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近在眼前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近在眼前

  第二日,楚青若顶着两只像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睛,精神萎靡不济的到了课堂。

  “若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弯弯和闫倩倩皆似笑非笑的半调侃半关心她道。

  楚青若疲惫的笑了笑,没有解释。

  “楚姑娘!”

  夫子李明镜走进课室,扬声点了楚青若的名。

  “学生在。”

  楚青若应声而立,向他请了个学生礼:“夫子金安。不知夫子唤青若有何吩咐?”

  李明镜和蔼一笑:“你前几日交来的功课,我已经改好,只是忘记在夫子房中,劳烦楚姑娘去一趟,堂上要用。”

  “好,学生这就去。”

  李明镜点头,望着她离去后,转头喊了授课。

  不知不觉,课已经讲了一半,却迟迟不见去先生房里拿功课的楚青若回来,李明镜不禁有些奇怪。又唤了闫倩倩去寻她,自己接着上课。

  很快,闫倩倩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回来,神色慌张:“李夫子,若姐姐可有回来?”

  一课室的人皆望着她茫然的摇摇头,李明镜急问:“怎么了?楚姑娘没有在夫子房?”

  “我去的时候,只见房门打开,地上掉落了几张卷子,若姐姐的人却不见了,我以为她已经回来了,所以赶紧跑回来看看。”

  闫倩倩捂着心口,气息还没匀过来。

  课室里所有人都吃惊,弯弯更是急得站了起来:“那我去将军府报信!”

  李明镜点头赞成:“如此大事,理该如此。况且将军府护卫众多,多些人找总是好的。”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弯弯去将军府报信,闫倩倩也领着一班同窗,在学院里四处寻找。

  说来也奇怪,青天白日,偌大个学院都寻遍了,却始终不见楚青若的身影。

  林山长知道后,连忙连同一干夫子,都满头大汗的带着学子们,第二次地毯式的搜索着失踪的楚青若的下落。

  等傅凌云带着人赶来,将整个学院封锁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间休沐的时间了,而也没有找到楚青若人的林夫子他们,一脸焦急,担忧的站在脸色沉重的傅凌云身边,不停的擦着汗。

  “这位就是楚姑娘的夫子,李明镜,李夫子。”林山长指着李明镜恭敬的向傅凌云介绍到。

  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李明镜向他浅浅的向他行了个礼。

  傅凌云也向他微微拱手,算是还礼,但暗中却皱起了眉头。

  为何这人会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露声色的向他多看了几眼,见他的相貌和自己认识的人没有一个相似,但一举手一投足,言谈、神色都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真实感。

  转头与徐勇走远几步,压低了声音问他有没有这种感觉,徐勇也是点头。

  这就奇怪了!

  于是,将林夫子请到一旁,细细的打听了一下这位李夫子的出身来历,却没有问出任何疑点来。两人只得作罢,寻人要紧,不做细究。

  到了傍晚时分,将军府的府兵在学院中搜了个遍,依旧没有找到任何与楚青若失踪有关的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傅凌云只得带着人无功而返,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将军府中。

  三更之后,学院某处偏僻的角落处,一个敏捷的身影飞快的在学院内穿行,不多时便来到了学院后门的围墙下,一个鹞子翻身,翻出了围墙。顺着围墙外,蜿蜒的竹间小路一路飞奔到了京城中,最热闹的地段。

  站在京城最大的客栈“隆昌客栈”前,黑影在客栈招牌下的一串红灯笼的照耀下,露出了他的只是面貌,竟是南山书院的李夫子,李明镜!

  身穿一袭黑衣的他,转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上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迈步走进客栈。

  三楼的天字号房内,一群被捆的结结实实,全部坐在地上缩成一堆,穿着打扮有的是店小二,有的是账房先生,还有的是掌柜,十来个人被布塞着嘴,正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

  “你们这儿谁是管事的?”大汉腰圆膀粗,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横眉怒目,凶狠的盯着他们看。穿着一身苦力的寻常衣裤,手里却拿着一把鬼头大刀指着他们,粗声粗气的问道。

  所有被捆住的人都回过头去,将目光聚集在一位五十来岁,白白胖胖,小眼睛厚嘴唇,却还留着两撇修整很好,小八字胡的老头身上。

  “你是这儿的掌柜?”大汉将恶狠狠的目光定在他身上。

  老头吓得脸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努力将身子往人群中间缩了缩,想躲开大汉的注意,,却因众人目光所聚,不得已,只能艰难的点了点头。

  大汉一把将他从人群里像拎小鸡一样,提了出来,扔在一边。老头仰面跌坐在地上,半天坐不起来。

  “谁是账房?”大汉又问。

  这下众人有奖目光举刀一个四十来岁,面色蜡黄,干瘦的中年人身上。

  大汉伸手又将他踢了出来,这次却没有将他像掌柜的那样扔在地上,而是拿刀架住了他的脖子:“张芳的钥匙在哪儿?”

