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谈笑生死

第二百六十八章 谈笑生死

  随着百里晟的笑声,傅凌云和徐勇抬眼向客栈的楼梯上看去。

  就见百里晟一袭青衣,头发丝得一丝不乱,整整齐齐,风度翩翩的摇着扇子下得楼来,如同一阶贵公子宴请友人一般,丝毫看不出是与人决生死,神情自若,毫不紧张。

  傅凌云自是不会将他的话当真,冷冷看着他,不发一言。徐勇却沉不住气,骂道:“少他娘的废话,我家少夫人呢?”

  话未说完,就见到楚青若站在客栈二楼,紧张的叫道:“文远,徐叔!”

  百里晟勾唇挑眉:“看!青若和我在一起,我可没有限制她的自由。”

  傅凌云皱眉,知道这厮是故意这般说,好挑起他的怒气。

  徐勇却受不了这个窝囊气,一瞪眼睛:“你奸诈的小人,几次三番掳走我们家少夫人,要挟将军,你算什么男人?”

  客栈有耳朵的人一下都听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这一嗓子吼下去,百里晟原本镇定自若的神情出现了龟裂,脸上浮上了一层怒气。徐勇的话算是戳到他的痛点了。

  眼珠子一转,他又轻笑:“是不是男人,青若最清楚。”说着,暧昧的朝二楼看了一眼。

  傅凌云与楚青若夫妻多年,自是信得过她,而且这样无聊的口舌之争,对他来说毫无意义,所以没搭他的话。

  楚青若却不买账,站在二楼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百里晟,反唇讥讽:“青若只知忠义,不懂男人!”

  傅凌云和徐勇闻言,皆笑出声。

  百里晟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恼,一拱手:“既然傅兄已经来了,不如我们就开宴吧!”

  “自当奉陪!”傅凌云毫不示弱。

  三人一起来到了客栈最豪华的包间中坐下。

  楚青若随后也推门而入,这厮在酒中动了手脚,文远虽有警觉,却对此一无所知,自己在一旁找到适当的机会,得出声提醒他。

  四人坐下后,百里晟三击掌,门外小二开始上菜。

  百里晟执起酒杯:“傅兄,你我争斗多年,今日坐下同桌把酒言欢,却是头一遭,来,在下敬你一杯。”

  傅凌云却是坐着不动:“这里也没有别人,我既然来了,你也该知道,不是为了与你把酒言欢的。”

  “话不是这样说,今晚是我们第一次同桌用宴,却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同桌,又或者……是你我中的一人,在这世上的最后一餐,怎能不好好享用一番?”

  百里晟看着杯中酒,感慨地说道。

  傅凌云却依旧不为所动,徐勇在一旁记得抓耳挠腮,这厮怎的那么多废话?朝傅凌云看过去,用眼神询问:爷,要不直接把他拿下吧?

  楚青若连忙向他摇摇头,又看了看正在上菜的小二们,徐勇瞬间明了,怪不得这厮不限制少夫人的自由,原来是那他捏了那么多条人命在手里,当真是卑鄙无耻之徒。

  百里晟见他的话没起作用,只好悻悻的放下杯子,叹了口气:“看来这最后一餐,也享用不到了。也罢,甲方!”扬声将甲方叫了进来。

  甲方走进来,手里托了个盘子,盘子上放着两个酒壶,楚青若一眼便看见那个做着记号的酒壶,不由得心提了起来。

  将两个酒壶放在桌上以后,百里晟笑着对他们说道:“这两个壶中,有一壶放了无药可解的剧毒,傅兄先选一壶,剩下的一壶,不管有毒没毒,在下都陪傅兄同饮,至于是生是死,就叫给上天定夺了。不知傅兄觉得如何?”

  傅凌云意简言骇:“甚好!”

  半点不曾犹豫,起身便走到放置两个酒壶的桌前,正要伸手去取酒壶,就听楚青若突然出声:“慢着!”

  傅凌云和徐勇大惑不解的看着她,百里晟则神情黯然,垂下了眼眸,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不过他飞快的缓过神色,依旧笑的如春风和煦:“青若有什么提议?”

  楚青若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可生死关头,她却顾不得与他将什么道义,站起身来,走到傅凌云身边,对他说道:“文远,不如让我来选,若是选错了,我随你一起去可好?”

  傅凌云虽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却也了解她的为人,若是没有把握,她绝不会贸然行事。“好!,若是选错了,大不了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这些话传进百里晟的耳朵,却是大大的刺激,心中的不甘促使他生出不想随了他们心愿的念头,于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青若如此,不如直接替我选吧,我不要你随我生死,你给我定生死便是了,如此这般,青若你可愿意?”

