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盗亦有道

第二百六十三章 盗亦有道

  一条黑影,躲过了街上刚刚经过的巡逻兵,悄悄的闪进了一家民宅中。

  嘿嘿,这家房子这么普通,却让人挖了那么大一个坑,今天白天又搬了那么多箱子过来埋着,准时哪个贪官拿来藏不义之财的私宅。

  今天他可是看的真真的,每个箱子,两三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抬着都吃力,里面一定装满银子!

  唔……如果是金子那就更好了,这下他就发达了!

  走进民宅,躲过了正在酣睡的护卫,黑影闪进了白天挖坑埋箱子的房间内,伸手落下了面罩,露出了一张,黝黑又带着几分稚气的脸。

  原来,他就是白天在这里挖坑的少年,十四五岁,长相普通,往人堆里一放,都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

  就这样一个少年,却是个惯偷。

  平日里借着到处打短工的机会,摸清了主家的情况,晚上便偷偷的潜回去偷东西。

  麻利的将白天挖的坑刨开,少年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坑中露出来的一个箱子,得意的自言自语:“嘿嘿,有本大爷千手狐狸出手,你们这些贪官的不义之财还想藏得住?”

  边说边打开了其中的一个箱子。

  “!!!”

  巷子里这一个个圆溜溜,黑漆漆的东西是什么鬼?

  说好的金子呢?银子呢?一箱子铜板也行啊!

  少年不禁绕着箱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的翻找了一遍。

  没有,什么都没有!

  哪怕一个铜板!

  朝地上啐了一口,拿起箱子里一个黑球,揣进怀里。少年又飞快的将这里恢复成了原状,闪身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民宅。

  过了几日,一条脏乱不堪,到处都是乞丐,醉鬼的巷子里,一个少年走了进去。看过了左右,伸手在一间好不起眼,却关着门的杂货铺子门上敲了几下。

  杂货铺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一个粗哑的声音响起:“哦?小哥,又是你啊?”

  少年一咧嘴:“今天又挖到老山参了,你们铺子收不收?”

  铺子里的人笑道:“那要先看看货色了!”

  少年神秘一笑,冲着铺子里的人,拍了拍胸口的小包裹,铺子门打开了。

  闪身进去以后,铺子门飞快的关上了。一个身穿店小二衣服的中年汉子,领着少年来到了后堂。

  后堂一张乌木桌子边,坐着一位四十上下,灰衣掌柜打扮的中年大叔。满是沧桑的脸上,还带着一副铜边水晶眼镜,见到少年走进来,客气的打招呼道:“哦,小飞啊,你今天又弄了什么好货色过来啊?”

  少年小飞嘻嘻一笑,将怀里的包裹往桌上重重的一放:“丘叔,小子见识短,不懂这是啥宝贝,只多少钱,你帮俺看看?”

  丘叔笑着点头,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铁球,拿过来用桌边的一个水晶镜照着,仔仔细细看过一遍后,脸色大变。

  抖着手将铁球放回到包裹中,颤着声问少年:“小飞,你,你可是,觉得往日有什么货,丘丘叔给你的价,不,不,不公道?”

  “没,没有啊?挺公道啊!”小飞不解他为何有此一问,挠了挠头回答道。

  “那,那你可是,对丘,丘叔有什么意见?”

  丘叔的脸已经开始泛青。

  少年小飞被他问得一愣一愣:“没,没啥意见?”

  “那你拿这东西来是要做什么!是想和我们一起同归于尽吗?”

  恨不得敲开这小子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怎么了,丘叔,这东西有什么问题吗?到底值不值钱,你倒是快说啊!”小飞着急的问。“你到底收不收啊,不收我就拿去别家了!”

  说完还小心翼翼的将包裹重新将黑球包上,抱在怀里。

  “小子,你是当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吗?”丘叔就差没掐着他的脖子摇晃他了,“这,这是**啊!**啊!就这么一个,可以讲这里一条街都炸飞啊?你到底知不知道?”

  小飞顿时脸色也变了,将怀里的包裹扔了出去。“什么,这就是**?”

  丘叔和他的手下店小二惊得魂都要飞了,店小二更是飞身出去,一把抱住了包裹,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了桌子上。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这东西,一受到重击可就要爆炸的呀!”

  三人一阵后怕之后,都瘫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伸手擦着额头的冷汗。丘叔惊魂未定的问少年:“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

  小飞惨白着一张脸:“城南,我打短工的主家家里。”

  “别开玩笑了,这东西一般的老百姓家里怎么可能有。”丘叔以为他不肯说出来路,故意撒谎骗他。

  小飞被人质疑,有些不高兴了:“真的,没骗你,那里还有好几箱子呢!”