  账房先生边打着颤,便将目光看想了自己的腰间。

  噗嗤!

  手起刀落,大汉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了个穿心透背,锋利的鬼头刀直接从他的前胸扎进,带着一串的血珠从他的后背心穿出。

  被捆住的众人皆被这个突如其来惊得一下子愣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只惊恐的缩在一起,看向面前这个转眼间便要了一条人命,却面不改色的亡命之徒!

  好不容易挣扎着坐了起来的掌柜的,又被这样的突变吓得尿了裤子,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只是嘴最塞住了,说不清楚话,只听见一串带着哭腔的呜咽。

  大汉用带着血的刀指了指掌柜的:“西巴,哭啥,老子不杀你的头,不过你们这个客栈要借给爷使使。”说着蹲下身子,凑近掌柜的脸,将他口中的布块取出,笑着问他:“可使得?”

  掌柜的面无人色,点头如捣蒜:“使得,使得,只要好汉饶了我们性命。”

  大汉咧嘴一笑:“算你识时务!”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倒了一颗黑色药丸叫他吃下,随后解开了他的绳子,让他将药丸分给众人吃完之后,将鬼头刀往肩头一扛:“你们现在都服了老子的毒,想要解药的,这几日都给老子乖乖听话,若是哪个想要捣鬼耍滑,老子保管叫他肠穿肚烂,生不如死!”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上房的门被推开了,笑的一脸春风和煦的李明镜抬脚走了进来:“甲方,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大汉伸手将脸上的络腮胡子揭了去,露出一张粗犷但却光洁的脸来,赫然就是百里晟的副将,甲方!

  李明镜也伸手揭下脸上人皮面具,露出他那张英俊无比的脸来,又反手从宽大的黑色衣袍中,取出了他的铁骨扇打开,轻摇着扇子坐在了上房中一张上好花梨木的交椅上,好整以待的看着房中的众人。

  “殿下,都安排妥了,东西明晚三更运到!”

  笑着点了点头,百里晟脸上的梨涡更深了几分:“好!”

  “那……”甲方欲言又止,他是想问那间房里的楚青若怎么处置?

  百里晟知道他要问什么:“好吃好喝供着,看牢了就好!”

  甲方心中暗暗叹气,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把气撒在了客栈一众人身上:“都给老子滚出去,该干嘛干嘛去!”

  众人一哆嗦,赶紧在甲方的骂骂咧咧中退出房间。

  等他们走后,百里晟来到了另一件上房中,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楚青若,心绪翻腾。

  她不知道,每日他与她这般的近,近的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她,却不得不看着她与自己有礼而生疏是一种怎么样的煎熬。

  她更不知道,每晚看到傅凌云驾着车,与她亲昵同行,偷偷跟在他们身后一路尾随到将军府门口,看着他们手挽手进去的自己,恨不得当场杀了傅凌云,将她抢回来。

  如果她能一直想现在这样,乖乖的留在他身边该多好。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用指背轻抚着她细嫩的脸颊,眷恋的看着她那让他永远也看不腻的容颜,久久不愿离去……

  *

  将军府中

  得知楚青若再次失踪的消息,家中所有都赶来了玉笙苑中。疲惫不堪的傅凌云在谢过他们的好意之后,委婉的请他们不要担心,将众人一一劝回去休息。

  徐勇带人满城搜索,傅凌云通宵达旦,熬红了眼睛等候消息的时候,许飞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你的消息可确实?”傅凌云总算有了点精神。

  已经一身军装的许飞,在玉笙苑的书房内,弯腰拱手,禀报道:“将军,属下探得一清二楚,明晚三更会有六车**运到城中。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

  “无妨,说。”傅凌云苦笑,还有什么坏消息比今日他听到青若失踪了更受打击的?

  “属下跟到半路,把人……跟丢了,不知道这些**要运到哪里去。”许飞垂下头,面有愧色,这是将军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自己却没能漂亮的完成。

  傅凌云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知道要运到哪里去!”

  许飞吃惊:“哪里?将军你怎么知道的?”

  “楚家老宅。”

  正是明日百里晟约他赌生死的地方!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