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死里逃生

第二百六十四章 死里逃生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哦,是,是,小子愿意,愿意!”

  许飞笑的见牙不见眼,想不到自己的一时义气,竟能换的这般的好事。

  大炎的炎虎军,那可是闻名天下的英勇之师,大炎的军人都以嫩个进入炎虎军麾下为荣。今日她竟,他竟……

  看着他欢喜的几乎没跳起来翻几个跟头,傅凌云也是面带微笑,欣慰的点着头。 人无完人,愿意走正道的人,都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才是。

  到了晚间,傅凌云回到玉笙苑中,亲自寻了周妈妈,又为徐勇的失踪圆了个周正的谎言后,望着周妈妈欢喜的背影,愁眉苦脸的走进了书房。

  一盏热茶体贴的放在了他的手边,傅凌云抬头,就见一只柔若无骨,白如玉笋的手,温柔的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文远,还在为徐叔的事情烦恼?”

  楚青若温柔的嗓音,轻轻的抚平了傅凌云心中的烦躁。

  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我无事,就是有些事情还想不明白。”隧将今日之事告知与她。

  听完,楚青若走到他身边,神秘的一笑:“我知道你在烦什么,你看。”抬手拿起笔,在纸上,写出一串名字。

  林国栋-黄岩-百里晟-**

  白雪-年洛尧-坤阴匙

  徐叔-白雪尸首-坤阴匙-黑衣人

  许飞-空宅子-**

  写完放下笔,笑眯眯的问傅凌云:“文远,可看出什么?”

  傅凌云等着那张纸思索:黄岩供出有个神秘人叫他去联系黑市上的**商人,而许飞则在一座空宅子里发现了大量的**。年洛尧少了白雪,所以从她身上得到了坤阴匙,而徐叔又是跟踪盗取坤阴匙的黑衣人失踪的。

  突然间灵光一闪:“这两者之间的关联是白雪,坤阴匙和**。”

  白雪是白松元的养女,坤阴匙就是从她身上掉落的。而白松元也曾经试探过李仲淮的口风,问他又没有见到过一个印章,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他想找的应该就是看起来像印章一样的坤阴匙!

  “可是,坤阴匙和**又有什么关系?”

  楚青若双手撑着桌子,目光灼灼的问他“那么多**会是谁埋的?白松元一个大使又会听命于谁?”

  “百里晟?”只有这厮正计划着要炸飞整个皇都城,这么许多的**,倒像是他的手笔。

  “没错,这坤阴匙定是**仓库的钥匙!”

  若不是**这般重要之物,又何须乾坤阴阳锁这样复杂的锁来保管?

  这下全都说的通了!

  傅凌云激动的站了起来:“我马上去找叔乔!”转念一想,不妥。徐叔还没找到,若是此刻全城搜捕,只怕对徐叔不利。

  转念想了一想,提起笔修书一封,交给了康子。

  徐勇在经过一番昏沉之后,被一记重摔,生生给摔醒了。迷迷糊糊中,他用力睁开眼睛,看向四周。只见自己身在一个堆满一个个巨大木箱的房间中,不见天日,看着像个仓库。

  一群人正在不停的搬着什么东西,进进出出,有条不紊。

  “你,去把那个箱子打开,在装一些道这个箱子里来!”

  “你,小心点,千万别摔着,这玩意儿掉一个下来,你我全都要完蛋!”

  徐勇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伸手扶住了身边的一个箱子,坐了起来。

  嗯?居然没把他手脚绑上?

  其实他不知道,这群人之所以没绑他,全是因为此刻的他,看上去和一个死人没什么两样。

  一脸的惨白,满头满脸的血,身上也开了好几道口子,身上的衣服又破又脏,全是干涸的血迹。

  扶着箱子就要站起来,就听一阵脚步声渐近。

  “!!!”

  “快去叫人!这老小子醒了!”一个慌张的声音惊叫。

  徐勇连忙爬起来,强忍着胸口的闷痛,跳到了箱子上。四下看了看也没有什么能防身的东西,弯腰一运气,将脚下的木箱子掰下了一块,原是想做防身用,不料却惊讶的发现,木箱中竟装的都是一颗颗的乌黑铁蛋。

  **!

  徐勇长年在军营中打滚,对这些东西自然是熟悉的。

  这下他心里都明白了。大使驿站的墨国使臣,一定是和炸皇都城一事脱不了干系。

  当务之急是要先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快!快!大人有令,决不能让这老小子活着出去!”

  声音传来的同时,冲进来一群拿着戒刀的家伙,为首的是个粗壮汉子,胸口有一道长长的的刀疤。

  自知如今的自己,肯不定打不过人多势众的他们,徐勇伸手从木箱里飞快取出两个**,左右手各持一个:“来呀,有单子你们就过来呀!”

