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挣脱枷锁

第二百七十一章 挣脱枷锁

  “傅少将军也在啊?”程玉娇笑着打起了圆场。

  傅凌云见到程玉娇来了,脸色缓了缓,拱手:“臣见过皇后娘娘!”

  程玉娇连忙请他起来,看了座,然后笑着问明宗:“万岁,如今**一案已告破,首届男女科考又在际,万岁这又是为了何事,大发雷霆?”

  明宗心情不善,没有回身,只冷冷的说到:“皇后来找朕有何事?若无要紧之事,就先退下吧!”

  程玉娇碰了个钉子,脸上一僵,一时说不出话来。

  傅凌云闻言,脸色越发的难看,于是拱手:“万岁若无他事,请恕臣先告退。”说完,也不等明宗发话便自行离去。

  明宗回过身,望着他的身影,气得满脸铁青,程玉娇见状柔声上前安慰:“万岁,傅将军乃是一个耿直……”话未说完,便被明宗打断。

  “皇后若无事,就先退下吧!”

  程玉娇尴尬至极,只得讪讪退下。

  回到将军府中,傅凌云在玉笙苑门口,深吸了几口气,换上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才抬腿走进院子里。

  院子里,楚青若正坐在一张小杌子上,看似看着傅铁衣摇头晃脑的背着书,实则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段日子,她每晚都梦见百里晟在她面前口吐鲜血的样子,也每每梦见他咽气的那一刻,从梦中哭着醒来。醒来之后,经常这般魂不守舍,发呆出神,却没有人知道她的心理在想些什么,也不知如何劝解。

  每天被她的哭泣声,从梦中惊醒的傅凌云,只得抱着她,轻拍着她的后背,两人就这么相拥着,直到天亮。

  “青若!”傅凌云见她又是这般模样,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抽痛,却依旧笑意吟吟的温柔唤了她一声。

  楚青若恍如梦醒,蓦然回首,看到院门口,那道半圆的拱门下,翠竹环绕的林间小路上,站着一个修长高大,虽是一身凌厉冷冽之气,却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温和柔软的男人。

  “今日万岁在朝堂上宣布了今年科考下个月就开始了。”傅凌云抱起向他飞扑过来的傅铁衣,迈开大步走进院子,笑着将这个还没有宣告天下的好消息,提前告诉了她。

  他的娇妻也算是个实打实的十年寒窗苦读,只等一朝名扬天下的学子。尤其是今年,女科的开考,更是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希望。

  他希望她能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愿意支持她,只要她快乐。

  果然,楚青若听闻这个消息,惊喜的从小杌子上蹦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跑了过来,拉着他的手不停的追问:“真的吗?万岁是怎么说的?”

  兴奋的问个没完,一扫这几日的阴霾,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此刻的傅凌云心中暗暗感激起明宗来,若不是他定下了科考的日子,他还真不知道拿什么哄她开心。看在这个份上,刚才的事情,自己就不与他计较了。

  兴奋的楚青若,像只快乐的小鸟一般,跑进了书房。

  可就在看到书房一角竖着的那张琴和一卷画的时候,她的身形稍稍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收起了几分。

  犹豫、迟疑了很久,楚青若才像鼓足了勇气一般,慢慢走到那张琴前。伸出手,轻轻的抚着琴上的弦,随后她又慢慢的打开了一旁的画轴。

  画中一个身穿浅绿色书生长袍,眉眼间尽是温柔,眼带桃花,嘴角含笑又带两个醉人梨涡,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如玉公子,翩翩跃于纸上。

  楚青若看着画像中的人,轻声说道:“你这个人,到了最后的最后都在强迫我。最初,强行将我掳走,甚至还绑架了阿毛要挟我留在你身边,还像无赖一样缠着我要我为你生个孩子。

  生萝卜的时候我生不下来,你又威胁我不许死。你说如果我死了,你就虐待萝卜,呵呵,你真的是坏透了。

  胡杨客栈里你逼得我走投无路,破罐子破摔,可你却做起了好人,就那样的……放过了我。百里晟,这样的你,我真的该讨厌你!该恨你!”

  说到这里,楚青若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泣不成声:“可是,明明这样坏透了、该死的你,却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总也讨厌不起来也恨不起来。可是,对不起百里晟,我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的我,没有时间,也不能浪费时间去记得你。

  也许,有一天,等我垂垂老矣的时候,或许我会偶尔想起你,但……不是现在!也不可以是现在!”

