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刻骨铭心

第二百六十九章 刻骨铭心

  啪!

  客栈的上房中,被百里晟扛了进去的楚青若,脚一沾地,便挥手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百里晟偏着头,舔了舔唇间沁出的血,一股带着血腥的苦涩滋味,在他的嘴中心头蔓延开来。

  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去爱眼前这个女人,兜兜转转,到了最后,却始终抓不住她。

  “青若,为我倒杯酒可好?”

  桌上也有一壶酒,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百里晟回过脸,神色如常的摇着扇子,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一脸玩世不恭,像个要糖吃的孩子一样的笑着耍无赖:“求你了,青若,不喝你给我倒的酒我会死。”

  楚青若满脸怒容,倔强的把头一撇,无声的拒绝了他的请求。

  这女人,连生气起来的样子,都那么好看,他望着她生气的脸,脸上的神情一下子暗了暗,随后突然又无声的笑了。

  “那……青若,你为我画一幅画吧!。”

  他的声音弱了几分,不似刚才和傅凌云赌命时候那样凌厉。

  楚青若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要求:“不画!”

  “求你了,青若,为我画一副吧!我就这么坐着,你画,我不动。”他的声音越来越弱。

  终于,楚青若架不住他的哀求,为他画了一副肖像。

  等她放下笔,眼下浮起了一丝黑气的百里晟走了过来,走的很慢很慢,几乎是拖着步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走到了桌边。

  看过了画之后,惊喜的拿过桌上的一本画册,问她:“青若,这本画册,可是你画的?”

  楚青若狐疑,接过画册翻看了一下:“正是!”

  “哈哈哈!”百里晟仰天大笑,笑声的无比凄楚:“难怪我会这么不可自拔的爱上你,原来是你,竟然是你!”笑着笑着,突然咳嗽起来。

  “咳咳咳!”一阵剧咳之后,他的脸由潮红转成的惨白。

  楚青若被他颠三倒四的话搞迷糊了。

  “当年我看到这本画册的时候,就被这个画家的心胸,咳咳,和才情所深深吸引,那时我就好奇,究竟是怎么样一人,咳咳咳,能有这样刚柔相济的心胸和情怀。

  哈哈哈,咳咳,那时我还在想,等拿下大炎以后定要拜会一下此人,若是个男人,我便与他结为知己,若是个女人,我便娶她为妻。哈哈哈,真是造化弄人,想不到自始自终,吸引我的人,始终是你楚青若,这真是天意啊,天意!咳咳咳!”

  百里晟拿回画册,走回到桌边,瘫在椅子上笑了个痛快,可他的咳嗽却越演越烈。

  楚青若闻言却是不敢置信,当年平安镇书斋的钱掌柜,确实有提过这事,说是有个贵人很是欣赏她的画,想结交与她,无奈她是女儿身,不便抛头露面只好推却。记得当时,她还请求钱掌柜不要泄露了她的身份。

  想不到,这个贵人,竟然是他!

  当真是天定的孽缘,注定了他们要这般的纠缠不休吗?

  噗……

  终于要毒发了吗?

  伴着一阵剧咳,百里晟喷出一口鲜血,一下喷在手中画册上。一见心爱的画册被弄脏了,百里晟连忙抬起身子,心疼的拉起袖子,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我真是不小心……”

  看着他的脸已经白的几近乎透明,嘴角的鲜血像一朵刺眼的玫瑰一般艳丽,刺痛了楚青若悲悯横生的心,她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画册,将它扔到了一边,成功的打断了他小心翼翼到几乎卑微的举动。

  “够了!解药在哪里!”

  楚青若了解他的为人,不管做什么事情,他永远都会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今日他的目的只是要毒死文远,为了防止自己吃下毒酒,他一定会为自己准备好解药的。

  百里晟被打断了动作,尴尬的僵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的往后靠在椅子上,抬起手指了指桌上的酒壶。

  噗……又吐了口血。

  朝着楚青若凄凉一笑:“没用了,青若,毒发了,解药不管用了。我说了,你不给我倒这杯酒,我就会死。”

  楚青若这才明白,一进房间他便叫自己给他倒一杯酒是什么意思。

  一阵巨大的悲愤在她的心头涌起,眼角也忍不住开始发酸,强忍着眼泪,颤着声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百里晟笑而不语,只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书案前,艰难的拿起笔,在楚青若为他画的那副肖像旁,提上了一句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写完,随手扔了笔,一头栽倒在地上。

  楚青若大惊失色,连忙蹲下身扶住了他:“百里晟,百里晟!”

