无据随便乱闯,我看此事,还是禀报万岁后再做决断吧!”

  牵涉到两国问题,可不是闹着玩的。

  御书房中,明宗听完两人的禀报,背着手紧皱着眉头:“发布皇榜,全城搜索!”

  “快,你们去这里搜!”

  “你们分成两队,一队去那里,一队跟我走!”

  “一定要给我仔细搜!”

  一时间,皇都城风声鹤唳,所有百姓都在好奇,官兵这般大批出动到底为了哪般?

  到了夜里,一条黑影,躲过了街上刚刚经过的巡逻兵,悄悄的闪进了一家民宅中。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