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章 霜花绝唱

第二百七十章 霜花绝唱

  傅凌云此刻心情复杂。

  站在男人、丈夫的立场,他不愿意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寻别的男人,哪怕他知道她的心里自始至终没有那个人,可是眼下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点头同意。

  她能离开这里也是好的,这里满是**,一个不慎便是粉身碎骨,与其让她跟着自己冒这样的险,还不如,让她早点离开。

  “好!你放心,许飞很快会带着御林军跟着我留下的暗号找到这里。”说完,傅凌云为她擦干了眼泪:“若是寻到他,将他带去宋修竹那里,然后你也在等着我便是!”

  知道他有援军,楚青若这才放心的提起了裙子站了起来,又恢复了那个坚韧不拔的小女子模样,坚定的点头:“好!”便转身匆匆奔出了客栈。

  经过客栈大厅的时候,正在和徐勇过招的甲方,见道她满脸泪痕,双眼通红,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才那女人嚎丧似的,是殿下出事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若是殿下死了,这无情无义的女人会哭的这般伤心?

  左思右想,吃不准到底怎么回事,甲方决定不在和徐勇纠缠,徐晃了一招,跟在楚青若身后,也出了客栈。

  徐勇见状也要跟上去,却被傅凌云叫住:“穷寇莫追!先救人!”

  *

  百里晟提着最后一口真气,在皇都城中疾驰,终于来到了一座门厅冷落,荒废已久的宅子门前,抬头看了一眼宅子牌匾上“楚家大院”四个字,神情萧索。

  按着他曾无数次暗中造访过的路线,一路来到了宅子中一片茂密的树林里,靠着林中最大的树,坐了下来。

  咳咳咳。

  又是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他已经无暇去擦拭,只将怀里抱着的五弦琴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吃力的拨动了一根琴弦。

  铮……

  不对,不是这个音。

  百里晟苦笑着摸着琴弦,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手指也开始麻痹僵硬。

  重新起调,一阵悦耳的琴音,在楚家老宅的林子深处,缓缓的响起:

  倾国倾城的容颜,总会随岁月老去

  就像花开花败

  轩窗前,我的眼泪流淌成河

  爱你的心是如此悲伤

  努力想要去追寻,追寻你远去的身影

  却发现两手空空,徒留惆怅

  还不如就此放手

  任岁月流逝

  虽然放下了弃我而去的你

  但岁月也将我抛弃

  无处容身的心只能随风而去

  去那没有悲伤的乐土,继续寻找,

  寻找你的身影……

  琴声开始变得断断续续,百里晟那充满磁性的嗓音在琴声中,显得苍凉、绝望、哀伤。

  就在他一遍又一遍的唱这首悲凉的曲子的时候,远远的,楚青若的呼唤声,隐隐约约的飘入了他的耳中。

  “百里晟!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出来!你给我出来!”

  呵呵。

  他的眼睛已经彻底看不见了,耳朵也开始出现了幻听?

  百里晟笑着吐出一口血,英俊而又苍白的脸上,双眼渐渐的暗淡,被鲜血染红的唇瓣,在黑夜里扬起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却并没有停下口中的吟唱。

  明明听得到随风飘来的断断续续的琴声,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琴声到底从哪里来的?

  楚青若不停的在楚家大宅里四处奔走,寻找,不停的哭泣,高喊:“百里晟,我带你去找宋修竹,他的换血之术一定可以解了你的毒!你给我出来!”

  树林深处的百里晟,依旧不停的弹唱着这首曲子,楚青若的呼声不断的传进他的耳朵,却变得忽远忽近,模糊不清……

  呵~他的听觉也快没有了吗?

  身上渐渐冷意加深,所有的知觉都在一点一点的随着他的生命流失。青色的长袍上,不断沾上从他口中源源不断淌下的鲜血。

  这是他最喜爱的一件衣服,此刻却被自己的血给染污了。

  呼呼……

  他的手已经再没有力气拨动琴弦了,不知道他的嗓子还有没有声音?

  渐渐的,他的耳朵听不见了。

  青若,你还在吗?

  你还能听得到我的歌声吗?

  永别了,青若。

  你一定要记得我最后美好的样子。

  这一生,你欠我的,来世记得一定要还!