  “这……”丘叔这才意识到,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不信,今晚你随我去?”

  丘叔沉默,过了半晌沉重的点了点头:“好,小子,今晚我们随你去看看!”

  “如果是真的,那我们怎么办?”小飞紧张的问。

  丘叔:“如果是真的,那么多**,这是要将城南都炸毁啊!城南那么多老百姓可就都要遭殃了。我们,我们一定要将这事禀报官府!”

  “掌柜的!”店小二惊呼。

  他们一个是惯偷,一个是收贼赃的黑店掌柜的,去官府举报,不是找死吗?

  丘叔知道他的心思,朝他笑了笑,转头问小飞:“小子,报官你怕不怕?”

  小飞低头不语。

  “我知道你们都顾虑什么。可是,小子,人生在世,图的是什么?”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丘叔一拍他的肩膀:“你这些年总在说劫富济贫,偷尽天下贪官,你图什么?”

  小飞似有所动,抬起头看向他:“丘叔,我不是怕,我只是在想,值不值得。”

  丘叔哈哈大笑:“小子,人在做,天在看,值不值得留给别人去说。正所谓,盗亦有道。你我虽然非正道中人,但此事关系到万千百姓的性命,你我既然遇上了,同为大炎子民,又怎可坐视不理。”

  小飞被他说的热血沸腾,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好,丘叔,今晚我带你去,若是真想你说的后果那么严重,我,我便去大理寺投案!”

  一夜未睡的李少卿,刚刚的听完下属回报搜索全城的报告,正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仰着头,捏着鼻梁闭目养神。

  “大人,大人!”一名捕快匆匆跑进来。

  “何事?”李少卿累的实在不想睁开眼睛。

  捕快:“大人,有个小偷何一个收贼赃的掌柜的来投案。”

  李少卿睁开眼睛:“投案自首?”还有这样的事情?

  “是的,大人。他们还带了几个包袱,说他们还有要事禀报,包袱里的东西只给大人看。”

  李少卿更好奇了:“走,去看看。”

  到了前厅,李少卿就看见一个消瘦的少年和一个中年男人正跪在地上,东看西看。

  一见到李少卿过来,两人连忙行礼:“小人许飞(丘延福)见过大人。”

  “听说你们是来投案的?”李少卿开门见山,不想浪费时间。

  小飞看了一眼身边的丘叔,得到了他眼神的鼓励,咬了咬牙:“是,小人来投案。”

  丘叔也同声:“小人也是。”

  这倒稀奇了:“你们所犯何事?”

  “小人是……是一个小偷!”

  “小人是开店铺,专收像他这样偷盗来的东西。”

  两人说完,都垂下了头。

  “哦,那你们为何要来自投罗网?”

  “大人,我们来投案,皆是因为小人前晚在城南干活的主家家中,偷到了这个!”

  说着,阿飞和丘叔各自打开怀里抱着的包裹,露出里面的黑铁球来。

  李少卿一见此物,顿时瞌睡都被惊醒了,忙扬声:“快,马上去请傅少将军过来!就说十万火急!要快!”

  “是!”

  不一会儿,傅凌云快马加鞭的赶到大理寺,李少卿一见到他,便立刻将他拉到后堂。

  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人,和地上那两只黑铁球,傅凌云神色凝重。

  看来,这就是当日黄岩说的,足以炸飞整个皇都城的**了。

  “文远,你看这事如何处理?”李少卿冷汗直冒。

  照他们两个说的,光是城南一座民宅里,就藏了那么多**,那整个皇都城那么多民宅里,那得藏了多惊人的数量?

  看来那黄岩所言非虚,那百里晟当真是狗急跳墙了。

  这下有了那么多**到底埋在何处的头绪,傅凌云当即命人一边搜索徐勇,一边暗中探访无人的空宅子,若是查到埋着**,便不动声色的将它们悄悄的取出来。

  “大人,那我们俩……”还跪在地上等候发落的许飞和丘叔忐忑不安的小声问道。

  傅凌云与李少卿对视,傅凌云问许飞:“你……可愿如我炎虎军麾下?”

  能明辨大是大非的,都当导入正途。

  许飞吃惊,傻傻的看向丘叔。丘叔满脸欢喜:“傻小子,看着我做什么?这等的好事,还不快谢过少将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