  楚青若闻言,身子一震,他知道她的用意?

  傅凌云知道她是个心软的,平日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如今叫她亲手杀了这厮,她又如何做得到!于是伸手将她揽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放心,我无事。”

  两人相拥的身影,深深刺痛了百里晟的眼睛,再也按耐不住,催促道:“傅将军,开始吧!”

  楚青若暗下心头的忐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也不知道自己的暗示文远明白了没有。

  看着她坐下后,傅凌云看着眼前的两个酒壶,回想着刚才的情景。刚才他要伸手的时候,楚青若突然出声,这时候他的手……应该是……

  这个!有金线壶盖的酒壶里装的是毒酒!

  傅凌云心里有底了,毫不犹豫的拿起了另一个酒壶,直接先开了盖子,对着百里晟举了一举:“先干为敬!”一仰头,将酒喝了个一滴不剩,喝完,还向着他倒了倒酒壶。

  百里晟颓然开在椅子上,脸上依旧保持着招牌笑容,梨涡浅浅,心中的世界却已经颓然轰塌。

  他输了,他赌输了。

  她,终究还是选择了他……

  罢了……

  站起来,伸手接过另一个酒壶,也学着傅凌云的样子,一饮而尽后,他将酒壶往桌上一扔。

  酒壶发出咣当一声响,甲方推开门,朝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三人有些不敢相信,百里晟这厮竟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半信半疑的站了起来,走出包间,傅凌云和徐勇,只觉得身后一阵劲风刮过,两人一回头,楚青若和百里晟都不见了。

  就知道这厮不会信守诺言!

  徐勇恨的牙根都痒痒,傅凌云剑已在手,指着甲方的喉咙,喝问:“说!  人去哪儿了!”

  甲方一脸无所谓,朝他们咧嘴一笑,眼睛往楼下撇了撇,示意他们往楼下看。

  两人顺着他的眼神看下去,就见客栈里所有的小二、厨子都被五花大绑,赶到了客栈大堂的中间,挤做了一堆。

  甲方用两根手指,将傅凌云的剑拨开,无耻的笑着道:“傅将军无惧生死,天下人皆知,可他们呢?他们怕不怕死?”

  徐勇正待发作,甲方连忙往后一步,指着他:“哎,西巴,你别瞪我,吓死了我,可就没人给他们解药了。”

  傅凌云伸手拦住徐勇,冷冷的对甲方吐出几个字:“你不如你兄弟!”

  听他提到了乙方,甲方的神情复杂。叹了口气:“乙方如今过的如何?”

  “妻贤女孝。”

  “那就好,那就好,以后我们方家香火,有他就够了。”

  甲方听到乙方现在的情况,很是欣慰,像是了去了一桩心事一般,拭了一下眼角隐约的泪。

  “何不学他?”

  傅凌云好言相劝,希望他能悬崖勒马。

  可惜,甲方却听不进去:“学他?我们俩从小跟着殿下,看着他是如何一路走上那个位置,你们只看到他不择手段的一面,可是只有我们才知道,他有多孤独!”

  徐勇可没兴趣听他叨叨,这几打断了他的话,吼道:“你们现在又耍什么花样,又把我们家少夫人带哪儿去了!”

  被打断了话的甲方,也没心思和敌人诉苦,咧嘴一笑:“放心,他们还在客栈里,只不过殿下还有些话要和夫人单独说,说完,就放她离开,所以,请两位稍安勿躁,耐心等一会儿!”

  只是他们,只怕今日是来得,去不得了!

  说着,又朝楼下看了一眼,意思是他们要是敢轻举妄动,这些人的性命,可就不保了。

  傅凌云和徐勇悄悄对视了一眼,忽然一个暴起,一个攻他的上路,一个攻下路,两人同时向甲方出手了!

  甲方似早有防备,一边不慌不忙的沉着应战,一边慢慢的往楼下退去。

  等三人一路从二楼打到了大堂,甲方一个金蝉脱壳,闪身站到了这些人质的中间,飞快的点燃一个火折子,狞笑着对傅凌云和徐勇叫嚣道:“西巴,过来呀!早知道你们要对我出手,爷爷早就准备好了!你们敢动一动,我马上就点火,将这里炸成灰烬,你们和你们心心念念的女人全都死无全尸!”

  徐勇大怒:“你也跑不掉!”

  甲方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西巴,殿下原本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老子自然也要追随他的,反正有你们给我们垫背,老子有什么好怕的!”

  百里晟今日竟是一心求死?这倒真的是傅凌云和徐勇没想到的事情。

  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间倒没了主意,只能愣在了当场,和甲方死死地对峙着,僵持不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