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声东击西

第二百六十七章 声东击西

  /

  楚家的老宅,自从那次惨案之后,便在没有人住过。原本布置高雅温馨的结香苑,也呈现出了一片荒凉破败之色。

  傅凌云漫步在早已荒草遍地的院子里,往日的情景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心中越发的担忧。青若不见了,可作为丈夫的自己却要先解决京城的危机,只能给将她的安危放到了一边,想到这些,傅凌云生出一股深深的愧疚来。

  “爷!”

  徐勇神色谨慎的匆匆而来。

  傅凌云收敛心神,换上严肃的神情。

  “人都布下了,就等鱼上钩了。”

  “可有查出**埋在何处?”傅凌云如今最关心的是这个。

  徐勇垂头:“里外都找遍了,没发现地上有翻动过的痕迹,许飞已经带着人在一间一间屋子悄悄的搜查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嗯,一定要小心,这里可能也有百里晟的人盯着,千万别打草惊蛇。”

  徐勇一边暗暗的观察着四周,一边点头称是。

  隆昌客栈里,甲方正在账房里盘点着整箱整箱的银子,站在他身后的掌柜的面色难看:

  “好汉,您高抬贵手,这都是东家的银子啊,你若是都拿走了,小人,小人可怎么跟东家交代啊!”

  话音刚落,就见甲方笑嘻嘻的抬起身子:“我说掌柜的,你放心,我们会给你们东家一个交代的。”

  掌柜的听他说这话,脸上生出疑问:“莫非你们认得东家?”

  甲方一咧嘴:“不认识,不过我们认识……阎王爷!”话音落,他的手就飞快的从腰后拔出一把匕首,一刀捅在了掌柜的心口。

  掌柜的瞪大了眼睛,捂着心口,又惊又怒:“你……你……”倒地,气绝。

  “过了明天,这座客栈和你们所有人都要被炸上天了,你们的东家自然也就怪罪不到你们了,你就别操那个心了!”

  甲方拔出匕首,一边冷冷的撇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掌柜的,讽刺的对着他的尸体说道。

  “大,大爷,公子爷,叫,叫,你去一趟。”被百里晟遣来叫他的小二,刚到账房门口就看见自家的老掌柜瞪大了眼睛,倒在了血泊中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甲方却神色如常,应了一声,抬腿便出了账房,仿佛他刚才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一只羊一样,再寻常不过了。

  “把这里打扫干净,我们家公子爷爱干净。”走过小二身边,甲方吩咐。

  “那,那,尸,尸体……”小二结结巴巴的问道。

  甲方瞪了他一眼:“拉倒后院随便找个地方埋了,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动手?顺手把你一块儿埋了好不好,哎……西巴……大炎国人的脑筋都是猪脑子啊!”

  小二吓得腿一软:“是,是,小人这就去……”

  噔噔噔。

  上了楼梯,来到百里晟的房间,敲过了们之后,甲方走了进去:“殿下,今早我已经命令他们把东西都埋好了。”

  百里晟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有限的喝着茶:“嗯,现在楚家大宅那里怎么样了?”

  甲方呵呵一笑:“这儿,那狗东西正在那里围着呢,殿下这招声东击西真不错,他的人全上那儿猫着了。”

  百里晟听了甲方俊脸上虽是一派笑意,心里却是万分复杂。

  今晚便是所有一切的结束,自己的命运就在楚青若的手里,是生是死,全看她怎么选择了。

  “好,那你现在去楚家老宅把最后一封信送过去吧!送完信,你就走吧!”

  甲方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如今他已经是一无所有了,他还追随者自己,今晚,还是别让他跟着自己送死,放他去吧。

  甲方闻言大惊:“殿下,可是属下有什么事情做错了吗?为何殿下要赶我走?”

  百里晟脸一沉,呵斥道:“莫问那么多,叫你走,你走便是了!我的命令你不听了是吗?”

  扑通往地上一跪,甲方满脸焦急:“殿下,我自幼跟随你,你叫我走,天地茫茫我能去哪儿啊!再说,今晚只有你一人,万一不成功,必是千军万马,大军包围,你一人,叫属下怎么放心?”

  他的一席话让百里晟的心里微暖,总算这茫茫人世还有一人愿意追随他。缓缓的抬起手,想要去拍拍他的肩膀,却又觉得此时此刻不该心软,又悄悄的放下了手:“你先去送信吧,当晚上还有段时间,你自己在好好盘算一下吧,到了晚上,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去吧!”