  “你口口声声爱我,你的性命只有我可以拿走,可是你明知道我不想杀人,你却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后半辈子都活在痛苦,内疚中,你出来,你给我说清楚,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黑暗中,楚青若拼命的在楚家大宅里,跟着若隐若现的歌声,四处疯狂的寻找,却始终找不到琴声的确切位置,哪怕她喊破了嗓子。

  渐渐的,悠扬的琴声乱了,悲凉的歌声也消失了。

  一声凄凉刺耳的断弦声过后,错乱的琴音也彻底的消失了。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记得你吗?不,你错了,百里晟,我更不会记得你!我会忘了你,忘的干干净净一点不留痕迹!”

  楚青若朝着空无一人的四周大喊道,喊着喊着却又忍不住捂住了嘴,眼泪像断了线一般的滑落,她猜到了他一定会来楚家老宅,所以一进老宅她便直奔她的旧居结香苑而去。

  不料她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他根本没有在结香苑。

  从小离家的她,除了结香苑,没去过老宅的其他地方。他是存心不让她找到自己,才这样做。

  楚青若愣愣的站在不自知是哪所院子的路中间,不停的掉着眼泪,她的脚却再也挪动不了半分。她甚至连转身离开的勇气都没有。

  那一晚,明月当空,满天繁星,风流倜傥,英俊无双的百里晟一袭敞衫,席地而坐,静静的弹唱着那曲凄美的霜花名曲,那一幕,此刻在她的脑中不断的闪现。他最爱那把五弦琴,也是他娘最心爱之物,他将这把琴如同自己的心头血悉心呵护,从不让它受到一点损伤。

  霜花已凋零,一曲成绝唱!

  如今,琴弦断了,只怕是……人也……亡了……

  也许他是个十恶不赦,双手血债累累的人,可这个男人却将他所有的感情毫无保留的给了自己。如果,如果他没有遇见自己,也许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

  当傅凌云带着人找到楚青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他有罪,却不该由我杀了他……”

  楚青若站在原地,眼中不停的掉泪,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形如痴傻。

  心疼又气愤的他,一步上前,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许久没有言语。

  傅凌云恨自己终究没有保护好她,终究还是让那人在她心里扎上了一根永远都拔不掉的刺。那人终于死了,他该高兴的。可为什么他却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胜利的喜悦呢?

  “爷!”

  徐勇叉着腰听完下属套着他耳朵一番耳语之后,一脸吃惊的挥挥手遣退下属。

  怀抱着伤心欲绝的楚青若,傅凌云脸色沉重,抬起了头:“何事!”

  “爷,搜遍了整个宅子,只在一棵树下找到了一把琴和一大滩血迹,却没有发现尸首。”

  傅凌云不知自己该喜该悲:“青若,你听见没有,没找到他的尸首。”

  楚青若这才停止了喃喃,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一个府兵抱着一把带着血迹的五弦琴匆匆过来,呈给了楚青若,她伸手接过琴,反手一把拉住正要退下的府兵,急切的问道:“真的没找到尸首?”

  府兵沮丧:“是的,少夫人,属下们无能,没能找到那贼人的尸首。”

  楚青若这才抱着琴,一边流着泪一边傻笑:“没找到尸首,呵呵,他没有死!对不对?”

  傅凌云满嘴苦涩的点点头,伸手搀扶着她,一边安慰她,一边送她回到了将军府歇下。

  隆昌客栈外,高博带着御林军疏散了附近的百姓,取出了埋在客栈内的大量**。奉旨前来的宋修竹也为店内中了毒的一干人等熬制了解药,一一解了毒。

  就这样,皇都城的一场天大浩劫,终于被扑灭了。

  *

  半个月后。

  朝堂上,明宗论功行赏之后,宣布今年的科考正式开始!

  退了朝之后,明宗在御书房召见了傅凌云。

  “傅文远,你是怎么回事?”

  一见到他的脸,明宗便一肚子气,“你一介堂堂炎虎军少将军,竟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好!早知道如此,朕当初就不该眼睁睁的看着青若嫁给你!”

  傅凌云本就为了此事,心中憋愤不已,如今被明宗这样的一顿指责,心火越加的旺盛:“万岁,这是臣的家事,臣会自行处理,万岁日理万机,这样的小事,就不劳万岁操心了!”

  “青若的事情就是朕的事情!你这混蛋现在伶牙俐齿……”明宗指着他正要骂个痛快的时候,就听外面太监一声唱喏:“皇后娘娘驾到~”

  悻悻的收起那两根就快戳到傅凌云鼻子上的手指,一甩衣袖,负起手,站到了龙案前,背对着傅凌云而立。

  程玉娇抬脚跨进御书房的时候,就看见明宗气哼哼的背手而立,单膝跪地的傅凌云也是梗着脖子,一脸难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