  说完,她擦干了眼泪,最后看了一眼画像中,情深款款望着自己的男人,缓缓的收起画轴,连同这张琴一起,放进了一个空木箱中,轻轻地合上盖子,上了锁。

  斯人已去,活着的人却要继续生活下去。

  但无论如何,她都欠他一句:再见。

  拿着手中的钥匙,一脸悲伤的楚青若走到了将军府中的湖边,用力一挥,将钥匙抛入了湖中。

  再见了,百里晟,谢谢你曾经如此用心的爱过我。愿你我来世,莫要再相见,莫要再纠缠。

  黄铜色的钥匙,在碧蓝的天空下,画出一到金黄色的弧线,落入水中,泛起了一圈碧绿的涟漪后,渐渐的沉入湖水中,再不见踪影。

  扔掉了钥匙后的楚青若,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卸掉了千斤重的枷锁一般,浑身轻松了不少。拍了拍手,转身离去。

  湖对面的树林中,傅凌云的身影隐在一棵树背后,大口的喘着气。

  他就知道他的小人儿是坚强的,终究还是走出了那人在她心上撒下的那道网,困住她心的网。他也知道,从此以后,他的小人儿要展翅飞翔了,再不是那个平安镇上,躲在自己羽翼下的小女子了。

  去吧,若是她想展翅翱翔,那他就做她的翅膀,将她送上九霄云天!

  *

  挣脱了枷锁的楚青若,在接下去的日子,如同浴火重生的朱雀一般,火热积极的投入到备考中去。充满干劲的她,日日挑灯夜读,就差没有头悬梁,锥刺股了。

  终于在她的勤奋努力中,第一届女科科考的金锣敲响了。

  到了考试那一日,傅家举家上下都一齐出动,将这位应考的女学子送到了考场的门口。

  “娘亲,你真的会成女状元吗?”

  下了马车以后,乖乖被傅铁衣牵在手里的百草,一脸崇拜的看着楚青若问道。

  跟着下了马车以后的徐灿,抢着回答道:“我娘说了,今早少夫人吃了我娘做的桂花糕和粽子,一定会高中的。”

  已经提着行囊,站在马车下的楚青若失笑的蹲下身子,捏了捏三个小鬼的脸,信心十足的用力点了个头:“对,吃过了周妈妈的‘糕粽’我一定会高中的。”

  “哈哈哈,为兄还担心你没有信心,特地来给你打气呢!看来是不用了。”

  众人闻声转眼看去,就见一袭普通书生打扮的明宗,手摇着他那把桃花流水扇,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老奴打扮的徐公公。

  傅家众人刚想跪下行礼,就被明宗举扇制止:“不要声张,不必多礼。”

  众人只得拱手:“是。”

  楚青若则喜出望外:“多谢兄长来为青若打气加油。”

  明宗笑意融融:“嗯,你如此有信心,朕,咳,我就放心了。”

  “好了,时辰到了,快进去吧!”冷不丁,一旁闷声不响的傅凌云突然开口说话,打断了明宗和楚青若的谈话,催促着她快点进考场。

  “闷葫芦,还有点时间,你催什么催?”明宗不乐意了,他才刚到,才说了两句话,他就醋海泛滥!

  傅凌云想起那日在御书房的事情,心情就特别的不好,看着混蛋越发的不顺眼:“黄公子不用赶考,自是不知道考场规矩,若超了时辰,考场就要关门,又要等三年!”

  明宗脸上一僵,这么严重?

  楚青若失笑的看着这两个从小斗到大的君臣,连忙打圆场:“咦,程姐姐没有来吗?”

  这句话不说还好,此话一出口明宗和徐公公的脸色都变了。

  徐公公到底是服侍了三代皇帝的老人,人精,一见明宗变了脸,连忙打哈哈道:“傅夫人,时辰到了,快进考场吧!”

  楚青若也察觉到明宗的不对劲,只是考试在即,实在没法在耽误时间多问几句,只得笑着挥别众人,走进考场。心中却生疑问,不知道兄长和程姐姐究竟怎么了?

  经过女兵检查之后,楚青若顺利的走进了考场,找到了自己的考间,做了进去。

  只见一间三面围墙,一面书桌的半敞小房间,挨着墙的是这几日供她睡觉的床榻,上面铺着一些干草,算是褥子。房间的一角,放了一只崭新的便桶。

  看来接下去几日,自己的吃喝拉撒,都要在这间小屋子里,难怪文远要自己带上一床被褥,果然是过来之人的经验之谈,这床被褥可派上大用场了。

  放下了手中的行礼,就听不远处一阵喧闹,几个士兵匆匆的从考场门口,跑了过来。

  “启禀大人,有学子报告,考场中似乎有人携带了小竹筒,企图作弊!”

  “什么,那还了得?快将嫌犯抓起来,赶出考场!”监考官的声音在里楚青若不远处响起。

  楚青若忍不住好奇,探出头去一看究竟,就见一名女兵,将一个一指长的小竹筒递给了一位身穿靛蓝色官服,头戴乌纱的监考官。那监考官打开小竹筒,里面赫然是写满字的小纸条!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