  所有人顿步,都在木箱下忌惮的看着他,又看向自己的头:“老大,这……怎么办?”

  为首的汉子,神色变了变。

  现在是赶狗入穷巷,若真把他逼急了,他们所有的人都要给他陪葬。

  “兄弟,有话好说,不是我……”他的话没说完,就见一个黑漆漆的铁球迎面而来。吓得他手一哆嗦,赶紧扔了刀,双手接住。

  徐勇在箱子上勾唇坏笑,弯腰又取出了几个**,头也不抬的扔了出去。

  箱子下面的人一片大乱,有逃跑的,有扔了刀也去接着的,更有跳着脚骂街的。徐勇不管,只管埋头,一通乱扔。

  他不怕死,可是他们怕呀!

  嘿嘿,他娘的,怕死就对了。

  连扔了几个**之后, 徐勇趁着下面的人乱成了一锅粥,一手持着**,怀里又踹上几个,飞身从箱子上跳了下来,飞起几脚起飞了其中的几个打手,飞快的往他们来的地方跑去。

  那些人小心翼翼的放下了**之后,都纷纷提起了刀,又重新追了上来。

  走到仓库的前方,没有了货物遮挡的光亮处,徐勇这才看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

  原来这是一间普通的民宅,只不过房屋和房屋之间围墙都被他们拆了,成了一间巨大的房屋而已。

  一见徐勇手持**超门口冲了过来,守卫门口的打手惶恐的往后退了几步:“你!你,跑不掉的,快,快把手里的**扔了!”

  徐勇才不和他废话,让去一拳砸蒙了他:“你傻呀?放下让你们杀?”

  那人坑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正是他们卸货的时候,门一推就开了,徐勇三步两步就窜到了院子里,望着院子里将他团团为住的一众人,徐勇伸手,毫不犹豫的就将手里的**给扔了出去。

  炸吧,只有炸出动静来,才能让爷知道这里。

  几颗**下去,打手们一下死伤不少,剩下的也被炸的震耳欲聋蒙了半晌。

  顾不得耳朵和身上新添的,被**炸碎的石头划伤的口子疼痛,徐勇捡起了地上一把刀,边打边寻找着出路。

  就在徐勇扔出**之后,弄出几声巨响之后,玉笙苑的康子和大理寺的捕快,同时跑进了他们柱子的书房,报告了此事。

  傅凌云与李仲淮不约而同的领着人,奔着响声发出的地方火速赶来。

  与此同时,徐勇那里,终因寡不敌众的他,渐渐落了下风,身上有天了不少轻重不一的上,眼看着就要束手就擒!

  一个踉跄,徐勇的背后被人偷袭,踹了一脚,仗着自己身材魁梧硬生生的挺着没摔倒。一阵风声在耳边响起,连忙一撇头,躲过偷袭的一刀,反手一拳将偷袭之人打翻在地。

  呼~呼~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吃力。一个错步,用力拧断一个人的胳膊之后,徐勇终于精疲力尽给,腿一软,单膝跪倒在地,右手用刀撑着地,嘴角沁出了一丝鲜血。

  为首的汉子见状,大喜,连忙招呼收下:“快,趁现在,杀了他!大人重重有赏!”

  几名里徐勇最近的手下闻言,顿时精神振奋,纷纷提刀向徐勇砍来!

  眼看着徐勇就要命丧乱刀之下!

  翠儿,儿子,老徐今日便要抛下你们娘俩先走一步了!

  正要闭上眼睛受死,忽听面前的两名打手忽然猛哼一声,瞪大了眼睛,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徐勇睁眼一看,两人背上正插着标记着将军府的羽箭,没入背心,当场气绝。

  “徐叔!”一声担忧从院墙上传来,徐勇死里逃生,不禁心中高兴,爷,你来的太及时了,再晚一步,你可真就再也见不着你徐叔了。

  院墙上正是带着一队弓箭手的傅凌云,见徐勇平安无事,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下了。

  轰隆一声,听着向这座宅子的前院大门被撞开了。

  为首的汉子一键情况不妙,挥手交手下撤退,却被傅凌云带来的弓箭手连连射箭,切断了退路。

  不久,李仲淮边带着大理寺的一众捕快冲了进来,将这群打手逮捕归案,并封了这所宅子,将**全部充公,抬去了大理寺中。

  周妈妈见徐勇虽然伤痕累累,但好歹全须全尾的会到了将军府,一边失声痛哭狠狠地捶打着他,一边却又心疼的细心照料着他。

  将军府中总算是恢复了往日的其乐融融,但大使驿站内的白松元,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