  “嗯!”用力的点了点头,甲方激动的站了起来,转身离去。

  楚家老宅这边,许飞来回报:“将军,所有房间都搜过了,没有发现埋**!”

  徐勇不敢相信:“喂,小子,会不会你看漏了?”

  许飞急红了眼,梗着脖子:“我怎么可能看漏,我……”

  嗖!

  暗处一支箭向着三人射来。

  “小心!”一旁的徐勇警觉的一把拉过还在和徐勇斗气的许飞,傅凌云则飞快的伸手接住了箭,顺着箭势转了个身,卸了箭劲,稳稳的定住身形。

  徐勇和许飞连忙上来,三人同事看向傅凌云手中的箭,只见一支很普通的白翎羽箭上穿着一封信。

  打开信一看,只有一行字:“楚青若在隆昌客栈,请一人前来,过时不候!”在看署名:“百里晟”

  徐勇一锤掌心:“他妈的,我们上当了!难怪这里没有**!”

  许飞着急的问道:“将军,现在怎么办?”

  傅凌云沉思:“许飞,你去大理寺找李少卿,请他进宫将此事告诉皇上,火速派兵将隆昌客栈附近的百姓转移走。”

  “那将军你呢?”

  “我去隆昌客栈!”傅凌云仰起脸,一脸坚毅。既然人在百里晟手中,这就好办了。人他要救,京城他也要保!

  “爷,我和你一起去!”徐勇义无反顾的说到,他也额一定要把少夫人救出来,面的翠儿伤心,责怪!

  隆昌客栈里,楚青若已经醒了过来,吃惊的看着坐在她床头边,深情的望着他的百里晟:“又是你?”

  百里晟轻笑:“怎么?青若见到夫子竟这般的没规矩?”

  “你?李夫子?原来是你?”

  楚青若暗恨自己眼拙,竟没有看出来李明镜竟是百里晟!难怪自己总觉得这位李夫子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那么的眼熟,却并没有将这两个好无关联的人想到一起去。

  “是啊,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李明镜,字纯卢,莼鲈之思。”百里晟勾唇一笑,带着几分自嘲的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人家早已说明身份,是自己疏忽大意,不曾细究罢了,楚青若低头不语。

  百里晟见她不语,心中一动,上前柔声道:“青若,只要你愿意,我愿意和你一起去那山中隐居,再不问世事,我们做一对远离红尘的神仙眷侣,一起相伴此生,可好?”

  楚青若闻言,抬起头,嘲讽一笑:“怎么,先生又忘了,青若乃是已嫁之身,无论你问我多少遍,我都不会抛下我的丈夫和你走的,先生究竟何故这般的执着?”

  百里晟的脸又是一阵扭曲,“已嫁之身”四个字仿佛向一根刺一般狠狠地扎紧他的心里,让他痛苦不堪。

  “我知道!我不介意,青若,我真的不介意!只要你愿意跟我走!我是真的……爱你啊!”终于忍不住,几乎要跳脚的百里晟忽的一下站了起来,提高了音量。

  楚青若扭过头,冷冷的指着房门:“说过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你出去吧!”

  “青若……”

  “出去!”楚青若厉声。

  百里晟无奈,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好好,你别激动,我出去,我出去就是了。”

  转身挫败的离开了房间。

  等他一走,楚青若立刻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偷偷的舔着外面的动静。

  就听见,百里晟声音在门口不远处响起。

  “小二!”

  噔噔噔。

  一阵楼梯响动,另一个的声音在他附近响起,有气无力又带着恐惧:“公子爷,什么事?”

  “我叫你准备的两壶酒,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还按您的要求,坐上了记号,其中一个用了有金边的盖子盖着。”

  “嗯,你去,把这包药放在做了记号的那个壶里。”

  那人称是,一阵楼梯响动,大概是下楼照吩咐办事去了。

  又听一声吱呀,隔壁的房门打开了,又关上。

  原来他就住隔壁,楚青若心想。

  悄悄开了一条门缝,见门口没有人看守,楚青若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刚走到店门口,便被一众小二拦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跪求道:“姑娘,求求你,你若是走了,我们哥几个都要毒发,全都活不成了。”

  楚青若无奈,只得硬生生的有折了回来。

  当傅凌云和徐勇两人来到隆昌客栈的时候,刚好华灯初上,客栈外的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比起外面的热闹,客栈里不仅因为没有招呼客人显得格外的冷清以外,更因为所有的伙计都哭丧着脸而显得分外的诡异。

  “百里晟,我来了,青若呢?”站在客栈的大堂里,傅凌云扬声问道。

  “哈哈哈,傅兄,别来无恙?”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