  听见了她的呼唤,百里晟虚弱的睁开眼睛,惊喜的说道:“青若,你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呵,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这时的楚青若,却是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百里晟在他的怀里,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挣扎着站了起来,摸索着走到了床边,拿起了放在床上他最亲爱的五弦琴,紧紧的抱在手里:“因为什么?咳咳,青若,我说过,这个世上没人可以,可以,咳咳,要我的命,只有你能!今世我即便做不了你最爱的男人,咳咳咳……那就让我做唯一一个死在你手里的男人吧!”

  楚青若一想到他明明可以不用死,却因为自己的倔强,生生的错失了服用解药的最好时机,就要死在自己眼前,心中的悔恨、懊恼,折磨得她痛苦万分,

  她知道,若是他死了,她这一生都会记得这个男人,这一生只要一想到他,自己的心里将再不得安生。

  “啊……”楚青若的心理终于崩溃,在恼恨和后悔中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叫。

  终于,他将自己狠狠地刻在了她的心上了,何所谓铭心刻骨,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百里晟听见了房间外焦急而又快速的步伐声,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绝望而又悲伤的笑容,将五弦琴往身上一背,推开了窗,提起最后一口真气,跃出了客栈。

  *

  楼下听到楚青若如同发了疯一样,歇斯底里的狂哭狂吼的傅凌云和徐勇,不禁脸色大变,朝徐勇看了一眼,见他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点了个头,傅凌云立刻提气直接约上了客栈的三楼,冲进了房间。

  甲方也被这样的巨变,弄得神情一阵慌乱,不知道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在他走神的那一刻,徐勇毫不犹豫的向他出了手。

  回过神来的甲方,见一眨眼徐勇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连忙拿起一个**,伸手就要点燃,却被眼明手快的徐勇,一脚将火折子踢飞,火折子顺着他的力道,一下子飞了出去,不知道掉到了何处。

  甲方见**没法点燃了,顿时恶从胆边生,拎起了一个人质,抽出了腰间的匕首,顶着那人的喉咙,恶狠狠的对着徐勇笑道:“老小子,我认出你了,你就是在胡杨客栈马厩放火的那个狗东西吧!”

  徐勇反唇相讥:‘我也认出来了,你就是那日被我像落水狗一样痛打的废物吧!”

  甲方闻言大怒,扔了人质,飞身上来与徐勇打作了一堆。

  楼下热闹的开打了,而楼上此刻却是一片凄楚悲凉。

  傅凌云冲进了房间,一见到楚青若平安无事,稍稍松了口气,却又因为她的哭的这般痛苦,而紧紧的揪起了心。

  “青若,别哭了,我在这里,怎么了?百里晟呢?”

  “他,他,毒发了,他,他就要死了,文远,他就要死了,是我,是我杀死了他,是我!”楚青若一见到傅凌云来了,如同溺水的人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袖,满脸泪痕、语无伦次的哭着说道。

  “什么?这厮当真喝了毒酒?”

  傅凌云心中立刻紧张了起来,他虽然料到了这厮会给自己下毒,可怎么也没料到,他竟然真的喝了毒酒。“不要紧,青若别哭,这厮狡猾的很,他一定给自己准备了解药,他不会死的,你没有杀人,你没有杀他。”

  “不,不,文远,你不知道,他进门就叫我给他倒解药,可,我,可我不知道那是解药,我没给他倒,现在他毒发了,解药不管用了,他,他就要死了,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楚青若哭的满脸泪痕,无助的看向他。

  傅凌云心中暗恨,这厮终于还是在青若心里留下了他的身影,今生今世,青若是再无可能不记得这个人了。怪只怪自己没有预料到这厮对青若竟用情如此之深,一直都自信着青若的心意,却忘了那个人原本就是不择手段的人。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青若,我们去找他,宋修竹,还有宋修竹,他的换血之术可解百毒,我这就陪你去找他,找到他,解了毒,我们将她送回大墨,让墨国自己处置可好?”

  傅凌云本意只是为了安慰她,那厮武功奇高,如今已经走了半盏茶的时间了,而且也不知道他会走去哪里,哪里还能找得到!

  可是楚青若却信了,抬起头,哭的通红的双目中竟有希冀的光芒闪耀:“好!我这就去找他!你自己千万要小心!这里整个客栈都埋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制服甲方!”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